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姐妹奪愛 » 第七十五章 仇恨因何來,因何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姐妹奪愛 - 第七十五章 仇恨因何來,因何止字體大小: A+
     

    朱子彬回家的時候鐵青着一張臉,知曉知道他估計是衝着自己來的,想要教訓自己。

    “我聽說龍志文還在爲你顛倒,你的美還真是影響了他好些年。”朱子彬一開口便醋意橫飛。

    “顛倒?我可是嫁給你了,夜夜爲你侍寢,難得還有閒情出去見個朋友喝杯茶,被你說成好像偷情一樣。”

    “最好不要,我不喜歡,我還在辦公室反拼命工作,爲了你能一輩子衣食無憂做闊太,我真希望不要聽到某些不好的消息纔好。”朱子彬凝視着知曉,試圖發現什麼可疑點。

    知曉搖頭,很無奈,轉身走到陽臺上,去給那些植物澆水。

    “你總是迴避我,迴避就可以解決問題嗎?”朱子彬不依不擾地跟到陽臺上,站在知曉的身後。

    “是誰與你說的,是不是卉卉那個小戝人?”知曉眼睛盯着花盆裏那含苞待放的普通月季說。

    “小戝人?知曉你居然也學會罵人了?”

    “向她學的,今天跟蹤我,跑到我面前罵我戝人,真是不懂,喝個咖啡被她撞到也算是捉姦了。”知曉並不在意地說。

    “原來你們真的有見面?”

    “我並沒有隱瞞,人總是需要有一兩個朋友的,如果我出去工作,朋友也會更多,應酬也會更多,你會不會抓狂。”知曉看着他,繼續說:“看你現在的表情,簡直和那個卉卉是一模一樣。”

    “你說什麼?”

    “你這種不講理的態度,和那個叫卉卉的真像,你們纔像一對呢!”知曉想開個玩笑。結果玩笑並不好笑,朱子彬轉身便往門外走去。

    “你去哪?”知曉急了,追出來。

    朱子彬頭也不回大步向前,鑽到車裏半刻也沒停便揚長而去。

    “這個男人,是不是更年期到了?”知曉自言自語,將花園裏的鐵門鎖上,轉身回房,又來到了可以發泄的陽臺上,陽臺上的花盆不少,花卻不多,只有幾朵還未開放,其他開過的都被她

    用剪刀剪掉了。破壞有時候讓人心裏舒服,知曉也是個凡人。

    朱子彬又回到了公司,與其在家生氣,還不如加班來麻木神經。

    這樣的深夜,他一個人坐在辦公室裏,窗外細雨如絲,進門的時候難免淋了幾粒小雨,剛坐下便咳嗽了幾聲。一個女人推門進來,穿着令人舒服的大紅色手織毛衣,天藍色緊身牛仔褲,沒有化妝,乾淨的面孔顯得清秀漂亮。

    “明珠?”朱子彬看見她,大吃一驚,又是加班的日子,兩個人在辦公室裏,往日的一幕幕居然又上心頭。

    “本來準備要走了,見你突然大步走進來,外套都淋溼了吧,擔心你着涼。”明珠捧着一杯剛泡好的熱咖啡,香氣四溢。朱子彬才發現自己又冷又餓。

    他笑了笑,“咖啡來得正好,可以驅寒。”

    “不過沒有別的好吃的東西等着你了。”明珠說,“我得回家了。”

    “別那麼急,你回家也是一個人,不如在這裏,聊下天。”朱子彬想到自己曾經對明珠的絕情與冷漠,有些後悔。

    “你居然會留我?真是意外!”明珠害羞地低着頭笑了。

    他突然想起那個晚上,他和明珠在辦公室裏調情。後來兩人不再偷情,事實上,他只是理智戰勝了一切,現在,因爲知曉對自己的背叛,讓自己心中很不爽,他很不想回家,卻看她那副很無所謂的那張臉。

    “這段時間經歷了太多,我沒有那麼非卿不嫁的想法了。怎麼樣都好,我發現慾望越多,失望越多。”

    朱子彬在她對面,衝着她笑。

    “你笑什麼?笑我無知?”她問,“你從不主動對我笑。”

    “你何時變得這麼安分?我以爲你一輩子都不甘心失敗的。”他說。

    “安分?”她揚起眉毛,“我本來是個安分的小孩,小時候,我安靜得讓人覺得我就不存在,直到長大了,遇到了你,又失去了你,生活把我逼得瘋狂。”

    “嗯,”朱子彬

    點點頭,“是生活際遇改變了你。”

    “我從前都是平平淡淡的,長大後反而希望有一場華麗熱鬧的戀愛。”

    “什麼時候起?是不是認識我之後?”朱子彬問。

    “是認識你之前。”明珠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兩人相聊甚歡。可惜電話不停地打來,知曉在催朱子彬回家。

    “我們都是普通人,愛得死去活來,翻天覆地都是騙人的小說情節,看來,我得回來了,我必須定製住家庭以外的誘惑!”朱子彬站了起來。

    “剛來又走?你也真的是個怕老婆的男人,我以爲你生氣的時候可以不用回家,不需要對任何說抱歉。”

    “變相地在留我?”朱子彬笑着問。

    知曉平淡素淨的臉上現出一個極其嫵媚的笑,“你心知肚明瞭。”

    “嗯,”朱子彬再次在燈光下認真地看明珠的臉,真的非常好看,光憑這張臉想要混個下半生幸福真的不難,可惜了,自己不敢給她任何承諾,也不敢紅杏出牆去了,偶爾心有小動倒是人之常情。

    “你這樣看我,是不是打算將我臉上的細紋都數個一清二楚不可?”明珠害羞地將頭一歪,然後說“我真的不知道你值不值得我這樣付出。”

    “如果你不計回報,或者說值不值得都是你自己說了算,別人說什麼都不重要。你不要與我商量這個哦,我得回去了,令妹現在已經長大了,不再單純無知,她現在頗有一種小潑辣的趨勢。”

    朱子彬復又披上外套,走出辦公室,明珠送他到電梯口,戀戀不捨,雙目含情。

    經歷過差點坐牢、失財、坐檯又吸毒這些經歷之後,現在活着都是奇蹟,明珠已經是重新活過的人了,經歷成了她心中積累的財富也是她報復的魔鬼,每天用魔爪敲擊她的頭,不停地說:“你要報仇,你要報仇,白明珠,你不報仇便沒有翻身之日了。”

    仇恨因何而來,又會因誰而止,明珠還未想過這個問題。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