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19 錦娘嫉妒鞭馬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19 錦娘嫉妒鞭馬兒字體大小: A+
     

    按照吉時,隊伍整整齊齊準備從南宮堡浩浩蕩蕩地出來。各個身背射劍,滿腹自信。馬匹踏在路中形成一種悅耳盤旋的整齊聲,雨寧小步跟着,擡頭望了望一臉緊繃的印兒,衝着她笑了笑。印兒瞅了一眼後面正用一雙利眼狂射她後背的錦娘,禮貌性地衝着她莞爾笑了笑,錦娘卻將臉撇向一邊,裝作沒看到,待她頭朝前方時,又用一種陰沉的目光盯着她騎坐的馬的後背。

    一路上倒也平靜,並沒有什麼異常情況。印兒卻慌得很,暴風驟雨來的前兆便是風平浪靜,手握繮繩,有雨寧一路相陪,心裏頓時放鬆幾許。忽聞後面馬踏聲音臨近,只見錦娘上前與她並行,印兒愣了一下,錦娘將一根鞭子遞於印兒,道:“給,此鞭雖比不上你在雲州城用的九節鞭,可用來鞭策這身下的馬兒卻綽綽有餘了。”

    印兒怔了怔,小心翼翼地接過她手上的鞭子,這根比小姐用得較短,應該沒那麼難甩,本想着自己拿過了她的鞭子,等下錦娘就會沒有,一擡頭,只見她從馬鞍之中又抽出一根帶紅的鞭子,原來她早有準備。

    狩獵的地方離南宮堡相距不過百十里,隊伍卻走得緩慢,個個蓄勢待發,精神飽滿。路途風光甚好,秋季的步伐將這一路映襯的生機十足。

    “遠上寒山石徑斜,白雲深處有人家。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印兒情不自禁地吟着杜牧的詩,雖然此景意境可能與他所繪有所不同,但詩中的美感卻讓她心情大好,一時竟忘了身旁還有一個她。

    “夫人的才情真讓錦娘佩服。”錦娘那陰陽怪氣的聲音讓沉醉於美景的印兒打了一個冷顫,她剛剛是在幹嘛,爲何在她面前那樣愜意。

    “錦娘素聞夫人在雲州城時,乃是騎射第一高手,看來今年是有看頭了。”她那看似熱情卻冰冷嘲諷的語句聽得印兒心裏直發毛,好像一切都掌握在她手中一樣。

    隊伍停了下來,前頭馬兒嘶叫幾聲後,百鶯小跑過來,福了福,“姑姑,到了,堡主讓我過來問一下,今年的錦旗是不是由你來插?”

    錦娘聽此,眼角瞥閃了一下印兒,淡淡回道:“去告訴堡主,錦娘怎麼能在身手姣好的夫人面前獻醜,還是由夫人來插錦旗好了。”

    印兒根本就不知道插什麼錦旗,可一看錦娘那陣勢,明顯就想看她出糗,剛剛想婉言相拒,

    沒想到那百鶯的腳卻快得很,立馬跑到前面去。

    果然,南宮明承騎着一頭棕色高頭大馬過來,上前便來到她們二位中間,饒有興趣地扯着嘴角微微笑道:“怎麼今年這等好事,錦娘會不去湊湊熱鬧?”

    “往年都是我一人風光,今年錦娘想讓讓賢,不行嗎?”錦娘對着南宮明承諂媚地笑着,完全沒有剛纔的陰沉。

    “彩心——”南宮明承轉過頭,望了一臉爲難的她,他自知她肯定沒有那等身手,一看她騎馬的姿勢就知道她對騎射自知甚少。於是對着錦娘道:“還是由你來吧,彩心今日精神欠佳,怕是會掃了衆弟兄的興。”

    錦娘看得出南宮明承是在偏袒這個假藍彩心,臉極不自然地笑了笑,“那好吧!堡主前面去讓衆人讓開道,由我錦娘來插錦旗好了。這個好彩頭看來還是得我來。”

    南宮明承一上前,一下令,衆弟兄很熟練地讓開一條道,直直通向前方茂密的樹林裏。錦娘對着印兒笑了笑,道:“一個插錦旗不如一對來得吉祥有趣。”

    印兒根本沒聽懂她在說什麼,只見她揮起那帶紅的鞭子,狠狠地打了印兒那匹看似溫馴的馬兒。那馬兒豈能經此一鞭,立馬飛竄出去,印兒下意識地雙手緊握住繮繩,耳邊呼嘯過的風聲“呼呼”刺得耳癢。由於只是略懂皮毛,坐在馬上根本不穩,雙手過於用力,嬌嫩的小手被繮繩反勒到破皮,生生地疼着。

    錦娘瀟灑的後來者居上,手握着一面黃色旗,在半空來了個迴旋,直插入地,屹立地剛剛好,衆人在後面叫好。印兒的馬兒卻根本沒聽到使喚,直接入了林子。

    南宮明承本以爲只是錦娘一個上前,沒想到飛奔出來的竟是印兒,還以爲是真人不露餡,當看到她根本已經伏在馬上且還沒開始就跑進林子,心一急,抽出鞭子狠狠打着馬,便追了上去。

    “堡主——”經過錦娘身邊時,錦娘喚了一聲卻被他無情的忽略掉。

    印兒的馬不住的跑着,卻也抵不過南宮明承那匹寶馬,他追上她,急喚:“把手伸給我。”可早已嚇得有點傻得印兒根本沒聽到他在說什麼。

    南宮明承見狀,爲防萬一,縱身一躍,直接跳到印兒的馬上,接過印兒手中的繮繩,用力狠拉一下,聽到馬兒一聲慘嘶之後,便停了下來。

    “沒事吧?”南宮明承

    一手握住繮繩,一手扶住印兒,關切地問。

    “呵呵!”她傻笑了一下,搖了搖頭,“沒想到馬突然狂奔起來。”她隱瞞了錦娘故意用鞭子打馬的事。

    “你不會騎馬?”南宮明承一臉疑慮地問道,看樣子,他所懷疑之事的確是真的。

    印兒愣了一下,低下頭,她知道小姐是騎射高手,而她卻只是個門外漢罷了,甚至連門外漢都不如。

    “這樣好了,跟我同騎一匹馬。”南宮明承只想把這個祕密放在心頭,不想將它捅破,有時太過於較真,也許連眼前的幸福都會沒掉。

    “我跟雨寧走路便好,也可以幫你們煮煮東西。”印兒不敢正視他,語氣很低,聲音很軟,只能自己聽得見。

    錦娘也騎着馬進入林內,一進去便看到南宮明承跟印兒甜蜜共騎一馬,嫉妒得臉快綠了,她讓馬兒小跑着過去,假裝緊張地問道:“夫人沒事吧?”

    “沒事,受了一點驚嚇。”南宮明承替印兒回了錦孃的話。

    “哦。”有點陰謀沒得逞的沮喪。

    “回去吧!錦旗插完後,祭奠一下土地,便讓弟兄們可以大展身手了。”南宮明承說完,便攜印兒騎着馬出了林子。

    下了馬,雨寧一臉緊張的小跑過去,握住印兒的手,瞥了一眼仍在馬上高高在上的錦娘一眼,道:“沒事吧?”

    印兒的雙手發冷,臉嚇得有點青紫,搖了搖頭,不想在南宮明承跟錦孃的面前,便拉着雨寧來到一旁,坐了下來。

    後面的祭奠儀式如常舉行。

    雨寧氣憤不過,起了身,印兒再次抓住她的手,急問:“你要幹什麼?”

    “我想去問問錦娘,她到底幹什麼?”雨寧氣得有點發抖,汗水不住地往下流。印兒見狀,掏出手絹拭了拭她的汗,不解道:“你怎麼冒虛汗呀你,是不是不舒服?”

    “沒呢,最近可能吃得太補了,總會流點汗。”雨寧不以爲意地回着。

    “錦娘那個補藥不要再吃了。”印兒提醒着,錦孃的心到底是什麼做的,誰也猜不出來,她竟能在衆人面前出爾反爾。

    “知道了,不吃了。”雨寧心虛地回道,因爲那補藥像一把無影手一樣,吃過幾次後就上癮了,怎麼可能說不吃就不吃的,面對印兒的關心,她只能假裝答應好讓她放心。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