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90章 潛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90章 潛行字體大小: A+
     

    花開錦繡

    傅庭筠在垂花門迎了客人。

    隨厲夫人同來的還有兩個丫鬟並七、八個婆子,丫鬟手裏捧着點心匣子,婆子手裏則捧着各式各樣的綾羅綢緞。

    “都是我們家十三,”厲夫人滿臉的歉意,“讓你們家大姐兒受驚了。”她指了指身後的東西,“不成敬意,還請趙夫人笑納。”

    “孩子們鬧得好玩,厲夫人不必放在心上。”傅庭筠連聲推辭。

    既然來道歉,騙了呦呦的厲家十三少爺卻不見影蹤。不知道是因爲厲夫人管不住這個兒子?還是厲家夫人對兒子太過溺愛,怕他們會給厲十三臉色看,因不願意勉強兒子跟着一起到趙家來?不管是前者還是後者,她都覺得厲夫人少了幾分誠意,又見厲家的禮品十分的豐厚,對厲夫人這種用錦帛彌補過錯的做法很不以爲然,心裏暗暗慶幸自己從前和厲家不過是點頭之交的同時覺得厲家行事作派和自己家是兩碼事,以後還是同樣保持一定的距離爲好,眉宇間顯得有些冷淡。

    厲夫人不知道是因爲兒子沒有跟着一起來道歉覺得有些心虛還是見傅庭筠神色有些冷淡,她顯得有些不安,喃喃地道:不管怎麼說,都是我們家十三不對,這些禮物您必務要收下,不然我這心裏難得安寧

    只是爲了求個安寧嗎?

    傅庭筠的眉宇間又冷了幾分。

    她吩咐雨微收了禮物,沒有請厲夫人到屋裏坐·而是站在屋檐下客氣地道:“您用過午飯沒有?要不,再添點?”

    厲夫人這才驚覺她打擾了趙家的午膳,忙道:“不用,不用。你們吃你們的,我也該回去了。”然後又解釋道,“我回去就急匆匆想着要早點過來給趙夫人賠個不是,沒注意到這都快到晌午了。”說着,她看了看天空,笑道·“趙夫人家的午膳開得真早!”

    “家裏有客人,所以就開得早了些。”傅庭筠和她應酬,再次邀請她到家裏用午飯。

    厲夫人極力推辭,待雨微拿了給厲家準備的回禮過來,傅庭筠不再挽留,送厲夫人出了大門。

    回到廳堂,三堂姐關切地道:“厲夫人來,都說了些什麼?”

    傅庭筠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三堂姐、阿森和王潼靖都有些氣憤:“怎麼能這樣?難怪他們家的孩子那樣的不懂事!”

    “算了。”傅庭筠道,“就算是認識了這家人·以後和他們交往多個心就是了。”

    話雖如此,衆不免唏噓半晌。

    傅庭筠就留了三堂姐在家裏幫着陪王潼靖,三堂姐也有些日子沒來,而且聽說趙凌又在升官了,也想仔細地問問是怎麼一回事,想着三姐夫下午酉時就下了衙,派了個小廝去給三姐夫遞話,讓他晚上過來吃飯,幫着陪陪阿森。幾個孩子則去了呦呦住的西廂房。

    春餅見書案上還攤着用鎮紙壓着的描紅,走過去瞧。

    呦呦立刻跑過去將描紅抱在了懷裏·吩咐丫鬟阿蘿:“把它收拾好了—家裏來了客人,書案上亂糟糟的。”

    阿蘿忙笑着將描紅收到了悶戶櫃裏。

    春餅無奈地嘆氣。

    那邊元宵和曦哥兒早上了炕,喊春餅過去喝茶:“······是九姨父從貴州捎回來的鐵觀音。”

    春餅笑着上了炕·見曦哥兒喝的是蜂蜜水,笑道:“曦哥兒喜歡喝什麼茶?”

    “什麼茶都不好喝。”曦哥兒道,“我只喜歡喝糖水。不過安師傅說這茶好,我就讓涉江沏給你們喝。”又道,“大表哥,你覺得好喝嗎?要是好喝,我就讓人給你包些回家。你還可以帶給三姨父嘗

    “好啊!”春餅笑着應了,“這樣的好茶·想必不會很多·你給我包一點就行了。”

    曦哥兒連連點頭。

    元宵卻道:“這茶比大碗茶好喝。”

    春餅給了元宵一個暴慄:“不懂就不要亂說。”

    元宵摸着頭。

    阿蘿端了用海棠花攢盒裝的點心過來。

    呦呦將裝着杏仁酥的攢盒挪到了春餅那一邊。

    春餅看着眼睛一亮。

    然後看見呦呦將裝着窩絲糖的那邊挪到了元宵的面前。

    他拿杏仁酥的手不由得一僵。

    呦呦幾個卻沒有誰注意春餅,只顧着和彼此說話。

    “那個厲公子怎麼會這麼壞?”元宵道·“難道他們家裏的人都不管他不成?”

    “多半是他們家很有錢,”曦哥兒道·“我聽周媽媽說,他們村的有人打死了人,就拿錢給別人,別人就不告他了。”

    “還有這種事?”元宵大感興趣,催着曦哥兒,“你快給我講講!”

    旭哥兒年紀還小,走到哪裏都有乳孃帶着。那乳孃聽了就笑道:“表少爺是有福之人,哪裏聽說過這些事。那家人原是官宦世家……”

    春餅聽着眉頭微皺,厲聲打斷了乳孃的話,道:“仗勢欺人,不是什麼好人!就和那厲十三一樣。你們不要學他。要不然,你們也會變成厲十三那樣的人。

    乳孃窘然。

    這事由他而起,元宵有些不好意思,小聲嘀咕道:“不過聽聽而已!”說着,朝呦呦望去,希望呦呦能站在他這一邊。

    呦呦卻覺得春餅說的有道理,道:“有樣學樣。你們聽多了,肯定也會學厲十三的。”

    春餅頓時高興的笑了起來。

    元宵不免有些訕訕然。

    乳孃則紅着臉抱了旭哥兒:“我陪二少爺去午休。”

    呦呦抓了些糕點給旭哥兒,乳孃這才抱着旭哥兒去了旁邊的耳房。

    春餅就和呦呦說着話:“端午節你去看龍舟嗎?”

    “不去。”呦呦道,“爹爹不在家·我和弟弟還小娘一個人照顧不過來。”不僅沒有失望,還很高興地道,“到時候我們在家裏吃糉子。”

    那你和我們一起去吧……

    話到嘴邊,春餅又咽了下去。

    自己都是跟父親去的,若要帶上呦呦,得父親先同意才行。若是父親不答應,他許了的諾言不能實現,豈不是失信小人?

    春餅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渴望是個大人。

    這樣·就能帶呦呦去看龍舟了,還可以把曦哥兒和旭哥兒也都帶上,呦呦肯定會很高興!

    他不由垂下了頭。

    耳邊卻來弟弟洪亮的聲音:“呦呦表妹,你和我們一起去吧!爹爹說,端午節會帶我和哥哥一起去西苑看龍舟。我跟爹爹說,爹爹肯定會答應的……”

    春餅不禁坐直了身子,有些緊張地朝呦呦望去。

    呦呦彎着眼睛笑,嘴角翕翕,正欲說什麼,屋裏突然響起“咚咚咚”的聲音。

    大家不由循聲望去。

    發現響動是從靠西的窗櫺傳來的。

    呦呦忙喊了阿蘿:“你去看看·是什麼聲響?”

    十五歲的阿蘿立刻去推窗櫺。

    春餅忙在她身後囑咐:“你小心點!”

    阿蘿回頭朝着春餅笑了笑,略一使勁,就推開了窗櫺。

    他們看見厲十三帶着剛纔那個小廝騎在隔壁的牆頭上,正拿着個竹竿捅着他們家的窗櫺。

    呦呦不悅地嘟了嘴。

    曦哥兒則跳下了炕:“他想幹什麼?我去找鄭三,一竿子把他給捅下去,看他還偷不偷窺我們家的院子!”

    元宵也下了炕,卻對着厲十三道喝道:“你想幹什麼?”

    厲十三看見元宵,愣了愣,道:“你是他們傢什麼人?”

    “你管我是什麼人?”元宵道,“你還有沒有規矩·怎麼能窺視別人家的院子呢……”

    厲十三睬也不睬元宵一下,徑直衝着呦呦道:“喂,我不是有意的!見你的彈弓打得好·就想認識認識……沒想到你是個女娃···…你也是的,和我私了就是了,幹嘛把家裏的大人引了來······我也是騎虎難下……我爲了向你道歉,可是花了大價格纔買通他們家的下人···…”

    可有這樣道歉的嗎?

    呦呦狠狠地瞪了厲十三一眼,想到春餅一向沉穩的讓人害怕,不禁拉了拉春餅的衣袖,道:“我不想理他····`·”

    春餅沉着臉“嗯”了一聲,吩咐阿蘿:“把窗子關了吧!”

    阿蘿應聲而去。

    厲十三不由急了起來:“那個誰?關你什麼事?你憑什麼要人關窗子?”又對呦呦道·“喂!我是來向你道歉的·你這樣,也太不禮貌了吧?”

    “你若知道什麼是禮貌·就不會花大價錢買通隔壁的下人讓人翻牆了!”春餅毫不留情地道,“你要真想向我表妹道歉·就應該堂堂正正地從大門進來,而不像現在這樣,偷偷摸摸地騎到牆上去捅別人家的窗戶!”

    厲十三聞言臉色漲得通紅,他辯解道:“你才偷偷摸摸地呢?我只是不想和我娘一起來……”

    阿蘿也覺得這位厲少爺行事十分的荒誕,也不管厲十三還在說話,直接關上了窗戶。

    厲十三的聲音被擋在了外面。

    呦呦十分擔憂地道:“他會不會爬過來啊?”

    “不會的。”春餅十分肯定地道,“你和元宵去旭哥兒的耳房,我這就去求見隔壁的主人……”

    呦呦有些猶豫:“不告訴孃親嗎?”

    春餅被問得一咽。

    這件事當然應該告訴長輩,然後由長輩出面和隔壁的主人交涉…···他怎麼把這茬給忘記了。

    “那,那就告訴姨母吧!”他說着,突然間覺得有些怏怏然。

    呦呦朗聲應了一聲,跑去了正房。

    等阿森趕過去的時候,厲十三早不知道哪裏去了。那家的主人卻把放厲十三進門的下人找了出來……這就不是傅庭筠他們的事了。

    有件比較急的事,臨時出了趟門,原來以爲能趕回來的,結果還是耽擱了。沒來得及提前給大家打招呼,非常的抱歉······

    對不起!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
    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冒牌天王黑凰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