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22章女人誘惑(2)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22章女人誘惑(2)字體大小: A+
     

    LK的慈善晚會是穆輝基金重要的資金來源,豪華的金海岸酒店,來參加這個晚會的都是些社會名流。萊斯莉接下了LK集團的年度代言,也參加了晚宴。關懷孤兒,扶貧助困——遙想當年,她也是被蘇家所謂關懷的對象吧?她拿着邀請貼,突然哂笑,終有一天她要毀掉蘇家的假面具。雖然對此感到極度的噁心,但當天晚上她還是衣香鬢影,一襲寶藍色的低胸晚禮服將姣好的身材勾勒出來,明豔動人,她知道,她正在一步步重新靠近蘇家,這也意味着她有更多的機會去摧毀蘇家。

    她剛走進宴會大廳,一個黑衣的侍者向他走了過來,“萊斯莉小姐,有位先生交代我把這個送給你……”侍者將手中的東西遞給了萊斯莉。

    萊斯莉接過來一看,竟然是首飾盒,打開來出現在眼前的正是自己即將代言的sakura

    snow系列首飾。到底是誰送的呢?她正想開口問侍者,擡頭卻發現那個侍者已經離開了。她環視四周,赴宴的人都在談笑風生,並沒有什麼異樣。正當她準備收回目光之時,大廳的角落裏,一個背坐在沙發裏的身影吸引了她。韓少淵,一絲涼意從她的後背爬升而起。他還是那般拒人於千里之外,獨自喝着酒,不露笑容,在四周來賓笑語盈盈的背景裏,他的身影更顯得冷而傲岸,彷彿置身在高處的蒼鷹,漠然掠過,不屑一瞥這凡塵的俗世。

    難道是他送的嗎?

    萊斯莉凝神着那抹背影,幾日前自己違逆拒絕了他,他就真的會放過自己嗎?

    “萊斯莉小姐……”一個男人的聲音將她從沉思之中拉了回來。

    電擊一般,萊斯莉的身體瞬間將在了那裏。

    她的驚愕的眼神撞上了一雙帶着邪惡笑意的眼睛。

    陳霖皓,她心中咬牙切齒地詛咒着這個名字,沒想到他們這麼快就見面了。

    陳霖皓笑着從萊斯莉右手邊的方向走來,他看着萊斯莉,眯起的眼睛裏涌動着一股綠光。

    萊斯莉努力壓制住心中的厭惡與仇恨,嘴角勾出一抹嬌豔的笑容。

    “喜歡嗎……”陳霖皓用目光指向萊斯莉手中的手飾盒。

    原來是他送的,萊斯莉明白過來,這個四處獵豔的陳霖皓恐怕是把自己當作新獵物了。嘴角勾嗤的笑容隱隱透出陰涼,自己還沒有來得及去找他,他倒自己送上門來了,一個好機會,陳霖皓的好色可以被利用,成爲復仇的工具。

    “陳先生真是會明知故問,女人哪有不喜歡珠寶首飾的道理……”故意甜甜地回答,臉上綻放出宛如春花的笑容。

    陳霖皓望着萊斯莉的笑容,心如春風盪漾,這個女人果然如他想得一樣容易上手,“這個系列的首飾正好與萊斯莉小姐今晚的着裝十分相配,不如直接戴上,提前爲我們LK作翻宣傳……”

    “是啊,很配,我也很想戴上試試呢……”萊斯莉別有深意地說道,“陳先生願意爲我戴嗎……”眸光媚而惑地投向陳霖皓。

    她竟然主動提出這樣的要求,這一切比他想象得更容易,他掃量着萊斯莉,絕對的尤物,絕對的禍水!陳霖皓不由心生搖曳,“在這裏人多,恐怕不太合適,換個地方,怎麼樣?”言語變得輕佻,他的眼睛裏面精光閃耀,“金海岸酒店的海景不錯,我們可以去十六樓的海景房看看……”

    “夜色一定很美麗,真是不錯的主意……”萊斯莉輕笑。

    一隻手攬上了萊斯利的腰,陳霖皓的眼光緊緊包圍着身旁的女人,世俗的女人總是抵不過物質的誘惑,他攬着萊斯莉走進了電梯,洋溢的笑容裏盪漾着得意。

    暗色的陰影裏,一雙沉如夜色的眸盯上了他們,射出的兩道光寒冰一樣悚然刺骨,‘很好——很好——萊斯莉——’,韓少淵手中的酒杯似要被擰碎。

    “萊斯莉小姐,你是我見過的最美麗的女人……”

    電梯門關上的那一剎那,陳霖皓的臉就要湊過來,此時正巧有酒店服務生也進了電梯,陳霖皓不得不又裝回了一個紳士。

    ‘叮咚——’

    十六樓到了,陳霖皓拽着萊斯莉的手衝向客房。

    ‘砰——’

    門被一手推上。溼熱的吻如浪潮涌向了萊斯利白皙的脖頸,兩隻手緊緊扣住不盈一握的水蛇腰。

    強烈的噁心,萊斯莉的雙手繞在背後,從隨身的手袋裏拿出一塊紫色的絲綢手帕。

    “陳先生,你怎麼滿頭大汗的呢?我幫你擦擦吧……”紫色的柔軟輕輕拭過陳霖皓的臉龐。一股濃濃的香水味鑽入了陳霖皓的口鼻。

    “好香啊……”陳霖皓一聲呢喃,濃烈的香水味氤氳擴散,他開始頭暈目眩起來,眼前籠着越來越深的紫色,突然腳下一軟,紫色暗成一片漆黑。

    見陳霖皓暈了過去,萊斯莉長吁了一口氣,自己早前準備的強效迷藥還真是能防陳霖皓這種餓狼。望着陳霖皓四腳朝天倒在地上的狼狽樣,她不由冷嗤而笑,擡腿猛踹了他兩腳。陳霖皓果然全然沒有反應,萊斯莉俯身,拖着陳霖皓的兩條手臂,吃力地將他拉到牀上,‘你欠我的賬,我以後會找你算清的——’。萊斯莉回望一眼牀上死豬般的陳霖皓,理了理稍亂的頭髮,冷笑着走出了房間。

    回到大廳,萊斯莉剛出電梯門,一個高大的身體撞了過來,蒼山傲立,卻帶着來自地獄修羅般的煞氣……

    “韓少淵……”萊斯莉一驚,身體猛然後退了幾步。

    冰冷的眼神如刀光般刺向她,韓少淵緊抿的性感的雙脣突然勾嗤出一道泠然驚悚的微笑。

    一個趔趄——……

    猛然的一個衝擊力,萊斯莉的身體被韓少淵推進了電梯,向後仰去……

    柔軟的身體重重地撞擊在了電梯內金色的鏡面上,萊斯莉一陣吃痛,擡頭望見迎面而來的韓少淵時,驚駭怖懼在千分之一秒內涌上心頭,她從未見過如此陰沉悚然的表情,“你——你……”她不由說不出話來……

    叮咚——電梯門又關上了——密閉的空間內只有他們兩個人。

    纖長蒼白的指按了一個數字————56。

    是頂層的天台……

    “韓少淵,你要幹什麼……”萊斯莉不由大喝,她一個箭步衝過去,伸手想去按數字——1。

    又一個衝擊力,她還未來得及伸出食指,卻被韓少淵狠狠地按在了電梯的內壁上,金色的鏡面倒映出二人的身影。

    “不要挑戰我,你這個沒有尊嚴的女人……”幽深而陰冷的聲音,韓少淵薄而冷的脣貼在萊斯莉的耳畔,那熾烈的鼻息給萊斯莉的心更添幾分悚然。

    把一個女人帶到海天大酒店的頂樓天台,他到底要幹什麼!

    萊斯莉瞪着眼前的這個男人,身體卻被死死的牽制住,她無能爲力,只能眼睜睜看着電梯上的數字越變越大。

    56……

    叮咚……

    電梯門開了……

    從海上飄來的黑色的夜霧繚繞着樓層,天台上的風吹的萊斯莉的寶藍色長裙如羣蝶亂舞。

    “韓少淵,你幹什麼……”她奮力掙扎,風吹亂了墨玉般的黑髮,也吹散了她帶着驚恐的聲音。

    黑色的夜給冷峻的面龐抹上森

    然,韓少淵強而有力的臂膀控制着她,向天臺的邊緣走去,由不得萊斯莉有絲毫的退卻。

    一排冰冷的鐵質扶欄向來者提示最後的警告,前方危險,請勿靠近!

    韓少淵的面色不改,突然,他一把抱起身後的女人,像拘起風中的落葉——……

    這個動作太迅速,萊斯莉根本沒有任何反應的時間,一聲驚呼,她的大半個身體已在扶欄以外,只有瑩白的雙腿被韓少淵緊緊按在扶欄上,寶藍色的絲綢裙襬在風中飛舞,韓少淵森然的臉在這寶藍色中若隱若現,如鬼魅一般。

    “救——救命……”萊斯莉轉臉,下面是一片不見底的深淵,她的發在風中凌亂,強烈的來自死亡的恐懼讓她幾乎不能呼吸……

    “去死,還是繼續做妓女……”韓少淵寒冰般的聲音冷而刺骨。

    “瘋子,你是瘋子……”萊斯莉的身後漆黑一片,如一個巨大無比的黑洞要將她吸進去。凌亂的墨玉的黑髮撲打着美瓷般的面容,驚恐卻不改往昔的傾城。

    “說——!”

    韓少淵惡狠狠地瞪着他。

    是的,他非常不屑這個女人。可是這個他不屑的女人竟然敢違逆他,竟然敢在他的眼皮底下勾搭別的男人,竟敢另攀高枝!

    一個他一手捧紅的戲子,竟然還敢在他面前甩大牌姿態,竟然敢在他面前用櫻雪的容顏去誘惑其他的男人……

    這挑戰了他的底線……

    這樣的女人應該去死,他恨不得馬上殺了它,“你這樣的女人就該去死……”

    死……

    多麼遙遠而熟悉的字眼。

    突然有一瞬,五年前墜樓的情景劃破了萊斯莉腦海中的混亂。她猛然轉過臉去,雙眸凝視着身下深不見底的黑暗,死亡的黑暗,痛苦屈辱與折磨的黑暗,五年前的夜晚,她縱身而下,在墜落的黑暗裏乞求解脫,在滿目的瘡痍裏結束了自己年輕的生命,二十歲的她,曾經的蘇冉,已經是一具屍體。

    她,已經死過一回了。

    以同樣的方式。

    她到底還在懼怕什麼……

    靈魂的遊走,這具行屍走肉的身體也並不是屬於她的——她到底還在懼怕什麼呢?

    她沒有繼續掙扎,她突然停止了任何動作,身體軟下來,像葉一般倒懸在那冰冷的欄杆上,玫瑰色嬌豔的脣在那一瞬,彎出一抹悽然的笑,在夜色裏那樣的美豔……

    舞動的寶藍色裏,韓少淵的刀削一般的面容凝固了,怎麼會這樣?

    她怎麼會是這樣的反應?

    這樣的行爲?

    一個利慾薰心卻又不怕死的女人?

    他第一次感到對一個女人無計可施,那種無能爲力的感覺讓他憤怒。可是,當他的眼對上萊斯莉那抹笑容時,他的心凌然驚顫,他在欽嘆眼前的這個女人。他居然會欽嘆一個自己從未放在眼裏的女人。他的思維無法給自己任何解釋。

    他伸出手環抱起萊斯莉的身體,柔然輕盈的葉一般的身體又重新落回了他的懷中。墨玉般的黑色長髮在風中拂過韓少淵的臉頰,一股暗香四散遊走,韓少淵深吸了一口氣,將懷中的女人放回了地上。

    “你還是萊斯莉嗎?”韓少淵茫然盯着她,像是在自言自語,剛開始的煞氣已經退去了許多。

    “與你無關……”

    冷冷的一句話,沒有回答韓少淵。萊斯莉轉身而去,輕蔑的決絕離開了天台,一抹身姿在夜色中消失。

    韓少淵漆黑的眼眸裏倒映着傾國的絕美,卻也溢出無邊的困惑。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
    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