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18冒牌貨狐假虎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18冒牌貨狐假虎威字體大小: A+
     

    扯了一個謊後,印兒匆匆回到藍苑,隨在她身後的雨寧差點就跟不上她的步伐。上了二樓,關上門,印兒緊握住雨寧的手道:“錦娘竟讓我參加狩獵。”

    “狩獵?”雨寧不解地問,“幹嘛讓你參加呀?”

    “這也正是我想不通的地方,你說她會不會知道我不是小姐的事?”印兒雙手的力道證明了她真得很怕,眼神略過絲絲不安,這種奇怪的感覺一直纏繞在她心頭,有時她真想衝動上前告訴明承,她叫趙印兒,不是藍彩心。

    “別怕,不管她有什麼花招,咱們一樣能對付,反正以前你也陪小姐出去練過馬,只要能保證不從馬上摔下便可。”雨寧倒是想得開,印兒鬆開她的手,“我怕是沒這麼簡單,你都不知道錦娘那雙眼睛……”

    “眼睛怎麼了,能吃人呀?”雨寧好似初生牛犢不怕虎般。

    “而且我那騎馬技術你又不是不知道。總不能在狩獵時,總是讓馬走着,不跑吧!”印兒鬱悶地鬆開雨寧的手,坐到桌前,倒了杯水,匆匆飲下卻被噎到,她沒想到會如此倒黴,突然有了想哭的衝動。

    “有時真想直接承認自己的身份,揹負着這種包袱時刻讓我喘不過氣來。”說完,起了身,靠窗,望着夕陽西下那種落漠的感覺,自語道:“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是的,這句詩真體現她現在的處境,她這個太陽縱然有萬般美好,總有一天會如那夕陽一樣,雖不情願,縱有落幕那一天。留給別人的美好會不會也只是一瞬間的事。雨寧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衝着她安慰地笑了笑,是禍躲不過。

    時間一轉眼便到了狩獵大典那天。

    印兒很早就起了牀,因爲昨晚她基本就沒睡着,望着牀邊正熟悉的男人,她有萬般心情。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我不是藍彩心,你會不會像現在這樣對我?”聲音雖輕,卻傳入南宮明承的耳內,其實他早就醒來,聽到印兒那傷感的聲音,他微微睜開眼,其實在他的心裏一直也有這樣的疑問,傳言雖說是傳言,但空穴不來風他是懂的。眼前這個嬌小懂事的可人兒跟傳言中截然不同,他當然有懷疑過她的身份,如今她竟然敢在他面前承認這件事,他倒要看看藍員外在搞什麼鬼。

    “你不是你,那你是誰呀?”印兒被突兀的聲音嚇了一跳,手捂住胸口緊張地望着不知何時醒來的南宮明承。

    “你什麼時候醒的?”印兒的聲音有點顫,她真被嚇到,剛剛那句話肯定被他聽到了。

    南宮明承起了身,靠在牀頭,望着青絲披肩的印兒,輕撫着她那柔軟的絲絲長髮,將頭靠近她的秀髮,深深一聞,“好香。”

    印兒不知道此刻他是怎麼想的,竟還有閒情做這等事。

    “起來了,我讓雨寧伺候你洗漱吧!”印兒掀開被準備離開,卻被南宮明承一把扣下

    ,整個人瞬間重新躺回他的懷中,望着他那雙深情的雙眸,印兒不自然的笑了笑,掙扎着想起來,“天都亮了,還是起來的好。”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南宮明承壞壞地笑着。

    “什麼問題?”印兒明知故問。

    “你不是你,那你是誰?”那弧線性感的脣形微微上翹,整個臉帶着調戲的表情問着。

    “我……”印兒低下頭,沉下臉,她這一刻真得很想就承認,豁出去了,大不了被他休了,這輩子能與他當一回夫妻,她足夠了。

    南宮明承看到她猶豫的表情,知道她可以在沉思,或是她將會講出血淋淋的事實,然而當她一擡頭的一剎那,她那雙脣剛剛微動,就被南宮明承頓時佔有道。

    這是什麼情況?人家剛剛要坦白,他怎麼就……

    當他離開她的脣時,印兒那嬌羞的雙頰緋紅無比,“你怎麼……”

    “不管怎麼樣,你是我南宮明承這輩子要的女人。”他的答案很明確,很直白,不管她是不是藍彩心,她的賢良,她的懂事已經在他心裏紮根了。

    印兒那微顫的雙脣被他這句話震住了,見南宮明承起身,站到她面前時,她忍不住抱住他那強壯的腰部,將頭貼在他的身後,動容着,想哭。

    “怎麼了,還捨不得我起來,要不咱們就起晚點。”南宮明承又恢復了那痞子般的笑容,轉過身,抱着印兒一起滾到牀鋪裏面。

    牀帳在拼命的顫抖着,並未放下,雨寧已經在外等候已久,聽到裏屋那激動人心的聲音,整個人羞得想找個地洞鑽下去。

    端着水,感覺水溫在慢慢逝去,於是想去換換,剛來到廚房,又再次見到百鶯在燉補藥,上前一聞,就知道是前幾次她幫小姐吃掉的不知明的東西。看到百鶯那個認真樣,再想想自己坐享其成,不免就覺得有些好笑。

    “百鶯姐又在替夫人燉補藥呀?”雨寧上前問候了一聲,百鶯還是那樣不理人。

    “要不要雨寧幫你送過去。”雨寧自告奮勇,百鶯用眼角白了雨寧一眼,繼續小心地注意着火候。

    “如果你送過去的話,我怕到時你會受不了的。”雨寧瓢了一盆熱水,出門時還不忘回來刺激一下百鶯。

    “雨寧,你站住,你剛纔說我爲什麼會受不了?”百鶯手拿葉扇,汗水浸溼了她的額頭,雨寧見狀,笑了一下,“我們家小姐正和堡主親密的要命,我怕你回去稟姑姑時,形容地繪聲繪色的話,把錦姑姑氣出個好歹來是不划算的。”說完低聲笑了一下,看到百鶯那緊繃的臉,雨寧得意極了,轉身提步就走。

    望着雨寧那得意的樣子,百鶯狠狠地拽緊葉扇,衝着她的背影吐了一口唾沫,“狐假虎威,冒牌貨還那麼囂張。”罵完後回到廚房,望着那還在火上燉的被藥,整天張臉瞬間變

    得邪惡猙獰,“讓你甜蜜,我還你還能甜能幾時。”

    雨寧善不知情地回到藍苑,上了二樓後,輕輕地敲了敲門,“小姐,起來了沒?”說完後便在門口候着。

    過了一小會兒,門開了,南宮明承一臉笑意地出了門,雨寧福了福,目送他離去的背影。回神,提步進屋,見印兒正在梳妝,將水放至盆架上,上前幫她一起梳妝。

    “雨寧……”喚了一聲,印兒止不住地低笑着,想到早上南宮明承的那句話,她打心裏歡喜着,雖然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識穿她的身份,但那句話真真實實地繞耳着。

    “看到小姐幸福,雨寧替你高興。”雨寧真心地祝福着。

    正當兩人高興地談笑間時,一句冷冰冰的話射進來後,二人便停止了笑談,轉身便見百鶯拿着托盤正站在門外,“夫人,姑姑讓我送的補藥來了。”

    “放下吧!”印兒剛剛梳完妝,起了身,洗漱了一下,見百鶯沒有退下的意思,問:“還有什麼事嗎?”

    “姑姑說讓我小心伺候夫人進補,惶恐某人不安好心吃了姑姑的一片苦心。”百鶯倒也不傻,不過她強硬的態度讓印兒深知其中必有蹊蹺,雖然雨寧吃了多日不見任何異狀,但她多次勸她未果,真怕錦娘在這補品動手腳。

    “你什麼意思?”雨寧上前便想跟百鶯討理去,印兒制止了她,笑言:“是不是看到我吃了,錦姑姑才放心。”

    百鶯不語,默認了。

    印兒上前,拿起放至湯盆邊的湯匙吃了一口,對着百鶯道:“可以了吧!”

    百鶯見她果真坦蕩食之,點了點頭,便退了去。見她離去,雨寧上前把門關掉,回頭,印兒鬆了一口氣,坐在椅子上。

    “以後她送來的東西千萬不能吃。”

    “爲什麼,我覺得挺好的,吃了之後人也精神了,而且渾身是力,小姐多慮了。”雨寧是吃過的人,對其感受她是知道的。

    “我說不要吃就不要吃,懂嗎,雨寧?”印兒見雨寧饞嘴到這個地步,端起那碗補藥就準備往馬桶裏倒。

    雨寧見狀,上前制止住,奪過她的碗,驚道:“小姐不喝,雨寧替你喝,這麼美味的補品被你形容的如此不堪。”還沒等印兒再次壓回,雨寧一口氣全都喝個精光,完了之後,很享受地用舌頭舔了舔脣緣,很享受地笑了笑。

    “真得很好吃,”雨寧真心讚歎道,“小姐你是多心了,錦姑姑雖然嫉妒你,但她也是個醫者,醫者父母心,我是絕不會想念她能做出違背醫者那慈悲之心的舉動的。”

    一聽雨寧如此解釋,印兒憂慮地低着頭,輕嘆:“但願你說的是真的。”她很願意去相信錦娘只是單純地吃醋,並沒有她心裏憂慮的那樣歹毒,或許真是她想太多了,不然她怎麼可能呆在明承身邊這麼多年呢!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