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312章 反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312章 反應字體大小: A+
     

    胡先生想到昏迷的俞閣老,瞥了一眼亂成一團的俞夫人等人,又看了一眼臉色灰壞眼底卻閃過一抹毅色的費氏一眼,略沉思了片刻,這才低聲道:“那個姓郭的,是丁丑年的進士。?”

    費氏臉色大變。

    如果對方是尋常百姓,民告官,不管有理沒理,進了衙門先打二十大板。很多還沒有開口,就死在了這二十大板上。因而縱然是血海深仇,等閒人也不會去告官。若對方是進士及第,就有資格坐在堂上問話,不傷筋動骨的,告一次不行,告二次,告二次不行,告三次。縣裏斷得不滿意,就告到州里;州里不滿意,就告到府裏……有的,爲了一口氣甚至會告到大理寺。那被告的人就算是有理,這樣一層層的告上去,名聲也完了。

    胡先生見她明白厲害關係,看她不由的高一眼,想了想,索性低聲道:“姨娘等會勸勸夫人,要早做打算纔是。”

    “多謝先生指導。”費氏聲音發顫地給胡先生曲膝行了一個福禮。

    胡先生拱了拱手,出了耳房。

    費氏幫着束媽媽把俞夫人擡到了一旁羅漢牀上,用冷帕子給俞夫人擦了臉,俞夫人幽幽地醒了過來,在人羣裏找着俞槐安:“德圃呢?他現在在哪裏?”

    俞槐安忙上前兩步,低聲道:“我這就去找大爺。”

    俞夫人點了點頭,叮囑他:“讓他快回來,就說老爺昏倒了。”

    俞槐安應聲而去。

    俞夫人就看見費氏端了杯熱茶過來,她不由問:“大奶奶呢?”

    衆人的目光朝臨窗的大炕望去。

    範氏正伏在墨篆的肩頭小聲的哭泣。

    俞夫人心頭頓生無名之火,拿起費氏遞來的茶盅就朝着範氏砸了過去:“你嚎什麼嚎?德圃還沒死呢?我俞家好好的運道,都是讓你給哭沒了的。”

    範氏避之不及,滿盅的熱茶潑在了她的身上。手背燙得通紅,她卻吭也不敢吭一聲。強忍着傷心,擦了擦眼淚。

    墨篆看着眼眶都紅了。

    俞夫人猶不解恨,道:“你公公昏迷不醒,你婆婆臥病在牀。你倒好。只知道哭。難道你娘連端茶倒水也沒有教你嗎?”

    範氏心裏暗暗生苦,忙起身親手幫俞夫人重新沏了杯熱茶。

    俞夫人就要她去看看俞槐安回來了沒有:“現在德圃有事。你也不知道關心關心!”

    這本是丫鬟、小廝的事,現在卻指使了她去做,明擺着就是給臉色她看。還要給她扣上一頂對丈夫冷漠的大帽子。偏偏她還什麼也不能說。

    範氏臉色發青地去了外院。

    俞夫人則招了費氏問話:“那個閔氏……你覺得她人怎樣?”語氣倒比對範氏要溫和。

    費氏微機微一愣。苦笑道:“夫人您有所不知,我一邊是大爺,一邊是大奶奶。親近了閔氏,對不起大奶奶。疏了閔氏,對不起大爺。只好做那睜眼瞎。每次把大爺託付的事交待清楚了就走,哪裏還敢和閔氏多說話?”

    俞夫人很是意外,還想問什麼,有小丫鬟跑了進來:“夫人,老爺醒過來了。”

    “真的!”俞夫人滿臉驚喜,提着裙子就朝書房奔去。

    丫鬟、婆子呼啦啦都跟了過去。

    御醫重新診了脈,開了方子,吩咐靜養,就起身告辭了。

    俞夫人忙吩咐人去煎藥,關心地問他還有沒有哪裏不舒服,要不要喝杯熱茶,想不想吃些什麼,提也沒提俞敬修一聲,就怕丈夫再次怒火攻心昏過去。

    俞閣老就問起俞槐安來。

    “我讓他去找德圃了。”俞夫人小心翼翼地觀察着丈夫的臉色。

    “也好,”俞閣老微微頷首,“我正好有話要問他。”然後神色一肅,道:“我有話跟你說。”

    束媽媽忙領着屋裏服侍的丫鬟、婆子退了下去。

    俞閣老低聲道:“那姓郭的不過是個小小的縣丞,因爲閔氏家道中落,就要退親,可見這是個見利忘義的小人,他又不是隻有這一個兒子,但爲了這個兒子,卻敢到大理寺去告德圃,這件事背後肯定有人指使。我想來想去,除了趙凌,沒有別人……”

    “怎麼會這樣?”俞夫人面如土色,“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他們過得好好的,我們也沒有惹他們,他怎麼還死死的抓住不放啊?”

    “你先別埋怨。”俞閣老低聲道,“聽我把說話完。”

    俞夫人“嗯”了一聲,安靜地望着俞閣老。

    “那趙凌既敢慫恿着姓郭的告狀,想必證據確鑿,我們在這上面是找不到破綻的,現在唯一之計,就是走通大理司……”

    俞夫人聽着眼角一跳:“您是說,打點大理寺的人?”

    俞閣老微微點頭,聲音壓得更低了:“家裏還有多少錢子?”

    “有一萬三千四百五十兩銀票。”俞夫人道。

    “太少了。”俞閣老道,“你想辦法湊三萬兩銀子。”

    丈夫有了主意,在兒子的生死關頭,俞夫人深深地吸了口氣,道:“我知道了。我這就去湊銀子。”

    俞閣老點頭,吩咐俞夫人:“請吳先生過來。”

    俞夫人應了聲“是”,門外傳來俞槐安的聲音:“老爺,夫人,小的回來了。”

    他的聲音有些慌張。

    俞閣老和俞夫人兩人聞言心中俱是一沉。

    “進來說話!”俞夫人話音剛落,俞槐安就衝了進來。

    “老爺,夫人,不好了。”他滿頭大汗地嚷道,“大爺被大理寺的人給帶走了……”

    “你說什麼?”俞閣老滿臉的震驚。

    俞夫人更是身子一軟,說都說不出來。

    “是真的。”俞槐安哭喪着臉,“不僅大爺被帶去了大理寺,就是閔氏和閔氏身邊的丫鬟、婆子全都帶了去,聽人說,奉命買兇人的。就是閔氏的乳孃……”

    “這個孽根!”俞閣老又氣又急,差點閉過氣去。

    俞夫人回過神來,緊緊地抓了俞閣老的衣袖:“不是要先傳訊的嗎?怎麼突然就抓到了牢裏去了?這肯定是那趙凌的陰謀鬼計,他既能買通那姓郭的,肯定也能買通獄卒。”說到這裏。她打了個寒顫。,若苦地哀求俞閣老。“老爺,您可要救救德圃啊!”

    “他也是我的兒子!”俞閣老望着妻子,無可奈何地道。“他出了事。難道我就不心痛?”又道,“現在只怕三萬兩銀子不夠,你想辦法再湊二萬兩銀子,一共五萬兩。我去趟大理寺。”

    “好!”俞夫人忙不迭地應了,她留了貼身的丫鬟照顧俞閣老。自己和束媽媽請點細軟去了。

    束媽媽擔心道:“當鋪的最會逢高踩低,知道我們急需銀子,這些金銀首飾只怕當不出好價錢來。”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俞夫人望着匣子裏蓮子米大小的紅寶石頭面,狠了狠心,蓋上了匣子,放到了要當的金飾首飾那邊。

    “要不,”束媽媽道,“跟大奶奶說一聲吧?那邊怎麼着湊個一萬兩銀子……”

    “不用了。”俞夫人道,“他們還要過日子,我們也還沒有要動兒子、媳婦私房錢的地步。”

    束媽媽聽了忍不住小聲嘀咕:“您的銀子肯定是大爺的,可大奶奶未必和大爺一條心,她的銀子不一定就是大爺的……”

    俞夫人收拾東西的動作一滯,臉色陰了下去。

    她慢慢地坐在了炕邊,道:“你去把大奶奶叫來。”

    束媽媽愣了愣,這纔去叫了範氏過來。

    俞夫人指着炕頭讓她坐了,把俞敬修的情況告訴了範氏,最後道:“……現在正湊銀子準備打點大理寺的人。”

    範氏的眼睛早就落了下來,她一面擦着眼淚,一面責怪着閔氏:“定是她慫恿的。可憐大爺爲了她,竟然連父母之命都不聽了。大爺的名聲,就是斷送在了她的手上……”

    俞夫人一言不發,靜靜地坐在那裏聽着。

    範氏說了半天,見俞夫人沒有反應,忙打住了話題,道:“娘喊我來,有什麼事?”

    “也沒什麼事。”俞夫人道,“就是跟你說說。”

    範氏紅着眼睛吸了吸鼻子,道:“娘,先前是我不好,我不應該和德圃置氣。德圃回來了,我會和他好好過日子的,不再讓爹和娘爲我們擔心了。”

    俞夫人聽着,眉宇間閃過一絲失望,道:“你還有沒有什麼跟我說的?”

    範氏想了想,道:“娘,您是怪我沒有好好照顧德圃,讓德圃年過三旬還膝下空虛吧?我以後……”

    “以後的事,以後再說,”俞夫人打斷了她的話,語氣略帶着幾分不虞,“現在家裏沒有這麼多銀子,你看你那邊還有多少銀子和細軟,先把打點大理寺的銀子湊齊。”

    範氏傻了眼,張口結舌,半晌才道:“我那裏也沒有多少了……珍姐兒那邊常用藥……”

    “也就是救救急。”俞夫人說着,語氣越發的冷淡了,“過兩天,槐安會回趟南京。你那邊,有多少就拿多少吧!”

    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範氏還能說話。

    她低低地應了聲“是”,回去拿銀票和細軟去了。

    “真讓你說對了。”俞夫人望着範氏的背影,目光刀刃般的鋒利,“我的銀子是德圃的,她的銀子未必就是德圃的。”

    束媽媽不敢搭腔,低下了頭。

    範氏拿了兩千兩銀票和幾件俞夫人賞的首飾,向俞夫人解釋道:“沒想到會有急用,平日大手大腳的,只餘下這些銀票。至於細軟,也只有夫人賞我的值些錢。”

    俞夫人只掃了一眼,就讓束媽媽收下了。

    想讓情節緊湊點,刪了又刪,更新的時候有點晚……O(n_n)O~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