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姐妹奪愛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直等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姐妹奪愛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直等待字體大小: A+
     

    兩人一邊喝咖啡一邊聊,說了許多話,突然發現自己與麥先志也可以聊得如此投機。他告訴自己他去傷心的時候獨自去越南,差點被一位越南姑娘看上。知曉也告訴他,她與朱強的故事。

    晚上他送知曉回公寓。他問:“以後還能再見你嗎?一起吃飯散步。”

    “要看有沒有時間,我平時也忙。”知曉說。

    關上門,不知道爲什麼,知曉卻很想陪伴麥先志散步。

    此後幾天,知曉將工作移交給部下去做,自己陪麥先志四處遊玩。這幾天玩得很開心,麥先志真的變了很多,他成熟、聰明、有趣,而且一直沒有忘記知曉。

    這天晚上,麥先志也跟着進了公寓的大門,把知曉送到家門口,知曉說:“以前傷害了你,我真的很抱歉。”

    麥先志溫柔地看着知曉:“我沒有恨你,我一直也不曾忘記你。”

    “要不要進來家裏坐坐?”知曉問他。

    他便進去了。

    朱子彬不在家,他們在房間裏擁抱,麥先志緊緊地抱着知曉,讓知曉感受到一種從示有過的溫暖與激情,她甚至後悔爲什麼當初不選擇麥先志。

    朱子彬終於與明珠離婚。但是他並沒有搬到公寓,而是去城市的另一處偏僻的地方租了房子住。

    明珠也不算太失敗,公司的股份的錢令她下半輩子衣食不愁,和朱子彬一起住過六年的朱家大宅也歸她所有,她完全可以不像深宅大院裏的怨婦,或許離婚對她來說,是一種解脫。

    很久沒有去家裏的老房子了,知曉抽空開車回父母家,才發現房子早已賣給別人,看見一家五口人擠在客廳裏的沙發裏看電視其樂融融的樣子,知曉很懷念過去的歲月。

    抽空去墓地看了父母,包括自己的親生母親,發現他們墓前都燒過的冥幣,看來,也有人來過了,這個人是誰,不是明珠便是朱子彬,知曉也不願意去猜了。

    打電話給朱子彬,他已經不再接電話,知曉不明白他會變成這樣,但是他什麼也不願意多說。

    多少天過去了,知曉並沒有想象中的快樂,她像女王一樣統領了朱子彬

    的領土,卻高高在上地孤獨着。難道這就是自己想要追求的結果,如果不是,自己處心積慮了這麼年又是爲了什麼。

    半夜裏,知曉突然想到麥先志,或許他可以給自己溫暖。

    車開到麥先志家的小區附近,打電話給他,問他在哪裏。

    麥先志立刻跑出來見她,她撲到麥先志的懷裏,不停地哭,“他離開我了。你能不能陪我?”

    “我出來是想告訴你,我沒有時間陪你。”

    “爲什麼?”知曉問。

    “我太太懷孕了,我得陪她。”他說。

    知曉震驚,“她懷孕了?”

    “是的,預產期在下個月中旬。”

    “你說你和你前妻感情不好?”

    “是的,所以我離婚了,又找了一個,我們感情很好。”

    “你又找了一個?”知曉很生氣,“下個月要生了,你爲什麼要來找我?”

    他說,“因爲你以前拒絕我,一點面子也不給,你記得你怎樣拒絕我嗎?你說你永遠不會接受我,也不會愛我,我只是心血來潮,想試試你是不是永遠不會喜歡我。”

    “天吶!你怎麼會這樣?”

    “原來你也不過如此,我以爲你多麼的不近人情。”他冷冷的笑。

    “你……”

    知曉轉身離去,猛地發動引擎。

    回到公寓裏,知曉以淚洗面,自己聰明一世,居然會中了他的奸計,原來他的殷勤都是假裝的,他只是回來報復她的。知曉無地自容,羞愧得連頭也擡不起來,脫光衣服走進浴室,也不敢照鏡子,這個身體還與他上個牀,在這個浴裏和他一起互相洗澡。天吶!

    一個人坐在牀上,這張牀上,曾經睡過三個男人,都給她帶來過短暫的溫暖與愛情,可惜現在,她最需要一個男人呵護的時候,男人都不在了。知曉將頭埋進膝蓋,拿出手機不停地撥打着朱子彬的電話,她想告訴他,她收心了,死心了,想一心一意與他過日子了。

    電話終於接通,手機裏傳來朱子彬已經蒼老了的聲音。

    “老公,你在哪裏?”知曉急切地問。

    “知曉,我現在並不是你的老公。”他糾正她。

    “難道你不願意了嗎?”知曉問。

    “不是不願意。”他說得勉強,似有話沒有說出來。

    “那是爲什麼?你爲了我離婚了。”

    “知曉,我不是爲了你,我是爲了我自己,我覺得解脫了。”

    “你不願意陪我過日子了?”知曉問。

    “那是原本的想法,現在不同了。”

    “爲什麼你會變成這樣?”知曉很生氣,想質問他。

    朱子彬咽口水,沉默了好一會兒。

    “你什麼時候開始變的?”知曉又問。

    “離婚的前一天,我想回去找你慶祝,可是我發現你的公寓有人,你和一個男人正在浴室裏……”朱子彬說不下去,他的心非常地痛,這種痛連知曉也感應到了。

    一輩子最倒黴的事情全部撞到了一起,知曉覺得無地自容。

    “對不起!”知曉痛苦地說。

    “或許我們都不再需要彼此了。”

    “對不起!”知曉唯一的尊嚴告訴她,他已經不會再回來了,不要再求他了。

    此後,知曉再也沒有找過朱子彬,她知道,他已經走了。

    朱子彬曾對她說過,時間到了,他會雲遊四方。原來他不是開玩笑的。

    知曉去朱家敲門,開門的正是明珠,她穿着居家服,手裏提着一隻水壺,看見知曉,很溫柔地對她笑,“你來了,要不要進來坐。”

    “你知道嗎?朱子彬他走了。”

    明珠笑着點頭,輕聲說:“我知道。”

    “你在等他回來?”

    明珠笑着點頭。

    “那我走了。”

    一切都如同沒有發生一般,自己就如同沒有來過一般。

    南方有候鳥也有留鳥,候鳥會隨着季節的變化而遷徙,知曉決定回美國,去更溫暖的地方生活,倆個孩子也會跟着她一起飛,離開這個多事之地。明珠卻是典型的留鳥,一輩子不曾離開,也不捨得離開這座城市,還有這個她深愛的男人,她會一直等待,直到死去。

    (本章完)



    上一頁 ←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