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姐妹奪愛 » 第一百零五章 你有這個能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姐妹奪愛 - 第一百零五章 你有這個能力字體大小: A+
     

    “你的丈夫是做哪行的?”麥太又問。

    “正在找呢!”知曉這樣絕對勾起了麥太的興趣,“現在的男人不好找,教書的窮,政府工作的也窮,最重要的是人家窮還會看不起我這樣的帶着孩子的,所以,最好是找個大度的男人,嫁給做生意的人做太太,像你一樣,老公又善良又聰明又能賺錢,你就是我要學習的榜樣。”

    在場的所有人臉幾乎都有變色,都聽出了知曉言語中的諷刺,但是麥太並不在意,這個女人寬闊的身體裏也藏着一顆寬廣的心。知曉反倒不好意思地臉紅了。

    飯後告別,司機在樓下等着,大家都上了知曉的車。

    “大姐,你今天的表現有點過了吧?”小高附耳過來輕輕地說。

    “對待別人是,但是她不會的,她不會計較,希望她老公不要計較。”知曉說。

    “你是見那樣的一個女人卻又嫁了這樣的一個好老公,包容她,溫柔待她,她衣食無憂,還能在別人面前刁蠻任性。你覺得不公平,你嫉妒她。”小高大膽地說。

    “完全正確!”知曉居然還衝他豎起了大拇指。

    回到家中,已經全身痠痛,脫掉外套的時候居然掉出麥先生的名片,麥先志,知曉認真地看了一眼他的名字。

    麥先志,好普通的一個名字,好普通的一個男人,可是因爲娶了那個特別的女人之後,他也顯得特別起來,總覺得特別偉大。

    獨自在客廳看了會兒書,又打開電視看了會,居然是家庭幽默短劇,那些外國人拍的,知曉看見父子或是母子間的搞笑情節不由得大笑起來,小孩子怎麼會那麼搞笑呢!自己怎麼就這麼糊塗地過來了,大兒子不是自己帶大的,小女兒是自己一個人玩大的,自己都沒操過什麼心,也沒有用心地記錄過她的成長,唉,錯過多少可愛的瞬間。

    失眠是非常痛苦的,好不容易睡着了還做了個惡夢,夢見母親,滿臉浮腫,口氣責怪:“知曉,你活着都不回來給我送葬,你不孝!”

    母親從未大聲對她說過話,因爲她是抱養的,所以照顧得比任何人都周到,在她長大了都沒有透露半點信息,並

    沒有影響到她的童年,可以說她的整個童年和少年時期都是非常愉快的。

    可是現實就是如此殘酷,知曉決定明天去看望父親,她不想哪天做夢,夢見父親也兇狠地對她說:“知曉,你活着也不告訴我,回家了也不看我,枉我養你教育你。”

    天未亮就醒了,一個人披了件外套獨自站在陽臺上看着遠方還黑黑的天空。

    天一亮就去超級商場買了些父親愛吃的小菜和老人必須的補品,打車回家了。

    自稱是父親早期的學生,路過這裏,順道來看看,父親這幾年老了許多,戴着老花鏡,打量着知曉,許久也不說話。

    中午一起吃飯,知曉不停地爲他挾菜。

    “我本來是要回鄉下陪着老伴,但是去年開始一直夢見她,她告訴我讓我回來,說女兒要回家了,怕看不見我會害怕。”老人家說話總覺得和神靈接近了,就算是假的聽起來也覺得很真,甚至有點害怕。

    “你居然能夢見她呀!”知曉覺得很神奇。

    “當然能了,我讓她帶我走,她哭着不肯,還讓我走,說那裏冬天太冷了,我的腿肯定會風溼痛。所以我又回來了。”

    “現在你一個人過,生活能照顧得過來嗎?你的大女兒時常回來嗎?”知曉問。

    “她呀!整天提心吊膽地過日子,也不幸福,怪就怪她媽媽,臨死前還想幫她,結果她並不幸福。我每次有事了就打電話給她,否則她也不會回來,這孩子,不親,不比我的小女兒來得親。”

    父親的嘮叨令知曉掉下淚來,在父親的面前,自己永遠是脆弱的,不堪一擊。

    “孩子,不要同情我,我有我的快樂,我的一生都很幸福,只是晚景淒涼點,沒關係,老人家都能熬過去。”老父親反過來安慰他。

    知曉真想告訴他,自己就是知曉,也想搬回來與他同住。

    “有沒有想過請一個人來照顧你,陪伴你?”知曉問。

    “不需要了,不熟悉的人始終不放心,也住得不舒服呀!”

    “我現在就在本市工作,有時間了我就帶孩子來看你。”知曉緊緊握住父親的手

    父親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嘴角微微動了動。

    “我把我的電話告訴你,你有事情可以找我,無聊了可以找我聊天。”知曉對老父親說。

    “好孩子!”老父親眼裏也閃爍着。

    知曉走的時候,老父親送到門口,一言不發地望着她的背影。

    在巷子口裏忽然聽見兩個才鄰居在閒談。

    一個說:“這白家也真是傳奇,開始平靜了二十年,後來又風光了十年,現在落魄得這種地步,特別是老太太去世之後,家也不像個家了,聽說小女兒失蹤了,大女兒也不回家來看看。”

    另一個說:“養兒防老還是真的,至少天天住在一起,養女兒就不同了,白養兩個如花似玉的女兒,嫁出去了都不管老人,這老人家可憐極了,經常生病,邊飯也吃不上了。”

    知曉失聲痛哭,邊走邊抽搐,她突然痛恨自己的懦弱,一切都是因爲自己,母親也是受了離開自己的刺激才早逝,兒子也是因爲自己的離開而得不到母愛,朱子彬也因爲自己失意了好幾年,都怪自己。

    第二天晚上,父親就給自己打來一個電話,說他住院了。

    知曉隱約感覺不對,立刻趕往醫院住院部。

    朱子彬等人已經離開,老父親又瘦了一大圈,眼睛空洞地躺在牀上。

    “你來了!”老父親看見了她,主動打招呼。

    “對不起!我來晚了,沒有好好照顧你。”知曉哽咽。

    “不,孩子,是我們對不起你。”

    “我……”知曉張開嘴想叫一聲爸爸,卻看見老父親在搖頭,甚至擺了擺手。

    “別說了,什麼也別說。”

    “你都知道了?”

    “你一進門我就知道了,孩子,我養了你十幾年。”

    知曉委屈極了,號啕大哭。

    “哭完就舒服些了,但是我有事要求你。”老父親顫抖地說。

    “什麼事?”

    “不要再回朱家了,孩子,你若是再回去,明珠就毀了,她就完了,你還可以有新的,你有這個能力,她沒有。爸爸求你!”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