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姐妹奪愛 » 第七十四章 麻煩的女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姐妹奪愛 - 第七十四章 麻煩的女人字體大小: A+
     

    明珠又回到公司上班,知曉雖沒有多大的意見,但是心裏卻總是堵得發慌。

    月底與龍志文見面喝咖啡,才發現龍志文的臉色更不好看。

    “你不高興,怎麼臉色很難看?”知曉關切地問他。

    龍志文低頭:“是的,最近又老是吵架。”

    “與你老婆?”知曉問。

    “是的。”

    “是爲了什麼?”知曉問。

    “爲了感情,她居然還在與初戀情人來往。而且,她還在意我與你來往。她說她都是爲了報復我,只要我做到不見,她便可以不見他。”龍志文的臉現出痛苦猙獰的表情。

    知曉驚訝:“這麼麻煩!真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她真的是很麻煩的女人,管我就像管孫子一樣,唉,性格又驕傲得要命,永遠不會溫柔謙和。”龍志文深深地泯了一口咖啡。

    知曉看了他一眼,也苦笑:“要是我天天看人臉色過日子,我估計就沒有好脾氣了。”

    “你不同,沒有人會做對不起你的事,也沒有人會怪你不懂事。”

    “怎麼會?”知曉笑着說,“也有人容忍不了我的,你知道我姐姐明珠,她又想辦法進了朱家的公司。”

    “故事越來越複雜了,你要小心,她對你老公的野心真是非同一般。甚至犧牲你都不在話下。”龍志文說。

    “還真是有可能,我有時候不得不讓自己扮成一隻刺蝟,她有什麼壞想法的時候,我就要忍不住刺她一下,其實就是明珠一個而已,怪她太強大了。”

    “有同感,我也覺得她好強大。”

    “你莫非也曾受過她的迫害?”知曉笑着問。

    “知曉,你不要表現得那麼聰明,把我老底揭穿了,我就沒臉見人了。”

    知曉大笑。

    “可惜她是個女孩,要是個男人該有多好,太多的聰明想法就不會用在追求男人身上了。現在的男人也奇怪,都喜歡追不到的女孩,送上門來的,再漂亮也不喜歡了。”龍志文有感而發。

    “是嗎?怎麼會這樣,不是說女追男隔層紗。”

    “年代不同了,送外賣的

    可不值錢,一打電話就到,一揮手就走。”

    知曉點頭讚許,“說的好像挺對。”

    “真沒想到,我們現在居然像一對老朋友。我曾經那麼愛你。”龍志文想伸手去握住她的手,感受一下她的溫柔,她卻閃電般抽開了。

    “我們之間不要再說愛不愛,恨不恨了,現在挺好的。”

    “是的,第三者是可恥的。我曾經那麼可恥。”

    “哈哈!”知曉被他的幽默逗樂。

    此刻服務員端來一碟小吃,細看居然是一碟菜,油炸得金黃的豬脆骨,服務員站在旁邊報菜名:骨肉分肉!

    兩人嚇了一跳,龍志文更是臉色蒼白,“是卉卉,她跟蹤我,她在搞鬼,這個女人,太可怕!”

    果然,不出一分鐘,一個穿着時髦的年輕女人便踩着七寸高跟鞋小跑着過來了,她來勢

    洶洶的模樣真是可怕。

    “我給你們點的好點心,怎麼不吃?”果然是卉卉。

    “你來作什麼?”龍志文站起來,大聲地問她。

    “我來捉姦,你們這對狗男女,真是拆不散呀!”卉卉貴婦的打扮,卻是潑婦的行爲,

    她用食指指着知曉,一副得理不饒的人模樣。

    “卉卉小姐,你說話也得注意點,你也是有頭有臉的人,不要表現得像個潑婦。”知曉

    保持着表面的微笑,這是她遇到的第二個潑婦,當然如果明珠不算在其中的話,印象中深刻的還有一個阿飛的妹妹。

    “你爲什麼還要與我的丈夫來往?”

    “你管着他,他連見朋友的自由都沒有?”知曉看着這位美麗的婦人,她已經爲這深愛男人急得五官錯位。

    “誰都可以見,就是不能見你!”

    “爲什麼?法律上有規定?”知曉有點可憐她。

    “沒有爲什麼,我不允許他見你。”

    “那如果見了呢?”

    “見了就離婚,我帶女兒走。”卉卉氣急敗壞地說。

    “卉卉,對不起,今天是我不好,我們回去吧!”龍志文求饒,伸手去拉卉卉。

    “休想,今天不說清楚,我

    就讓你們的醜事曝光!”卉卉像只發怒的母雞。

    “好吧,你們夫妻說,我得走了,不奉陪了。”知曉迅速地離開,卉卉本想拖住她,

    卻被龍志文給暗暗拉住了。

    “你太過分了,要你陪我和女兒出來吃飯,你說沒空,現在居然有空和別的女人在這裏喝咖啡。”卉卉轉身面對龍志文,用拳頭砸着他的胸口。

    “卉卉,對不起。”龍志文緊緊抱住她。

    “道歉能解決問題嗎?能彌補我內心的傷害嗎?我恨你,我和你在一起這麼久了,天天睡一張牀上,你卻在想着別的女人,我知道你愛她,可是她結婚了,她是別人的老婆了,你的老婆是我,是我!!”卉卉歇斯底里地嚎哭,活像只母獸。

    “回家再說好嗎?”龍志文哀求。

    “不,有什麼話在這裏說清楚。”卉卉揮舞着細長的兩隻胳膊在他身上亂抓。

    隔了好一會兒。氣氛沒那麼緊張的時候,卉卉鬆開了抓緊龍志文衣服的手。

    “你什麼時候去學學廚藝?”龍志文問。

    “什麼?廚藝?”卉卉丈二和尚摸不着頭。

    “對,我想在家裏喝湯,卻總是喝不到,最近胃也不好了,快要穿孔了。”龍志文捂住胃部。

    “啊!!”卉卉驚叫!她也用手去摸摸他的胃。

    “還有,你什麼能不能學學縫紉,我的襯衫掉了一粒釦子,已經三個月了。”龍志文又說,還伸出手來讓她看看他的衣袖。

    “哦!”卉卉不好意思地低聲說道。

    “冬天了,你最好再幫我織件羊毛背心,辦公室裏的溫度算高,可是一出門,就冷得要死。”龍志文又說。

    “哦,原來你有這麼多事情沒有對我說。”卉卉有些不好意思地說。

    “你一天到晚都忙於照顧女兒,從來不管我。”龍志文無奈地笑。

    “對不起。”

    “沒關係!以後要好好照顧我,知道嗎?”

    “知道了老公!”

    “回家吧!”

    兩人摟着抱着回去了,等候着兩口子打架的新聞記者也撲了空,灰溜溜地走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