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09 淡淡鞭疤惹人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09 淡淡鞭疤惹人愛字體大小: A+
     

    回到藍苑,一切似乎都平靜了下來,雨寧從牀上一聽動靜,立馬起了身,緊張地望了望四周,示意讓印兒將衣服換回來。只見她呆呆地站地桌前,望着那些呆板不動的水壺愣了老半天,然後很語重心長地“哎”了一聲後,垂頭地接着再望。

    “小姐,你要再這麼盯着,那些水壺都會不好意思起來。”雨寧開了一個很冷的玩笑後,印兒才勉強地轉過頭,望了她一眼,“明天你不用提心吊膽了,因爲我不會再去那裏了。”

    “爲什麼?”一聽這口氣,雨寧自然吃驚多過關心。

    “因爲他回軒景園了。”印兒很冷靜地回道。

    “軒景園?”雨寧回想了一下,“那不就是錦姑姑口中所說的禁區?”

    雨寧的話讓印兒點了點頭,這也就是她所煩之處,剛剛他雖然答應會過藍苑看她,畢竟只是口頭所答應,況且他乃一堡之主,怎麼可能記得她的微言,從來就沒有人把她的話放入心中,縱然講過一百次,請求過一千次,也沒人在乎過,只是她太高估自己的魅力了。

    雨寧見狀,上前安撫着她。她知道她們這些做丫頭的,從來都只有這個命。

    也許事事都是瞬息萬變的,誰能料得到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呢?

    離上次約定又過了半個月多,果然他根本就不記得他們之間約定過的事,印兒泡在澡桶中望着氤氳的一層霧氣,雙手輕輕拂過去,竟是虛空的,她一賭氣,全身躲進桶內,想讓這種自身的折磨讓她能在一點點的狹小究竟內能有一刻將南宮明承忘記,可她做不到,明明跟他住在同一屋檐下,卻要經受如此折磨。

    “小姐——”一聲急促的叫喚後之後,印兒聽到門被打開的聲音,繼而她從桶內探出頭,深深地喘息着,用手拂去臉上的水珠。

    “雨寧,幫我把澡巾拿過來。”印兒的眼仍被水迷住,根本張不開,她喚完一聲後,只見後面遞來一塊澡巾,她接過來,很愜意地擦拭完後,才能如願以償地睜開眼。

    “衣服,雨寧。”印兒背對着“雨寧”起了身,毫無意識地轉過來準備接衣服之時,卻沒想到站在她身後替她拿衣服的是南宮明承,嚇了一跳後,才發現自己竟然裸身與他相見,瞬間覺得沒臉一樣,立馬又重新回到桶裏,將頭都埋入水中。

    南宮明承沒想到剛剛外面的丫頭攔着他竟是因爲藍彩心在洗澡。便大步進來,沒想到這丫頭竟倒很愜意在泡澡,本以來半個月以後沒來看她,肯定諸多怨言,沒想到她倒過得有滋有味的,這會竟還潛在桶裏不肯出來。

    “你是要在桶裏憋到什麼時候?”他冷峻的嘴角又是一絲嘲諷,讓躲在桶裏的印兒聽得清清楚楚,不過她也實在憋不住了,立馬伸出頭,大口地喘着氣。

    南宮明承見此,內心深處頓然一笑,沒想到這丫頭竟是這種反應,讓他在繁瑣的事務後也能有些娛樂倒也不

    錯。不過剛剛看到……

    印兒在探出頭的那一剎那,一看到他,那張白玉般的小臉透着驚人的紅,迷濛的雙眼滲着水珠,靈動無比,濃密的睫毛上沾着露珠似天然而成的裝飾,讓在一旁的他竟一時迷惘直盯着她。

    “你什麼時候來的?”那雙嬌脣稍動了一下,又再次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似乎在躲避些什麼。

    “在你叫雨寧的時候就來了。”南宮明承雖已見慣了各式美女,如今面對如此嬌顏無邪的印兒,竟有一些悸動。

    “我的衣服……”印兒躲在水中,自然不敢再次站起,面對他那雙帶着火熱的雙眼,她不敢直視,只能故意裝做不知。

    “衣服不是跟你一起進桶裏了?”南宮明承的提醒讓印兒下意識地擡起了身,這才發現剛剛一急,沒想到竟將衣服一起扯進桶裏。現在的她恨不得將自己的腦袋擰下來當球踢。南宮明承見狀,便脫下他的外套遞於她,道:“穿上吧!”

    印兒怔了怔,猶豫了一下,伸手接過他的長衫,惶惶不安地用那無辜的雙眼望着他。南宮明承自然知道她是何意識,“既已嫁進南宮堡,還怕被我看?”他的直白跟露骨讓印兒喉嚨一陣發緊。她是想過男女之間這種事,可沒想過會以這種情況來開場,自然多了一種惴惴不安。

    “好了,我轉過身,你快點穿好。”南宮明承很君子地轉過身。印兒見狀,立馬起了身,水花濺起的聲音清晰可聽,那潔白的腳踏地,水花跟地板之間的溼搭聲落入南宮明承的雙耳。

    “好了嗎?”他徵詢着她的意見。

    “差不多……”印兒還沒說完,他便轉過身。在四目相對時,印兒還是提防地下意識地扯了扯衣服,水珠透着秀髮輕輕滑下,甚至是誘惑人。

    “轉過身。”他突兀的出聲讓印兒呆在原地,傻傻地“啊”了一聲,根本不知如何反應,沒想到他竟上前,將她轉過身,一手便扯下衣服,讓她整個白皙的後背與空氣相接觸。

    在他手指尖碰到她那嬌嫩的肌膚時,印兒的手立馬溼出一手的汗,她緊張有序地呼吸着,當衣服扯下的一瞬間,她整個人呆住了,他要做什麼?他在幹什麼?她的腦中閃過亂七八糟的想法。但一切在他的一句話便都破滅了。

    “後背的疤怎麼來的?”他很冷靜,南宮明承進來看到她站起來時,便一望就瞅見了她後背那刺眼的疤痕。

    印兒一聽,是說到疤的事,鬆了一口氣,轉而想了一下,他這語氣是不是在嫌棄她身上帶疤,想到此,整顆剛剛燃起的心便涼了一下,她有點難堪,低下頭,“是不是很難看?”這是在藍員外府時,替夫子扛下的九節鞭甩出的疤,她自以爲好了,沒想到還是因爲護理不當留下了疤。

    “不,不難看,看起來挺順眼的。”南宮明承用指尖輕輕地劃過那粉嫩帶紅的傷疤,饒有興趣地問道:“聽說你是用九節鞭的

    高手,沒想到竟將自己甩成這樣。”

    “馬有失蹄,夜路走多了總會遇鬼的。”印兒話剛出,就立刻意識到自己形容不當,又再次狂低着頭。

    “你平時說話也是這樣的嗎?”她的聲音真得很好聽,柔得讓人對她起不了脾氣,對於耳朵來說也是一種舒服的享受。

    印兒不敢再吭聲,她怕在這種緊張的情況下,萬一再有個用詞不當,壞了在他心目中的形象。

    見她不語,南宮明承將她的衣服扯上,道:“這些天不來看你,心中可有怨言?”

    印兒聽到他終於提到約定的事,心中自然頗有怨言,她是早也盼,晚也盼,就盼着他能來,沒想到他竟能半個月多不見人影。

    “不說話就是有了?”

    “沒有。”她立馬回答,聲音急促卻很輕,像只驚嚇到的小鹿般謹慎,背對着他,始終還是有勇氣說出一些事情來的,“只是覺得你沒守約定,肯定有你要忙的事。”

    “你說的沒錯,荒廢了很多堡內的事情,這半個月以來忙得差點忘了這事,今日閒來纔想起過來看看你。”

    他的解釋跟呼吸的聲音直撲印兒的腦後,她甚至能感覺到自己的秀髮因爲他的呼聲氣而飄浮起來。跟他這種暖昧的相距,可以明顯感到他身上的熱度,又再次讓她不安起來,她向前兩步,將距離拉開。

    南宮明承聞着她秀髮中散發的陣陣清香,沒想到這妮子竟刻意拉開距離,讓他在瞬間錯愕,頓時也很不自然地咳了兩聲後,道:“錦娘那有一種凝脂續膚霜,對於疤痕很管用,下次我幫你拿一點過來。”

    說完,南宮明承不敢在呆下去,怕到時會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於是提步準備離去。

    “堡主——”印兒聽見腳步聲,知道他要離去,竟不顧形象地轉過身,恰好再次雙眸對上他那雙深沉的雙眼。她抿了抿雙脣,壓住心裏的一陣慌亂,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爲何要叫住他,可能是盼了他太久,竟不捨他離去。可是喚住他後,面對他,竟不敢看他的正臉,他那成熟穩重的氣息,俊美的表象讓她心頭很慌亂。如今以他夫人的身份站在他面前,更帶着一種不同的情緒在其中。

    “什麼事?”他那有孤度的雙脣有點邪邪地笑着。

    “沒事,只是想問問你,什麼時候會再過來?”印兒緊按奈住那顆欲跳出嗓門的心,假裝冷靜地問道。

    “你希望我過來嗎?”他再次直白的發問讓印兒的心一緊,全身神經繃得讓整張臉紅到耳根處,呆呆地靜了好一會兒,羞澀地點了點頭。

    “這幾天有事,會抽空過來的。”南宮明承見狀,也不忍再逗她,笑着離去。

    印兒望着他的背影,整顆懸掉的心在那一剎那間鬆了下來,這就是跟心儀的人在一起的感覺嗎?心臟如此劇烈的跳動着,全身神經這樣強烈地牽扯着,難道就是愛的感覺?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