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81章 春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81章 春暖字體大小: A+
     

    範氏很是意外。

    俞脩敬每個月有五十兩銀的月例,都由他自由支配。而到好一點的酒樓吃頓飯也不過十來兩銀子的事,他又不是那種喜歡花天酒地的人,怎麼會突然缺起銀子來?

    她不由關切地:“你有什麼事,要這麼多的銀子?”

    俞脩敬卻有些含糊:“不過是些日常花銷。”又道,“在外面由各地衙門接待,自然不用花銀子,可回了京都,原來的同科、同僚少不得要聚一聚,一桌吃成二桌、三桌的事時有發生,我這也是有備無患。”

    範氏就想起剛纔俞夫人的話來。

    難道俞脩敬在外面交了不三不四的朋友?

    想到這裏,她心裏平添了幾分焦慮,急急地道:“你和哪些人約了一起去西苑看煙火?”話一出口,又覺得好後悔,不應該這個時候問的,讓俞敬修聽了,還以爲自己是在追究他要銀子幹什麼......因而不待俞敬修回答,忙道:“家裏現在沒有這麼多的銀子,不過有銀票。只是這會兒天色已晚,銀樓早已打了烊,只怕拿了銀票也兌不出銀子來。

    俞敬修卻沒有想那麼多,聽說沒有銀子有銀票,他想了想,道:“銀票也行......那你就給我二百兩銀子的銀票吧!”

    範氏笑着應了一聲,進了內室。

    就有女子輕盈卻又不失沉重的腳步聲響起,有人隔着簾子溫聲喊着“大奶奶”:“我是費氏。您在屋裏嗎?”

    俞敬修訝然。

    自從那天費氏說教般地說了他一大通之後,他好像再也沒有見到過費氏。

    念頭一閃而過他已沉聲道:“進來!”

    門外的人就猶豫了片刻。

    俞敬修蹙眉,聲音裏就透着幾分不悅:“有什麼事進來說。”

    門簾一挑,穿着桃紅色褙子的費氏走了進來。

    桃紅最豔麗,一般的人穿着會給人俗豔之感。可這顏色穿在費氏的身上,襯着她雪般的肌膚,竟然平添了些放的嫵媚。

    俞敬修不由得一愣。

    費氏笑盈盈地給他行了個禮,神色客氣而顯得有些疏離:“也沒什麼事,就是無卿,來找大奶奶說幾句閒話。既然大爺在這裏那妾身就先行告退了……”

    雖然接觸不過,可在俞敬修心裏,費氏並不是那種喜歡東家長西家短到處串門的人,她怎麼會突然找範氏說閒話呢?

    肯定是有什麼事,只是不想讓自己知道…...他思忖着,就看見費氏的一支手始終地背在身後。

    他不由道:“你手裏拿的什麼?”

    費氏的笑容立刻變得有些僵硬,人也有些不自然起來:“沒什麼,就是些衣裳什麼的……”

    俞敬修不禁有些好奇。儘管這樣,以平日他的脾氣,這種女人間的事也不會去多問可想到今天母親的雷霆震怒,又想到那天費氏勸的他不要總擋在範氏的面前,這樣反而容易讓俞夫人反感範氏的話,不由對費氏比往日高看兩眼,道:“你進門的那天給夫人、奶奶都做了針錢活,這也是給奶奶幫的針線活嗎?”

    費氏眉宇間就閃過一絲猶豫之色。

    俞敬修腦海裏突然冒出母親那句“屋裏的事都亂七八糟讓人詬語”的話來,心裏莫名涌起股不好的感覺……正猶豫着要不就順勢而下不要再問下去,就看見費氏抿了抿嘴,將藏在身後的包袱拿了出來。

    俞敬修見那系在一起的角巧妙-地打起了一個結子,就覺得有些眼熟待費氏將包袱打開,他看到一件湖綠色男子的杭綢直裰時,猝然明白過來。

    原來這些日子以他一直在張冠李戴——把費氏做的衣裳當成範氏做的衣裳來穿。

    他的臉色有些難看。

    屋子裏就響起個尖銳的聲音:“誰讓你做的衣裳?你怎麼不經通稟就跑了進來?”說着高聲喊着墨篆,大聲喝斥道:“大爺在屋裏坐着,竟然沒有一個服侍的人。你這個大丫鬟是怎麼當的?”

    費氏忙道:“墨篆姑娘去了廚房。我沒有想到大爺會這個時候回來……”

    短短的兩句話,既爲墨篆開脫,又爲了自己辯解。

    範氏更恨。

    俞敬修眼底閃過一絲疲倦,不想再追究誰對誰錯,衣裳到底是誰做的。

    他徑直對範氏道:“我今天肯定會很晚,要是二門落了匙我就在外院的書房過夜。你明天一早讓人去那邊服侍我盥洗就是了。”

    範氏一聽忙將銀票遞給了俞敬修。

    俞敬修頭也不回地出了內室。

    西苑的煙火已經開始了。

    夾道街是長安的一個小衚衕,他一路上不時碰到有行人停下來仰望半空中炸開的煙火。

    俞敬修聽到一個小姑娘大聲地喊着“爹爹”道:“您快看,您快看!它炸開了炸了兩次....…第次是綠色,然後纔是其他顏色,這一次是紅色,然後纔是其他的顏色……”

    那孩子的聲音婉轉如黃鶯,他不由循聲望去。就看見一個年約二十七、八歲的高大男子肩上頂着個五六歲的小姑娘。

    那小姑娘穿着件大紅底寶瓶妝花褙子,頭髮烏黑如漆,面白髮玉,小小年紀,眉眼卻十分的細緻,特別是一雙眼睛,清澈明亮,像那深澗的泉水,讓人心都跟着澄淨起來。

    旁邊馬車簾子一撩,一個婦人笑道:“快上車!這個樣子成何體統?她已經七歲了,可不是七個月。”

    男大的男子聞言就回頭朝着那個婦人笑,笑容既包容又帶着幾分寵溺,一看就知道十分着緊那婦人的言語。他笑道:“你不也說她今年七歲了嗎?明年她又八歲了,頂在肩上就更不合適了......不如趁着她今年才七歲.再頂她一次……”

    那婦人聞言燦然一笑,笑容比那五月火紅的石榴花還要燦爛:“你就給我詭辯吧……”.

    高大的男子抿了嘴笑,坐在他肩頭的小姑娘就捂了嘴笑,雖然長得不像,可神態間十分的相似,讓人一看就知道他們十之八九是父女!

    馬車裏就仲出一個男孩子的頭顱來,看年紀不過四、五歲的樣子。

    他笑嘻嘻地嘲望着那對父女,大聲道:“姐姐,好玩嗎?”

    “好玩。”小姑娘答道.“看得可遠了!”然後道,“要不,我下來,讓爹爹也頂頂你?”

    “不要。”男孩子想也沒地拒絕了,依偎在了那婦人的身上,“我陪着娘坐馬車!”

    那婦人呵呵地笑,摟了那個男孩子,柔聲道:“曦哥兒真乖,還知道心痛媽媽。”

    一家人有說有笑地和俞敬修擦身而過,俞敬修卻兩眼發直地站在那裏.半晌纔回過神來。

    竟然碰到傅氏一家子?

    沒想到趙凌......白天進宮參加了太皇太后的壽筵,晚上還有精神帶着一家子出來遊玩......不過,平心而論,她的女兒長得真是精緻,兒子也長得不錯,都像傅氏……

    念頭閃過,俞敬修有些發怔。

    而傅庭筠和趙凌卻沒有看到俞敬修。

    傅庭筠望着前面人頭攢動的長安大街,不由道:“要不,我們就在這裏看煙火好了。擠去也不過是看人罷了!”心裏想着擠進去了趙凌還要維護她和孩子們的安危,哪裏有心思看煙火。還不如就在這裏遠遠觀望觀望好了。出來玩.不就是圖個高興。史家衚衕在城東,西苑在城西,他怕她和孩子們看不清楚那些煙火.非要要帶他們出來看熱鬧不可…...

    想到這些,她的心裏頓時甜絲絲的,望着趙凌的目光也充滿了柔情。

    趙凌笑道:“沒事,沒事!我一早讓人在望仙樓訂了個雅間,我們擠進去就可以了。”

    傅庭筠見他一片苦心費了大力氣安排,自然不再反對,吩咐曦哥兒坐好,哄着懷裏的旭哥兒.行如龜步地費了大半個時辰.終於到了望仙樓。

    進了雅間,立刻有小二端了茶點進來。

    趙凌則將官帽椅搬到了窗下.讓孩子們站在官帽椅上觀看煙火。

    傅庭筠就反覆地叮嚀雨微和童媽媽等人:“仔細點,別讓孩子們翻下去。”見趙凌一手拉着呦呦.一手拎着曦哥兒的領子,自己就圈了旭哥兒。

    外面一陣響動,在人推門而入:“虎臣,你也在這裏?”

    傅庭筠不由回頭,看見一個濃眉大眼、年約三旬的陌生男子。

    她忙背過身去。

    就聽見一個戲謔的聲音笑道:“我說你怎麼這麼好心,非要請我到京都來看煙火。原來是爲了趙凌這小子。”又道,“趙凌,想必你說的那個兒子也在吧?”

    “道長誤會了。”趙凌的聲音裏帶着幾分促狹,“我原來不過是和楊世兄打賭,看楊世兄能不能讓你凡心大動,隨着他來京都觀看煙火。不曾想您老人家在山裏修行這麼多看,卻依舊道心不穩,被楊世兄誆下了山。這可與我一點關係也沒有啊!”

    傅庭筠聽着,忍不住好奇之心朝身後飛快地睃了一眼。

    只見那被趙凌稱做楊世兄的男子身邊站着箇中等個子的道長,頭髮、鬍子雪白,表情卻帶着幾分孩童纔有的天真,聽了趙凌的話,他氣得鬍子一翹一翹的,讓人覺得有些滑稽,但又覺得非常的親切。

    難怪這位道長就是九宮山的安道長?

    傅庭筠想着,忍不住又看了一眼。

    趙凌已經走了過來:“安道長,這是拙荊傅氏。阿筠,這是安道長。另一位是楊桐楊世兄,陌尚陌大將軍麾下,現隨陌將軍在京都,我們是無意間說起,這才知道師門有舊的。”

    又到了一個月的月頭,求粉紅票……OK∩一∩KO~

    PS:十月份謝謝大家的支持,雖然還沒有官方的消息粉紅票到底是第幾,但看到那麼多的粉紅票還是很開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