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309章 原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309章 原諒字體大小: A+
     

    傅庭筠一愣,想到俞家後院如今那錯綜複雜的關係,尋思着吳姨娘只怕也做過些見不得光的事,可那畢竟是從前的事了,現在既出了俞家的門,就不是俞家的人了,隻眼着她從今往後不要再行錯走差,堂堂正正的做人。?又見她哭得傷心欲絕,心裏一軟,幽幽嘆了口氣,委婉地勸她:“佛語有言,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只要你有心向善,從此積善成德,菩薩自會保佑你的。”然後彎了腰去拉她。

    吳姑娘卻抓着她的手不放,跪在那裏,眼淚落得更厲害了:“趙夫人……你不知道……那天在潭柘寺裏遇到您,我就是想跟你說……我不願意做妾,卻又不能眼睜睜看着老父、幼妹走投無路……到了俞家,那俞脩敬看都不願意看我一眼,舉手投足間透着股冷漠同,吳夫人又只是一味的讓我討好俞夫人、俞脩敬……我滿腹的心思沒有人說……想着這樣也好,我就當是在姑子廟裏修行的……不曾想卻有了身孕……”她說到這裏,面孔漸漸沒有了顏色,“我當時心裏一喜,覺得如果能生一兒半女的,以後的日子也有了盼頭,那俞脩敬雖然看不起我,但兒女總歸是他的骨血,看在兒女的面子上,給我幾分顏面,在外人面前待我客客氣氣的,我也就心滿意足了……可我沒想到,他不僅沒有半絲的歡喜,還處處挑我的錯,給我臉色看,待我比從前還要不堪……我這才明白自己的處境……孩子就算是生下來。也和我一樣,永遠看他的臉色,甚至,還要看嫡子的臉色……我就想,我爲什麼會懷了孩子?要是沒有這個孩子該有多好啊!”

    傅庭筠聽着,心裏“咯噔”一下,隱約覺得有什麼讓不慄而寒的事發生了。她不由心中一緊。

    “……那年中元節,俞夫人和少奶奶要去潭柘寺上香,”吳姑娘目光呆滯。滿無目地盯着空中,喃喃地道,“我送她們出門。早早地就在垂花門前候着……俞夫人還沒有來。不一會,少奶奶前呼後擁地走了過來……我忙上前請安……少奶奶卻是看也沒看我一眼,用鼻子‘哼’了一聲就從我身邊走了過去……那些丫鬟、婆子都爭先恐後,緊緊地跟在奶奶的身後,也不知道是誰,從我身邊走過的時候,撞了我的肩膀一下……我知道這是有人在給我下拌子,討好大奶奶,怕有人故伎重施,就朝後退了幾步…………沒有注意到身後是個臺階。一下子就仰面跌倒在了臺階下……”

    傅庭筠“哎喲”一聲睜大了眼睛:“這麼說來,並不是範氏推的你了?”

    “不是!”吳姑娘蒼白的面孔閃過一道紅霞,迴避般地躲開了傅庭的目光,又羞又慚地低下了頭,“是我自己不小心……”她小聲道。“蓮心都嚇傻了,半晌才反應過來,拉着我的手直問‘姨娘您怎麼了’,嘴脣都是白的……大奶奶卻只是皺着眉頭瞥了我一眼,喝斥身邊丫鬟‘都傻愣着幹什麼?還不扶姨娘回屋,請個大夫來給姨娘看看’。那丫鬟和蓮心扶了我就往後走……那邊俞夫人走了過來。見兩個丫鬟扶着我,問出了什麼事?大奶奶輕描淡寫地笑道:‘沒事!我看吳姨娘月份重了,讓她不用送我了,遣了個小丫鬟扶她回去’……我當時腰像斷了似的,走路都有些不穩。俞夫人看了我一眼,也只是輕輕地“嗯”了一聲,就頭也不回地和大奶奶上了馬車。

    “我這才徹底的明白。

    “不管平時俞夫人待我有多和善,涉及到家族利益、子嗣紛爭,她是絕對不會站在我這一邊的。只有我,還傻傻地在心裏記着她當初說過的話——‘只要生下孩子,就養在我身邊,有我的一口飯吃,決不讓他喝粥’……”

    她說着,本已經止住的淚水又一次垂落下來。

    “回到屋裏,我就覺得有些不對勁。

    “但我一想到大奶奶對俞夫人說話時那輕描淡寫的口吻,一想到俞夫人語氣裏透着幾分漫天要價的哼聲,心裏就就針在扎……既你們都不想要這個孩子,我有什麼好在乎!反正我早就不想活了,大不了賠他一條性命……”

    傅庭筠不由緊緊地攥住了吳姑娘的手。

    吳姨娘嘴角顫抖:“我一直沒有吭聲。到了下午,俞夫人、大奶奶要從廟裏回來了,蓮心來問我要不要去垂花門前候着,這才發現我的異樣……”她的聲音越來越低,“後來御醫來了……我悄悄把藥給潑了……”說到這裏,她嚎啕大哭起來。

    傅庭筠心裏有種說不出來的悲傷。

    不知道是爲了吳姑娘,還是那個因爲不被期待而被母親放棄了的孩子。

    但望着泣不成聲的吳姑娘,她好像又挺能理解吳姑娘的選擇似的。

    好比她自己,每次看到幾個孩子,想到孩子的父親,她心裏就會像喝了蜜甜水似的甜甜的。

    “別哭了!”傅庭筠勸着吳姑娘,聲音多了幾分真誠的溫和,少了幾分應酬的客氣,連她自己都沒有想到,微微有些驚訝,“昨日之事不可留。人要往前看,這日子才能越過越好。我看那鄉間的婦人,快臨產的時候還在田間勞作,可見這孩子保不保得住,不全在小心不小心,還是你和那孩子沒有緣分……”

    吳姑娘訝然地擡頭,一雙被淚水沖洗過的眸子烏黑髮亮:“您,您原諒我了……”她小心翼翼地道,表情中充滿了惴惴不安的希冀。

    傅庭筠愕然,隨即明白過來。

    吳姑娘是讀過《女誡》、《烈女傳》的人,從倫理上來說,她做爲母親,等於是親手害死了自己的孩子,罪孽深重,就是死後下十八層地獄也不過。可若是從感情上來說,她卻覺得自己這樣免除了孩子以後面對嫡庶之別的痛苦,免除了孩子做爲庶子永遠低人一等的卑身,做是對的。矛盾之下,她急需一個對自己所作所爲的評判……

    或者是因爲這件事不能對人說,或者是還有什麼其他的理由,吳姑娘把她當成了那個做評判她對錯的人。

    是不是因爲這樣,所以吳姑娘對自己纔有種莫名的好感與親切呢!

    傅庭筠不得而知。

    她希望自己的言行能安慰吳姑娘惶恐的心,也真心希望吳姑娘能拋開從前的種種,開始新的生活。

    從某種意義上來,她和吳姑娘一樣,都是俞脩敬的受害者。

    “我有什麼資格說原諒就原諒的。”她微笑道,“只是我覺得,人的這一生,不可能不犯錯,要緊的是我們不能反覆地犯一樣錯。”

    吳姑娘忙道:“我再也不會這樣了!”說完,又覺得這話有些不妥當,急急地道,“我們那裏有個蓮花庵,收留那些孤寡無依的老人或是被父母遺棄了的孩子。我已經和父親、妹夫、妹妹商量好了,回去以後就會在我們附近蓮花庵做居士,幫着庵裏的師傅們照顧那些老人和孩子。”

    傅庭筠有些意外吳家人的豁達。仔細一想,覺得這樣也好。照顧別人,得到認同,能慢慢忘記從前的傷痛。

    她叫雨微拿了一百兩銀票進來。

    “這是我捐給蓮花庵的香火錢。”傅庭將銀票塞給了吳姑娘,“以後蓮花庵若有什麼困難,你就給我報個信。別的不敢說,捐些香火錢還是做得到的。”

    吳姑娘見她言語誠摯,想了想,也不矯情,收了銀票,道:“我會跟大師傅說的,也會每日代夫人在菩薩面前敬炷香,求菩薩保佑您闔府平安,萬事順遂!”

    傅庭筠向她道了謝,兩人又說了會閒話,眼看着到了晌午,傅庭筠留吳姑娘用午膳,吳姑娘婉言謝絕了,說還沒有給吳夫人辭行。傅庭筠不好多留,送她到了大門口。

    待到吳姑娘啓程的那天,讓雨微帶着程儀去送了吳姑娘一程。結果雨微回來的時候,吳夫人也跟着一起過來了,言語間均是對傅庭筠送吳姑娘的感激,傅庭筠敷衍了她幾句,把話題轉到了二月初二的春宴上,吳夫人興致勃勃地說起她請了哪些人,春宴是怎樣安排的,把這件事揭過不提。

    轉眼間就到了三月,進京述職的人都陸陸繼繼離開了京都,趙凌卻不見影子。

    傅庭筠不免有些着急,讓阿森去打聽。

    阿森那邊還沒有信來,葉掌櫃突然來訪。說是先前她入夥的飯莊這幾年生意很是興隆,原來的地方有些不夠用,一是想把旁邊的鋪子也盤下來,二是想在東大街、西大街各開一個分店,這樣一來,銀子就有些週轉不過來,他來商量傅庭筠,能不能把今年分的一萬兩紅利拿到出來,作爲擴張鋪面用。

    傅庭筠當初入股飯莊,不過想維持家裏的開銷,現在不公維持家中的開銷綽綽有餘,還有能積贊,心裏已經很高興了,問了問葉掌櫃的打算,聽着安排得井井有條,知道他們不是看着生意好一時興起,痛痛快快地拿了一萬兩銀票給葉掌櫃。

    葉掌櫃笑眯眯走了。

    第二天拿了幾個選址來問傅庭筠。

    兩人商量來商量去,又過了大半天。

    接下來是鋪面的陳設,菜式的甄選……傅庭筠每天忙得團團轉,心裏的疑問卻越來越大。

    她只參股,這些經營上的事,好像不屬於她管……

    月底,求保底粉紅票!

    PS:推薦意千重新文《良婿》:這是一個復仇和反覆仇,男主反覆抽以及復仇沒成功後以身抵債的故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
    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