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20 錦娘無心傷南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20 錦娘無心傷南宮字體大小: A+
     

    一天很快過去,夜幕降臨,偌大的空地紮起了好幾個宿營,圍着篝火取暖着,雖說入秋,可是涼涼風兒吹得緊,刺刺地冷着,篝火隨着風擺動碰着絲絲火星,南宮明承緊緊抱着印兒圍着火邊望着。

    “冷嗎?”緊擁着還怕她着涼,印兒頭靠在他肩上,搖了搖頭。就算風再大,在他的懷中總是那樣暖和。

    另一旁,錦娘那雙眼緊緊瞪着他們兩個,百鶯遞過熱湯,熱氣還隨着風泛着香味飄入空中,“姑姑,喝點吧!”語氣那樣委婉那樣小心。

    “放下吧!”錦娘起了身,滿腹傷感地走出篝火,來到寂靜的一旁,百鶯緊跟上來,安慰道:“姑姑別想太多了,有時放棄可能會得到另外的收穫。”

    “不用你來教訓我。”錦娘一回頭,雙眼冒着綠光,手禁不住怒氣已緊握成拳,整個人面目猙獰地捶打着拴馬的木棍。

    馬聽到微弱的捶打聲,只是輕輕鳴叫了一聲,繼續吃着草,無辜靈動的眼神剛剛好與錦娘那吃人的雙眸相對。一個念頭瞬間涌上心頭。她鬆開牽制馬的繮繩,百鶯一見,上前不解問題問:“姑姑這是要幹什麼?”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錦娘冷冷地,邪邪地笑了笑,從懷中掏出一根細小的銀針,蘭花指一捏,快準狠地朝着馬屁便射了過去。

    頓時聽到馬的一聲慘嘶,那匹被射中的馬雙腿猛蹬,痛苦地鳴叫着,開始狂竄,錦娘早在它發瘋之前,躲到一邊,只見那馬兒不偏不移就往印兒那裏狂奔而來。

    速度驚人之快,以致於南宮明承根本來不及做反應,只能將印兒壓在身下,馬兒硬生生從他背上橫跨過去,南宮明承那張俊臉瞬間吃力通紅地咬着牙。

    “承郎,你怎麼了?”印兒緊張地撐着他的身體問道。

    南宮明承強忍着後背巨大的撕裂之痛,嘴角逸出絲絲微笑,眼神中平時那股俊冷之氣俱散,搖了搖頭,道:“沒事,就是後背有點疼。”何止是有點疼,是巨疼無比,那堅硬無比的馬蹄踏在人那薄弱的身軀上豈止只是有點疼罷了。

    錦娘見那馬兒沒傷到印兒,卻將心上人無情踐踏,驚愕之後趕忙上前,將壓在印兒身上的南宮明承小心扶下,道:“你沒事吧?”說完後,心裏自責不已,心想爲何這賤人

    就那麼命好,每次都有人替她扛下所有該受的罪。

    印兒起了身,上前剛想看明承,手還沒握到他的手,就被錦娘冷冷拂去,又白了她一眼。

    “還愣着幹嘛,扶堡主去我帳內看一下傷勢。”錦娘衝着在一旁笨手笨腳的百鶯吼道。印兒根本什麼事都幫不上,只能眼睜睜看着南宮明承被錦娘喚來的人給擡進她的帳內。

    雨寧看不過,直衝上去想討個說法,沒想到被印兒給攔了下來。

    “憑什麼不擡到你的帳內,要擡到她的帳內去?”

    “隨她吧!”總歸她是大夫,總有千百萬個理由可以把病人留在身邊,如果她強行將他留在帳內,只能多幾個罵名罷了。

    “你太軟弱了,小姐。”雨寧氣得直髮抖,哪有將自己丈夫拱手相讓的,看到印兒的腦子是長歪了,任人這樣欺在頭上,她都能忍得下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被擡進錦娘帳內的南宮明承微睜開眼,發現自己竟沒在自己帳內,還趴在陌生的牀上,驚了一下,忙要起身,卻發現背後如骨斷般鑽心的疼,便忍不住呻吟了一下。錦娘在帳外吩咐看守的人不準任何人進來打擾時,一聽到南宮明承的聲音便掀開帳簾小跑了進來。

    “怎麼了?”

    “我怎麼在這裏,彩心怎麼樣了?”見來人是錦娘,他便知此帳是錦孃的帳篷。錦娘一聽眼前男人一醒來就找另一個女人,心裏萬般不舒服也只能強忍着笑道:“夫人讓人把你送進來,說是有事的話方便一點。”

    剛剛他雖疼得差點暈厥,可還沒到一切都看不到,聽不見。明明是錦娘強讓人擡進帳內,卻口口聲聲說是彩心允許的。

    “有沒有查明那馬爲何狂性大發?”不想去責怪錦孃的別有用心,只能扯開話題。

    “還在查明,可能是哪個粗心大意之人沒拴好馬,恰好馬受了驚……”錦娘努力地編織着謊言,還沒說完就被南宮明承打斷。

    “讓彩心過來見我。”果斷地說了一句。錦娘愣了一下,很快答道:“天太晚了,恐怕夫人都已經睡了。”

    “那叫人把我回擡去。”南宮明承話剛也,錦娘目光低垂,無視他的話,心裏驀然陣陣酸楚,淚眼朦朧地轉過身背對着他道:“我就那麼惹你討厭

    ?”

    沒想到她會這麼說,南宮明承沉默了,他何嘗不知道她的心思,感情豈是感激就能產生的?

    “錦娘——”隔了許久,他輕喚了一聲,“這些年我很感激你爲我做的事,可你知道,我一直把你當妹妹……”剛未完,錦娘嘶啞地打斷地他的話,“我要的不止是那樣,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

    “你要的我給不了。”冷冷的絕情的話狠狠地傷着錦娘那顆熱情的心。

    “那冒牌的藍彩心就給得了?”錦娘突兀地一句話把原來有思想準備的南宮明承嚇了一跳,他本以只有他一人知道,沒想到錦娘原來也一直揣着理裝着糊塗。

    南宮明承不語,沒有直接回應她的話,錦娘被他無所謂的態度激得有些失去控制。

    “怎麼?聽到她是冒牌的,你竟然無動於衷?”錦娘不明白,她真得不明白。

    “真與假又如何?”南宮明承淡淡地回道,“我要的是她那個人,不是身份。”

    聽到如此傷人的答應,錦娘含着淚冷笑着,原來這麼多年的感情竟比不上一個未知身份的女人重要,這多麼讓人寒心。

    “別去傷害她。”聽到她那陰沉沉的笑聲,南宮明承心裏一陣發緊。錦娘望着他那緊張的樣子,無奈地聳聳肩,“你就那麼在乎她?”

    “她現在是我南宮明承的妻子。”他很平靜地回道。

    “妻子?”又是一通冷笑,“算了,討論這個有意義嗎?”說完,轉過身,“今夜我跟百鶯同一帳,你好好休息。”語畢,人便出了帳篷。

    印兒在冷冷的秋風中遠遠地站着望着錦孃的帳篷,見她一出來,趕緊躲回自己的帳內,輕掀開帳簾,小心地望去。

    雨寧站在她身後,“搞得跟什麼一樣,你就不能大大方方地過去?”

    “你不懂的。”印兒放下帳簾,傷感地坐到了桌邊,“愛一個人是痛苦的,也是快樂的。當你愛的人愛你時,你是快樂幸福的。當你愛的人愛別人,你是痛苦如刀割般難受的。”

    “什麼愛不愛的,我只知道,要是我的丈夫被人送到另一個女人那,我拼了命也要搶回來。”雨寧沒心沒肺地叫罵着。

    “算了。”又是一句喪氣話,印兒苦笑了一番。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