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姐妹奪愛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生活似乎平靜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姐妹奪愛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生活似乎平靜了字體大小: A+
     

    麥先志建議報警。但是朱子彬不同意,他隱約已經知道女兒應該是他的,他擔心報警會激怒綁匪,矛盾和恐懼不安讓知曉一直在流淚。

    最後大家決定等到天亮,如果還沒有收到信息就報警,但是兩個男人都會陪在知曉身邊,給她溫暖和力量。

    第二天,在海娃失蹤的第三天,知曉接到電話,是海娃打來的。

    “媽媽,我下午會到家。”

    “海娃,你到哪裏去了?媽媽擔心死了。”

    “媽媽,是一位漂亮的阿姨帶我出去玩了兩天,現在她要送我回來了。”

    一場虛驚!朱子彬立刻打電話給明珠,果然是她在搞鬼,她說她帶外甥女兒去玩了。

    事情以悲劇開始,卻以戲劇收場。

    知曉知道這是明珠給她的下馬威。

    一週之後,生活似乎已經恢復了平靜。

    麥先志開車到知曉的公司門口,恰好知曉走過來。

    “麥先生,能不能送我一程,朱子彬叫我吃飯,我的車壞了在維修。”知曉着急地說。

    “知曉,我……”

    “我明白!”她上了車,手放在方向盤上麥先志的的手背上輕輕地拍了拍,“我都懂!”

    知曉有一雙能看透人心的眼睛,那樣的美卻那樣的深邃,不可琢磨。她這樣的女人,一個人在外面打拼,會遇到多少男人示愛,她又是如何一個一個地拒絕的,都像對待他一樣溫柔卻無情嗎?想到這,他那些可憐的自尊都化成了水,傷心的淚水,他的心裏在流淚,爲自己。

    “知曉……你女兒可好?”麥先志又問。

    “她還好,已經返校,還是在學校裏安全得多,我這樣的母親太沒有安全感了。”然後她又問:“我聽說你已開了新公司,可好?”

    “當然不如朱子彬,他的家底厚實,從來不需要他親自奮鬥打拼,他只需要經營就可以。”麥先志酸溜溜地說。

    “你太太呢?你要離婚,她有沒有威脅你?”知曉又問。

    “她出奇的冷靜,居然也沒與我搶財產,生平第一次大方地同意我的決定,說她知道這一天遲早要到來,她之所以對我不好,就是不想我離開她之後還對心存不安,覺得對不起她。”麥先志說。

    “她也是個好女人,心胸寬闊,那你現在自由了?”

    “下個月去辦手續,知曉,你可知道我這一切都是爲了你。”麥先志將車一停,猛然剎車令知曉嚇了一跳,沒有安全感的她大叫一聲。

    “你要回到他身邊嗎?是要我親自送你去他身邊他懷裏嗎?”

    “不,你錯了,我只不過是去吃個飯,我不打算過以前的日子了,我現在非常好,只是我們之間還有個海娃,海娃需要她爸爸,我們現在也得利用一些時間去討論一下女兒的成長。”

    “僅此而已?”麥先志問。

    知曉點點頭,他家的悍婦,明着鬥能行嗎?表面只能認輸了。

    知曉上了酒店的電梯,他望着她窈窕的背影離開之後,纔開車去了自己的寫字樓。

    人家開公司有整棟樓,幾十層,他只有租的三層寫字樓。

    朱子彬與知曉在酒店的小包廂裏曖昧地吃飯,麥先志只能在自己的小辦公室鑽研業務。

    還算是麥太的張菲菲來找麥先志。她的語氣出奇的溫柔,眼睛裏也全是關愛,麥先志發現她居然瘦了許多。

    她說:“你在拼命工作?你看你鬍子長得多快,忙得不要命了嗎?”

    麥先志點頭,一副要哭的模樣,“你來找我作上什麼?”

    “我想約你去看場電影。你最愛看的人鬼戀。”張菲菲說。

    “我不想看。”麥先志轉過頭,一腦子裏合是知曉,還看什麼人與鬼。

    “爲什麼?你不要太拼命了,工作中遇到困難可以找我,我或許能幫上一點忙。”

    “好的,謝謝!”

    “如果錢不夠,我也可以借你,只是借哦,要還的。”張菲菲又說。

    “好的,謝謝!”

    “不如晚點我來接你去吃宵夜?”張菲菲爲何現在如此關心人了,麥先志卻又不爭氣地在吃着朱子彬醋。

    於是胡亂地點點頭,也不說話,她走了,他連看也沒看一眼,生氣就生氣吧,反正要離婚了,早晚都要氣,不如現在就讓她看不到希望,以爲他只是想要得到她的關懷而已。

    工作到深夜,張菲菲還沒到來之前,麥先志卻開車走了。

    回到了自己的小家,他已經從與張菲菲共同的家裏搬出來住了,簡單佈置了一下,也還舒適,隔壁傳來音樂,又伴着歌聲,是如同難得聽到的哀傷得令人落淚的情歌。還有什麼人比自己更悲情,麥先志往牀上一倒,和衣而睡。

    又過了一個星期,麥先志堅持着沒有去找知曉,他在等着去辦離婚手續的那一天,他也沒見張菲菲,那個已經習慣了別人叫她麥太的女人,怕自己看見她會同情,同情了又不忍心傷害。

    張菲菲又找到辦公室,看見麥先志滿嘴滿臉的胡茬,眼睛又深陷下去,緊閉着嘴脣靠在牆面上,手指搭在桌面上,食指和中指因爲食了太多的煙而薰得金黃。

    張菲菲此刻突然表現得如同一個非常懂事的好女人,沒有吵也沒有鬧,更沒有置之不顧。她確實是非常聰明的,這段時間她也瘦了不少,憔悴了不少,但是麥先志看不到,他什麼也不想看。

    朱子彬打電話來勸他:“你太太其實很不錯的,這段時間一直在反省,而且對你的態度也大爲改觀,她希望你能原諒她之前的種種怠慢,離開你,她也活不了。”

    “事情總會解決,總會過去,所有的人,都會釋懷。”麥先志說。

    “你會釋懷嗎?”

    “我可以失蹤,我可以消失,我不存在了,你們就可以釋懷。”麥先志說。

    “麥,我們都是兄弟,你又何必這樣呢?”明達問。

    “我們同時愛上一個女人,總會有人失去,有人犧牲,我不甘心,可是我又無能爲力,也許失蹤是最好的解決。”麥先志苦笑。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