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23 雨寧當了替死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23 雨寧當了替死鬼字體大小: A+
     

    一轉身錦娘便狠狠地甩了百鶯一巴掌。她無辜地望着錦娘,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會導致她發那麼大的火。

    “姑姑——”小心委屈謹慎地喚了一聲,便得到錦孃的厲聲喝斥,“你幹得好事?”

    “姑姑何事,百鶯不懂?”

    “何事?”錦娘突然猛着百鶯的衣角,將她拉到大學後面的小廂房內,將她扔到躺在醫塌上的雨寧身邊。百鶯望了一眼雨寧,猛嚇了一跳,她嘴脣發黑,面露青色,眼眶發黑,雙手直冒青筋。見此百鶯猛退幾步,卻背撞到錦娘,回頭,望見錦娘那雙看似要殺人的眼神,害怕地搖了搖頭,道:“姑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我的逐月散怎麼會被她給吃了?”銳利如劍的目光再次緊瞪着百鶯,雙手再手挑起她的胸口的衣角,叫道:“你就這樣幫姑姑辦事的?”

    “我明明看到……”百鶯明明看到藍彩心當着她的面喝的,雖然不是經常,但能確定她是有喝的。

    “難道現在我眼瞎了?”錦娘放下她的衣角,轉過身,冷冷道:“想必堡主跟那個賤人就要過來了,看看你給我闖得禍。”

    一聽他們二人要來,百鶯緊張上前問道:“姑姑,怎麼辦?”

    “能怎麼辦?”錦娘嘆了一口氣,有點聒噪。

    “要不先給雨寧解毒……”百鶯有點慌亂。

    “解毒?”錦娘微翹着嘴,轉過臉來,狂喝道:“你知不知道爲何叫逐月散,這個毒不是一朝一夕就侵入進去的,這個丫頭現在毒發,你還不曉得它的厲害嗎?”

    百鶯杵住了,她不敢亂說話。

    這時一個小丫頭匆匆跑了進來,“姑姑,堡主跟夫人來了。”

    錦娘怔了一下,轉過頭,望了一眼百鶯,嘲諷道:“看來我是低估了這個女人的能力。”沒想到當初聽信那個死相士一句話,如今不但男人被搶,連以前做的事可能都會被翻出舊帳來。

    說曹操,曹操到。錦娘剛說完,南宮明承和印兒已經出視在她的視線裏,很快由遠及近,便到跟前。

    “聽說雨寧昏倒了,我跟彩心過來看看。”南宮明

    承很直白,一進屋就表白來意,接着四處張望,不解問:“怎麼沒看到雨寧那丫頭?”

    “姑姑,雨寧得了什麼病?”印兒緊張地問道。

    錦娘心虛地假笑了一下,轉身背對着他們,道:“只是偶感風寒,想必這丫頭諱疾忌醫,將小病拖重才導致昏厥,沒事的,留在我這兩天。”

    “我們可以看看她嗎?”印兒有點不放心,早上纔好好的出門,怎麼可能一下子……

    “不行,此病有傳染性,不可接觸。”錦娘直接拒絕,說完,轉過身,讓百鶯先下去。

    “看看也不行嗎?”印兒很擔心,面露難色,她怎麼可能相信錦孃的一面之詞,她越是推脫就代表她越有不可告人的祕密。

    “你不相信我的醫術?”錦娘似乎被激怒,質問着。

    南宮明承見二人有火頭出現,立馬拉了一下印兒的手,衝着她搖了搖頭,道:“錦娘醫術高明,我相信雨寧會沒事的。”

    印兒被他這麼一說,反而沒能找到任何藉口去看雨寧,只能忍着氣站到一旁。錦娘見此,上前安慰道:“放心,我保證還給你一個活潑亂跳的雨寧。”其實她心裏也沒底,主要是這丫頭吃得補品太多,中的逐月散太深,她現在只能是能拖就拖,想想後面該辦的事情。

    一聽錦孃的保證,印兒不好再強求什麼,只能眼睜睜地看着錦娘那微微假笑的臉。憂慮地轉過身,踏出門去。

    “辛苦你了,錦娘。”南宮明承上前拍了拍錦娘那堅強的香肩,衝着她笑了笑,便調頭跟着印兒的腳步離去。

    他們剛剛離去,百鶯便再次出現在錦娘後面,“姑姑,接下來要怎麼辦?”

    錦娘被南宮明承剛剛的舉動感動了一小會兒,在她眼中,他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在她的眼裏都是至關重要,一個小小的舉動足以讓她感動半天。

    “人是救不活的,想個法子讓她看起來死得不那麼難看就行。”

    剛剛制止他們看雨寧,就怕他們看到端倪,現在她得想個法子,讓毒性不要在體表體現出來,否則以前三個夫人的死亡真相都會被挖出來,到時麻煩更大,

    更解決不了。

    “姑姑,我能幫什麼忙嗎?”百鶯自知自己失責,爲了補救,她請求能做些讓她安心的事。

    “不用,你只需要注意那個賤人的一舉一動便可。出去吧!”錦娘再次將百鶯叫了出去,剛踏出門,就聽到百草園那兩扇木門狠狠地被甩上,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

    百鶯聽此,整顆心也跟着痛着,如果因爲自己的事連累了姑姑,她是願意承擔一切後果的。想此,腳不由自主地往後院走去,卻剛剛好看到夏菊從洪喬的房間端着藥碗走了出來,一見到百鶯福了福,起身,剛要離去。

    “他怎麼樣了?”百鶯叫住了夏菊,詢問着。

    “是洪喬嗎?”夏菊不明白地問百鶯口中的他。百鶯想了一下,有點不情願地點了點頭。

    “不怎麼樣,反正成天迷迷糊糊地,剛有點意識,我就給他喝藥,到現在更迷糊了。”說完,不解地搖了搖頭,便出了門。

    百鶯心疼了一下,轉身前去推開洪喬的房門,走了進來。一進門就聞到了濃烈的藥味,看到洪喬那張半俊臉被這些日子折磨的有點不成人樣,她上前坐到牀頭,輕輕將他凌亂的髮際撥到一旁,“對不起。”她是真心道歉的,看到他成如今這樣子,都是拜她所賜。

    洪喬那微張的雙眼,流離的雙眸,只能無助地小望着百鶯,頭無力地直望一邊,雙手顫抖着。

    “我們一直幫助錦姑姑做認爲對得事,可到剛剛進門的那一刻起,我卻發現我是否做錯了,姑姑有她的執着,可我們也跟着她錯的執着一直做着錯的事。”說完,淚流滿面地趴在洪喬的胸前,緊緊地貼着。

    “如今她不念舊情,還如此對待你。”百鶯痛苦地低吟着,雖說事情起因是她,可畢竟她跟他出生入死追隨錦娘多年,如今卻因爲憑空出現的一個替嫁丫頭,竟如此對待他。

    百鶯離開他那寬廣的胸口,緊緊地握住洪喬那雙一直在顫抖的手,道:“我一定想個辦法來救你。”

    其實剛剛聽着他的心跳聲時,她已經想到了不讓洪喬繼續受苦的辦法,不讓他受這等藥物麻痹之苦,只能利用他。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