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08 回憶起藍家丫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08 回憶起藍家丫頭字體大小: A+
     

    雨寧顯然很不相信印兒所說的話,她們兩人住進來已經一個月,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錦娘有意將印兒跟南宮明承隔開,如今說能見到南宮明承的面,竟然是這樣輕巧地脫口而出,當然讓她錯愕了。

    “不騙你。”印兒開心地笑道。

    “不是我不信你,小姐,你也看到了錦姑姑那個人,盯着咱們倆就跟犯人一樣,我怕她若是知道今天的事情,定饒不了我們兩個。”雨寧仍心有餘悸。

    “你說得也有道理。”印兒託着下巴沉思着,靜了好久,雨寧見她認真樣,連水也不敢喝,怕製造噪音擾了她的思路。

    “錦姑姑現在最不放心的人是我,”印兒分析着,“如果你扮成我在藍苑不出去,我扮成你去見他不就行了。”印兒有點異想天開,雨寧失望地搖了搖頭,起了身,指着她的身材再指着自己的身材道:“就算我願意,我看也不見得行。”

    “你真笨,”印兒笑着敲了一下雨寧的腦袋道,“扮成你,我就往衣服裏多塞點東西就行了。”話一落,雨寧竟笑了起來,原來她可以笨到這個地步,胖的一時變不瘦,可是瘦的人可以一下子變成胖子呀。

    與此同時,另外兩個人正在往百草園方向走去。

    錦孃的臉色一直低沉,一路上不語,尾隨身後的百鶯更是不敢吭聲,她知道今天的一時疏忽讓藍彩心消失在她的眼底定讓錦娘不悅,此時她只能默默地跟在她身後,深怕再踏錯一步。二人很快便進入百草園,隨後進了屋。一進屋,剛剛沉默不語的錦娘轉過身便給了百鶯一個響亮的耳光。被打的百鶯立馬下跪道:“請姑姑恕罪。”

    “你還知道你有罪?”錦孃的厲聲喝斥讓百鶯緊低着頭,忍着那一耳光帶來的耳鳴跟頭暈。

    錦娘轉身便坐上屋中中央的寶座上,狠狠地瞪了一眼百鶯道:“我希望下次不要再出這樣的錯了。”

    “是,姑姑。”百鶯堅決地應道。

    “起來吧!”一聽到百鶯的承諾,錦娘在那瞬間便也熄了火,畢竟百鶯跟隨她多年,剛剛的那一掌打在她的臉上實則痛在她的心上。

    百鶯一起身,一臉的委屈着實可見。錦娘起身,上前便拉開百鶯緊後在臉上的手,道:“疼嗎?”聲音跟剛剛那個嚴厲的人判若兩人,百鶯似乎很習慣這樣的舉動,含着淚搖了搖頭。

    “姑姑,你愛了堡主這麼多年,爲何還要幫他再娶四夫人?”百鶯甚是不懂錦孃的做法,明明愛着堡主,卻一次次替他娶得美嬌娘,卻又一次次將那些女人弄死。

    “這次不同,這次的對象是藍彩心。”錦娘嘴上雖如此說道,但仍一副憂心匆匆的樣子。

    “藍彩心有何不同?”百鶯更是不解。

    “堡主一向對野蠻之人煩之又煩,斷然不會愛上如此刁女,但……”錦娘頓了頓,眼神變得有些撲朔迷離,“這個藍彩心總讓我很不安,尤其是她那對眼睛,我總覺得在哪裏見過她?難道傳言也會有假?”錦娘對這個進門的藍彩心的確很不安,她的長相,她的氣質,她那眼神透出來的一種朝氣,讓她不得不對她提

    防。

    “百鶯,無論如何,你都要給我盯着藍彩心,不可讓她與堡主有單獨相聚的機會。”錦娘仍不放心地再次叮囑一遍。

    “請姑姑放心,百鶯定不會辜負姑姑所託。”百鶯雙手抱拳,眼神堅定地回道。

    “如果有必要,給她也燉補品。”錦娘冷冷道,眼神中透着一股殺氣。

    “姑姑!是要現在動手嗎?”百鶯謹慎地問道。

    “不用,這要看這位藍小姐的表現了。”錦娘言外之意當然是,如果藍彩心乖乖當個傀儡新娘,讓南宮堡挽回這些年因“克妻”詛咒帶來的損失的話,也許她會考慮放她一馬,如若不然,也只能再犧牲她一人,也絕不能讓南宮明承愛上這個女人。

    “是,姑姑!”百鶯很快就領悟了錦娘話中之意。

    一切陰謀似乎都是人爲所做,只是明裏的人不知,暗裏的人卻蠢蠢欲動。

    第二天晚上,印兒換上了雨寧的衣服,一切似乎都準備好,沒想到雨寧卻害怕了,她膽怯地問道:“真有必要這麼做嗎?”

    “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印兒臉範紅暈,想到一會兒就會見到南宮明承,全身的神經似乎都在緊繃着,雙手也會不自覺地顫抖着。她往羅裙中塞了很多衣服後,照着銅鏡看着跟雨寧差不多後,轉了一下,道:“我出發了。”說完,便沒理會雨寧那哀怨的眼神,大步流星而去。

    一路上倒也多少注意她,很快便又來到老地方———思過園。印兒深吸了一口氣,將門輕輕推開,便走了進去。沒想到一切都是那麼順利,並沒有想像中那樣複雜。一進門,她就望見昨日昏暗的別院竟多了一盞戶外燈。

    “堡主——”印兒輕聲喚道。

    南宮明承早在屋頂就看到她躡手躡腳地進來,本想看看她還會有什麼動作,沒想到她那柔弱的聲音一出,竟讓他好奇的心立馬扯緊了一下,雙腿竟脫離了大腦的牽制,便一躍而下。顯然這次的出現並沒有讓印兒嚇一跳。

    印兒轉過身,便一眼見到了他,今晚的他比昨晚有精神多了,整齊的髮際讓人看起來有精神多了。不過那雙迷人的雙眼還是那麼深邃憂鬱,不過這樣已經進步多了,起碼看起來跟三年前並沒有區別。

    “看夠了嗎?”他調起兩道俊美的眉宇,那弧度優美的脣線明顯露出嘲諷的語氣。

    印兒聽此,立馬收回貪婪的眼神,將臉瞥向另一邊,羞澀極了,“對不起。”

    “藍員外這些年怎麼樣了?”南宮明承收回剛剛那表情,好似一位故人般地問起了藍員外,印兒怔了一下,立馬回道:“老爺……我爹她挺好的。”她差點露餡,平時都喚習慣,一時竟改不過來。

    “哦!”南宮明承淡淡地回道,似乎沒發現剛剛語頓中有何不妥之處,語氣有些許的落漠。

    “將你許配給我,他肯定有諸多怨言。”這個他南宮明承是有自知之明的,自從那個詛咒開始,他已經深深地自責着,本以爲藍家千金是個刁蠻之女,可如今看來,他可能又要禍害另一個善良的女人。

    “不會的,

    我爹不會有怨言的,因爲你是好人,把女人託付給你這樣的大好人,他很放心。”印兒她是自己說出了心裏話。

    “別恭維我了。”南宮明承不相信地否認了。印兒見此也不敢再多說一句,只是淡淡地站在他的背後,靜靜地望着他。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知道沉寂了許久後,南宮明承猛地一轉身,卻發現正望着他發呆的印兒。

    “三年前我讓錦娘送過去的一個丫頭如今怎麼樣了?”

    “丫頭?”印兒吃驚地盯着他,難道他還記得有一個叫趙印兒的女孩嗎?印兒喜出望外,眼神中流露出感激之情地點點頭,道:“很好,很好的。”她怎麼會不記得,因爲她就是趙印兒,就是他說的那個丫頭,那個丫頭在他救起的那一刻,已經將心徹底地交給他了,對他日日夜夜的思念與期盼,如今站在他的面前,卻只能以另一個人的身份面對他,突然便傷感了起來。

    南宮明承對於她變化無常的表情有些納悶。

    “怎麼了?”他關心的問候讓印兒更加傷感。她搖了搖頭,無奈的表情加上那瞬間拉下的雙眸,道:“你爲什麼要把她送到藍員外家,把她帶在身邊不是更好?”

    “可能時機不對吧!”他很平靜地將她三年在藍家所受的罪歸於時機不對,印兒不知爲何,心裏開始有點報怨,如果當年他把她帶在身邊,如今就不會以另一個身份站在他面前,她也就不用揹負着如此重的罪惡感對着他撒謊。

    “明天你不用過來了。”正當印兒陷入深思之時,南宮明承的一句話立刻將她思緒抽回。她緊張地問道:“爲什麼?是不是我讓你心煩了,還是你討厭我?”

    “都不是,”他淡淡地扯了嘴角,“是我明天準備回軒景園,你有事可以到軒景園來找我。”

    “軒景園。”印兒隨着他默唸道,她記得最清楚就是軒景園這個名字,因爲錦娘第一天進來,第一次嚴重警告禁區便是那裏,她爲何那麼做,當時她根本不清楚那裏爲什麼會成爲禁區,如今想來,她真的是要將衆女子排除於南宮明承的生活之中。

    “你能不能來看我,我在藍苑。”印兒傷感地請求着,是的,她怕穿不過錦娘設得防線,到時連見他的機會也會喪失。

    南宮明承對於這個藍彩心的表情十分感興趣,時而天真,時而憂鬱,都不知道她的小腦袋瓜裏裝得是什麼,竟有那麼多問題要考慮。不過對於她的要求,他又不念忍心拒絕,只是輕撫了一下她的秀髮,點了點頭,表示答應。

    “真的?”印兒驚了一下,喜出望外地上前便抱住南宮明承那偉岸的身軀,開心地發泄着她那激動的心情。待這股情緒冷卻之時,她卻尷尬地望着他的胸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才退出他那溫暖的臂膀。

    “對不起。”印兒將頭低下,很小聲地回道,因爲她的臉已經燒起來,雙耳燙得通紅。

    南宮明承對於她的天真毫無心機的表現,整個人瞬間也被她的情緒帶動,剛剛在懷中的小人兒竟能牽動他那傷感的情懷,竟有一種想好好疼她,擁她在懷的衝動。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