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姐妹奪愛 » 第三十二章 他的劫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姐妹奪愛 - 第三十二章 他的劫數字體大小: A+
     

    聰明如朱子彬,在體驗到偷情的愉悅之後,毅然決定要放棄了,他知道這對於剛剛進入狀態的明珠來說很不公平,但是爲了家庭,爲了家裏那上也快要離開自己的年輕的老婆,他決定休手。女人最重情感,萬一老婆去意已決,自己便無回天之力了。

    一連三天,公司不停地安排會議和學習,朱子彬每天開完會便回家,幾乎天天去接知曉放學,而明珠的活動則安排得非常滿,連喘氣的時間都沒有。朱子彬計劃用一個星期來冷淡她,一個星期來疏遠她,還有一個星期帶着知曉去旅遊,她便可以死心了吧,有時候,男人的想法是多麼的單純。明珠卻接招了,她非得對抗到死不肯罷休。

    知曉卻不習慣了,這二年多,他從來沒有這樣殷勤過,是他發現了什麼端倪嗎?還是他已經知道,一個男人若是知道老婆偷情,又會表現得如此淡定嗎?不解,她很困惑,因爲老公一連兩週的非常好的表現,她與龍志文倒是真正的疏遠了許多。

    “彬,你是不是有意在避開我?”明珠終於發來信息質問,朱子彬不理。

    “彬,晚上一起吃飯好嗎?”明珠堵到辦公室,溫柔地說,兩隻大眼睛裏卻明顯地露出疲憊,估計折騰了好多天了,朱子彬有點不自然,其實是不忍心,但是,長痛不如短痛。

    下班後,朱子彬將明珠叫到辦公室。

    明珠蜷縮在沙發的角落裏,無比的可憐又令人心痛。

    朱子彬平靜地說“明珠,我沒有見過比你更聰明的女子,有些事情,你懂就行了。”

    “我知道是我,就應該承受,你自己的老婆,就不能受半點委屈。”明珠說着掉下淚來。

    朱子彬皺着眉頭。“她可是你親妹妹,你唯一的妹妹,你怎麼一點愛也沒有呢?”

    “我當然愛她,我對她的愛不亞於你,只是愛情和親情是不同的,我在個人的情感問題上還恨她,倘若有一天,她需要我的血,或是我的命,來換她,我都是會義不容辭的。”明珠泣不成聲,險些暈倒。

    朱子彬依然不客氣,冷漠地說。“你不應該把心放在我的心上,我不能給你幸福和未來,你知道的,該斷則斷,以後我會給你介紹幾個條件比我更好的男朋友,你好好把握!”

    “原來你也是這樣想的,你也認爲我只是爲了錢和地位,你難道不知道,日久生情嗎?”明珠想要挽留,情人關係也好,她那原本想要轉正的心,在瞬間溶化成一灘毫不值錢的雪水。

    “不行!你若還糾纏,我只好將你調往別的部門或是請你另找工作了!”朱子彬站起來,開始收拾桌上的東西準備下班。

    明珠覺得天要塌了,半晌沒有動。她怔怔地望着朱子彬,他的舉手投足之間對明珠而言都極具魅力,但是朱子彬已經把她當成透明人了。婚前婚後,他都不喜歡難纏的女人。

    朱子彬緩和了一下語氣,“我想你的父母應該開始期待你能帶男朋友回家了吧。”

    明珠點頭,“女人和男人不同,越早結婚越幸福,在外面打拼得再久也是受苦,沒有人關心和疼愛。”

    朱子彬擡起手腕看了下時間,又看着明珠,“你說得對,但是現在是21世紀,我不可能娶兩個老婆,法律不允許,我老婆也不會同意,我自己也覺得一夫一妻最好,女人多了真的很難搞。”

    明珠便揩開眼角的淚水,站了起來,整了整衣服裙子,“彬,不管怎樣,我愛你。”

    走完便走出了辦公室。

    知曉此刻已在回家的途中。恰巧龍志文在給她打電話,說一件重要的事情,他們約定放學的時間最好不要有聯繫,除非重大事情,所以電話一來,知曉便緊張地接了。

    “知曉,你還記得阿飛嗎?”

    “那個瘋子,當然記得,怎麼了?別告訴我他結婚了,那真是令人意外。”知曉還淘氣地開着玩笑。

    “不,知曉,他死了。”龍志文低沉着聲音。

    “什麼?怎麼會這樣?怎麼回事?”知曉驚呼。

    WWW▪ TтkΛ n▪ CΟ

    “是這樣的。上次他糾纏你之後,被我

    趕走了,他回到了他女朋友那裏。然後提出分手。”

    “啊!”

    “他女朋友不肯,他們在一起三年了,感情很深,以爲畢業了會結婚,但是剛畢業,阿飛就像着了魔了,因爲他遇見了你。”

    “天吶!是我害了他。”

    “是的,他真的是因爲你才改變了,之前他認爲他的人生不可能有愛情這個東西,直到他看見你,驚爲天人,一見鍾情,連爲你死的心都有了。”

    “你怎麼知道這麼多?”

    “他有記日記的習慣。”

    “那他怎麼死了?”

    “他女朋友不肯分手,尋死覓活。要和他拼命,要同歸於盡,買了足夠的安眠藥,但是她又不敢多吃,結果阿飛吃了。”

    “這,這真是令人意想不到。”

    “知曉,你也別害怕,和你沒有關係,不要有任何心理壓力。”

    “我怎麼覺得,是我殺了他。”

    “不,你不要這樣想,這或許是他的劫數,他沒有度過。”

    “唉!!”

    ……

    知曉難過得心如刀割,一條鮮活的生命又這樣沒有了,她想起這個叫阿飛的男人生龍活虎地在她面前表現的模樣,他一舉一動,如同昨天。

    回家便躺在牀上,一動不動,如同死屍。

    朱子彬回家的時候,發現她的不對勁,她躺着,神情呆滯,叫了幾聲也不見迴應。

    到了第二天,兩人才說話。

    朱子彬說:“你沉默的樣子真的令人擔心。”

    “昨晚聽到一個不好的消息,有點難過,現在好多了。”知曉面色蒼白。

    朱子彬心裏咯噔一下,“不好的消息?”

    “嗯,非常不好的消息。”明珠說。

    “這。這,能說下嗎?”朱子彬很緊張地問。

    “不了,和你又沒關係,是我的事情,現在已經過去了,沒事了。”

    朱子彬才鬆了一口氣,所謂做賊心虛。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