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304章 夾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304章 夾縫字體大小: A+
     

    聽懂範氏的話的墨篆心如刀絞,垂淚喊了聲“大奶奶”,想勸一句“大爺不是這樣的人”,想到自己打探到的消息,卻無論如何也說不出口。

    此時幫着大奶奶粉飾太平,等到那閔小姐殺到眼前來了,大奶奶還沒有一點點防備,到時候她們豈不是眼睜睜地被動挨打?

    想到這些,墨篆不由道:“這內院的事,只有夫人能名正言順地壓着大爺。大奶奶,您快別哭了,我服侍您梳洗一番,陪着您去見夫人好了。夫人待大奶奶一向親厚,原來還有子嗣的事隔在中間,這兩年大奶奶可買了不少丫鬟在屋裏服侍着,過年的時候夫人不是誇大奶奶比從前懂事多了嗎?可見夫人對大奶奶這樣的改變很是欣慰。

    “那閔姑娘熱孝期間就和大爺眉來眼去的,這樣的人能有什麼好教養?就算是生了兒子,擡進門來也只能教壞了孩子們。俞家百年清譽,可不能讓這樣的人給敗壞了……”

    範氏聽明白了墨篆的話,想了又想,覺得自己如今也只能拿這個理由阻止那閔姑娘進門了。強要着精神擦了眼淚,由墨篆梳妝打扮了一番,去了俞夫人那裏。

    在墨篆打聽針匠衚衕的時候,俞夫人就知道了。

    她正等着範氏出招呢!

    聽說範氏要見她,她不由暗暗點頭,思忖着這個媳婦總算還沒有糊塗到底,讓小丫鬟領了範氏進來,和顏悅色地問她吃沒吃過飯,珍姐兒怎樣了,她這兩天都怎麼消遣的。

    範氏一一作答,又見俞夫人語氣溫和,神態親切。心中漸安,把話題扯到了閔小姐的頭上:“……我聽了真不敢相信!大爺是讀賢聖書、中過狀元的人,何況家裏的怎麼可能有這樣的心思?多半是受了人盅惑。娘,那閔姑娘可還在期間,這要是讓人發現傳了出去。大爺肯定會被人彈劾的。到時候大爺豈不是要清譽受損?”

    俞夫人聽着就皺了皺眉,道:“這件事的確是德圃太過浪孟了!”

    範氏聽着心頭一喜。忙道:“怎麼能怪大爺,多半是那閔小姐使了什麼手段?君子欺之以方。大爺爲人就是太過端正了。”

    俞夫人點頭,傾了身子問她:“你說。這件事該如何是?”語氣中有掩飾不住的期望。

    範氏強忍着纔沒有笑出來。

    她低聲道:“百善孝爲先。大爺是讀《孝經》長大的。這件事,還得請娘出面——大爺總不能仵逆娘吧?”

    俞夫人眼底的笑意漸漸散去。

    她慢慢地坐直了身子,道:“如何他陽奉陰違,不聽我這個做孃的怎麼辦?你不也說。德圃是受了閔小姐的盅惑嗎?我只怕他會一意孤行。”說着,淡淡地瞥了範氏一眼。

    範氏心頭一跳。

    總覺俞夫人這一瞥大有深意。

    想當初。俞敬修要娶她,還不是一意孤行……最後和她成了親……

    剎那間,她有心慌意亂,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將那些亂七八糟的念頭壓了下去,強露出個笑臉,道:“不會的,大爺最尊敬的就是娘了,娘要是不同意,大爺決不會違背孃的。”

    “哦!”俞夫人挑了挑眉,道,“我是說如果,如果他不聽我的,該怎麼辦?”

    不聽俞夫人的,該怎麼辦?

    是啊!

    如果不聽俞夫人的,她能有什麼辦法?

    和俞敬修鬧?

    他只會覺得她形如潑婦。

    恰恰潑婦是俞敬修最不能忍受的。

    如果她這樣做了,不僅挽回不了俞敬修的心,只怕現在的恩愛都要付之東流。

    忍着?

    難道就讓她眼睜睜地看着那閔氏進門不成?

    到時候家裏的人還有誰會把她放在眼裏。

    把那閔氏羞辱一番?

    不,不,不。

    那樣一來,不要說俞敬修了,就是俞夫人恐怕都會覺得她心毒手辣,不是良人。

    怎麼辦?

    心中爲難着,把閔氏羞辱一番的念頭卻越來越強烈。

    範氏的手緊緊地攥成了拳,好不容易纔把這個念頭壓在心底。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怎麼辦纔好呢?

    她的表情變得茫然起來。

    一直細細觀察着範氏的俞夫人難掩失望之色。

    她閉上了眼睛,好一會才睜開。

    只是再睜開的時候,目光已是一片清冷。她端了茶,漠然地說了句“你先回去吧!德圃那裏,我會跟他說叨說叨的”。

    範氏面露喜色,恭敬地給俞夫人行禮退了下去。

    坐立不安地守在門外的墨篆忙迎了上前,急急地低聲問道:“夫人怎麼說?”

    “夫人答應幫我和大爺說說。”範氏露出個愉悅的笑容。

    只是那笑容還沒來得及完全展開,她身後俞夫人的內室就傳來了“哐當”一聲砸東西的聲響。

    兩人驚愕地回頭朝俞夫人的內室望去。

    “蠢貨!”俞夫人不耐煩地低聲罵道,“自私自利到了極點!難怪畏畏縮縮一副小家子氣。還好只生了一個女兒,要是生的長孫,只怕我們俞家就要斷送在她手裏了。既想阻止閔氏進門,又想在男人面前裝賢良,主意竟然打到我的頭上來了,慫恿着我幫她出頭……她自己裝幹什麼?躲在一旁裝什麼也不知道?還是當着德圃面反勸我息事寧人?”

    “您小點聲!”束媽媽手腳利索地收拾着俞夫人砸碎了的茶盅,小聲勸道,“大奶奶還沒有走遠呢!”

    “她就是聽到了又能怎樣?”俞夫人的聲音不僅沒有低下去,反而越來越大,“她也就是個窩裏橫,離開了德圃,誰還把她當個玩意!”俞夫人說着,“呸”了一聲。道,“我就說她了,她敢到我面前來哼一聲嗎?扶不上牆的東西!真是丟人現眼……”

    束媽媽不敢上前,屋裏只有她一個,又不敢走開。哆哆嗦嗦地畏縮在牆角。一動也不敢動。

    範氏在門外把俞夫人的話聽了個一清二楚。

    她羞愧又難堪,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

    婆婆當着那個僕婦這樣罵她。她哪裏還有臉在這個家裏呆下去。

    範氏的眼淚雨珠般地落了下去,卻不敢弄出一點的聲響,生怕震怒中的俞夫人聽了會出說更難聽的讓。讓自己更加不堪。

    “大奶奶!”墨篆眼淚婆娑地扶了範氏。

    “我們回屋去!”範氏擦着眼淚。和墨篆互相攙扶着,步履蕭瑟地回了屋。

    那邊俞夫人罵了一場,心中的鬱氣才漸漸消去。問束媽媽:“魏姨娘在幹什麼?”

    這東一榔頭西一棒槌的,就算是束媽媽這樣慣會服侍人的人也沒有個準備。忙陪着笑臉順着俞夫人的話道:“我這就去看看費姨娘在幹什麼?”

    俞夫人臉色微霽。輕輕地點了點頭。

    待她喝了兩盅茶,吃了幾塊點心。束媽媽這才折了回來。

    “費姨娘,在大奶奶處,”束媽媽低眉斂目地道,“在陪大奶奶說話。”露出怪異的表情。

    俞夫人不由“哦”了一聲。

    束媽媽低聲道:“說是在勸大奶奶,讓大奶奶放心,像閔姑娘這樣的人,您是無論如何也不會讓她進門。還說,這阿貓阿狗養久了都會覺得心痛,何況閔姑娘這樣落難的美人。大爺如今是真正的憫惜閔姑娘,閔姑娘熱孝期間,不過是去看了兩次,其他的時候,都是讓她幫着傳的話。恐怕是要等閔姑娘的孝期過去。她勸大奶奶,說‘大爺到如今也沒有在大奶奶面前把這件事給說穿,您何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您一日不點頭,那閔氏就一日不能進這個門,就算她生了兒子,正好,您現在只有珍姐兒一個,抱回來養着,說不定還能給珍姐兒帶個弟弟。閔氏這個名不正言不順的人都安之若素,您這個俞家用八擡大轎娶進門戶有什麼好着急的’。”

    “咦!”俞夫人聞言神色一正,道,“倒是我小瞧了她。”

    束媽媽笑着站在那裏,不敢搭腔。

    俞夫人就問她:“那大奶奶怎麼說?”

    “大奶奶就問費氏,如果大爺提出讓閔氏進門怎麼辦?”

    “那費氏怎麼說?”俞夫人冷靜下來之後也一直在想這個可能,總覺得不顧怎樣都沒有完全的把握能阻止俞敬修,她對費氏會怎麼回答也就格外的感興趣。

    “費氏說,以大爺的爲人,決不會隱瞞自己已有家眷的事,既然如此,那閔小姐無名無份地跟了大爺,肯定是心中十分欽佩大爺。大爺又何必作賤閔小姐,讓她進了這宅子,每日在大奶奶面前低眉斂目,和姨娘們爭風吃醋,把好好一個玉蘭花般清雅的女子弄得如路邊的薔薇般的豔俗。不如就這樣兩頭大,養在外面。要是怕委屈了孩子,閔小姐懷孕的時候讓大奶奶也佯裝懷了身孕,孩子生下來,悄悄抱進來養在大奶奶名下就是了,寫在譜上,可就是正經的嫡子了。總比那庶子強上百倍千倍……”

    “好一個‘何必作賤閔小姐’!”沒等束媽媽的話說話,俞夫人已擊掌稱讚,“這個費氏,還就真得了幾分大嫂的真傳。”說着,露出可惜的表情,“如果不是妾室就好了!”又道,“人都說,孩子聰不聰明,隨母親……”俞夫人嘆了口氣,顯得有些悵然若失。

    束媽媽當然不敢對此當着俞夫人議論什麼。

    她請俞夫人示下:“那費姨娘那裏?”

    “不用管她了。”俞夫人道,“她有這個本事,我們就是攔得了一時,也攔不了一世。”

    束媽媽笑着應了聲“是”,但想到費姨娘的兩面三刀,她眉宇間還是不由自主地露出些許的擔憂來。

    大家週末愉快!

    PS:求粉紅票……O(n_n)O~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
    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