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姐妹奪愛 » 第三十七章 唯恐天下不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姐妹奪愛 - 第三十七章 唯恐天下不亂字體大小: A+
     

    三人僵持着,茶茶打電話給龍志文。

    打了三遍,人家才接,直接問她什麼事。

    她倒好,說“你女朋友出事了,你再不來,沒救了。”

    龍志文便以火箭速度趕到。

    俊男美女,兩人相擁而泣,知曉是又痛又無辜的哭,而龍志文卻是心疼得掉淚。

    茶茶見這模樣,冷笑着問他:“你還真是心疼這個女人,也不怕被她害死。”

    龍志文緩緩地說:“你哥已死是事實,是自殺不是她殺。我愛她是事實,不是你能左右的,你越想幹涉,越顯示你的無知和淺薄。”

    茶茶臉色變得極難看,她叫龍志文過來看知曉的醜相,沒想到更讓他們恩愛了。

    “你們這些臭男人,臭不要臉,都有女朋友了,還見異思遷。你以前也說過你喜歡的。”茶茶唯恐天下不亂,想再度刺激知曉。

    “你是我同學的妹妹,我能說我討厭你嗎?倒是你的哥哥見異思遷,你算是說對了。”龍志文毫不客氣地說。

    “原來你什麼都知道,你我也算是同學,你居然不告訴我?”明明生氣地質問龍志文。

    “明明,你見過幾個男人會出賣兄弟,更何況他喜歡我的女朋友,我鐵定不會讓他成功,這樣你也不會知道有這回事,我沒想到他這麼愚蠢,要以死來證明。”龍志文解釋。

    “我也可以以死來證明!”茶茶說完跳上了石桌,所有人嚇一跳。

    知曉還是一言不發地望着他們。

    明明已經完全釋懷,她還可以有新生活,所以心打開了,豁然開朗。她走過來安撫茶茶。

    “你不要過來了,你這壞女人,我哥一死,你就變得和我沒有關係了。”茶茶大叫。

    “你想怎麼個死法?”龍志文指着石桌問。

    “你想刺激我嗎?怕我不敢嗎?我大不了去跳樓好了。”茶茶尖聲嚎叫,形象全無,完全是頭髮瘋的母狗。

    三個人便看着她發瘋。

    “龍志文,我要你過來!”茶茶大叫。

    龍志文並不動,知曉也看着她,明明倒是真的有點擔心了,她推了下龍志文。

    知曉也

    推了一下龍志文。

    龍志文往前走了一步,茶茶欣喜若狂,但是接下來,龍志文卻說:“你一個人在這裏玩吧,我們先走了。”然後轉身,拉起知曉的手準備離開。

    “不要,龍志文,我愛你,我愛你!你不要丟下我。”茶茶大哭,拼命的表白。

    兩人還是假裝沒見過,繼續走着,沒想到一隻鞋子從頭頂飛過來,差點又砸到知曉,知曉驚叫,花容失色。茶茶舉着另一隻鞋準備開扔。

    “茶茶,你瘋了,你得冷靜一下!”明明勸阻無效,想強行將她拉下來,但是她不肯,死皮賴臉地坐在桌面上。

    “你要那個破鞋也不要我,我還是處女,我爲你留的,我專門爲你留的……”茶茶哀嚎,絕望,看着那倆人的背影逐漸消失在自己的視線。

    “還痛不痛?”龍志文心疼地問。

    “痛死了,不過她氣消了也值得。”知曉說。

    龍志文一提這個人就生氣,“值得?她那種小太妹,什麼好的不學,專學壞的,心思也不正,一個女孩子居然學會打架。”

    “你不要生氣,以後你得多照顧一下她。”

    “照顧?我又不是她的監護人。”

    “你是她哥哥的兄弟,就和她哥哥一樣,現在她就一個人四處漂泊,以後連個依靠的人也沒有,又沒有一技之長,更沒有容身之處,我擔心,唉,這社會太亂了。”知曉居然爲這女孩子的前途擔憂。

    “那你要我怎樣?照顧她一輩子?不可能!”

    “不,這個女孩子還是缺乏教育,你有能力幫助她,讓她成爲一個自立的人,沒聽她說嗎?她爲你保留着處子之身呢,說明她還是可以教育的,別淪落了風塵了,你我都會後悔當初沒有管好她。”知曉語重心長。

    “好,你以後不要再見她,看她下手狠的。”龍志文用手輕輕地撫摸知曉的臉。

    知曉立刻躲開了。

    “很腫,怎麼辦?你回家怎麼交待?”

    “找冰塊敷。”知曉說。

    折騰到下午,龍志文又提到明明的電話。

    “茶茶自殺了,現在在醫院搶救。”

    兩人又火速

    趕到醫院。

    “愚蠢真是有遺傳!”三人站在門口,明明說。

    “她沒事了吧!”知曉問。

    “沒事了,想死卻又怕死,估計是想做給誰看的吧,我和她分開兩個小時,她便打電話給我說她不行了,叫我通知你。”明明轉向龍志文說。

    龍志文呆呆地看着躺在病牀上輸液的茶茶,一聲不吭。

    “醫生怎麼說?”知曉問。

    “醫生說她的手腕割得不深,沒有大礙,但是還得做另一個手術。”

    “什麼手術?”龍志文問。

    “宮腔清除!”

    “什麼意思?”

    “她上個星期剛吃藥打胎。入院時醫生髮現她竟然高燒不退,做了很多檢查,才發現人流不盡,在宮腔裏還有殘留,已經腐爛,再不清除,就得切掉子宮保命!”明明表情複雜地說,也像是經過一番掙扎。

    “這麼危險!”知曉擔心地說。

    “她不是處女嗎?”

    “噗嗤!”知曉和明明都笑出聲來。

    “這種事情,你爲什麼要告訴我們呢?”龍志文不解地問。

    “我原本也不想,但是,因爲……”

    “沒有錢做手術?”

    明明點頭。

    龍志文立刻拿出錢包掏出一張信用卡遞過來。

    知曉接住了,又還給了龍志文。她從自己錢包裏掏出一把現金,這是早上朱子彬給她留着花的,大概有四五千,想來應該夠了。

    明明感動得不知所措,這時茶茶醒了,她看見明明手中的錢,似乎明白了些什麼。

    “你們不要管我,你們全都走!”她一臉地淡然。

    “我們當然會走,你好好把身體養好。”龍志文算是關切地說。

    “把你們的錢拿走!”茶茶叫。

    “錢拿走,你會死,你非得做手術不可。”明明也朝她吼。

    “死就死,我不要!”想到自己出手過重,現在還要人家出錢給自己治病,她沒臉見人。

    知曉走過來,臉色極爲平常,看不到恨也看不到愛,她說:“我不是白給你的,你出院後工作還給我。”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