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姐妹奪愛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如此辛酸的過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姐妹奪愛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如此辛酸的過往字體大小: A+
     

    “放心吧!我來照顧你好了,你看你,都瘦成什麼樣了?照顧人是我的強項。”

    麥先志打開冰箱,遞過來一罐啤酒,“你不喜歡男人吧?”

    “去你的!”我打開他的手說:“老子剛纔是對你客氣,你覺得我娘是吧?”

    “哈哈!真有點,這些年,你結婚了沒?”麥先志又問。

    “差點就結了,最後沒結成,現在都成了老光棍了,一直混日子,還是不要去害別人纔好。”

    麥先志低頭笑了笑,然後往口中倒啤酒。

    “表哥,如果你都如此失意,而且不結婚了,那我們父母親戚就沒有盼頭了,我們從小可是以爲你爲榜樣才長大的,我小學時的作文,最崇拜的人,寫的就是你。”

    “我?不會吧?”我很驚訝:“你可知我小時候吃了多少打才成爲你的榜樣,我能以專業第一的成績上大學,那條艱辛的路是用血和淚鋪成的,那時候,我多羨慕你們,有童年的人生纔是完美的。”

    “天吶!”

    原來這世上是沒有天才的,之前以爲我是一出生就已經英語四級了呢,原來也有如此辛酸的過往。

    “我得好好休息一段時間了,過過不需要交房租的日子,懶散的生活一段日子。”我直接往沙發上一倒,兩腿就伸開了。

    麥先志站起來,認真地看了他一遍,人聰明,長像帥,學歷高,怎麼如此落魄?

    上次見面是五年前,春節在老家裏吃過一次飯,其實那次見與不見沒有什麼區別,他究竟是做了什麼工作,過了什麼生活,自己是全然不知的。

    表哥這個人,也不知道哪裏不對勁,整個人都充滿了消極與頹廢的味道。

    “我,你怎麼比我還落魄些,我都離婚了,財產少了一半,愛人又不愛我,我還在努力地活着,你卻只剩下個軀殼。”

    我抽出一支菸叼在嘴裏,右手熟練地點菸。

    “你準備做什麼工作?不如去學校教書,你名校畢業,又是繪畫方面的天才,沒有學校不收。”麥先志問。

    “不,暫時不要,我想進你公司,先做一段時間的閒人。”

    “那也好,你我暫且作伴。”麥先志笑着說。

    “兩個老男孩子!”我也笑。

    一連幾天,我跟着麥先志,同進同出,開始學習如何經營一家公司,以及拉業務,應酬吃飯。麥先志又發現了我的天份,天才就是天才,學什麼像什麼,不僅僅只在於他的專業美術,原來他也擅長與人交流,去談了幾筆生意,對方都對他非常欣賞,他的專業,他的態度,他的巧舌如簧,令他刮目相看。

    晚上回家,兩人寂寞相望。

    “可惜表兄弟之間不能生孩子,否則就這樣過下去,生兩個孩子,也算完成了人生的大任務。”我又抽菸,說出這種大逆不道的話。

    麥先志差點笑得暈過去,“你想女人了?”

    “我是男人,當然想。”

    “我帶你去酒吧,以前公司的老總經常去酒吧買醉,帶不同女人去過夜,結果你猜怎麼着,他居然在酒吧遇到失蹤五年的愛人。”麥先志道。

    “有這種事?這麼神奇,不會是人爲的相遇吧?”

    不管怎樣,酒吧是一個好消遣的地方,兩個單身男人最好的去處。兩人便去了,還約上朱子彬。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朱子彬還是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在酒吧裏取悅不同的女人簡直就是他的拿手好戲。

    “朱兄真是吃得開,不怕嫂子在家裏吃醋嗎?”我不知就裏的問,麥先志忙拍他的大腿打斷他。

    “哈哈!家中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朱子彬自嘲地說。

    “佩服!佩服!”我道。

    “你與知曉還好嗎?”麥先志忍不住地問。

    “她很好,女強人,不過最近工作上出了些麻煩,我也幫不了她,自從你走了之後,公司的業務依舊是明珠管理,她拒絕與知曉再次合作,甚至想斷了她在國內的市場。”朱子彬說。

    “你幫不了她嗎?”麥先志問。

    “我會盡力,畢竟公司不是我

    一個人的,凡事都得董事會來決定,她要反對,就很麻煩。她那種人,你也瞭解的,個性倔強,心狠手辣!”

    “哇!這樣來形容一個女人,想必也不是好人。”我故意胡說八道,“而你們卻共同欣賞同一個女人,我對你們倆的欣賞能力很好奇,對你們嚮往的這個女子也很好奇。”

    “你未婚,不懂得婚姻,你沒談過戀愛,也不懂得欣賞女人在各個時期的美。”麥先志說:“其實我也不是很懂,這大半輩子就與張菲菲一個女人在一起,耽誤了好時光。”

    朱子彬大笑:“好了,哥們,我得去找尋我今晚的獵物了。”

    “不送!”我說。

    麥先志也笑,:“好運!”

    我望着麥先志:“你也別傻了,去找個女人吧,及時行樂!”

    麥先志搖頭:“這事風流的行爲你不早點教我,現在我如此笨拙,都不敢接觸陌生女人。”

    “哈哈!看你這羞澀的模樣,多試幾次就知道這其中的奧妙了,去吧!我在這裏等你,你天亮纔回來,我等你到天亮。”我說。

    “那你呢?爲什麼不去找個女人陪?”麥先志問我。

    “我只想喝酒,女人的事情,隨遇而安,我相信緣份。”

    “像個聖人,假的吧?”

    “確實,遇到美女,我就是禽獸!”我仰起脖子又自飲一杯。

    “好吧!我去試下運氣。”麥先志看了一眼花團錦簇的周圍,忍不住內心的涌動,端了杯灑消失在人羣中。

    我邊搖頭,邊喝酒。

    “你的兩位同伴都去泡妞了,你卻獨自在這兒喝酒?”一位風情萬種的女人走過來,直接靠在他的身上。

    “沒辦法,女孩子都喜歡多金又熱情的中年男人。”我邊喝邊說。

    “可是我卻欣賞你這種沉穩的男人。”女人笑着說。

    “我並不在乎女人欣賞我。”

    “那麼冷酷?我就不相信我的熱情熔化不了你心中的堅冰。”女人的烈焰紅脣往他臉上呼了一口氣。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
    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