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03 突降親事藍家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03 突降親事藍家慌字體大小: A+
     

    翌日,刺眼的日光剛灑進房裏,印兒已經回來擦着眼眶起了身,今日獲藍員外準了半日休息,她望了一眼旁邊空蕩蕩的牀鋪,想來雨寧已經去伺候小姐了。想着,便下了牀,梳洗了一番後,剛剛準備出門,就見雨寧鬼鬼祟祟地進了門。

    “你沒陪小姐呀?”印兒一臉詫異地望着雨寧,只見她一進門就將桌上壺裏的水倒了一杯,一飲而下,待她匆忙喝完後,道:“我都不敢相信,昨晚才提到的那件事,今日便落到小姐身上。”

    雨寧沒頭沒尾地瞎嚷着,印兒根本就聽不懂她口中所述是何事。

    “你慢點說,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小姐呢?”印兒這麼一說,雨寧倒是平靜了不少,她緩了緩道:“昨日不是說,南宮堡主剛死了妻子嘛,你猜怎麼着,今日一位女人帶着媒婆就上門提親了。”

    “南宮明承?”印兒驚了一下,整顆心頓時緊張起來,“是來向小姐提親嗎?”

    “還不就是嘛。小姐一聽是南宮堡來提親,哭得跟淚人一般,還把我給趕出來了。”雨寧也是自認倒黴。印兒失望地坐到本就在身後的椅子上,道:“那是小姐的福氣。”

    雨寧一聽,立馬捂住印兒的小嘴,小心地觀察了一下四周,提醒道:“千萬別在小姐面前提福氣二字,她現在就像瘋了的獅子,見誰咬誰,指不定又在你背上多甩上幾鞭。”

    “那老爺怎麼說?”當聽到小姐要嫁給她心目中的英雄時,她很是失落,不過很快她便調節了心態,不管怎樣,他能重新接受新人的話,這說明他的心受傷的不是很嚴重,外間對他不利的流言對他傷害應該不是那麼深。

    “老爺早年受過南宮堡的恩情,現在是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我說呀,他就是捨不得自己的女兒去送死。”雨寧倒是看得透這一家人的薄情,藍員外還好說一點,藍夫人跟藍彩心二人典型的摳門、噁心。

    “哦!”印兒淡淡地嘆了一聲掩蓋住她那顆已起漣漪的心,拔腿便往外走。雨寧見到有些失魂落魄的印兒,上前就扯住她的手道:“去哪,現在出去中箭的機率很大。”

    “我去看看小姐。”印兒的回話更是讓雨寧很不理解,這不是吃飽了沒事做硬找人揍幾拳嘛。雨寧見她目光堅定,便放開手,人各有志,勉強不得。

    印兒平靜坦然地笑了一下,便開了門出去。

    一路上,思緒萬千,踏着鵝卵石小路,時不時就看到府裏的丫環傭工們匆匆的臉色,各個臉上都不敢掛住一絲絲的笑容。印兒苦笑,難道這就是嫁給南宮明承該有的恐懼嗎?傳言未必是真,可如今卻傳的神乎其神,讓人不寒而悚。

    很快,印兒的腳步被停留在小姐的閨房外面,她能清晰地聽見昔日刁蠻小姐那無助的哭泣聲,還時不時破口大罵,接着便是藍員外夫婦二人的極力勸說,言外之意就是讓她聽天由命,但語氣中明顯聽到二老的不捨與無奈。

    “我不嫁呀,如果爹跟娘真希望心兒去死的話,一句話的事。”藍彩心扯着嗓門撕哭着。印兒站在門口許久不敢踏進去,她知道現在全府人都爲這門親事憂心着,她自己也沒別的本事,不能替他們排憂解愁,在藍府裏只是一個人微言輕的小人物。於是,抽腿準備離去,可不曾想剛一

    轉身就碰到門口放置的盆景,發生了微小的晌聲。

    “誰——”藍彩心的耳朵極爲靈敏,一回神一轉身便將門打開,沒想到趙印兒站在門外。她很是生氣地揪着印兒進了門,又將門狠狠甩上。

    “你站在門外偷聽,是吧?”顯然她是怕自己在屋內偷哭的糗事被印兒宣傳出去。

    “小姐不要誤會,我只是關心你,所以……”印兒知道自己的聲音越來越小,小到自己都能聽到。

    “就是你個掃把星呀,要不是你,能把南宮明承那個克妻星給招來。”藍彩心正愁沒人撒氣,又見印兒躲在屋外偷聽,於是將所有凡心事的怒氣全都怪在印兒身上,嘴上罵罵也就罷了,罵到高處時,竟將放在桌在的九節鞭又再次抽起,準備落下。這時一雙大手再次制止她的野蠻行爲。藍彩心一望,還是父親,自從趙印兒進府以來,他總是多方袒護於她,這就是爲什麼她總是看趙印兒不順眼的地方。

    “夠了,人家印兒又沒惹你什麼,幹嘛總拿她出氣。”藍員外說了一句公道話後,藍彩心狠狠地瞪了一眼印兒,一副絕不會善罷甘休的樣子。

    “出去吧,印兒,以後你就去廚房做事,小姐這裏不用伺候了。”藍員外昨日見得她如此受到女兒的虐待,自知自己教女無方,又恐此女軟弱遭到彩心的報復,便讓她去廚房當個單純一點的廚娘來得好。

    印兒一聽,讓她去廚房,想着小姐將來也是要出嫁,到時還是一樣的沒去處,這樣倒是好的,反正早去晚去都得去。想通後,印兒福了福便準備出門。

    “等等。”藍彩心在印兒福完起身的一剎那,一個絕妙的好主意在她的腦中顯現了一下,她瞬間宛然一笑,將那鞭子重新放回桌面,上前便拉住了印兒的雙手,讓她坐下。印兒顯然面對她的多變很不適應,根本不敢坐。藍氏夫婦面對女兒如此行爲,也是納悶至極。

    “我的好印兒,剛剛是我做錯了,你不要怪我,好嗎?”藍彩心的道歉讓趙印兒深嚇不已,她不解地用那雙靈動的雙眸望着藍彩心,已經驚得說不出一句話來。

    “心兒,你讓印兒留下來有什麼要緊事?”藍夫人上前拉了一下藍彩心的手。彩心轉過身,衝着母親使了一個眼色後,藍夫人便識趣地放開手。

    “你到底有什麼話,非得搞得如此詭異!”藍員外很明白女兒雖變秉性的原因,肯定又有什麼鬼主意產生,而且不會是好事。

    “印兒,你說,這些年來藍家對你怎麼樣?”藍彩心採取的是懷柔政策,先讓她自己闡述一下藍家的恩德。

    “藍家對印兒恩重如山,印兒永生不會相忘的。”印兒照實了說。

    “那如今藍家面臨突變,如果需要你出一份力的話,你會不會退縮?”藍彩心一副快要得逞的眼色,雙脣微微翹起,似笑非笑。

    “印兒義不容辭。”印兒不知道她所指何事,難不成讓她去刺殺南宮明承或是更糟糕的事。

    “好了,沒事了。”藍彩心長舒一口氣,對着父母親笑了笑。

    “心兒,你到底在搞什麼鬼?”藍員外被她弄糊塗了,藍夫人上前挽住彩心的手腕,二人眼神交流了一下,顯然兩個人已經心照不宣,除了對面兩個還蒙在喜鼓裏的他們。

    “老爺,心兒的意思是讓印兒替嫁過去。反正南宮堡主又不認得心兒”藍夫人的解釋讓在場的另外兩個驚得下巴差點着地。

    “胡鬧,婚姻大事豈可兒戲,說替就能替的。”藍員外立馬阻止這對母女的荒唐想法,“南宮堡主是藍家的救命恩人,別說女兒了,就算要上藍某的全部身家性命也在所不辭。”藍員外的豪言讓藍彩心的計劃落了空。

    藍員外自然有他的想法,他是個明事理的人,人家趙印兒只是欠藍家一份情,並不欠命,總不能怕自己女兒丟了性命,就拿別人家女人不當人。況且南宮明承連續三任夫人都是暴斃而亡,其中蹊蹺自然是南宮堡裏的人知道,如今讓他送自己的女兒去送死,他縱有萬般不情願,到最後還是得割捨這份情,這份愛。

    “爹,你就真捨得讓女兒去死?”藍彩心梨花帶淚般狂灑而出,她任性地推開母親的手,上前就將掛在壁上的一把寶劍取了下來。

    “小姐——”印兒慌張地制止着。

    “心兒——”藍員外不捨地呼喚着,只見藍彩心拔出寶劍,直接將劍跨在脖子說,狠狠地對着藍員外道:“與其剋死,不如就讓女兒留在藍家伺候藍家的列祖列宗。”說完,心想着,爹,你總不會看着女兒在你面前自盡吧!於是心一狠,手一用力,脖子那裏立馬流出絲絲血漬來。

    “我願嫁。”在這千均一發之際,印兒的一聲迴應讓藍彩心手裏的劍瞬間滑落在地,她自己也被自己嚇得雙腿發軟,立馬無力坐到地上。

    印兒想好了,如果藍彩心不願嫁,她可以嫁,如果這是命中註定她要跟他之間有一段緣的話,她接受,縱然是死,哪怕死在他的懷中也是願意的。

    藍夫人上前扶起藍彩心,痛苦流涕地指責道:“你怎麼這麼傻呀你?你要是死了,讓爹孃如何活得下去。”

    藍員外也心疼地上前抱住彩心,在看到那絲血漬流出的那一剎那,他身爲父親的一顆心早就破碎掉了。

    等幾個平靜心情後,藍員外轉過身,讓印兒坐下,接着語重心長地道:“你可想好了,這是一個詛咒,凡是嫁給南宮明承的女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

    “想好了,印兒很感謝這些年老爺跟夫人的收留之恩,免了印兒風吹雨打日曬之苦,也該是印兒還恩的時候了。”印兒搓着瘦弱的雙手,雙眼盯着自己的手細聲回答着。

    藍彩心一聽這話,似乎忘了脖子上傷口的痛,上前就點頭道:“就是就是,也該是她報恩的時候了。”

    “當初南宮堡主命人將你送來,如今我卻將你送回他身邊,到時怕是不妥呀!”藍員外很是擔心,如果被南宮明承認出來,到時失了信義,恐怕又得遭人話柄,讓江湖上朋友恥笑。

    “有什麼不妥,印兒已不是當初那個髒亂的女孩子了。”藍彩心極力地辯解道,換作以前她是絕對不會承認的,趙印兒已經出落得亭亭玉立,凝脂般的肌膚讓身爲女人的她都羨慕。聲音更是被夫子贊爲嫋嫋餘音,綿言細語,這更是讓她嫉妒的地方,好似她是小姐一般高貴。

    藍員外聽得彩心一言,方驚醒夢中人一般恍然住,他這才正眼望着已經長大的印兒,不再是當初瘦弱如材,滿臉麻黑的小女孩。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