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大荒戰神 » 第225章 青璇的誘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荒戰神 - 第225章 青璇的誘惑字體大小: A+
     

    “夙,我要和雪莉她們聯繫,”這幾天以來,她完全無法和外面的人聯繫,既然她們已經和好了,這樣沒有什麼關係了吧,反正她也不會跑掉,沐然羽撅嘴說道。自從和他在一起後,她的表情也開始豐富了不少,不知道是人變了,還是人變了。沒有必要一直繃着臉吧,或許在他的身邊,她開始學會看開了,人生無常,短短數載,她又何必和自己過不去呢?既然愛了,她就放肆的承認就好了,她不想再像以前一樣壓抑,因爲一些小事而錯過,會很可惜吧。與其讓自己後悔,還不如讓自己放肆的去愛,錯就錯唄,傷就傷唄,這些都是遲早要面對的事情,縱使她把心鎖在防空洞,就能保證心不會受傷嗎?還不如放肆的愛一場,縱使受傷,也是她愛過的證據,至少證明了,她真心的愛過他,雖然和平時不一樣,不過這次就讓她做一次自己吧。

    “不行,”夜夙墨冷冷的否決掉了她的要求,現在他和曾家的事情,估計滿大街都知道了,所以他想要把她關在這裏,讓她不要聽不要看,什麼都不知道,那不過是他用的緩兵之計,所以他並不想讓她知道,他不想她難過,小心的呵護在他,專門爲她準備的防空洞之中,不讓她受到一絲的傷害,因爲他傷害她已經夠多了,他不想讓她受到一絲的傷害。

    其實雖然看起來她很堅強,似乎什麼都無所不能,但是隻有他最清楚她的弱點,其實她很脆弱的吧,只是一直僞裝着自己的堅強,一直像一個蝸牛一樣揹着自己的殼,一副我很堅強的樣子,其實她比任何人都來的脆弱,其實,別人不經意的一句話,她都會牢牢的記在心上。總是把所有責任怪到自己的頭上,傻瓜,難道人都死光了嗎?爲什麼一定要自己去承受那麼多自己不想承認的東西呢?什麼比失去原來的自己來得更難受呢?被人強迫改變自己的性格,脾氣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情啊?爲什麼一樣要讓她承認那麼多呢?她現在的心計就像一個老奸巨猾的老商人,可是她現在纔是花季啊,明明才二十剛剛出頭,爲何心上已經傷痕累累了呢?他想呵護她,小心的把她寵愛在懷,填補掉她之前的所有的空洞,女人追求的不就是一份安定和溫暖嗎?

    “憑什麼?”沐然羽蹙着眉頭,不滿的看着他,脣翹的高高的,如果不和雪莉她們聯繫,她們肯定會在全世界發瘋的找她的,而且發生動盪肯定是難免的,雪莉她們那邊的狀況纔是她應該擔心的。

    夜夙墨不滿的咬着她的耳垂,“爲什麼你總是在我的面前提工作的事情?我最討厭你在我面前提工作。”沐然羽因爲工作忽略他已經不是一次兩次的了,工作什麼的早已經被夜夙墨列入情敵名單之中。

    “夜夙墨你又不是小孩子。”面對夜夙墨孩子氣的任性,沐然羽還是很無語,都多大人了,還整天那個樣子。

    夜夙墨冷哼道:“是工作重要還是我重要?”

    沐然羽爲什麼瞬間感覺飛醋亂濺啊?吃醋也要找好對象好不好?找一個男人來和她耍孩子氣,她還可以勉強理解是他的大男子主義,他在和工作較什麼勁啊?沐然羽懶懶的瞪了他一眼,“夜夙墨你是小孩子嗎?不覺得你這個問題很蠢嗎?”

    夜夙墨玩味的勾了勾脣角,“再蠢,你也不是照樣喜歡?”指尖捏着她光潔的下巴。

    沐然羽被他的話一噎,將視線撇向一邊,小聲的呢喃道:“那也不一定。”

    夜夙墨的臉一沉,皮笑肉不笑的說道:“你在說什麼?”

    沐然羽裝傻的看着天,不以爲然的問道:“我剛剛有說什麼嗎?”

    夜夙墨氣的牙癢癢,一字一頓的吐出,“是嗎?”

    沐然羽倒是一臉誠懇的點了點頭,完全沒有一絲的愧意,似乎剛剛她真的什麼都沒有說過一般。

    夜夙墨覺得,她肯定是被他寵壞了,要不然這個小女人也不會一天到晚在他面前無法無天,嬌妻有待調教啊,一想到調教二字,笑意不由又爬上夜夙墨的嘴角。“真的嗎?寶貝。”低磁性的聲音在沐然羽的耳畔響起,一改往日的稱呼,夜夙墨的臉上甚至還掛着似有似無的邪笑。

    夜夙墨的這個稱呼,突然讓沐然羽不寒而慄,手微微推着他的胸口,尷尬的說道:“對呀。”夜夙墨的反常,讓她覺得好像氣氛不對誒,大灰狼的角色不是應該是她扮演的嗎?

    “寶貝,你之前說要包養我的,可是你一直都沒有餵我吃飽怎麼辦?我可是一直餓很久了哦,”夜夙墨彎彎的嘴角,宛如天上的皓月一般,皎潔。

    “啊,夙沒有吃飽嗎?那就是叫丁琪一會去廚房裏拿點吃的過來好了,”沐然羽怎麼會不知道他口中的吃是什麼意思,尷尬的笑着,迅速的轉移話題。

    夜夙墨含笑的看着沐然羽一臉的?逄灰賴乃檔潰骸安恍信叮吮Ρ疵揮腥四芄晃貢ノ搖!?p

    “呵呵,所以我就說叫丁琪拿吃的過來,我親自餵你嘛,”沐然羽嘴角的笑都快僵掉了,跟着夜夙墨打着馬虎眼。

    夜夙墨看着眼前的打着馬虎眼的小女人,倒不急着戳穿她,貓抓老鼠要慢慢玩纔好玩,將她壓在大牀上,之前因爲兩個人還在冷戰,他不敢碰她,怕惹她生氣,不過現在,他就肆無忌憚咯。“寶貝,越來越會說話了。”

    夜夙墨淺吻着她的額頭,眼眸,嬌脣,夜夙墨的吻一路向下,大手也不停歇的在她身上煽風點火。

    沐然羽一臉潮紅的推着他,“嗯,走開啦。”不用想都知道他接下來想幹什麼事,小手無力的推着他。

    夜夙墨哪裏肯依着她,他可是禁慾一段時間了,他的火只能由她一個人來熄滅,夜夙墨俯身啃食着她白嫩的鎖骨,“不要,我餓。”

    沐然羽一臉的欲哭無淚,他餓關她什麼事?“你餓就去廚房啊。”小手掙扎的捶打着他的胸口。

    夜夙墨乾脆直接堵上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兩個人脣齒相依着,夜夙墨的大手更是撫上了她胸前的飽滿,時輕時重的揉捏着,“嗯。嗯。”一些支離破碎的呻吟聲從沐然羽的口中溢出來。

    夜夙墨的臉上更是沾染上得意的姿態,舌尖順着她的脖子一路向下,不滿衣服阻礙他的道路,大掌直接把沐然羽的衣服撕成碎片,更加肆無忌憚的碰觸她的身體。

    “不要嘛。”沐然羽下意識的掙扎的推開他,甜美的撒嬌更是激起了夜夙墨更加的佔有慾。

    夜夙墨的臉上掛上一絲似有似無的玩味,扯下他的領帶,將不聽話的小女人的雙手牢牢的綁住,埋頭在她的飽滿之中,盡情的享受着她的甜美。

    沐然羽深紫色的蕾絲胸罩無疑成爲了夜夙墨進攻的一大障礙,慾火焚身的男人又哪裏有盡力慢騰騰的去解開沐然羽的胸罩,直接用蠻力強硬的將它扯開,更是讓裏面的兩個小白兔亂晃。

    夜夙墨紅着眼俯身含住其中一隻櫻桃,任意的吮吸着,另一隻手握住旁邊的另一隻小白兔,揉捏着,指尖更是順着**打圈圈,指尖挑逗着口中的小櫻桃,牙齒輕輕的啃咬着。

    “嗯,嗯,輕點,好痛......”沐然羽礙於手被夜夙墨牢牢的綁緊不能反抗,只好任由着男人在她身上任意妄爲,胸前的疼痛更是刺激着她的大腦,張口似乎只能發出簡單的一連串的單音節。

    夜夙墨臉上的邪魅不由的放大,“叫吧,我喜歡聽你叫。”說着,更是壞心眼的對準小櫻桃狠狠的咬了一口。

    “啊。”

    粉嫩的小櫻桃上更是留下了一個可愛的牙印,這是他夜夙墨專屬的印記,夜夙墨的脣更是一路向下。

    由於沐然羽今天只是穿着裙裝,被夜夙墨這麼一撕,身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遮羞布了,下面僅僅只是穿着一件丁字的黑色小褲褲。

    夜夙墨強制性的拉開她的小褲褲,幽幽森林就這樣展露在他的面前。

    “不要看。”沐然羽真的被他一臉認真的表情,弄得,真的很想找一個地洞鑽進去。

    夜夙墨輕輕的舔舐她的耳垂,“爲什麼不要看?明明挺可愛的。”雖然他對於她的身體並不是第一次,但是她嬌羞的表情,他真的是百看不厭。

    沐然羽扁着嘴,“說不要就不要。”

    “還真是小氣呢,”夜夙墨也懶得和她開玩笑,畢竟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指尖插入她的**裏幫她開拓,避免一會他弄疼她。

    “嗯,嗯,不要弄那樣......”沐然羽的聲音很小聲,臉紅的更似要滴血了。

    夜夙墨玩味的笑笑,“爲什麼不要?明明很有感覺不是嗎?”夜夙墨惡趣味的在沐然羽的敏感點上狠狠的用指尖戳幾下。

    “啊,啊......”沐然羽雙眸含水楚楚可憐的看着他,口中的呻吟也開始變大。

    “妖精。”夜夙墨低咒一聲,每次看到她這楚楚可憐的表情,他的自制力就會完全崩盤,迫不及待的釋放下體的灼熱,顧不得幫她好好開拓,就火急火燎的把碩大的灼熱頂入她的身體。

    屋內更是燃起一把慾望之火,混着女人的嬌喘和男人深深的低吼。



    上一頁 ←    → 下一頁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