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姐妹奪愛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唯一真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姐妹奪愛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唯一真愛字體大小: A+
     

    麥先志突然啞口無言。

    我抱住麥先志,“是你先認識她,我知道。可是她一直沒有答應你,她也許只是爲了在等我出現。你要冷靜,感情的事情,真的不是單方面的,比你更痛苦的,還有朱子彬。”

    “你內疚嗎?”

    我搖頭,“你恨我嗎?”

    “我恨我自己,怎麼要認識知曉,又怎麼會有你這樣的表哥,我恨死你們了!”麥先志坐在地上,不去想男人的尊嚴和形象這些東西,他只是想要發泄。

    “我再陪你幾天,等你穩定了,我就搬走。”我安靜地說。

    麥先志掙扎着站起來,要回到自己的房間,我扶着他,也落下淚來,“這世界太亂了,我們都不能過正常的生活,可是我已經頹廢了四十年,你叫我怎麼辦呢?她是我此生遇到的唯一真愛。你要堅持,要勇敢,不要想不開。”

    麥先志嘆氣:“我要睡覺,不要再叫我。”

    醒來的時候是凌晨三點,麥先志痛苦地坐了起來,思念如決堤的洪水,一發不可收拾。

    客廳裏開着一盞淡淡的的燈,空氣十分靜寂,我正伏在客廳的餐桌上,安靜地作畫。

    麥先志走了過來,看着他的畫筆,在一筆一筆志勾畫着一個女人,她的每一根頭髮,他都畫得極爲認真。

    “你不休息嗎?”

    我擡起頭,眼睛紅紅的,“你醒來了。”

    “肚子餓了,想起來吃點東西。”麥先志說。

    我便起身去了廚房,很快端出一碗麪條。

    吃完這碗斷腸面,麥先志告訴自己,以後再也不要想知曉,也不要去想我,自己將重生爲另一個人,好好過生活,好好爲自己而活。

    知曉是一個迷人的女子,如果張菲菲也有她一半迷人,他也不會那麼毅然決然地要離婚,可是,這段自己迷失的時間裏,她在做什麼呢?也沒有與自己聯繫。要是自己從頭至尾就沒有遇見知曉,也不會對女人有如此高的要求了。

    我繼續作畫。伏在桌面上,一動

    不動。

    麥先志又靜靜地走回自己的房間,和兄弟爭女人是不現實的,那個女人還不愛自己,自己應該尊重自己,不要看低了自己。

    早上知曉來家裏找我,一點也不避嫌,雖然她知道麥先志對她的一顆心,但是她運氣實在是好,開門的是我,而且我告訴她,先志已經出去了。

    “我想晚上請你們吃飯,我覺得大家都坐下來好好聊聊天,以後就不會再有誤會,見面也不會尷尬。”知曉說。

    “好主意!我給他打電話。”

    “你眼睛紅紅,沒有上班,在家裏也沒有睡覺嗎?”知曉看着我,很奇怪地問:“你不會徹夜不眠吧,認爲自己對不起麥,所以處罰自己?”

    “是徹夜不眠,不過不是處罰自己,我在完成一件作品。”

    “完成了嗎?讓我看看。”

    我深情地望着知曉:“你真的想要看看?”

    “難道我說的沒有誠意嗎?我喜歡你的作品,彷彿有股能觸動靈魂的電,讓我看看吧!”

    我便起身,去書櫃裏找到了已經卷好的一幅畫,這是他一整夜的心血,在知曉面前慢慢展開。

    “哇!”知曉捂住嘴,這畫中的人,竟然是自己,畫得傳神,惟妙惟肖。

    “畫得不好,只像三分,若只是看畫,覺得畫美,再見一見真人,就知道真人的魅力了。”我陶醉地說。

    “我,你真是天才,我都愛上這幅畫了,送給我吧!我要掛在牆壁上。”

    “掛在牆壁上?”我問。

    “當然,我要天天看,這樣我就覺得自己不會老。”

    “嘿嘿!”我壞笑一聲。

    “呵!你是不是想多了,現在人人都喜歡把照片掛起來呀,你以爲家裏的牆壁上只能掛老祖母呀!”知曉用力地捏了一下我的大腿,我疼得跳了起來。

    “你一夜不睡,不困嗎?”知曉溫柔的問。

    “當然困,但是老闆把我炒了,我沒地方可去的。”我假裝無奈地說:“乾脆去街上擺個攤,

    賣畫算了,每天的收入我都如數上交給你,好不好?”

    “哇!你要是一天收入五十塊,我們一百歲都得在街上坐着。”知曉誇張地大叫。

    “不會啦!總會有人慧眼識珠,說不定我的畫會出名,到時候身價百倍。”

    “嗯,出名了仰慕你的人也多了,算了,你還在別出名,一直在街頭賣畫吧,我欣賞你就你夠了。”知曉手指戳了下我的鼻子。

    我大笑。

    “我得回公司去做事,你先睡一覺,傍晚我來接你吧!”知曉說。

    “好的,我會通知先志一起吃飯。”

    “那我走了。”知曉歪着頭說。

    “陪我睡一下再走最好。”我走過來,緊緊地抱住知曉。

    知曉大笑着推開他,說:“想得美呀!”推門走了出去。

    傍晚十分,知曉開車來接人,發現屋裏不僅有我,還有麥先志和他的前妻張菲菲。

    張菲菲已經改變了許多,沒有以前那般暴發戶的形象,打扮素雅了許多,人也瘦了不少,更重要的是她的氣定神閒令人驚訝,一副泰山崩於前而不動於色的模樣,直至她看到知曉,臉突然間變紅了。

    知曉提前回家打扮了一番,化了精緻的妝,頭髮卷卷地披在肩膀上,耳垂上掛着印度女郎的大耳環,身上去裹着貼身的中式短旗袍,脖子上掛着一串珍珠項鍊,整個人容光煥發,如同新娘。連麥先志也是一動不動地盯着她。

    我卻還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沒有睡醒的藝術家的模樣。他以不變應萬變,他看見知曉,眼睛裏放着光:“你是打算今晚嫁給我嗎?”

    張菲菲笑了出來,“好久不見你,你真是容顏依舊。”

    知曉笑着望着她,又望着麥先志,這兩個人其實才真的是天生的一對,眉目間是長得像的。

    “請我們吃個飯,還如此隆重,真是受不起。”麥先志的心傷在張菲菲安撫之後,好了許多,他也發現了張菲菲的變化,對她的厭倦都沒有了,反而多了許多親近的感覺。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