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姐妹奪愛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深情相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姐妹奪愛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深情相擁字體大小: A+
     

    “那我應該怎樣做?”

    “她好歹也還是你的合法妻子,最重要的是,她那麼愛你,愛極生恨,你要小心她。”

    朱子彬若有所思,“我一直沒有接她的電話,看來我還真是太天真。”

    “打個電話回去吧?”知曉說。

    朱子彬立刻掏出手機,撥了回去。

    電話接通,正是明珠接的。

    “你去了哪裏?我四處找你。”明珠說。

    “我自由慣了,你何必要找我,我過幾天就回家了。”朱子彬說。

    “你明天就回來吧!”

    “這麼急?”

    “公司需要有人打理,我最近恐怕不能上班。快點回來吧,電話裏怎麼說得清呢。”

    “你有事?”

    “身體不太好,而且心又亂,醫生叫我靜養。你快點回來吧!”

    “你生病了?”

    “老毛病了,吃藥也不見好,真是應了那句話,心病還需要心藥醫。”

    知曉便收拾好東西,朱子彬問她做什麼?

    “我明天就去買回國的機票。”

    “我不回去,她生個小病就要我回去,我要陪兒子。”

    “兒子只是營養不良,現在已經好了,有傭人照顧,我們可以經常飛過來看他。”

    “不,我並不想要回去。除非是你想。”

    “回去看看吧,看發生了什麼事。”

    “大不了她病死,我們何樂而不爲。”

    “子彬,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你再討厭她,她也是你的合法妻子。”

    “你還是想要回去嗎?和我在一起沒有安全感嗎?”

    “若是海娃需要你,你會不會立刻回去?”

    “當然會,她也是我的生命。”朱子彬想了一下,“好吧,我們一起回去,你不要拋棄了我,不要一回國就不理我,我們有兩個孩子,都需要我們。”

    知曉點點頭。

    朱子彬抱住知曉,倆人在陽臺上深情相擁。

    “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朱子彬的頭貼着知曉的耳朵。

    知曉側過頭來吻住了朱子彬耳垂。

    шшш●ttКan●C〇 兩人在陽臺旁的房間裏纏綿,暈暗的燈光下,兩人抱在一起的身影印在窗戶上。

    第二天,準備回國的知曉與我聯繫,他在那頭低聲哭泣,訴說着相思之情。

    知曉覺得很不安,心砰砰跳個不停。

    同同已是個開放的小夥子了,他

    很支持父母回國,也希望他們經常能來美國團聚。

    在回國的飛機上,知曉又覺得特別累,而且吃不下東西,胸口裏像是吊着個什麼東西,沉沉的。朱子彬也很不安,他緊挨着知曉,雙手握着知曉的手,二十四小時的航程,睡也睡不着,患得患失。

    “我很擔心,我對你的吸引力實在太大了。”朱子彬似自言自語。

    “原來你在擔心這個,你就不擔心你患病的妻子嗎?”知曉問。

    “在我心裏,你纔是我的妻。”

    知曉將頭靠在朱子彬的肩膀上,“如果我死了,或是永遠不回來呢?你怎麼辦?”

    “那就如同行屍走肉一般再活三十年。”朱子彬苦笑。

    “現在又有什麼區別呢?你的幸福建立在我的身上,總會失望的。”

    “你改變了很多,性格和作風都西式化了,否則你不會這樣對我,你肯定會對我從一而終。”

    “你不也在改變嗎?”

    “知曉……”

    “別再說了,物是人非了。”知曉搖頭,閉上眼睛。

    “你比從前更美了。”朱子彬靠近她,仔細地看着她的臉。

    “因爲美國的整形事業比較先進,我不止面貌上有了調整,連性格也是,人要不停地進步纔好,換作過去,你若是在酒吧裏徹夜不歸,我一定會要尋死覓活了,現在不同了,你愛怎樣,我都可以接受。”知曉輕聲地說。

    “因爲你不愛我了?”

    “因爲我已經不是我了。”

    “可是我沒有變。”

    終於到了機場,朱子彬拖着行李,知曉便飛快地衝了出去,麥先志憔悴地站在候機室裏,面無人色。

    “麥,我呢?他說來接我?”知曉焦急地問,這種感覺十分不好。

    麥先志說:“你先冷靜。他在家裏等你。”

    “怎麼回事?”朱子彬迎面走過來。

    “你們怎麼在一起?”麥先志看見朱子彬,大吃一驚。

    “兒子在美國生病了,我們一起去看了下。”知曉解釋。

    “我也生病了。”麥先志低聲說。

    “怪事,明珠也生病了。”朱子彬有點想笑:“我們一離開,大家都生病,沒有我們,都活不下去了。”

    “你們倆個就是冤孽,害人不淺。”麥先志責怪地說。

    “麥,我生了什麼病,要你來接我?”知曉問。

    “反正是沒死,就是想纏着你,故意拿生

    病作藉口咯。”朱子彬刻薄地說,“大概是流感季節到了,大家都集體生病,都以爲是大病。”

    “你怎麼這樣說話呢?四十幾歲的人,還算是成功人士,也讀過那麼多年的書,怎麼說話連個中年婦女都不如?”麥先志忿然地看着他,很想新帳舊帳一併算了。

    “快帶我去看他吧,你也去找你的明珠去,我們有時間再聯繫。”知曉說。

    “知曉,我會等你電話。”朱子彬將知曉的行李分出來交給麥先志。

    知曉點點頭,目送着他離去。

    我依舊寄居在麥先志家,而麥先志卻已經搬回原來的家,與老婆張菲菲住在一起。

    車停在門口,張菲菲笑容可掬。

    “我呢?”知曉忍不住地問。

    “在裏面等你。”張菲菲輕輕地將門推開。

    裏面何止是我一個人,簡直是一屋子的人,老老少少的,似乎是鄉下上來的親戚。

    “怎麼回事?”知曉摸不着頭腦。

    “知曉!”我歡喜地走出來,“知曉!請你嫁給我吧!”

    衆人歡呼!

    “這……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知曉望着麥先志,不解地問:“你說他病了。”

    “哈哈!爲這事,我們都籌備了兩天兩夜了,家裏人也連夜從老家趕過來,都是來做見證的。我確實是病了,得了非常嚴重的相思病,不信你看他。”麥先志大笑。

    知曉捂住胸口,看着我,放心地舒了一口氣,“嚇死我了!”

    “知曉!你答應我吧!”我手棒鮮花,單膝跪地。

    衆人又歡叫起來:“答應他!答應他!答應他!”

    知曉便抿着嘴將花接了過來,害羞地將花往鼻子上一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你再看看花芯的顏色?”張菲菲熱情地說。

    “哇!”知曉再次尖叫,居然是一顆鑽戒。

    “給她戴上吧!”麥先志提醒我。

    我便虔誠地將鑽戒從花芯中取出來,緩緩地套進知曉的無名指。

    “我還給你介紹……”我牽着知曉的手,走到衆人面前,一個一個地給她介紹起來,“這是爸爸,媽媽,伯伯,二舅……”

    知曉面頰潮紅,一路上的辛苦也都蕩然無存。

    之後所有人都集合出去吃飯,麥先志以東道主的身份,替我招待了所有的鄉親。

    “半年之後,回家辦喜酒!”老父親這樣叮囑,我與知曉都自覺地點頭。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
    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