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92章 別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92章 別樣字體大小: A+
     

    傅庭筠忙攔了三堂姐:“哪能這樣慣着孩子!”

    呦呦也不要:“嚴先生說,有事弟子服其勞,在酒食先生饌。我孝敬母親和姨母是應該的。不要姨母的東西。”

    “好,好,好。”三堂姐聽着更高興了“姨母知道你孝順,可這是姨母的心意,沒有送出去了還收回來的道理。這次你就收着,下次姨母不賞你首飾了,賞你別的東西。”說着,將那鐲子套在了呦呦的手腕上。

    呦呦是小孩子,手腕細,根本就戴不住。加上母親也不讓她要,她掙扎着要還給三堂姐,三堂姐卻執意要把那鐲子送給呦呦,兩人推來推去的,要不是雨微,鐲子差點掉在地上,傅庭筠只好讓呦呦收下,但還是道:“莫非春餅和元宵孝敬您東西您也這樣打賞孩子們不成?以後可不能這樣了。”

    “那是,那是。”三姨母笑盈盈地應着,感嘆道“我這不是沒閨女欠得慌嗎?”

    大家不由一陣笑。

    呦呦曲膝給三姨母行了個福禮,正式道了謝,讓雨微幫着把鐲子收好,拿了剩下的點心去了曦哥兒那裏。

    丫鬟、婆子正在收拾房間,曦哥兒、旭哥兒和元宵卻在書房裏玩投壺。

    曦哥兒屢投屢中,旭哥兒更厲害,眼到手到,神色輕鬆,無一不中,弄得投十中一的元宵面上無光,一屁股坐到了旁邊的太師椅上嚷着:“這有什麼好玩的,不過是幾分蠻力罷了。我們要玩就玩乞巧牌。”

    剛進門的呦呦聽了不禁“撲哧”一聲笑。

    哥三個聽到動靜都望過來。

    元宵不由訕訕然地笑。

    旭哥卻丟下投箭就跑了過來:“姐姐我們找你們玩,你不在。”

    呦呦就舉了舉手中的荷包:“我去了大表哥那裏,大表哥給的。桃花糕,是宮裏的好東西。不過不多,大家都嚐嚐。”說着,打開了荷包,給了旭哥兒一個。

    元宵“咦”道:“我的早就吃完了,沒想到大家還藏着這樣的好東西。”又道“這桃花糕好。”毫不客氣地拿了一個。

    曦哥兒得了桃花糕先是拿在手裏欣賞了半天然後才一小口一小口的品嚐起來。

    旭哥兒則一口就塞進了嘴裏。

    元宵就問他們哥倆:“怎麼樣?還不錯吧?”

    “好吃。”曦哥兒眯着眼睛,十分享受的樣子“又香又甜。比三娘做的伏苓糕還要好吃。”

    旭哥兒有些不以爲然,道:“太甜了。”見呦呦拿着塊點心站在旁邊發呆,大聲道“姐姐,你也不喜歡吃嗎?”

    “哦!”呦呦回過神來,忙道“不是,不是。我要回房再吃。”說着匆匆往外走“你們玩你們的吧!我要回去睡覺了。明天一大早還要給娘問安呢!”

    曦哥兒摸着頭:“這還不到戌正呢…...”

    旭哥兒卻拉了元宵的衣袖:“二表哥,什麼是乞巧牌?”

    元宵來了精神,指使着曦哥兒屋裏的一個丫鬟去自己屋裏拿乞巧牌,然後把曦哥兒和旭哥兒拉到窗前的羅漢牀上:“我告訴你們怎麼玩......”也不管呦呦了。

    呦呦從曦哥兒屋裏出來,去了春餅那裏。

    春餅還在整理他的書籍。

    見呦呦過來,忙道:“我娘和九姨母……吃了沒有?”

    而呦呦見他的臉還紅紅的,奇道:“大表哥很熱嗎?”然後朝四周望去,見窗戶大開,看春餅的目光就更是困惑了。

    春餅支支吾吾地說了幾句又問起三堂姐和傅庭筠來:“....…都沒有說什麼嗎?”

    “姨娘誇我孝順”呦呦高興地道“還賞了我手鐲。”她嘰嘰喳喳地把當時的情景說給春餅聽。

    春餅聽着就鬆了口氣問呦呦:“點心好吃嗎?”眼裏含着幾分期盼。

    呦呦聽着忙掏出了荷包:“大表哥,我和你一人一半。”說着,將那桃花糕分成了兩半,將其中一半遞給了春餅“你都沒吃着!”很是爲他委屈的樣子。

    春餅聽着胸口一熱,忙道:“我不喜歡吃......你吃就是了。”

    “我們一人一半。”呦呦想着元宵和曦哥兒的樣子,覺得這點心肯定很好吃,春餅根本沒有吃過卻說自己不喜歡肯定是客氣話,堅持要分春餅一半。

    春餅望着呦呦清澈澄淨的大眼睛還有潔白如玉雕般的掌心裏躺着的半塊粉紅色的點心,胸口悶悶的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噴薄而出似的,讓他既害怕又歡喜。

    呦呦見他不動,嬌嗔着跺了跺腳,喊了聲“大表哥”。

    春餅心裏就慌慌的,低下頭,就着呦呦的手掌就將那半塊點心吞了下去。

    他的舌尖捲過呦呦的掌心,癢得呦呦咯咯直笑,將手心在帕子上擦了擦,這才把吃起另半邊點心來。

    春餅就問她:“好不好吃?”

    “好吃!”呦呦意猶未盡地點頭。

    春餅看着,有些高興也有些傷心。

    高興的地呦呦喜歡他送的點心,傷心的是這點心只有這麼一點點,呦呦吃得不盡興。

    他不由握了拳手,眉宇間就透露出幾分毅然決然的凌厲:“呦呦,我會好好讀書的,長大了也當閣老。到時候你想吃多少桃花糕就能吃多少桃花糕了。”

    “啊!”呦呦不由張大了嘴巴,驚愕地望着春餅,弄不清楚她喜歡吃桃花糕和他當閣老有什麼關係……

    晚上三堂姐回到屋裏,服侍她梳洗的貼身媽媽幫她卸環釵,發現妯手上鐲子沒了,略一思忖,笑道:“你把鐲給表小姐了?”

    三堂姐點頭,笑道:“那孩子.真是討人喜歡。九妹妹比我有福氣。”很是羨慕的樣子。

    “是啊!”那媽媽一面將卸下來的環釵裝進匣子裏,一面笑道“表小姐不僅長得好看,而且性格溫順,小小年紀,就知道照顧弟弟……也不知道以後誰家有這福氣,娶了表小姐去......”

    三堂姐聽着心中一動。

    坐在鏡臺邊半晌沒有吭聲。

    待那媽媽打好了水請三堂姐去盥洗,三堂姐卻起身道:“我去看看春餅和元宵睡了沒有。”去了兒子住的廂房。

    元宵早呼呼睡了,春餅身姿筆直地端坐在那裏練字。

    三堂姐走過去坐在了兒子身邊.笑道:“今天的字還沒有練完嗎?”

    “練完了。”春餅放下筆,恭敬地答道“我想從今天開始每天多練五百個字。”

    三堂姐一愣。

    春餅道:“爹爹不在身邊,我更要自律纔是。”

    兒子懂得上進,三堂姐自然高興,叮囑他:“那也要小心身體。不可勉強。”

    春餅恭聲應了,坐下來繼續練字。

    三堂姐就問起那桃花糕的事來:“……怎麼想到留給呦呦?”

    握筆如鬆的春餅竟然手一抖,一團黑墨就落在了微黃的宣紙上:“我,我......忘記了吃,結果今天收拾箱籠的時候收拾出來了′正好表妹過來,就給了表妹......”他開始還有些磕磕巴巴,後來卻越說越流利。

    三堂姐微微地笑,摸了摸兒子的頭,回屋歇了。

    春餅長長地吁了口氣,腦海裏浮現出呦呦巧笑嫣然的樣子,嘴角也跟着溢出些許的笑意來。

    三堂姐開始不時地觀察春餅和呦呦。

    或者是年紀和性別的緣故,元宵和曦哥兒、旭哥兒常常鬧成一團,呦呦有時候會和他們嬉鬧一番,有時候卻像個姐姐似的管着他們。春餅則很少和元宵他們玩.大多數時候都獨自在一旁讀書,偶爾會笑吟吟地站在一旁看,目光也多落在呦呦的身上.或幫呦呦解圍,或幫呦呦管着元宵幾個。

    呦呦對春餅卻很是平常,該幹什麼就幹什麼,有時候還會覺得春餅多事,有些不耐煩。

    春餅卻始終好脾氣,不管呦呦怎樣待他,他都有她面前很是溫和,隨叫隨到.有時候甚至不叫都會主動跑過去。

    三堂姐不免爲自己的兒子報不平。

    那貼身的媽媽就笑道:“表小姐今年才七歲。太太也太性急了些。”

    三堂姐失笑.放開胸懷,不去管這些事了.每日和傅庭筠不是在廚房裏試着做些新式的糕點,就是和傅庭筠畫新式的花樣子.或是給孩子位做些襪子、肚兜這樣的小玩意兒。

    幾個孩子則分成了三幫。每天早上,春餅、元宵每天跟着自家的西席在外院的南書房讀書,呦呦則跟着嚴先生在內院的東廂房讀書,曦哥兒和旭哥兒跟着安道長在後院站樁。下午春餅還有課,旭哥兒則跟着安道長去逛玉鳴山了,呦呦和元宵、曦哥兒或是玩拆字,或是玩接語,或是鬥草,倒把教呦呦的嚴先生給閒了下來。

    嚴先生想着自己滿腹經綸卻只能教個小丫頭,又見春餅小小年紀學問上卻已有些章法,不免心裏生出幾分失落來,佯裝着路過樣子去聽那沈家西席的課。

    三姐夫對兩個兒子寄於了很大的希望,請的西席是個老儒,精通諸子,文章老道。見那嚴先生探頭探腦的,知道他在打量自己,把個課講得花團錦簇,硬是把嚴先生給鎮住了。

    嚴先生受了打擊,跟傅庭筠示下,下午讓呦呦跟着他描紅,免得這樣天天玩,白白浪費了日子。

    傅庭筠準備秋天就開始正式教呦呦女紅,覺得趁着夏天的時候把字寫紮實了也不錯,就答應了。

    嚴先生就使足了勁告訴呦呦寫字,把個呦呦辛苦的手臂都快擡不起來了,不免和春餅抱怨,春餅就勸她:“吃得苦中苦,方爲人上人。練字是最考一個人的功夫了,你沉下心來,時間長了,就好了。”

    呦呦在春餅這裏得不到安慰,就跟元宵說。

    元宵就偷偷地幫呦呦寫字。

    春餅知道了,把元宵狠狠地訓了一頓,惹得呦呦和元宵見着他都躲。

    他悶悶不樂了好幾天,陰着張臉就沒晴過。

    三堂姐知道了緣由,不禁好笑,暗示兒子:“誰都喜歡聽好話不喜歡聽壞話。”

    “可那是口蜜腹劍”春餅凜然道“非君子所爲。”

    三堂姐不好多說,含含糊糊地應了。

    沒幾天,她看見兒子去找嚴先生,沒幾天,呦呦的功課就少了很多。

    呦呦大喜,見春餅過來,就指了自己的字問春餅:“你覺得怎樣?先生說了寫得還不錯,少了我的功課。”

    春餅覺得既沒有骨根也沒有韻味,可想到母親的請,他猶豫半晌,還是勉強點了點:“還行!要再練練。”

    大表哥是什麼人?是能寫春聯貼在門上的人。

    呦呦立刻喜上眉稍。

    到了晚上,有李子吃。

    呦呦挑了幾個又大又紅的讓丫鬟送給春餅和元宵。

    元宵歡呼一聲,揣了幾個李子去找曦哥兒玩了。

    春餅則望着李子沒有說話,好一會輕輕地嘆了口氣,拿起個李子咬了一口。



    上一頁 ←    → 下一頁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
    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