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31 厚顏無恥的母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31 厚顏無恥的母女字體大小: A+
     

    見重要的兩個人出去,藍彩心上前猛抓住印兒的手,怒斥道:“你倒過得挺逍遙的,明知道南宮堡主沒有克妻命,你都不吱聲,是不是就想佔着南宮夫人的位置不讓我知道。”藍彩心的無理指責讓印兒不知如何跟她解釋,只能用無辜的眼神望着她,她知道錦娘肯定在背後說了些什麼,才讓她對自己有如此誤解,若不是雨寧當了替死鬼,恐怕現在躺在冷冰冰的地下的就是她趙印兒。

    “你怎麼不分青紅皁白這樣責怪印兒?”藍員外上前便拉回自己女兒的手,大聲罵道:“當初以死相逼不嫁的人是你,如今你就沒權對印兒大呼小叫。”

    一聽到父母也站在趙印兒那一旁,藍彩心再次狠瞪了一眼印兒,衝着母親委屈地哭叫道:“娘,你給評評理。”

    藍夫人一聽女兒這樣叫屈,心疼不已,更何況南宮堡的財富放在她面前,她根本不可能不動心。於是心一狠,縱是有理,如今也不認個理字,就認錢字。

    “印兒——”藍夫人那虛僞的聲音一出,印兒已經知道他們的來意,無非就是讓她交出南宮堡主的夫人之位。多麼可笑的一家人,當初怕喪命,誓死不嫁,如今就憑錦孃的幾句話,竟然恬不知恥地過來讓她退出。此時她的心情沉重而複雜,眉頭微微一蹙,盯着她們兩個。

    “你們兩母女是不是人?”藍員外的正義指責讓印兒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縷陽光,起碼老爺還是明理的,剛剛那冰冷的心便不再那麼沉痛。

    “人家印兒都還沒吱聲,你對我大呼小叫幹什麼?”藍夫人一聽到自己丈夫竟爲了個小丫頭對她嚷嚷,頓時也較上勁,不服輸的樣子。

    藍員外實在抵不過這兩人的無賴功,便走到牀沿,安慰道:“我看得出,堡主心裏是有你的,只要我去跟她說,他是會原諒的。”藍員外想好了,縱是他名聲錯了,不守信用流傳江湖,他也不能做出如此缺德的事情來。

    藍夫人一聽他竟然如此袒護趙印兒,一伸手就將藍員外的絲綢長衫拉起,罵道:“你老糊塗了你,你知不知道現在全雲州城的人都知道心兒嫁給南宮堡主,你讓我們心兒以後如何嫁人?”藍夫人這些話表

    面上是說給自己丈夫聽的,實則是告訴趙印兒,南宮堡主娶的是藍彩心,全雲州城跟全南宮堡的人都知道。

    果然這一招很奏效,印兒聽此垂下頭,藍夫人說的不無道理,藍彩心的確是衆人周知的南宮堡夫人。她如今死乞白賴地佔着藍彩心的名字,還佔着藍彩心明正言順的丈夫。自己不過是替嫁,如今人家正嫁過來,她自己只能靠邊站。縱是再不願,她也不能讓藍員外聲敗名裂。

    “印兒,我是喜歡南宮堡主的。”藍彩心的大膽告白讓印兒受驚了一下,她擡起頭便看到藍彩心那堅定的眼神。

    “哦!”不平靜地緊促應了一聲,便有點疲憊地靠在牀頭。

    “印兒,你把堡主還給我,好嗎?”藍彩心上前,假意真誠地握住印兒的手,雙眼帶着迷離的淚水,乞求着。

    “是呀,印兒,我們藍家待你不薄,算夫人我求你了。”藍夫人趁熱打鐵,見印兒帶着疲意似乎有些動搖,便主動給她跪了下來。印兒一驚,立馬從牀上下來,扶起那豐腴的藍夫人,傷感地說道:“縱是我願意,那也得承郎答應纔是。”

    “你們兩母女真是厚顏無恥。”藍員外生氣地出了門,不想再理她們之間的事。印兒望着那高大離去的背影,心一沉,冷笑着。原來她不過是個婢女罷了,多麼可悲的身份。

    如今面對她們一對母女的苦苦相求,印兒那顆受傷的心已經深深再次被捅傷。她苦苦地笑着,根本看不清她們嘴裏在說着什麼,無非就是讓出南宮明承的事。

    待她清醒後,才發現原來她們還在說,藍彩心那靈動的雙眸一直盯着印兒,水汪汪的,看得她都不忍拒絕,可叫她讓出丈夫,印兒也是心不甘情不願。

    “印兒,難道你想讓我求你嗎?”藍彩心蹙蹙眉,一臉慘悽淒的樣子。

    “小姐說的什麼話。”印兒不忍心這樣讓兩人僵持,她如此想要回身份,是肯定要得到的,三年的相處,她怎麼會不知道藍彩心是怎麼樣一個人。

    “這麼說,你答應了。”藍彩心高興地替印兒說出了答案。

    印兒沒說答應,只是微微地點了一下頭,這份感情本

    就不屬於她,上天可憐她,給了她半年多的時間來愛已經足夠了,繼續霸佔着讓老爺也難做人。

    “但是承郎不會答應我離開的。”印兒淡淡地小聲地說,感情這種事怎麼可能說讓就讓,讓她如何跟他解釋。

    “我自有辦法。”藍夫人站在她們二人身後,很有自信的說着。印兒轉過身,看了她一眼,那種高高在上的自我爲中心的嘴臉讓她一下子心寒了半截。

    “娘,你有辦法?”藍彩心興奮地抱着藍夫人,蹦蹦跳跳地撒着嬌。印兒看在眼中,痛中心裏,有孃的孩子真好,縱是天塌下來,還是有人替她撐腰,什麼事情說要就要,說不要就不要,多瀟灑。

    “這得印兒配合才能完成。”藍夫人的一句話再次讓沉下頭的印兒驚了一下。

    “要我如何配合?”傷感地問着,心狠狠地抽緊着,深深地痛着,淚水止在眼眶,硬是不讓它滑落。

    “聽錦娘說,當初你們未行大禮,你就跟堡主說,讓他重新跟你拜一下堂,到藍府風風光光接彩心進門,到時蓋着紅蓋頭,誰知道是真是假?”藍夫人似乎胸有成竹,的確是個好辦法,行了大禮,成了事再說。

    “真是個好主意,娘,愛死你了。”藍彩心高興地親吻一下藍夫人。

    “以後就靠你的本事了,要把男人抓在手心裏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藍夫人假裝嚴厲地警告着自己的女兒,完全忽略了在一旁獨自痛苦的趙印兒。

    塵歸塵,路歸路,不屬於自己的縱是抓得再緊也會流失,印兒淡淡地想着,心卻不那麼豁達。如果知道會是這個結果,她情願死在那個廟裏也不與他相遇,縱是與他相遇,倒寧願他不理她,讓她繼續流浪,也不至於落到今日如此痛苦。

    “印兒,你可答應夫人我的請求?”藍夫人看出趙印兒一些端倪,怕她變卦,趕緊再補問了一句。

    擡起頭,看到那對醜陋的嘴臉還能大言不慚地說出正當的理由,她微微點點頭,淡淡地說:“一切憑夫人做主。”

    “印兒你真好。”藍彩心轉過跑過來,抱着印兒,也在她那緊繃的臉頰邊輕輕一吻,開心地笑着。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