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25 錦娘假意挽局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25 錦娘假意挽局面字體大小: A+
     

    錦娘掀開垂簾,走了進來,並行與百鶯同跪在南宮明承面前。百鶯轉頭,帶着淚水哭道:“姑姑,百鶯對不住你。”

    “到底怎麼回事,錦娘,這一切是不是真的?”南宮明承很想從錦娘嘴邊得到一個明確的答覆,如今他倒希望自己是那個帶着克命詛咒的男人,也不願意相信自己信任多年的好友竟是一位心狠毒辣的女人。

    “錦娘自知對不住堡主,願替百鶯一死來償還夫人的命。”錦娘很意外,沒解釋,立馬從袖口掏出一把匕首,衝着自己的心口便狠狠刺去,百鶯見狀,用手去擋卻剛剛好擋中手心。血濺了錦娘一臉,錦娘怔了一下,很快便虛情假意地抱着百鶯,狠狠地責備着自己。百鶯笑了笑,忍着巨痛搖了搖頭,轉過臉來,對着南宮明承道:“這一切都是百鶯自作主張,不怨姑姑。姑姑多次好言相勸,百鶯不聽。,姑姑是爲了保護我纔對堡主隱瞞夫人死因。百鶯一意孤行,害人終害己,死有餘辜。請堡主念在姑姑多年爲南宮堡任勞任怨的份上,不要遷怒於姑姑。”

    百鶯回頭望着錦娘,扯了扯嘴角,“姑姑,百鶯的命賠給夫人了。”語畢,口吐黑血,全身顫動了好幾下,整個人巨痛般地蜷縮起來,錦娘趕緊扶起她,因爲她該解釋的還沒解釋清楚。

    “百鶯——”錦娘害怕地喚着她的名。

    “你爲何要這麼做?”南宮明承氣得緊握雙拳,恨不得將這女子殺了。

    “百鶯見不慣姑姑百般癡情,堡主卻視若無睹,不甘心,百鶯不能不管,百——鶯——以死……。”百鶯撐着最後一口氣將所有罪名扛在身後,沒說完便永久性地閉上雙眼。錦娘見狀,嚎哭不止地抱着百鶯的屍身,不停地搖着她,傷心欲絕似惋惜她的離去。南宮明承見狀,無力地挪着腳步,欲出藥房。

    “堡主——”錦娘帶着嘶啞的哭聲叫道。

    南宮明承停住了腳,沒回頭,淡淡地靠在門邊,內心波濤洶涌,語氣卻異常冷靜,道:“讓我一個人靜靜。”說完,提步便離去。錦娘見他剛走,便將百鶯屍首放下,拭去頰邊淚痕,起身,對着他離去的背影陰險地皮笑肉不笑,“別以爲這樣我就會罷手。”

    南宮明承不知自己是如何回到藍苑,一路上腦中不斷浮現以前跟靜兒她們的美好瞬間,短暫卻美好,沒想到如今這些美好卻被人性的陰謀抹黑讓人心寒。

    印兒根本不放心他的探訪,一見他進入藍苑,便從二樓小跑下來,上前便扶住有點無力的他,關心問:“怎麼了?”

    他擡起頭,飛快地瞟了她一眼,淡

    淡地勉強自己笑了笑,搖了搖頭,“沒什麼。”

    “雨寧怎麼樣了,明天我能去看她嗎?”印兒一聽否定的答案,心裏頓時長舒一口氣。

    南宮明承聽此卻沉默了,靜了好一會兒,他微略猶豫下道:“人各有命——”

    “什麼意思?”印兒驚了一下,此話很有玄機,他到底想表達什麼?難道說雨寧遭到不測或是沒得救或是……

    “到底怎麼了?”從來沒見過發脾氣的印兒心急如焚地制問道,一回來就一個頹廢的樣子給誰看,回個話還那個隱晦。

    “雨寧死了,百鶯毒死的。”南宮明承語速很快,略過絲絲憂傷,眼神卻那般無奈跟無助,他此刻的心比她更傷更痛,爲何真相總是讓人生不如死。

    印兒只覺背心一涼,眼前一黑,渾身無力地軟了下來,退後兩步,臀部直接與地面接解着。耳內不斷地重複着“毒死的”,何爲毒死的,什麼時候毒死的,難道就是百鶯天天送來的補藥毒死的?難道雨寧是替她去死的?

    南宮明承見她許久不曾反應,身如雕塑般,上前欲扶起印兒安慰,只見她很堅強地起了身,站了起來,“我要見雨寧。”她沒流淚,沒有哭哭啼啼,這倒出了南宮明承的意料之外。

    “我不信真相就這樣簡單,”印兒目光如炬,一副要去拼死的牛勁。

    “你不用不相信,百鶯服毒自盡了。”南宮明承的話深深地震了一下本以受傷的印兒,她擡起頭直望着他,道:“如此簡單,死無對證?”

    “你要何證據,你心裏所思難道我沒疑慮?錦娘疼惜弟子沒將其供出來是她的錯,但她也不至於……”他頓了頓,說不下去。

    “爲何說不下去?難道真相真如表面所見般單純?”印兒起步欲出藍苑,卻被南宮明承拉住。

    “不準去——”他大聲地喝斥聲讓寧靜的夜顯得更加可怕,聲音大到腳步不自覺地停了下來。

    “你在對我大聲?”印兒背對着他,心寒地流血着,他竟能爲了維護錦娘而對她大聲,難道他口口聲聲說只當她是妹妹只是個幌子,其實他根本已經潛移默化中將她列入生命中至關重要的人,而她這個萍水替嫁的人怎麼會有資格去責備他心中那個在乎的人。

    “對不起。”他深深地自責着,不該對她如此大聲,知道失去身邊依賴之人那種痛楚的感覺。

    “你沒錯,錯的是我,是我太天真。”她趙印兒就是傻,以爲付出真心總能得到相應的回報,如今想來卻是如此錯,他剛剛那語氣已經深深傷到她了,不解釋,不

    安慰,多的只是禁止。

    她回過頭來,經過他們身旁,面無表情的上了樓,關上門,拴上拴,將他隔在門外,一人坐在椅子上,望着搖曳的燭光呆着,默着。

    門外響起急促的敲門聲,是他在敲門,印兒視若無睹,吹滅蠟燭便上了牀。

    南宮明承看到燭光滅便停止了敲門,他知道她心裏難受,便不再讓她心煩,一個獨自回到軒景園。

    印兒並沒有躺下,只是坐牀雙臂抱腿坐着,想着,心裏沉浸在黑暗之中,回想進堡這些日子以來,原來幸福只是表面,暗地卻不知有多少雙手正在對着經不起打擊的幸福在蠢蠢欲動。

    天漸漸亮了,她卻渾然不知,經過一夜的沉思,她卻不知疲倦地掀開帳簾,本以爲還會驚喜地聽到雨寧在外敲門聲,輕喚着:“小姐,起牀了。”

    望着那毫無動靜的門,印兒傷感地放下帳簾,又再次蜷縮着。

    “夫人,起牀了?”一個類似雨寧的聲音響起,印兒愣了一下,猶豫一下,立馬起身下牀,小跑過去,開了門,陽光一刺,她自覺地捂住眼,待睜開雙眼時,卻看到一個陌生的丫頭站在門外,端着洗漱盆子乖巧地衝着印兒笑了笑。

    “你是何人?”印兒不解問。

    “奴婢夏菊,夫人。”那個夏菊倒不生份,越過印兒,很熟練地進了房,將水放到盆架後,將毛巾過了水,遞於印兒,畢恭畢敬地回道:“以後就由奴婢伺候夫人。”

    印兒很生份地接過毛巾,從她一進門就由上到下仔細地打量着她,“今早百鶯說要給拿被藥過來,不知道燉好了沒?”

    “百鶯?”那個叫夏菊驚訝地反問了一下,倒也很快平靜下來,“夫人有所不知,百鶯因爲下毒害了前面三位夫人跟雨寧姐姐,昨晚服毒了。”她很輕鬆地說道,似乎像在說別人的事,拉家常般。

    “前面三位夫人?”昨晚承郎怎麼沒說這件事。錦娘怎麼會輕易就將真相顯露出來,那麼容易,那麼快。

    “錦姑姑呢?”

    “錦姑姑嗎?”夏菊很有防範地笑了笑,“錦姑姑自然也落了個教徒不嚴的罪名,閉門思過。”

    錦娘這是在用苦肉計嗎?還是將所有罪名都推給已死的百鶯,或是說她根本就誤解了錦娘,根本就沒她想像中那麼壞。如果前面三位夫人是中毒所亡,那麼江湖上傳聞的克妻就根本不存在。印兒更加傷感地沉下頭,望着手上毛巾,如此說來,倒是她趙印兒高攀了這門親事,本以爲誓死如歸,縱是一死當一回他的夫人也值,如今卻是……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