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01 相救之恩涌泉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真假新娘之替嫁女僕 - 001 相救之恩涌泉報字體大小: A+
     

    初夏,今年的天陰晴不定,卻悶熱異常,熾熱的日光烤在方塊地路面上,瀰漫着隱隱熱氣,偌大的雲州城內,街上平靜如常,各種招牌一動不動,曬得要灼燒起似的。灑在人的身上感覺就像火燒般難受。從集市的前頭一直到後頭,一男一女兩個衣衫襤褸的人正咬着有些發黴的饅頭。前頭那男的臉被日光侵蝕得發紅,加上凌亂的頭髮,顯得滄桑無比。

    “印兒,我們去上面破廟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吧!”那男的回過頭叫了一聲,伸手往後拉她一把。那個叫印兒的點了點頭,顯然在烈日下烤了一上午,人已經累得開始出現虛脫的現象。二人一前一後快步來到一間荒廢許久的廟前,只見那裏雜草叢生,蛛網到處可見,樹木久未經打理塵堆起來散發出的腐爛的味道清晰可聞,整間廟宇讓人看得心驚膽顫。印兒有些怕怕地躲在那個男人後面。

    “別怕,有我呢。”那男人表情微變,心裏也打不準底廟裏究竟會有什麼,最近一帶總傳出有一些丐幫弟子成爲地頭蛇,在這裏是以衆欺寡。希望不會這麼倒黴遇上那夥人吧,那男人在內心深處忠心地禱告着。

    踏着久未經打理的地面,厚厚一層枯黃的樹葉,踩在上面時還可以聽到隱隱的“吱吱”聲,更多時候聽到的是人內心那層害怕的心跳咯噔的聲音。二人還沒踏進那扇破敗的大門,就聽到裏面齊刷刷的腳步聲傳了出來。腳都來不及收回來,裏面就跑出一堆頭披散發的乞丐來,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呀。

    “你們是幹什麼的?”爲首的質問道。

    “小弟不知道各位大哥在此休息,多有打擾,實屬抱歉,我與舍弟這就離去。”說完,那男的便轉過身,拉起印兒的手準備離去。還沒走兩步,就被背後突兀的一聲喝斥聲阻斷了前進的腳步,頓時幾個乞丐就跑上來,將其二人團團圍住。印兒心驚一下,緊握住那男的手臂。

    “洪喬哥,怎麼辦?”趙印兒細聲貼進洪喬的耳邊問了一聲,沒想到卻被耳尖的領頭人聽個正着。只聞他一聽猥瑣的笑聲穿射過來,驚了二人。那領頭的上來,一把就將印兒從洪喬身邊拉了出來,道:“原來是個女人呀!”講完後,便一副帶着有色眼神從上到下將印兒打量了一番。

    “放開她。”洪喬一見那人的眼神就知道他接下來要做的事,剛上前制止就被另一個在旁的乞丐用棍子打倒在地,接着衆人便都拿着手中的棍中朝他打去。

    印兒見狀,猛地上前就跪在爲首的前頭,拼命的磕着頭,哭着哀求道:“行行好,請你放了洪喬哥。”說完,又是三個晌頭。

    爲首的那個蹲了下來,當印兒擡起頭時,他那一雙佔滿泥土的髒的要命的手立馬將她的細尖下巴捏住,仔細地打量着那雙帶淚的梨花眼,道:“放了他?”說着便往洪喬那邊望了一眼,他揮了揮手,衆人頓時停了下來,也散開來。只見洪喬已經滿身是傷倒在血泊之中。

    “洪喬哥——”印兒起

    了身剛想過去扶他,就被爲首的那個拉住,直接將她扛在肩上,衆乞丐見狀,紛紛起鬨着,那種讓人噁心的笑聲傳遍了整個廟堂。

    “放開我,求你了,放了我。”印兒委屈的拍打着那人的肩,越是這樣卻越能激起那個男人的興趣,他不停地笑着,將她扛至廟內,將門關上後,纔將她重重地摔在地。

    印兒還沒來得疼,就見那人猥瑣地撲過來,一把就扯破了她的衣服,白皙的香肩裸露在空氣中,那男的貪婪地盯着,口水在瞬間已經流至到他那身髒的衣服上。印兒坐在地上,一直用腳蹬着往後面拼命的退着,她是見到什麼就把什麼往那個身上砸,可是根本就不管用,因爲這個廟裏除了乾草就是乾草,什麼也沒有。

    “你過來吧,我的心肝。”那男人不想再繼續挑戰他的耐心,一把拖住將印兒直接拉至身下,那雙骯髒的大手用力地扯開她的衣服,鮮紅色的肚兜激起了那男人再次狂笑,一雙色眯眯的雙眼直勾勾地盯着她看着。他雙手擦掌,準備開餐的樣子,

    印兒已經哭到嘶啞,雙手無助地捶打在那無濟於事的胸肌上,拼命地搖着頭,求着,呼救着,整顆心在那瞬間已經冰凍住。她絕望地閉上雙眼,準備惡夢的來臨。

    就在此刻,門被人用力地踹開,頓時襲來一陣風,光線從外照進來,只能看到一個健碩的人影站在門口,接着便是一陣開打的聲音。待聲音過後,一雙有力且溫暖的大手將滿臉淚痕的她扶了起來,這時的印兒才緩緩地睜開眼,望着這個將她細心地擁入懷中的男人。

    “你是神仙嗎?”印兒稚嫩的問着,他多麼像個神仙一樣,能在人需要幫忙的時候從天而降,那男的一聽有人將他比喻成神,竟豪邁而爽朗地笑出聲。

    “你有見過我這種神嗎?”他的聲音很有穿透力,句句說得印兒的心在那瞬間又重開了起來。她定睛望了一眼他,只見他雙臂有力將她抱起,走出廟宇。望着他那剛毅的側臉,印兒再次落下淚來。

    “怎麼了?”那男的不解地問道。

    “沒什麼。”印兒搖了搖頭,幸福地笑着,原來有個人靠着是開心的,是幸福的。

    他們剛出廟,便上來一位眼神犀利的女子,她拜了一下那男人道:“稟堡主,那些人已經都制服了。”說完,她那雙銳利的雙眼停留在印兒身上道:“她是?”

    那女人一問,印兒頓時怔了一下,立馬答道:“小女子名叫趙印兒,還有一個朋友叫洪喬。”一說到洪喬,印兒這才意識到剛剛倒在血泊之中的洪喬竟然不見了。她掙扎地離開了那男人的懷抱,下了地,望着地上那堆血,四處張望着緊張地尋找着。

    “你找什麼?”那男人上前問道。

    “我的朋友洪喬哥,他剛剛在這的。”印兒帶着哭腔細聲答道,他是唯一的好友,家道中落的這些年來都是由他遮風擋雨,如今他的不見帶給印兒的是無盡的不安。

    “這點小事就哭哭啼啼。”那男人旁邊的女人諷刺道。

    “你怎麼能說這是小事?”印兒終是忍不住落下淚來,“他是一條命,一條跟我相依爲命的人,你怎麼能說他的消失是小事。”印兒知道,她現在這種身份沒資格要求任何人爲她做事,她認命。

    “好了,不哭了,我幫你去找他,好嗎?”那男的上前,輕撫着印兒那凌亂的髮髻安慰道。

    “真的嗎?”印兒不相信有人會這樣對她,聲音如此溫柔。

    “我南宮明承向來說一不二,一言九鼎。”南宮明承鄭重地承諾着。印兒這才知道這個男人叫南宮明承,多少豪氣逼人的名字,那雙深邃的雙眼,濃密的雙眉,堅挺的鼻樑加上那精緻分明的俊臉。印兒這才破涕爲笑地點了點頭,她相信,相信眼前這個男人會信守承諾,爲她尋得洪喬哥哥。

    “堡主,我們耽誤的時間夠久了,誤了吉時到時不利迎娶。”那女人上前瞪了一眼印兒提醒道。印兒這才發現原來這隊人馬個個身着紅裝,像是準備是迎親的隊伍,如今卻爲了救她而耽誤了去路。

    “我向來不信這個邪。”南宮明承渾厚地聲音加重了他那顆赤誠之心,坦蕩的胸懷讓印兒一下子對這個有男人氣慨的堡主刮目相看,原來世間竟還有如此好男人,誰家女子嫁給他,那是幾輩子修來的福份。

    “那這個女的怎麼辦?”那女人再次用眼角瞟了一眼印兒,從她眼中可以知道,她嫌印兒是個麻煩。印兒也有自知之明,她小心地退後了幾步,一副很膽怯的樣子。

    “將她送到藍員外那,讓她有個安身之處。”南宮明承剛剛說完,那女人緊繃的臉一下子就鬆開來,頓時鬆了一口氣的樣子,頭一次對着印兒笑道:“你真有福氣,我們堡主爲你考慮那麼周到。”

    印兒一聽,將把她送到一個不知名的員外那裏,嚇得又跪在地上磕頭道:“堡主的救命之恩,印兒將涌泉相報,請堡主讓印兒追隨左右,永遠伺候您。”

    “不行。”還沒等南宮明承發話,那女人立馬怒氣十足上前制止。

    “藍員外是個不錯的人,早年我救了他,相信我送過去的人,他是不會虧待你的。”南宮明承的一句話讓剛剛燃起一點希望的印兒垂下了頭。

    “錦娘,帶印兒去藍員外那,我先起程,你隨後跟來。”南宮明承剛吩咐完,提步就走。那位叫錦孃的上前就用力扯住印兒的手臂,一副要將她吃了的樣子,狠狠地瞪着她道:“就你,也配伺候堡主。”她的威脅讓印兒心驚了一下,沒想到這個女人揹着南宮明承,竟是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她知道這個女人肯定深深地迷戀着南宮明承,不然也不會對她如此厭惡。

    印兒望着那個瀟灑遠去的背影,嘆息着。雖然手臂被錦娘拉得生疼生疼着,她不敢吭聲,因爲那樣優秀的男人是值得衆多女人的追捧。她,趙印兒,此生能與他相遇已經幸事,她不敢苛求。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