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大荒戰神 » 第182章 都給我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荒戰神 - 第182章 都給我滾字體大小: A+
     

    兩人一走進大廳,唰唰唰數十雙目光就齊刷刷的看過來。

    衆人反應不一,滄雲飛的眼中充滿了怨毒和仇恨,一見兩人就臉‘色’大變,恨不得衝上去將他們斬殺。但滄雲飛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強忍住心頭的怒意,但是從他手背上暴漲的青筋知道他此刻的心情。

    滄頂天也是狠狠的盯住姜流,他知道就是這小子侮辱他們下一任族長繼承人,侮辱他們滄月族。不過他這憤怒只是針對姜流,面對秦家第一天才他還不敢這樣。

    秦家的六長老秦正風和七長老秦正良看見秦香君進來之後都是臉上一喜,待看到她後面的姜流之後頓時就眉頭一皺。

    至於秦家家主則是端坐在上位一臉微笑的望着兩人,什麼話都沒說,不知道想些什麼。

    姜流一進來就將所有人的表情看在眼裏,對於滄雲飛和滄頂天的眼神,他沒有絲毫理會,看都不看他們一眼。只不過秦家二位長老的表情被他看在眼裏。

    他知道一定是因爲自己跟秦香君走得太近才導致他們皺眉吧!在他們眼中自己只是一個窮**絲,肯定是不配和他們秦家第一天才做朋友的。

    這樣的事情很正常,姜流並不覺得奇怪,只是讓他不解的是秦家主是什麼意思。他雖然一臉微笑,看起來也很真誠,但並沒有說話。並沒有歡迎的意思,姜流猜不透秦家主心裏想些什麼。

    秦香君一看到秦家主之後便飛奔上前撒嬌道:“爺爺,香君來看你了,還帶着朋友一起來的呢!你高不高興啊!”

    姜流在一邊看得眼睛都瞪大了,這還是那個高傲冷‘豔’的秦香君嗎?居然像小孩子一樣撒起嬌來。

    在他還在瞪眼的時候,秦香君已經向秦家主介紹道:“這是我不久前認識的朋友,人族姜流來自東域。姜流這是我的爺爺,也是現任秦家家主。”

    姜流走上前一步拱手見禮道:“人族姜流見過秦前輩,前輩大名如雷貫耳,一直期待見到前輩,今日一見果然不負此行。”

    聽得姜流的話,秦香君頓時就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她可是知道姜流連西域秦家都沒聽過的,哪裏知道自己爺爺的名頭啊!頂多也就是自己跟他提起過幾句。

    現在居然睜眼說瞎話,還如雷貫耳呢!

    秦家主見秦香君不顧形象的笑出聲來便瞪了她一眼,這纔對姜流道:“姜流你客氣了,老夫哪裏有什麼大名啊,這些日子我這丫頭沒連累你吧!”

    姜流趕緊搖頭道:“沒有沒有,秦姑娘溫柔可愛,美麗大方,是我連累秦姑娘了。”秦香君一直瞪着眼睛看着自己,哪裏還敢說什麼其他的啊!

    趕緊一通馬屁拍過去,秦香君聽得臉上一陣得意,被姜流投來一個算你識相的眼神。

    秦家主聽的也是苦笑這搖搖頭,他這個孫‘女’再瞭解不過了,她是什麼樣的‘性’格和爲人處事方式,姜流說的根本就不是她,除了美麗之外好像就沒有沾的上邊的了。

    秦家主又指着滄頂天他們道:“姜流,這位是滄月族三長老滄頂天,他身邊的滄雲飛想必你已經認識了。他已將前幾天發生的事情說過一遍,現在你來說說。”

    又對秦香君說:“香君,你也來說說,看看你們三個人說的有什麼不同。”

    姜流和秦香君一聽,頓時就知道滄雲飛將前幾天的事情改了,不然秦家主不會這樣說。兩人對視一眼便開始同時訴說前幾天姜流和滄雲飛發生大戰的原因。

    一開始兩人就說是因爲滄雲飛辱罵姜流,然後又直接動手。

    旁邊的滄雲飛一聽便立刻大聲狡辯道:“你們說謊,你們說謊,明明是姜流先動手,他先對我出手的,我沒有辱罵他。”

    滄頂天也是火爆脾氣,加上他也察覺到事情不像滄雲飛說的那樣。便怒道:“就是這小子怒罵我們滄雲飛,侮辱我滄月族,該殺。”

    一邊說,手上已經運轉起星辰之力,一團渾厚的勁道直接衝擊姜流而去,顯然是想直接擊殺姜流。

    秦香君眼見姜流就要被擊中,大聲叫喊道:“姜流小心,快躲開啊!”

    天璇境強者出手如何快,姜流還沒來得及反應,那道攻擊就已經來到眼前。他眼中有些不可置信,沒想到滄月族的人這麼囂張,居然敢再秦家動手殺人。

    就在姜流快要被擊中的時候,坐在上位的秦家主冷哼一聲,衣袖一揮。一道浩大的氣勁頓時擴散開來。滄頂天蓄勢許久發出來的那道攻擊,在秦家主揮手之間就已經被破。

    氣勁破了滄頂天的攻擊之後並沒有停留,直接擊中滄頂天的‘胸’膛,將他打的吐血。

    秦家主才道:“這是我秦家地盤,還容不得你滄月族撒野,香君他們究竟有沒有撒謊等他們說完之後在查清楚。若是再敢動手,直接鎮壓百年。哼!”

    秦家主都這麼說了,滄頂天和滄雲飛他們哪裏還敢多說什麼,這可不是滄月族,秦家又是西域第一霸主,秦家主的話他們哪裏敢不聽。

    見到爺爺救了姜流,秦香君甜甜的對着秦家主道:“爺爺真厲害,果然不愧是西域頂尖強者。”

    姜流也是對秦家主投去感‘激’的眼神,若不是秦家主出手相助,那就算不死也要重傷。

    然後不屑的看了滄頂天和滄雲飛一眼,心裏暗自下決定,但凡有機會有足夠的實力一定要將他們斬殺。尤其是滄頂天,天璇境強者,還不分場合就想斬殺自己,這種人毫無顧忌,威脅最大。

    秦香君也是對滄頂天怒道:“我們還沒說完你就迫不及待的想殺姜流,是不是心裏有鬼?”

    若是秦家主說這樣的胡,滄頂天自然不敢反駁。但是秦香君只是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子,在他眼裏就像小孩一樣,儘管是西域第一天才又怎麼樣。排資論輩都是自己的孫‘女’那一輩,也敢對自己這樣說。

    頓時就怒道:“你就是這樣對長輩說話的嗎?”

    秦香君冷眼望着他道:“我可沒有你這種恃強凌弱的長輩,我秦香君高攀不起。”

    “你--”滄頂天氣得說不出話來,指着秦香君的手指都氣的發抖。

    這個時候秦家主才發話道:“夠了,香君你退下,姜流你繼續說吧!不要有一絲隱瞞,也不用怕有人會對你出手報復,我在這裏看着呢!”

    姜流感謝的對秦家主道:“謝秦前輩主持公道。”

    然後便接着將滄雲飛辱罵自己想要斬殺並威脅自己的事情講了出來。當然他也毫不客氣的說自己當時也想要斬殺滄雲飛,單被秦香君阻止。

    一番話講完,滄雲飛和滄頂天都是臉‘色’蒼白,滄頂天不可置信的看着滄雲飛,沒想到這個從小自己看着長大的孫兒居然會因爲害怕而開口求饒,還說出那麼丟人的話。

    在姜流講話的期間滄雲飛也多次想要狡辯,但是秦家主的眼神一直盯着他,讓他絲毫不敢再放肆。

    姜流說完之後,便站立一旁。他知道在這件事上不需要自己再做什麼,有人會解決的。

    果然,他說完之後,秦家主等了一會兒之後就站起身來,望着滄雲飛道:“你現在還有什麼好說的?”

    滄雲飛依舊是極力狡辯道:“秦家主他撒謊,姜流撒謊,事情根本不是那樣的。”

    秦家主看着他,搖搖頭道:“事到如今你還癡‘迷’不悟,那好,香君你來說,姜流有沒有撒謊?”

    秦香君站出來說道:“爺爺,姜流沒有撒謊,雖然我不知道他跟你說了些什麼,不過我猜一定不是什麼好話,肯定是污衊姜流。”

    秦家主又對滄雲飛說:“聽見了嗎?我孫‘女’說姜流沒有撒謊。”

    “你爲什麼只相信她而不相信我說的?”滄雲飛不甘心道。

    聽到滄雲飛的話,秦家主感到一陣好笑,哈哈笑道:“你真是天真啊!你爺爺爲什麼相信你的話?香君是我孫‘女’,難道我不應該相信她的話而去相信你的話嗎?”

    說完,秦家主用看白癡一樣的眼神看着他。

    秦香君也是一臉鄙夷的看着滄雲飛,這麼白癡的問題他居然還問的出口。他自己怎麼不想想他爺爺爲什麼立刻就相信他自己的話呢!

    對於這種二貨,姜流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這樣的人都不配做自己的對手,姜流爲之前和他大戰一場感到丟臉。他決定以後有機會直接斬殺,不留一點機會。

    秦家主看了滄月族衆人一眼,寒聲道:“真相已經大白了,你們來我秦家無理取鬧,還污衊我孫‘女’和她朋友,我就讓你們長長教訓。”

    說罷,衣袖一揮,一股磅礴的氣勁推出,擊向所有的滄月族衆人。

    滄月族衆人還來不及求饒或抵擋就紛紛飛了起來,掉在地上每個人都大吐鮮血。

    這些人實力不一,卻受傷都是一樣重,姜流看得一陣驚歎,秦家主不愧是頂尖強者,這份控制力度太驚人了,一擊將力道分成十八份擊向十八個人,根據每一個人的實力將他們震傷。實在是強大恐怖之極。

    將十八位滄月族人打傷之後,秦家主喝道:“看在滄霸天的面子上我就不殺你們,都給我滾。”

    滄頂天他們看盡從地上爬起來,一個個攙扶着狼狽的從大廳離去。

    在走之前滄雲飛依舊是用無比怨毒狠辣的眼神看着姜流。

    但是姜流卻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對他比了一個割喉的動作。

    滄月族人走之後,秦家主對姜流的態度瞬間劇變,他面無表情地望着姜流道:“說吧!什麼人派你來的,接近香君有什麼企圖?”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