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302章 興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302章 興趣字體大小: A+
     

    安心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徑直朝外走去。(純文字)

    那斥候心裏明白,一聲不吭地跟着安心出了趙家的大門。

    兩人在門前站定,安心看了一眼正午時候寥無人蹤的衚衕,這才低聲道:“夫人問我們爲何見死不救?”

    斥候一聽,立刻慌張起來,急急地道:“大人您只讓我跟着,也沒有說讓我怎麼辦,我這不也是按着往日的規矩辦事嗎?誰知道夫人竟然是要保那姓郭的性命……”

    安心聽着就笑了起來,道:“你慌什麼慌?我幫你在夫人面前解釋過了。我們夫人可不是那不通情理的人,她不會爲這點事責怪你的。”表情十分的放鬆,看得出來,是真心沒有責怪他。

    “那就好,那就好。”斥候摸着額頭的汗珠,喃喃地道,“這次我能跟大人到京都來爲總兵大人辦事,斥候營的人不知道有多羨慕。要是因爲我把事情給辦砸了,我可怎麼回去和我那些兄弟們交待啊!”

    “沒辦砸,沒辦砸。”安心笑吟吟地望着他,一副心情非常好的樣子,“這件事你辦得很好。”他說着,表情微滿足,“你也知道,總兵大人公私分明。我少幫手,一般的人又不敢指使,見你在家裏休假,就私下把你給叫了來,雖然事情辦得漂亮,卻不能到總兵大人那裏報功。”他說着,大力拍了拍那斥侯的肩膀,“這次的事,就算是我安心欠你一個人情好了。以後你有什麼事,只要我,我就上刀山下火海,也絕不會推辭的。”

    “大人說的哪裏話。”斥候忙道,“我能有今天,多虧總兵大人提攜,要不然,像我這種沒有背景又行事粗鄙的人怎麼會當了總旗?我做夢都想着怎麼報答總兵大人。這次能來京都。是大人瞧得起我,如果再到總兵大人那裏去說什麼功勞,我豈不成了見利忘義的小人?大人儘管放心,這件事我一定把它爛到肚子。就是我老婆問起來,我也不會多說一個字的。”

    “那我就在這裏多謝兄弟了。”安心說着,朝那斥候行了個禮。

    斥候忙還了禮:“大人您這不是折煞我嗎?”

    “自家兄弟,那我就不和你客氣了。”安心跟着趙凌常年在軍營,行事作派也有了幾分軍人的豪爽,聞言不再和那斥候多說,道。“我已經跟夫人說過了,這兩天我們就趕回貴州去。你收拾收拾行李,我們也要啓程了。(純文字)”

    既然可以回去了,那也就是說,這件事辦妥了。

    斥候高興地應了一聲,問安心:“大人是留在這裏還是和我一起回去?”

    安心幫他們這些從貴州跟過來的幫着辦事的人租了個宅子,離這裏不過四、五街,不是很遠。

    “我和你一起回去吧!”安心想了想。道,“夫人聽說閔小姐的貼身媽媽竟然買兇殺人,此時正震驚着。等震驚過後。肯定會問那閔小姐的事。我跟你一起回去碰碰老夏,看他有沒有打聽到什麼?如果夫人問起來,我也好回話。”

    安心一聽說事情的經過,就派了老夏去打聽閔老爺的案子,算算時辰,這個時候應該早就回來了。

    斥候點頭,和安心不緊不慢地出了史家衚衕,朝他們租住的地方走去。

    路上,斥候和安心說着話:“……我跟着也大吃一驚。看那媽媽慈眉善目的,誰知道她竟然知道怎麼找人。我看那個閔小姐只怕也不是什麼善茬。難怪她們家出了事,她族裏的人都不幫她,她弟弟不見了,她也懷疑是族裏的人做了手腳,可見這天理循環,報應不爽!”

    “誰說不是。”安心笑道。心裏卻在想俞敬修,“可見這人還是要與人爲善,多做好事。”要不然,就算是九爺想算計俞敬修,也得有個把柄纔是啊!

    到了掌燈時分,傅庭筠緩過氣來,終於感覺到了不對勁。

    她叫了安心去問話:“……那閔大人是真冤枉還是假冤枉?”

    “聽說是三司會審出來的結果,”安心道,“十之**應該不會出錯纔是。”

    可見這俞敬修看人的確是沒眼光,難怪他狀元及第到今天還沒有闖出個什麼名堂來。

    傅庭筠思忖着點了點頭,想到這兩天安心就要啓程了,囑咐了他一些“路上小心”之類的話,然後讓雨微拿了一百兩銀子給他路上用。

    安心連忙推辭:“來的時候九爺給過我兩千兩銀票,我花了一千兩,還有一千兩,做盤纏足夠了,夫人不必再給我銀子。”

    “這些銀子給你買酒喝。”傅庭筠笑道,“你雖然沒說,可我心裏明白,這麼大的一件事,你事無鉅細都打聽得清清楚楚,只怕還請了些人幫忙。你是我們自己家的人,我不和你客氣,可別人是來幫忙的,銀子不過,你幫着買點土儀,就算是我的一片心意了。”

    安心不好再推辭,謝過傅庭筠,接了銀子,第三天就啓程回了貴州。

    傅庭筠就帶着雨微去了城外的普安寺,請寺裏的主持幫着郭公子做了場法事。

    雨微不以爲然,道:“夫人的心也太軟了些。”

    “不是我心軟,”傅庭筠道,“我這是在幫九爺和安心他們積福。”

    雨微不解。

    傅庭筠就嘆了口氣,道:“安心只怕很高興那郭公子被閔小姐害了。”

    “不會吧!”雨微不相信,道,“他怎麼也不敢騙夫人啊!”

    “我不是說他騙了我。”傅庭筠頗有些無奈地道,“只是‘奪人妻室’相比‘殺夫奪妻’而言,顯然後者更量刑更重。”

    雨微聽着不由興奮起來。

    若真是如此……她覺得安心可做了件大好事。

    “我覺得夫人您這麼說不對,”她爲安心辯解道,“安心畢竟是個男人,哪裏知道內宅的那些彎彎曲曲。連我們都沒有想到閔小姐會這麼大的膽子、還有這樣的手段,安心怎麼會想到。事出突然,他們猝不及防,也是情有可願的。”

    “你啊!”傅庭筠笑着搖了搖頭,去了主持大師那裏。

    雨微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上香的時候多給菩薩上了三炷香。跪在那裏暗暗祈禱,求菩薩不要責怪安心,要責怪,就責怪她好了。這才心中微安。和傅庭筠回了史家衚衕。

    傅庭筠只等着那邊鬧出笑話來,隨着穎川侯次子和秦飛羽次女訂親,她的心思漸漸放到了呦呦的身上,去三堂姐那裏的時候,目光會不由自主地落在春餅的身上。

    她這才發現,春餅對呦呦真的是很好。

    吃的、喝的讓着呦呦都是小事,那種無條件覺得呦呦做什麼都有道理的偏頗讓傅庭筠微微有些動容。

    可孩子還小。現在提這些還早了些。

    而且經過這件事,來提親的人恐怕會在心裏掂量又掂量,這樣一來,他們也不必爲兒女的親事得罪人了。

    傅庭筠因此看春餅的目光就更加柔和了,過了立冬,她給春餅做了雙棉鞋,給元宵做了件新衣裳。

    元宵得意洋洋地瞥了哥哥一眼,穿傅庭筠給他做的新衣裳着跑去趙家串門。

    春餅眼底閃過一絲苦澀。

    三堂姐卻笑得合不攏嘴。攬了長子的肩膀:“你這傻孩子,這鞋襪是人人都幫送的嗎?”

    春餅不解,可見母親興高采烈。隱約知道這是九姨母對自己另眼相看,也跟着歡喜起來。

    三堂姐就商量三姐夫:“你說,我們要不要給呦呦準備點什麼?打對金鐲子或是到寶慶樓去淘對頭花?”

    “這是事不急。”三姐夫自然樂見兩家越走越近,笑道,“孩子們也都還小,春餅雖說讀書還成,可不考秀才不中進士也過是個虛名。好在呦呦一時也不會說親,你別弄巧成拙。”

    三堂姐連連點頭,可過年的時候除了紅包,還賞了呦呦一對南珠的頭花。

    傅庭筠覺得禮物太貴重。三堂姐卻摟着呦呦笑道:“不過是些小玩意,你就不要和我客氣了。”又道,“等我們呦呦大些了,三姨母那裏還有更好的東西給呦呦呢!”

    孩子們哪裏知道大人們的心思,呦呦笑嘻嘻地拿着珠花去找元宵玩去了。

    正好趙凌來了信,說今年春天會回京職述。

    一時間。傅庭筠和三堂姐都覺得這個年過得無比的舒心。

    夾道街範氏卻如坐氈,不知道該怎麼辦好。

    婆婆雖然不喜歡她,卻也顧大面。自從生了珍哥兒之後,她就再沒有動靜,婆婆做主納進來的吳姨娘、費姨娘形同擺設,該有的體面她全有了,她慢慢也開始擔心子嗣的事,斷斷續續買了幾個聰明伶俐、容貌出衆的丫鬟來,只求能有個一兒半女的,也好報答婆婆和丈夫對她的厚愛。

    可她萬萬沒有想到,丈夫和閔氏竟然藕斷絲連,還有來往。

    那閔氏不是死了父親嗎?

    她不爲父親守孝,卻和俞敬修眉來眼去的……虧俞敬修還在她面前振振有詞,擺出一副行俠仗義的面孔!

    最可惡的卻是費氏。

    揹着她去看望閔氏,還隔三岔五地幫着閔氏給俞敬修傳話……

    想到這些,她氣得臉色鐵青,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墨篆看着眼神一黯。

    自從那些大奶奶爲閔氏的事和大爺鬧了一場之後,大爺雖然沒有答應再不理會閔氏的事,只要是在京都,卻再也沒有像從前那樣早出晚歸,她們都以爲大爺不動聲色地向大奶奶服了軟,誰知道卻暗渡陳倉,指使那費氏每隔些日子就去看看那閔氏。

    想到這裏,她不由咬牙切齒地問犯氏:“大奶奶,要不要把費氏叫來?”

    月底,求粉紅票啊……~~~~(_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這號有毒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
    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