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姐妹奪愛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有緣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姐妹奪愛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有緣人字體大小: A+
     

    我又到廚房弄蔬菜水果拼盤的時候,知曉問麥先志:“他結婚了沒有?”

    “一直沒有。”

    “你們是表兄弟,卻一點也不像。”知曉笑着說。

    “當然,我食人間煙火,他不同,他只需要喝點酒就可以停止對女人的渴望。”

    “不可能,他只是在等知音。”知曉說。

    “如此說來,你還看懂了他,我卻是不懂的,他是個怪人。去酒吧都不看女人,人家以爲他是同志,可是在公司裏應酬,卻能將女人哄得上了天,恨不得倒貼給他。”

    “哈!他能將公事私事分開處理。”知曉笑着說。

    “反正在生活中,他不會敷衍任何人,就是這怪脾氣,他覺得他不欠別人的錢,不需要去討好別人。每日窩在家裏,不是弄吃的,就是睡覺,偶爾畫點什麼,頹廢得很。”麥先志說。

    “不,他是在等有緣人,沒有什麼人能配得上他。”

    “是啊,他骨子裏很是清高。我懷疑他這些年都沒有接觸過女人,按道理也不可能呀,都四十了,不可能沒碰過女人吧!我不同,我雖然受了多年的苦,但是美女始終是我的最愛,就像我一看見你,就心跳加速,想表現自己。”“你太太也不幸,遇着你,表面老實聽話,內心卻一直在排斥着她。”

    “是前妻,我不想提她。”

    “你表哥一定很討女孩子喜歡的。”

    “那不一定,現在倒是很多客戶欣賞他,但是他並不爲之所動。現在的女人也是要面子的,特別是稍微有點學識,有點氣質的女孩子,都需要被人追求被人呵護的。他很難了。”

    “也許會有優秀的女人會追求他,如果他退一步,他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

    “那也不一定,他一回家都把手機關掉,很少出門,這樣的人很少見了。”

    知曉不語,看見我已經從廚房走了出來。

    三人吃飽後聊天,知曉說:“明天要去與明珠談判!”

    “不要怕她!她應該怕你纔對!”我說。

    “謝謝你!我。”

    “我支持你,要勇

    敢地奪回自己的東西。”我又說。

    明珠這個人,已經變成了商場的女強人。幹練,清瘦,高傲,普通的人在她面前會感覺到一股寒氣逼人,知曉面對她,還有些底氣不足,激怒了她,怕她又打海娃的主意,所謂防人之心不可無。

    但是知曉並不想當面對她爭執,明裏談生意,暗裏卻總有着爭老公的嫌疑,明珠是個什麼樣的女人,自己非常清楚。何必呢,要使用迂迴政策,怎麼做,明珠都只是逞強,而且囂張不了多久了。

    我從麥先志的隻言片語中似乎讀懂了知曉,也知道知曉與朱子彬再無關聯了,他們倆個已經分離,而且漸行漸遠。

    麥先志甚至說:“朱子彬這樣的浪人,怎麼會與知曉在一起十年,而且是他最幸福的時光。”

    明珠不肯讓步,堅持不讓知曉接近自己的公司,她甚至認爲只有這樣,才能斷絕她與朱子彬的再次往來。知曉的承受力超越了年齡,經歷令她更生動更冷靜更沉着。

    “上次我找你,這次你卻來找我?”明珠嘲笑知曉。

    “好歹我們從小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年,你居然可以表現得如此無情?”知曉問。

    “二十年?我認識朱子彬超過十五年了,他也不愛我。”明珠將頭偏向一邊。

    “好吧!我不想討論這個男人,我來找你是想談業務,上次不是談得好好的嗎?”

    “拜託,我聽說跟你談業務的麥總被你迷得神魂顛倒,現在都離職了,一個離職的人的承諾,我不需要去遵守。”

    “合同也簽了。”知曉說。

    “那個作廢了。”明珠依舊不看她的臉。

    知曉瞪着明珠,想說些什麼,朱子彬推門進來了。

    “你來作什麼?業務部的事情向來由我決定。”

    明珠看見朱子彬進來就一肚子的氣,她見不得朱子彬見知曉的眼神,她還想再說些什麼,但是朱子彬阻止了她:“白明珠,你以爲你是南霸天還什麼?公司裏你一手遮天還算了,難道你就不怕受到法律的制裁嗎?你讀了這麼多年書,在公司裏管理了五年,還不知道合同是受法律保護

    的嗎?”

    朱子彬在說這番話的時候神情是嚴肅的,特別像一個老闆在教訓自己的員工,令明珠有種可怕的錯覺,真正的朱子彬要回來了,頹廢了五年的朱子彬又活過來了。

    知曉看了一眼明珠,對朱子彬說:“事情就這樣吧,我先走了,我覺得無法呼吸。”

    這次找了到麥先志陪她去兜風。

    她把車開到河岸旁。

    在河邊坐了一整個下午,她將頭埋在膝蓋上不說話,麥先志輕輕地將手放在她的後背上輕輕地拍着,她才略微擡起頭來,“我怎麼會有這樣的姐姐?我們從小在一起生活了那麼多年。”

    麥先志不知如何回答,有些忙,他想幫也幫不上,連安慰也不知道從何開始,硬要他說話,他肯定又是說些諸如:“我會對你好,我喜歡你,我愛你,我想照顧你”此類的話,自己想想都覺得惡俗。

    晚上,麥先志與表哥閒聊說起知曉。

    “她也算是優秀的上等女人了,怎麼會遇見朱子彬這樣的男人,又與惡毒的白明珠是親姐妹呢?真是想不通,她享受過幾年,也痛苦過幾年,現在她很迷茫,不知道怎麼過。”

    我小口喝着茶,問:“你這麼關心他,她願意做你女朋友了?”

    “如果是這樣該多好,我這輩子有過這樣的好運氣的嗎?我遇到的想跟我過日子的不過是個張菲菲之流罷了。”麥先志自嘲地笑。

    我不吭聲。

    “你見過她一次,你覺得她怎樣?”麥先志問。

    “美貌,智慧。”

    麥先志點頭:“我也覺得是,第一次見她,就被她給征服了。都過了三十歲,還美不勝收。”

    “女人成熟最美。”

    “確實,我很贊同,她現在如同一朵花,完全盛開,美得令人不安,越是知道自己美的時間不會太長,越會散發出迷人的氣息,我覺得她是不會凋謝了,就算老了,也是美麗的。”

    麥先志又沉默,他知道麥先志已經完全被知曉吸引。

    “你永遠不會被這樣的一位女子深深迷住,你不也不會懂得戀愛的美好。”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
    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