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68章 出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68章 出門字體大小: A+
     

    俞敬修從俞閣老那裏回來,進門就看見了放在炕桌上的幾件嶄新的冬衣,花色是他沒有見過的,瞧那顏色應試是給男子穿的,他不由得多看了兩眼。

    範氏不由得一陣心煩。

    怎麼忘記了把這個收好。

    又本能地不想讓俞敬修知道這是費氏給他做的衣裳——這些日子她只顧着照顧珍姐兒,已經很久都沒有親手給俞敬修做過針線活了。

    “想着這天氣越來越冷了,”範氏就笑道,“我想給相公多帶幾年冬衣。”說着,朝墨篆使了個眼色,示意她將衣服收好。

    墨篆笑着去抱衣裳。

    俞敬修卻走過去摸了摸衣角,道:“你的針線越發好了——這針線縝密平整。”然後擡頭望了範氏,“以後不要再做這些了,傷眼睛不說,你還要照顧珍姐兒。家裏養着那些做針線的媽媽是幹什麼的?”眼底一片柔情。

    墨篆一怔,朝範氏望去。

    範氏看也不看墨篆一眼,笑道:“公公喊您去,都說了些什麼?”把這個話題給揭過了。

    到了晚上,俞敬修在書房裏處理一些信件,墨篆湊到了範氏的面前:“大奶奶,您看這衣服……”

    “賞了下人吧!”範氏面色有些陰沉地道。

    墨篆應聲而去。

    過了兩天,俞敬修定下了啓程的日子,俞夫人帶着束媽媽來看範氏給兒子準備的箱籠,正好俞敬修從衙門裏回來,想着範氏從來沒有做過這些事,怕母親挑出什麼毛病來,忙笑道:“天氣轉涼。範氏怕我受寒,還特意給我做幾件冬衣。”

    範氏一驚。

    俞夫人已笑着“哦”了一聲。很感興趣地道:“都是用什麼料子做的?做得什麼式樣?”

    範氏目光有些惶恐地朝墨篆望去。

    墨篆心裏大叫僥倖。

    那些冬衣不僅料子好,而且式樣也新。這樣的好東西,自然要賞給那些平日裏待她恭敬有加的媳婦、婆子!至於賞給誰,她還沒有思量好,加之俞夫人來的急,東西還沒有賞下去。

    她向範氏微微頷首,示意她沒事,然後轉身去拿了費姨娘做的那些冬衣。

    俞夫人翻了翻,見那針線做得還算仔細,笑着朝範氏點頭:“辛苦你了!”十分滿意的樣子。

    範氏不由長吁了口氣。

    墨篆則在一旁擦着冷汗。

    俞敬修就挽了母親的手臂。笑道:“娘。這下您該放心了吧!”

    俞夫人笑着拍了拍兒子搭在自己臂上的手背,沒再看下去,叮囑了俞敬修幾句,就和束媽媽回了正屋。

    範氏卻惦記上了費氏,常叫她做這做那的。有段時間費氏片刻也不得空閒。

    費氏不免到吳姨娘處抱怨:“……早知道這樣,我就不費這工夫了。馬屁拍到了馬腿上。”

    吳姨娘聽了直是笑。

    費氏就問她:“你總在屋裏呆着,怎麼呆得住?平日裏都做些什麼打發日子?”

    “做些針線活。”吳姨娘笑道,“我父親新娶了太太,又添了個弟弟,妹妹嫁了個坐館的秀才,我拿了些零頭布給他們做些小東西,大大小小給補貼補貼他們。”

    費氏奇道:“他們遠在舟山呢!”

    吳姨娘笑道:“南京那邊常有人來,吳府那邊的管事也常到京都來。讓他們幫着捎過去就行了。”

    費姨娘就笑道:“吳夫人對你倒沒有見外!”

    吳姨娘笑了笑,沒有做聲。

    兩人倒時常湊在一起說說話。不過是費姨娘說的時候多,吳姨娘總在一旁聽着。

    到了臘八節那天,吳家送了臘八粥來,有一份是指定給吳姨娘的。吳姨娘少不得要給些回禮,翻箱底的找了幾隻荷包、幾塊帕子讓那媽媽帶回去。

    那媽媽就笑着問她:“有沒有給趙太太的。我也好一塊捎了去。”

    吳姨娘錯愕。

    那媽媽笑道:“夫人說,趙大人不在家,趙太太閉門謝客。等閒人不得見。你既然能見到趙太太,想必趙太太對你也是另眼相看。若是有什麼東西要給趙太太,讓我直管捎回去。”

    怕是想拿自己在趙太太面前說事吧!

    既然趙太太不見客,自有不見客的道理。她上次貿然闖進去已是失禮,怎麼再給趙太太添麻煩。

    “沒有。”吳姨娘笑道,“我一個妾室,怎好捎東西給趙太太?您回去後代我向夫人道聲‘多謝’。”說着,站起身來送客。

    那媽媽見吳姨娘不客氣,訕訕然地回了府,去稟了吳夫人。

    吳夫人有些頭痛,叫了貼身的媽媽來:“這些日子趙家有什麼動靜沒有?”

    那貼身的媽媽笑道:“沈太太回來了!給趙太太帶了很多東西,這會還沒有走呢!”

    吳夫人面露喜色,道:“走,我們去看看趙太太。”

    貼身的媽媽笑着應“是”,想着外面大風大雪的,服侍吳夫人披了件灰鼠皮的斗篷,又拿了把油紙傘,扶着吳夫人去了趙家。

    月川頗有些無奈,卻又不得不去稟了傅庭筠。

    傅庭筠正和三堂姐坐在內室臨窗的大炕上說話,聽說吳夫人來了,不由撫了撫額。

    三堂姐卻笑道:“還是讓她進來吧!她這人雖然喜歡家長裏短的,可你這樣窩在家裏不出去,外面的動靜卻是一點也不知道。有她陪着說說話,倒也省了讓人去打聽消息。”

    “這你倒不用擔心。”傅庭筠笑道,“我雖坐在屋裏,可阿森卻是每天都要和我說說話的。我就是不喜歡吳夫人那雙窺視的眼睛。”話雖這樣說,還是請了吳夫人進來。

    吳夫人老話重提,要給三堂姐洗塵、接風,讓傅庭筠作陪。

    她請的是三堂姐,傅庭筠不好拿主意。三堂姐則爽朗地笑道:“好啊!那我就等夫人的帖子了。不過靠近年關了。我還是第一次在京都過年,我們家大人也剛到吏部。不免有些應酬。等天開了春,我再回請夫人好了。”

    吳夫人聽着自然是一團歡喜,索性定下了初十的日子。

    傅庭筠送走了吳夫人不免笑着問三堂姐:“姐姐葫蘆裏又賣得什麼藥?”

    三堂姐抿了嘴笑,道:“這是你三姐夫說的——吳大人那頭連着郝劍鋒,郝劍鋒那頭又連着好幾位從前跟着沈閣老的三品大員,如今錢閣老和李閣老在內閣的日子都不好過,皇上能問一次,能問兩次,總不能事事都過問。郝劍鋒等也不是要和皇上打擂臺,不過錢閣老、李閣老的資歷太淺。不能就這樣立刻倒戈。又找不到合適的臺階下罷了。若是能讓郝劍鋒和肁先生搭上話,豈不是個現成的臺階?郝劍鋒等人要面子,不願意在錢閣老、李閣老面前服軟,肁先生可是皇上在潛邸的軍師,論資歷。可曾是熙平二十三年丙辰科的進士,在肁先生面前服軟,可不算丟人!”

    傅庭筠瞪大了眼睛:“這些日子三姐夫隔三差五的就來看孩子,還檢查孩子們的功課,抽空指點了一下阿森,怎麼在我面前卻是一句話也沒有提?”又道,“三姐夫是想給郝劍鋒牽線搭橋嗎?”

    “九妹夫不在家,他怎麼好跟你說這些?”三堂姐掩了嘴笑,然後壓低了聲音道。“你三姐的意思,那郝劍鋒在吏部多年,人脈深厚,他若是走不通你的路子,肯定會想辦法找其他路子的,與其這樣。還不如你們賣個面子給他。趁着他爲難之時與他交好。還說,以郝劍鋒的能力,縱然不能入閣拜相,在二品的位置上穩穩地站住那是絕對沒有問題的。趙凌外放,還是將軍,糧草、軍餉、軍將都得閣老們集議,若是有了郝劍鋒這樣的人相助,豈不是事半功倍?”

    傅庭筠不禁認真思考起來。

    趙凌又在貴州打了幾場勝仗,連陌夫人都親自登門恭喜她。

    在宣府的時候,趙凌就曾爲了宣府總兵府的糧食、軍餉等事多次回京都與兵部的人交涉。若是有個頂事的人能在朝中爲趙凌說話,趙凌可以省事不少。三姐夫資歷太淺,十年間能升到正三品已是不易。指望着三姐夫,怕是黃花菜都涼了。若事情如三姐夫所說的,幫郝劍鋒一把,既解了皇上之圍,又結交了郝劍鋒,倒是一舉兩得的好事!

    “這件事,還得和九爺商量商量。”她慎重地道,“廟堂上的事,還是他們男人看得更清楚些。”

    “那是當然。”三堂姐笑道,“不過//,最好是能在年前年後,拖得久了,恐生變故。”

    傅庭筠點頭。想着這件事也不是一蹴而就的,轉移了話題,問起三堂姐回華陰的事來:“不是說過七七就回來的嗎?怎麼這個時候纔回來?五堂姐她們還好嗎?”

    “唉!”三堂姐聽着,就苦笑着嘆了口氣,“還好你沒有回去,你若是回去了,只怕也覺得丟臉!”然後說起華陰發生的事來,“……頭七都沒有過,爲着開銷,大伯母和四嬸嬸就吵了一架。過了七七,我好不容易說服了母親搬到別院去守孝,不管大宅的那些事,結果一向不管事的六叔跳出來,說要分家……我們幾個做姑奶奶的真是說也不是,不說也不是。沒等晚上上燈,就紛紛回了孃家。我卻被大伯母拉住,要我主持公道。還是母親裝病,我才得以脫身。你說,這都是什麼事?”

    傅庭筠嚇了一大跳:“怎麼是六叔提出來分家?舒家的人也不管嗎?”

    舒家是六嬸嬸的孃家,除了嫡親兄弟舒明出了仕,這幾年又陸陸續續出了幾個進士。

    三堂姐表情怪異的望着一眼傅庭筠,道:“好像就是舒家舅舅要六叔叔和六嬸嬸和大伯母他們分家的!”

    大家週末愉快!

    ps:看到有些書友留言,覺得趙凌這段時間出場太少,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趙凌總得奮鬥奮鬥纔能有資歷留在京中做大佬吧?正好趁着這段時間寫寫俞家的情況……這種兩地分居的日子很快就會結束了。我可是親媽哦……o(n_n)o~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
    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