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26 與洪喬哥的相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26 與洪喬哥的相認字體大小: A+
     

    “克妻”詛咒被揭開後,堡內衆人議論紛紛,南宮明承下令大葬了雨寧後,便也沒再出現在藍苑,堡內衆人都很清楚,他自從百草園知道事實真相後,便跟以前一樣,留在了思過園。

    印兒步在園內,望着那已凋零的花瓣,輕拾起,深聞之,卻發現原來花如人一樣,逝去之後再是再留芬芳也不見得有當初的激動。夏菊緊跟在她身後,她倒是比雨寧多了一個謹慎,沒有像自家人那樣跟她說三道四一番,時不時能提醒她一下。

    “花開堪折則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望着那嬌豔逝去的花瓣,她有點傷心地吟着令人心情更傷感的詩,此時正是她的心境,印兒在知道真相那一刻起,就覺得自己特配不上那個心目中完美的男人,她不敢像以前那樣,毫無心思,滿懷希望地衝進思過園去向他表白,她不敢。

    “夫人,何故如此傷感?”夏菊倒是能察顏觀色,適時機地問了一聲。印兒擡起頭,望了她一眼,不語,如今只剩她一個,她更得小心。

    “人生愁恨何能免?銷魂獨我情何限!”語畢,轉身仍然獨自賞那殘賤花枝。

    “夫人博學,奴婢不知何意?”夏菊雙手合十放在前面,倒是個循規蹈矩的丫頭,可她總覺得她謹慎的有點刻意。

    “你不需要知道的,女子無才便是德,懂得多煩惱就多。”這個說她自己,不知爲何,她現在心裏一陣恐慌。

    “錦姑姑現在可在百草園?”印兒走了幾步,回頭無心一問,沒想到夏菊竟然緊張了一下,眼球不斷地滾動了一小會兒,回道:“姑姑去雲州城進藥材去了,可能得過幾天才能回來,不知道夫人是否哪裏不適?”

    “隨便問一下,並無不適。”印兒一眼就瞧到了她的異常,只是提個錦孃的名字,她都能如此反應,難不成這個丫頭是錦娘安插在她身邊的一個眼線。

    “你可知道她什麼時候回來?”

    “姑姑說,該回來時便會回來。”這次回答的倒是利索。

    印兒思索着,沉默地坐到石凳上,不安着。去雲州城,會不會去老爺那?或是……

    此時一個人影踉蹌地走了進來,來到了她們二人的後背,夏菊見後,剛要開口,便被那人阻止。夏菊微微一笑,便退了去。

    “你可知道姑姑會不會去拜訪我爹?”背對着夏菊,淡淡地問着,目光黯然。

    “你爹早在前幾年就去世了!”一個渾厚愛憐的聲音在印兒的背後響起。印兒聽此嚇了一跳,突兀地站了起來,心一下子就發緊起來,這個是誰的聲音,不是承郎,卻是

    那樣熟悉?

    “印兒,是我,洪喬。”洪喬有點激動,淚水充滿整個眼眶卻沒呼之欲出。

    “洪喬哥?”印兒怔了一下,有點不可思議,亦有點不敢相信,最終還是禁不住好奇跟想念回過頭,一眼就看到昔日熟悉的大哥站在眼前,她愣了,竟呆呆地站住了,定住了,許久不敢上前認他。他比以前成熟了,樣貌一點也沒變,仍然一副和善的笑臉對着她。

    “怎麼連我也不認識了?”洪喬有點小似開笑地說道。

    印兒聽此,淚水止不住已輕滑而下地搖了搖頭,道:“怎麼會不認識,只是不敢相信,尋覓了那麼久的你突然站到面前是那樣讓我激動無語。”

    “印兒——”洪喬上前便將印兒擁入懷中,“你可知道這些年我找你找得好苦!”

    “我也是。”印兒應和道。自從家道中落,洪喬一直如大哥般照顧她,若不是三年多前在破廟分散,他們至今都不知道會成什麼關係。

    此刻的擁抱顯得那樣溫暖,那樣難捨難分,讓人動容。待二人彼此推開距離時,洪喬的目光直直地望着她,細細地端詳着她。

    “怎麼了,洪喬哥爲何如此看我?”印兒面對洪喬如此目光,低下頭自我打量一番。自從上次南宮明承離開藍苑後,她就再也沒開心過,甚至天天疑神疑鬼怕身邊的任何人,沒有他在身邊,她覺得一個孤軍奮戰都沒底氣。

    “只想知道你爲何成了南宮堡的夫人,爲何以藍彩心的身份嫁進來?”洪喬問得很直接,印兒一聽,面露難色,都不知如何回答他。

    “回答我,印兒。”洪喬有點步步緊逼的意思。

    “還記得當初在廟裏的情況嗎?”印兒很不想回憶當初那種不堪的往事。洪喬點點頭,他怎麼可能不記得,如果當初不進那座廟,也許他們就不會分開三年多。

    “是南宮堡主救了我,之後他將我送到雲州城藍員外家。半年前,錦娘帶人上門提親,當時南宮堡主的克妻詛咒傳遍了全城,藍小姐萬分不願下嫁,後就由我替嫁過來,就是這麼簡單。”印兒說得很言簡意賅,該表達的都說得很清楚。

    “跟我走。”洪喬聽完,只是淡淡地,平靜的三個字,卻如此死水裏扔進一顆石頭般,頓起漣漪。

    印兒雙眸震驚地望着洪喬,他在說什麼?

    “跟我走,印兒,我帶你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洪喬再次肯定的解釋讓印兒恍過神來,她斷然地搖了搖頭,直接拒絕,“我不會跟你走的。”

    “爲什麼?”洪喬不解。

    “我是南宮

    堡的夫人,怎麼可以說走就走。”她的心已經在這裏紮根了,不可能輕易說離開就離開。

    “虛名對你如此重要?”洪喬誤解地質問着。

    沉默,不語。

    印兒雙眼盯着洪喬,心中微動,望着他那如死水般複雜的表情,緊緊地正與她對視着,她將雙眸瞥向一旁。

    “怎麼不說話?”洪喬的聲音帶着冷冷地氣息,讓印兒頓感陌生。

    “洪喬哥難道不知道印兒如今身爲人妻……”印兒的話還沒說完,洪喬上前突抓住她的手,“難道你不知道你現在有多危險?”

    洪喬剛剛纔從自己的夢中起來,第一件事就是想來告訴她,南宮堡不是她該呆的地方,這個地方到處都是血腥味,豈是她一個弱女子就能改變得了的事。

    “危險?”印兒自嘲地笑了笑,人最危險的就怕危及到自己的生命,她現在看得倒很開,不就是她一條命嘛,當初嫁進來時,就不怕死,如今又有何怕,特別是雨寧給她當了替罪羊後,她的心已被他們那些殘忍的人瓦解。

    “跟我走,印兒,我會照顧你,咱們還像以前一樣,好嗎?”洪喬的手很粗,很大,很暖,卻溫不了印兒的心,她一直拿他當哥哥來看,縱然沒有南宮明承,她也不可能跟他一塊。

    努力地用着巧勁,試着掙脫他的手,卻發現他如此有力。一擡頭,卻望見洪喬那雙深不見底的眼瞳中冒着炙熱的渴望。

    “放手,洪喬哥!”印兒有點生氣,臉色發緊地想甩開他的手。

    “你答應我,我就放手。”洪喬用了威脅的語氣。

    “你告訴我原因,我再考慮一下。”印兒扭不開他的手,只能先服個軟。

    洪喬見她終於不再堅持,鬆了口,便放開她的手,道:“這個南宮堡的女主人,永遠只有一個,那就是錦娘。”

    “你怎麼知道?”印兒瞪了他一眼,問道。

    “總之,你聽我一句勸。”洪喬沒解釋,只是很籠統地說了一句後,“跟我走吧?”又再一次請求道。

    “我不會離開承郎的。”印兒到了最後才說了這麼一句,讓洪喬突然有點死心地退了兩步,心裏暗傷,終於還是說了實話,她已經移情別戀,不再是當初的那個天真小印兒了。

    轉過身,背對着她,苦笑了一番,這些年的尋覓難道就是等待這種殘忍的結果嗎?難道只是他一廂情願地守候着兩個那段美好的回憶,她卻拋諸腦後?

    “洪喬哥——”

    “別叫我,讓我安靜一會兒。”洪喬無力地搖了搖頭。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