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85章 勸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85章 勸架字體大小: A+
     

    俞敬修和範氏在內室,費氏走進廳堂的時候還可以聽到範氏嚶嚶的哭聲:“……你說我冤枉你,這件事只怕是任誰聽了都會‘冤枉’你……又是賃了宅子安置,又是四處上下打點幫她走關係,又是找了人服侍,前前後後花了兩千兩銀子,她又不是五、六歲的小姑娘,只帶了個沒見過世面的乳孃和小丫鬟,就敢從山東跑到京都,這樣的人,你說她什麼都不懂,你說去聽聽,看有沒有人相信?我看她是揣着明白裝糊塗,把你當冤大頭收拾!只有你,掉到她的陷阱裏還不自知,反把她如珍似寶的供着、捧着……”語氣酸溜溜的。

    費氏聽得不由心頭一跳。

    沒想到瞎貓子撞到了死老鼠,竟然讓她給蒙對了!

    內室就傳來俞敬修的一聲暴喝:“你還有完沒完?什麼冤大頭?什麼供着捧着的?你還要我怎麼跟你說?”

    費氏心念飛轉。

    進去還是不進去?

    進去,一個不好,不僅會引起範氏的反感還可能讓好面子的俞敬修厭惡,她可能從此在俞家再也站不住腳;不進去,等墨篆回過神來追上來嚷嚷起來,她一樣會因爲無禮窺視而被範氏和俞敬修憎惡,甚至有可能會讓俞敬修遷怒……

    她不由深深地吸了口氣。

    既然箭在弦上,那就開弓沒有回頭箭,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好了。縱然失敗,以後想起來。至少不會後悔。

    說時遲,那裏快。費氏撩開簾子就闖了進去。

    “少奶奶,您這是怎麼了!”她面帶善意地走了進去,“有什麼話您好好和大爺說就是了。這半夜三更,雖然下着雨,可一點點小動靜還是會傳得很遠,我在後罩房都聽見了。要是驚動老爺和夫人。豈不是讓他們又跟着擔心。”說着,笑着喊了一聲緊追着她進來的墨篆一聲:“麻煩姑娘您給大奶奶打點水來,我服侍大奶奶洗個面。”一面說。一面走到了範氏的面前,從衣袖裏掏出帕子彎身遞給範氏,柔聲道。“大奶奶,你擦擦臉。”然後站了身子對着俞敬修道,“大爺也是的,大奶奶在家裏幫着夫人主持中饋,每天不知道有多忙,還牽腸掛肚的惦記着您在山東好不好,吃飯香不香,穿得暖和不暖和,身邊服侍的細心不細心,您倒好。回到京都不好好陪陪大奶奶,反而天天往外跑,大奶奶就是想找您說幾句體己的話都找不到你……”語氣帶着幾分抱怨,幾分不平。

    俞敬修和範氏都愣住。

    而墨篆在經歷了費氏闖門的錯愕之後,最初的驚訝已被無盡的憤怒所代替。

    費氏不過是個不得寵的姨娘罷了。竟然敢一把將她推就這樣闖進了大奶奶的內室。

    也不瞧瞧自己是什麼人,大奶奶和大爺置氣,有她說話的地方嗎?

    所以聽到費氏吩咐她時,她眉角一挑,不禁出言譏刺道:“費姨娘,我是大奶奶貼身的丫鬟。好像還論不到你來吩咐吧?”只是她話音未落,就看見俞敬修一個冷冷的眼神瞥了過來,讓她心頭一凜,硬生生把到了嘴邊的話全都嚥了下去。

    俞敬修看她的眼神就更冷冽了。

    剛纔範氏鬧騰的時候她站在旁邊一聲不吭,現在有人來勸架了,她倒抖起威風來了。不管怎麼說,費氏也是他的妾室,哪裏就論得到她一個做丫鬟的來教訓。當着他的面她還敢這樣,可見他不在的時候是多麼的囂張。

    感覺到俞敬修的怒意,墨篆打了個寒顫,想到範氏對費氏的厭惡,她在心裏冷冷一笑,決定以後再和費氏計較,曲膝行禮,退下去吩咐粗使的婆子打水去了。

    而俞敬修在墨篆退下去之後,他的目光就落在了範氏的身上。

    範氏接過費氏的帕子,狠狠地揉成了一團,使勁地丟在了地上。

    費氏臉上露出些許的尷尬來。

    她慢慢地蹲下身子,把被範氏丟在地上的帕子撿了起來,沉默地轉身,給俞敬修和範氏各倒了一杯茶。只是俞敬修的茶是態度恭敬卻沉默地遞到俞敬修手裏,範氏的茶則是輕輕放在炕桌上的,還雙手抱着紅漆海棠花的茶盤低聲勸着範氏:“大奶奶,您喝杯熱茶,人會舒服一些。”

    範氏和俞敬修哭鬧了半天,眼睛發澀鼻子塞,人很不舒服。儘管她不喜歡費氏,卻不會和自己的身體過不去。

    她沒有拒絕,端起茶盅來喝了一口。

    沒有被喝斥……費氏心頭一鬆,頭微垂,低聲勸着範氏:“大爺的性子您是最清楚不過的,只要是您的事,沒有一件不放在心上的。就是有天大的事,您看在大爺這樣尊重您的份上,您就別發脾氣了。”

    範氏臉色一沉。

    這是勸架的話嗎?

    說得好像自己在無理取鬧一樣。

    她知道什麼?就敢在這裏胡說八道。

    念頭一閃而過,心裏隱隱涌起股不安來。

    正欲仔細想想,墨篆打了水進來。

    費氏忙過去幫忙拿耙鏡、帕子之類的小東西,又幫範氏把帕子圍在胸前,褪了手鐲,服侍範氏洗臉。

    範氏被這麼一打擾,把心底的那一點點困惑暫時放到了旁邊。

    淨完面,費氏又服侍範氏重新梳妝。

    俞敬修看着,起身就要出門。

    “啪”地一聲,範氏族就將手中的耙鏡拍在了紫檁木的梳妝檯上:“你要去哪裏?這麼晚了,你難道還要去針匠衚衕看那個閔小姐不成?你可別忘了,外面已經宵禁了,你要出去,就得拿了公公的名帖。你不怕丟人,我還怕丟人呢!”她說着,眼睛立刻泛起紅來。

    俞敬修又羞又惱。羞的地範氏竟然當着費氏的面說出這樣的話來。惱的是範氏到現在還不相信自己。

    他不由臉色一沉,擡腳就要走。

    卻聽見那費氏柔聲道:“大奶奶,您說這話,我可不愛聽。”

    這屋裏的事什麼時候論到你費氏喜歡不喜歡?

    給她三分顏色,她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俞敬修、範氏和墨篆都不由默然。

    偏生那費氏卻好像沒有感覺到大家的異樣似的,繼續溫聲道:“我雖然不知道大爺是爲什麼要去針匠衚衕看那位閔小姐,可大爺自幼學的是聖人文章。行事謙遜、磊落,縱然有小節上有失禮之處,卻決不會做出有失君子之德的事來……”

    俞敬修聽着眼神一亮。

    範氏卻勃然大怒。

    我和德圃的事。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裏指手畫腳的?

    她張口就要喝斥費氏,誰知道費氏卻蹲到了她的膝邊,仰着頭凝視着她。表情真誠地道:“我不知道您和大爺之間到底有什麼誤會,可能說的話有些片面。您這個時候又在氣頭上,不免會有失偏頗。今天的事,您就不要再想了。我這就去給您做碗杏仁露。你喝了杏仁露,好好的睡上一覺,等明天早上起來,氣消了,再和大爺好好說道說道也不遲。”然後問道,“您看這樣可好?”

    誰願意和丈夫置氣。

    範氏不由心動。

    卻又擔心俞敬修去針匠衚衕那邊,不禁露出些許的遲疑。飛快地睃了俞敬修一眼。

    費氏會意,笑盈盈地站了起來,柔聲喊着“大爺”,道:“您今天也別出去了,就在家裏好好和大奶奶說會話。有什麼誤會。大家說開了,也就煙消雲散了。”

    俞敬修眉宇間卻露出些許的躊躇。

    範氏一看,心頭的火苗騰地又燒了起來。

    當着費氏和墨篆的面,她已經先低頭了,他卻一點面子也不給她,讓她以後在這些下人面前怎麼做人啊!

    心頭又閃過墨篆的話:“……閔小姐身邊只有一個乳孃。一個丫鬟,大爺每天下了衙都會去那個姓閔的小姐那裏坐一會。有一次,還帶了陳中銘陳大人過去……”

    那醋意就像泉眼似的咕咚咕咚地往外直冒。

    她再也忍不住,哽咽道:“我就知道,現在這屋裏留不住你。你既然要去,我也不攔着你,留得住你的人,卻是留不住你的心。”她說着,吩咐墨篆,“去,到馬房說一聲,大爺要出門,讓他們備好車馬……”

    墨篆自然知道範氏這是說的氣話,站在一旁不做聲。

    “胡說八道些什麼!”反正費氏都已經知道了,俞敬修也不再掩飾,他眉頭緊鎖,眼角眉梢間透出幾分惱意,“那閔小姐父親受冤下獄,我好不容易幫她走通了刑部的路子,今天晚上要幫她潤色一張狀子,她明天好遞去刑部……我要去書房寫狀子。”

    官司竟然打動了刑陪,這位閔小姐恐怕出身不凡。

    只是不知道爲何身邊只有一位乳孃一個丫鬟。

    費氏在心底暗暗琢磨着,面上卻不動聲色,依舊勸着範氏:“大奶奶,大爺如今可是御史,代天巡視的御史!管的就是這冤假錯案。若說大爺對那閔小姐有什麼私心……”她笑道,“大爺哪裏弄不到這兩千兩銀子,何必要在大奶奶這裏過明路。大爺這樣,本就沒準備瞞着大奶奶。”

    範氏不由低頭思索,想到俞敬修平日裏拿在手裏把玩的玉器,供在案頭的前朝筆洗,還有大夫人和三夫人對俞敬修的溺愛,她不由咬了咬脣,道:“可兩千兩銀子……”

    “大奶奶恐怕在南京呆的時候不長吧?”費氏笑着,“大爺在南京的時候,曾有一次拿五千兩銀子買了鼎,把玩了幾天之後,就一直放在了南京老家的庫房。兩千兩銀子,對大爺來說,不過是買個玩意兒的小錢而已。只怕大爺還沒有放在心上。”她說着,笑吟吟地望着俞敬修,道:“是吧?大爺!”

    ⊙﹏⊙b汗……急趕慢趕,還是晚了一個小時。



    上一頁 ←    → 下一頁

    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
    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