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311章 靜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311章 靜好字體大小: A+
     

    趙凌正側臉在聽秦飛羽說話:“……那邊雖然沒這邊規整,卻臨了什剎海,家家戶戶的後院都可以引活水入院,修個江南似的小花園。我看,你不如也搬到那邊去住算了。我們兩家也可以做個伴。”

    京都少水,有活水的宅子通常都有市無價。

    秦飛羽前些日子剛在什剎海那邊置了個宅子。

    “我可不比秦大哥,在京都熟人熟路,辦什麼事都方便。我現在,是鄉里人進城,哪裏摸得清東南西北啊!”趙凌看見阿森進來,和秦飛羽打趣了幾句,招了阿森過去:“什麼事?”

    阿森笑着給秦飛羽等人行了個禮,這才道:“大通號的葉掌櫃知道大哥回來了,讓人送了席宴面過來,嫂嫂讓我來跟大哥說一聲。”

    葉掌櫃知道趙凌剛回到家,夫妻之間有話要說,孩子那裏要檢查功課,還有親戚故舊要應酬,一早就說好了,等過幾天再來拜訪。

    趙凌一聽就明白是阿森有話對自己說,道:“我書房多寶格的底層還有兩斤上好的碧螺春,您替我賞了葉掌櫃的人。”

    言下之意,是要他在書房裏等。

    阿森笑着應了。

    秦飛羽卻拉了阿森說話:“有些日子沒見,你倒越發的沉穩了。聽說王大人想讓你襲了他世襲的百戶,你婉言拒絕了。莫非要學那些士子,走科舉入仕之途?”

    阿森笑道:“父親還年輕,也不必爭着把百戶的襲職給我。我正好讀幾年書。長長見識。”

    秦飛羽笑着點頭。

    阿森行禮退了下去。

    林遲就問秦飛羽:“程家那件事最後怎麼辦了?”

    他問的是王大人的連襟,也就是王夫人的姐夫。

    秦飛羽笑着朝四周看了看,見在座的都是自己人,低聲道:“王大人把程家的那個浪蕩子狠狠地揍了一頓,還揚言他若敢對妻子不敬,他知道一次湊一次。你別說,還真就一物降一物。那姓程的這兩年雖然依舊吃喝/嫖/賭,卻再也不敢打老婆了。”

    衆人不由笑了起來。

    陶牧就說起京都的一樁軼事來:“魏家衚衕那邊也出了件和王大家連襟家差不多事,先前岳家也是好話說遲。那女婿卻如耳旁風。後來閨女受不了了,寧願去做姑子也不願意和女婿過下去。那岳父想,我這麼多好話都白說了。反正以後也是橋歸橋,路歸路,索性請了族裏的幾個侄兒把女婿狠狠地湊了一頓,把那女婿湊寒了膽,不要說動手打老婆了,老婆要和離,他哭着跪着就是不肯。想着我這還是翁婿,岳家的人就能把我打成這樣,這樣是成了陌路,豈不是連命也沒了……”

    大家又是一陣笑。

    趙凌卻趁機去了書房。

    阿森正抓耳撓腮地等着趙凌。見了趙凌,小跑着迎了上去,把俞敬修要迎閔氏進門的事告訴了他。

    趙凌想了想,道:“俞家肯定不會同意閔氏進門的,俞敬修估計也知道。現在卻急急地要迎了閔氏進門。只怕這其中還有什麼蹊蹺,你想辦法打聽清楚了,我們再做打算。”

    阿森高高興興地“嗯”了一聲。趙凌回了廳堂,繼續和秦飛羽等人拉着閒話,他則和傅庭筠打了聲招呼,藉口家中有事。先行告辭。

    接下來的幾天,趙凌進宮覲見皇上,拜會同僚,走訪親戚,忙得不亦樂乎。

    阿森則在針匠衚衕進進出出,很快把事情給摸清楚了。

    他沒顧得上用午膳,直接去了史家衚衕。

    趙凌在家午休。

    阿森擡腳就往正屋去。

    急得鄭三額頭冒汗,一把就將阿森拽到了東廂房:“在這等着,我讓雨微姑娘去稟一聲。”

    “我有急事。”阿森催着他,“你快去給我稟一聲。”

    “都是做爹的人了,怎麼還想個孩子。”鄭三小聲嘀咕着,去稟了雨微。

    雨微硬着頭皮去叩了內室的門。

    傅庭筠來應的門。

    雨微不好意思看傅庭筠,垂着眼簾,低聲說了來意。

    傅庭筠直接轉身去叫趙凌。

    雨微這才發現趙凌拿着本書倒在臨窗的大炕上,呦呦、曦哥兒、旭哥兒和晗哥兒則橫七豎八地睡在趙凌的周圍。

    她不由汗顏。

    自己好像想多了……也不止是她,大家好像都想的有點多……

    思忖中,就看見趙凌小心翼翼地把胳膊從呦呦的頸下抽了出來,輕手輕腳地出了內室。

    “阿森在哪?”他怕把孩子吵醒,壓低了聲音問雨微。

    雨微忙指了指東廂房:“二爺在那裏等您!”

    趙凌微微頷首,去了東廂房。

    傅庭筠倚在門口朝外張望:“知道阿森找九爺有什麼事嗎?”

    “我去給二爺奉茶奉點心去。”雨微聞言知雅。

    “不用了。”傅庭筠笑道,“我也就是問問。若是有什麼要緊的事,等會九爺會跟我說的。”

    這樣一打擾,午覺是睡不成了。

    雨微笑着給傅庭筠打了水來服侍梳妝。

    不一會,趙凌折了回來。

    雨微退了下去。

    趙凌就對傅庭筠道:“剛剛阿森跟我說,閔氏懷了身孕,俞敬修不願意他的孩子無名無份,要迎閔氏進門。俞家不同意,俞脩敬爲此已經從俞家搬了出來。”

    傅庭筠張口結舌。

    這個俞敬修,總有出乎人意料之外的舉動。

    既趙凌一直注意着俞敬修,想必對這些已有了安排。

    她問:“那你有什麼打算?”

    “原來我想,這幾年俞閣老和西平侯走得近。馮通這麼大的膽子,完全可以藉着馬匹的事把俞閣老拉下水。只是這樣一來,便宜了俞敬修,”趙凌沉吟道,“所以我想等些日子。我就不相信,那俞敬修是不偷吃魚的貓。只要針匠衚衕那邊有了動靜,我們就支持郭家的人告俞敬修‘殺夫奪妻’。再把俞閣老結交外臣的事抖出來,就算是俞家在朝廷故舊遍地,也沒有人敢冒天下大不違爲俞閣老說話。”

    他一邊說。傅庭筠一邊仔細地想着他的話,待他說完,傅庭筠遲疑道:“你是說。俞敬修的事要在俞閣老的事之前爆發……因爲俞閣老的事太大,要是俞閣老的事先爆發,那大家對俞敬修的事反而沒有那麼注意了。”

    趙凌笑着點頭,道:“針匠衚衕的事先抖出來,大家就會注意到俞敬修乾的那些事。要是俞閣老的事先抖出來,說不定大家會覺得這是那些對憎惡俞家的人落井下山,有意惡主俞敬修。”

    “那郭家的人,願意出堂指認俞敬修嗎?”

    “我已經讓阿森去辦這件事了。”趙凌道,“俞閣老雖然在普通官員的心目中高不可攀,可我現在也不是一點實力也沒有。何況重賞之下。必要勇夫,我們又沒有冤枉那俞敬修!”他說着,笑握了傅庭筠的手,“好了,我們不說這些了。你準備準備。過兩天我們帶着孩子們去看大象表演……”

    他的話音未落,內室就響起呦呦清麗婉轉的聲音:“爹爹,爹爹,我們這就去看大象嗎?”

    趙凌和傅庭筠回頭,就看見女兒睡眼惺忪地站在炕上揉着眼睛。

    兩人不由相視而笑。

    趙凌上前抱了呦呦:“傻丫頭,這還沒到四月初八呢!”

    “可我夢到爹爹帶着我和弟弟們在看大象了!”呦呦笑嘻嘻地抱住了父親。“曦哥兒吃了很多的櫻桃,結果晚上回到家裏,牙酸的不能吃東西了。爹爹給旭哥兒買了把真正的大刀,旭哥兒把院子後面的那棵棗樹給砍斷了,安師傅直誇旭哥兒好,娘卻要旭哥兒跪搓衣板……”

    “你才跪搓衣板呢!”旭哥兒不知道什麼時候也醒了,他不服氣地大聲辯道。

    趙凌哈哈大笑,伸手摟了旭哥兒:“可不能和姐姐頂嘴!”

    “我不是要和她頂嘴!”旭哥兒嘟着嘴巴,都可以掛個油瓶了,“春餅表哥讓着姐姐,元宵表哥、大哥他們,都讓着姐姐,我要是再讓着她,她恐怕早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這樣是要出事的。我這是爲了姐姐好。”話說到最後,他小臉繃得緊緊的,顯得非常的嚴肅。

    趙凌一愣。

    呦呦已經氣得直跺腳:“娘,您看二弟!”

    傅庭筠站在一旁抿了嘴笑。

    趙凌和着稀泥:“好了,好了,今天太陽這樣好,我們去後院盪鞦韆吧!”

    孩子們一聲歡呼,爭先恐後地跳下炕穿着鞋子。

    趙凌笑着和孩子們去了後院。

    傅庭筠帶着雨微在廚房裏給趙凌和孩子做酒釀糯米圓子。

    門外傳來小販高亢而又幽揚的叫賣聲:“心裏美蘿蔔……又甜又脆的心裏美蘿蔔……”

    長子曦哥兒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竄了出來:“娘,娘,我要吃心裏美蘿蔔!”

    傅庭筠笑着擦了手,回屋拿了十文錢給曦哥兒:“給你爹爹、姐姐和弟弟也買幾個。”

    曦哥兒“哎”了一聲,高高興興地出了門。

    呦呦伸出頭來:“娘,大弟呢?”

    傅庭筠回頭,看見旭哥兒滿臉不以爲然地站在呦呦的身後:“大哥聽到有人叫賣,肯定是去買東西了。”

    正說着,曦哥兒抱着一堆蘿蔔跑了進來。

    “姐姐,二弟,”他喜滋滋地道,“有蘿蔔吃。”

    旭哥兒“嗤”了一聲。

    呦呦很是惱火,瞪了旭哥兒一眼,上前幫曦哥兒接了蘿蔔:“你怎麼買了這麼多?”

    “不多,不多。”曦哥兒不知道是沒有注意到姐姐和弟弟的異樣,還是根本就沒有感覺到,喜笑顏開地道,“家裏這麼多人,一個最多半根。”

    旭哥兒道:“我不吃。我的那半根就讓給你了。”

    話音未落,趙凌抱着晗哥兒從遊廊走了過來:“咦!怎麼曦哥兒不見了,你們都跟着跑了。”

    旭哥兒閉着嘴巴不說話。

    呦呦望着曦哥兒。

    曦哥兒卻依舊笑容滿面,拿了根嫩嫩的水蘿蔔遞給趙凌:“爹,吃蘿蔔!”

    趙凌笑着接了蘿蔔。

    晗哥兒就抱着父親的脖子搖來搖去:“爹爹,我不吃蘿蔔,我要鞦韆,我要鞦韆。”

    傅庭筠望着丈夫和兒女,只覺得春日的陽光是這樣的明媚,歲月安穩又寧靜,不由得嘴角微翹,露出個明麗的笑容。

    文寫到這裏基本上就結束了,還有最後一章《後記》。

    雖然有些捨不得,但世間沒有不散的筵席啊。

    謝謝大家這些日子以來的陪伴,11月的粉紅票得了第三。

    12月26日會開新文,正在爲新書的書名苦惱。

    到時候還請諸位看書的姐妹、兄弟們去捧個場。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
    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