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87章 生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87章 生病字體大小: A+
     

    費氏的一席話讓俞敬修聽得有些發愣,費氏卻另過臉去擦了眼角的水光,再望過來的時,已是一臉燦爛的笑容。

    “那妾身就先走了。”她曲膝給俞敬修禮了個福禮,道,“大爺早點歇了吧!”然後起身就退出了書房,一路疾行回了廚房。

    廚房依舊如她走時一樣靜悄悄的,東西早已經收拾好了,採蓉正坐在廚房的小杌子上發着呆。

    見費氏回來了,她面上一喜,喊了聲“姨娘”。

    費氏笑着朝她點點頭,道:“我走後,竈上的那些婆子可曾來爲難你?”

    “沒有。”採蓉心裏暖哄哄的,“您走了之後,沒別人來過。”

    “那我們回屋吧!”費氏笑道,“時候也不早了,明天一早還要給大奶奶請安呢!”

    採蓉應了一聲,打着傘服侍費氏回了屋。

    不知道爲什麼,她覺得費氏好像鬆了口氣似的,整個人都輕鬆起來。

    第二天清晨,雨停了。

    採蓉早早地起來服侍費氏梳洗了一番,剛出廂房門,還沒來得及叫上吳姨娘,她們就聽到正屋裏傳來俞敬修吼聲,雖然聲不清楚吼的是什麼,但聲音裏透露出來的怒意卻能清晰地感覺到。

    俞敬修的脾氣很好,很少看到他發脾氣,何況是當着大奶奶的面!

    採蓉就打了個寒顫,有些心慌地朝費氏望去。

    費氏的臉色也有些凝重,低聲道:“你跟吳姨娘說一聲。我們等會再過去好了。”

    Wшw ✿тtkan ✿¢O

    採蓉連不迭地點了點頭,扶費氏進了屋,然後去隔壁跟吳姨娘說了一聲。

    吳姨娘笑着向她道了謝,抓了把窩絲糖給她吃,然後讓蓮心幫她換了件家常的衣裳,坐在臨窗的大炕上做起針線來。

    蓮心心裏則像被貓抓了似的,不時地跑到廂房門口踮起來腳來朝外望。

    吳姨娘則叫她:“小心無妄之災。”

    蓮心聽着臉色一紅。訕訕然地坐到吳姨娘身邊,幫着吳姨娘做着針線。

    中午,前院傳來消息。範氏病了。

    吳姨娘想了想,吩咐蓮心:“你幫我換件衣裳,我們去看看大奶奶。”

    蓮心反而有些猶豫起來:“這個時候去。好嗎?”

    就是傻瓜都看得出來,大奶奶是和大爺置氣才生得病。

    她不禁小聲嘀咕道:“也不知道是真的病了還是……”“裝病”兩個字她不敢說。

    “就你話多。”吳姨娘皺着眉頭低聲喝斥蓮心。

    蓮心忙挽了吳姨娘的胳膊,討好地笑道:“這不是在姨娘面前嗎?有旁人在,我哪敢啊!”

    “你也知道這話說不得啊!”蓮心活潑好動,吳姨娘真怕她闖禍,偏生自己又沒什麼本事幫她擅後,只好訓誡了她一番,“禍從口出你難道不知道?前面在花廳服侍的那個小丫鬟是怎麼被髮落的,你心裏難道不清楚?怎麼總也不長記性……”

    蓮心聽着臉色發白直哆嗦,緊緊地把吳姨娘的胳膊箍住疾聲保證“我再也不敢了”。

    吳姨娘又小聲交待了她一番。這才帶着她去了前面的正屋。

    費氏和採蓉比她們先到,正在屋檐下侯着。看見吳姨娘她們過來,她笑着朝吳姨娘點了點頭,又看了範氏的正屋一眼,意思是範氏正不舒服。這個時候、這個地點不好和她打招呼。

    吳姨娘落得輕鬆,也朝着她笑了笑。

    正廳的簾子一撩,墨篆沉着臉走了出來:“大爺給大奶奶請的御醫馬上就要到了,兩位姨娘還是先回避迴避。”說完,看也沒看費氏和吳姨娘一眼,扭身就回了屋。

    吳姨娘無所謂。轉身就要走。

    費氏卻低聲喊了吳姨娘:“我們一塊走。”

    吳姨娘笑着點了點頭,卻看見俞夫人被一大羣丫鬟婆子簇擁着走了進來。

    兩人忙退到了一邊,待俞夫人走過來時兩人齊齊曲膝行禮,恭敬地喊了聲“夫人”。

    俞夫人的目光從她們身上掃過,腳下卻一步也沒有慢,徑直進了廳堂。

    那些丫鬟、婆子也都一個個眼觀鼻、鼻觀心地跟着進了廳堂,只有束媽媽,回頭瞥了費氏一眼。

    費氏正用眼角的餘當打量着俞夫人一眼,兩人的目光就對在了一起。

    束媽媽嘴角微扯,露出個似笑非笑的表情。

    費氏心中一涼,想要看個仔細,束媽媽卻疾行幾步跟在俞夫人身後進了廳堂。

    束媽媽是個十分低調的人,她什麼事都聽俞夫人,就是俞敬修也未必指使得動她。她這樣看自己,到底是什麼意思?

    吳姨娘一直低着頭,見俞夫人等人進了屋,她不由舒了口氣,和神情有些恍若的費氏打着招呼:“我要回去了,你是等會回去還是和我一起回去?”

    “我和你一起回去!”費氏的神色有些僵硬,勉強地朝着吳姨娘笑了笑,一路沉默地和吳姨娘回了屋。

    到了下午,正屋傳出話來,說御醫診斷範氏是心角痛。

    這下子連俞閣老都被驚動了。

    “年紀輕輕的,怎麼得了這樣的病。”他皺着眉頭問俞夫人,眉宇間浮上些許的惱怒,“你再給德圃屋裏挑幾個人吧?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老爺是糊塗了吧?”俞夫人笑道,“這個時候,怎麼好往德圃屋裏安人。就是要安人,也要等些日子纔是。我看這件事還是慢慢的來吧!”

    俞閣老聽着就有些暴躁,不耐地道:“你我都是半截進土的人了,卻只有珍姐兒這個外孫女兒,現在不是心痛他的時候。”

    老夫老妻的了,俞閣老透個音俞夫人就知道他心裏想什麼。聞言不由訝然,沉聲道:“老爺,是不是外面有什麼事?”

    “外面能有什麼事?”俞閣老嘴裏這麼說,卻神色煩躁地揮了揮手,“你管好家裏的事就行了。”

    俞夫人順着俞閣老應下,轉身卻找了俞槐安問話。

    俞槐安小心翼翼地斟酌道:“這些日子也沒什麼事……不過貴州趙總兵因爲撫夷有功,皇上讓內閣集議。想讓趙總兵遷任右軍都督僉事,佩徵事將軍印……好像爲這件事,皇上還特意招了趙凌的夫人進宮問話以示優寵……”

    俞夫人一時間心情極壞。

    阿森的心情卻極好。

    他問傅庭筠:“這樣說來。九爺又要升官了哦?”

    “要等正式的公文下來。”傅庭筠笑着,彎腰從籠箱裏拿出一雙曦哥兒小時候穿過的一雙虎頭鞋遞給王靖潼,“拿去。放在枕頭邊,討個吉利。”

    王靖潼紅着臉接過了虎頭鞋,擡頭卻看見阿森在一旁嘿嘿嘿地傻笑,不由得含羞帶怒地瞪了他一眼,只是這眼神太過溫柔,沒有什麼殺傷力罷了。

    傅庭筠看着不禁抿了嘴笑。

    “嫂嫂!”王靖潼不依跺着腳。

    大家都笑了起來。

    傅庭筠道:“我這是在爲阿森高興呢!”說着,眼眶不由有些溼潤,“阿森如今也要做父親了……”她想起自己第一次見到阿森的情景,眼淚忍不住還是落了下來。

    阿森眼睛紅紅的。

    王靖潼是知道阿森生世的,成親前阿森也沒少給她說自己的經歷。

    她心中一酸。也跟着落起淚來。

    “嫂嫂,您放心,我會回倍對阿森好的。”她向傅庭筠保證。

    傅庭筠連連點頭,看着面前哭成了淚人的王靖潼,又覺得自己太不經事了。忙笑着擦了眼角的淚,道:“看我,你們難得回來一趟,我淨說這些讓人傷心的話”說着,拉了王靖潼的手,道:“走。我再給你清幾件曦哥兒小時候穿過的衣裳……這剛出生的小孩子皮膚嫩,穿舊衣裳免得把哪裏給磨傷了,最好不過了……”

    王靖潼也覺得自己反太得大了些,雖然有些羞赧,但還是笑着和傅庭筠去了放箱籠的內室,又想讓氣氛好一些,少不得要尋些高興的話說,就重新提起趙凌可能會升遷的事來:“我聽爹爹說,佩將軍印的總兵是從一品,都督府僉事是正三品,大哥現在是正二品,算是算起品階來,應該按從一品算吧?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拿三份俸祿?”

    傅庭筠被王靖潼的話哄得笑了起來,道:“我倒不稀罕他的三份俸祿,我盼着他能當那個都督府的僉事……聽皇后娘娘說起的時候,我心裏還暗暗竊喜了半天,誰知道卻只是個虛職!”

    “大嫂也別小看這虛職,”王靖潼笑道,“有了這虛職,以後右軍都督府的諜報就要送大哥一份,右軍的事,大哥也能說話了……”

    傅庭筠何嘗不知,只是心裏有時候不免有些念想罷了。

    反正橫豎趙凌一時半會也回不來,她不再說這件事,而是嘆道:“我想去貴州看看你大哥,可你大哥怎麼也不答應,說貴州那裏多瘴氣,怕我被染上……若是曦哥兒再大些就好了。”

    像趙凌這樣鎮守一方的大將,按例家眷是要留在京都的。若是想帶了夫人到任上,就必要留下長子寓居京都。

    手心手背都是肉。能和趙凌相守,就要和兒子分開,想照顧兒子,就得和趙凌各居一方。只希望趙凌十年之後真的能下決心離開貴州……

    傅庭筠和王靖潼說絮叨着,月川卻驚慌失措地跑了進來:“夫人,不好了,大小姐把人給打了!”

    “呦呦?”傅庭筠很是震驚,“她不是在屋裏練大字嗎?怎麼會打了人?被打的人要不要緊?有沒有去請大夫?”

    “鄭管事已經去請大夫了,”月川急得都人哭起來,“被打的是個小公子,捂着眼睛只喊痛,也不知道怎樣了……”

    聽說是個孩子,還傷了眼睛,傅庭筠手腳發軟,幾乎站都站不住了。

    自己也是做母親的人,將心比將,如果是自己的孩子遇到這樣的事……

    她不敢往下想,六神無主地催着月川帶路:“快,快帶我去看看!”

    今天又早一點,希望明天能調整過來……O(n_n)O~



    上一頁 ←    → 下一頁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
    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