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65章 勸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65章 勸說字體大小: A+
     

    俞敬修難掩心中的驚愕,略顯驚訝地望着費氏。 .俞氏低頭一笑,笑容裏有就帶了幾分無奈的苦澀:“誰不想討人喜歡,可也要有這處福氣纔是啊!”說着,擡起頭來,朝着俞敬修又笑了笑,笑容裏卻全然沒有了剛纔的悲傷,有的,全是善解人意的溫柔,“不說這些了!大爺難得到我這裏來坐一坐,免得壞得您的好心情。”然後笑道,“前些日子珍姐兒有些咳嗽,這幾天我也沒出門,不知道珍姐兒咳得好一些了沒有。我記得家裏的表弟身體弱,略一吹風就咳,每到這個時候舅母就叮囑我用冰糖燉了梨子和川貝給表弟喝。不妨也給表姐兒試一試。”

    說些這些家長裏生的,俞敬修自在了不了。他道:“珍姐兒不比其他孩子,這些對她沒有什麼作用!”

    “倒是我想得簡單了。”費氏從善如流地認着錯。

    有小丫鬟進來稟道:“大爺,姨娘,到了用晚膳的時候……”說着,眼睛朝俞敬修睃去,好像在詢問俞敬修是否留下來用晚膳。

    說兩句就要留他用飯,他若是留下來用飯,是不是還要留他過夜呢?

    俞敬修不由得眉頭微蹙。

    那邊費氏已笑道:“大爺快回去吧!晚了小心大奶奶着急。”

    這個費氏,還算有些自知之明。

    俞敬修神色一緩。

    費氏卻朝着那小丫鬟揮了揮手,道:“你先退下去吧!我還有兩句話和大爺說。”

    小丫鬟不敢停留,立刻曲膝退了下去。

    俞敬修卻是神色一凜,道:“你有什麼事?”

    費氏上前兩步,在俞敬修面前曲膝蹲下。規規矩矩、鄭重其事地行了個福禮,道:“大爺。妾身有兩句話一直擱在心裏頭,躊躇着人不要跟大爺說。大爺今天來妾身這裏小坐,妾身就想,莫非這是天意?”她說着,神色一肅,端容地望着俞敬修,神色間就透露出股大義凜然的莊穆,“妾身明知有些僭越,卻也顧不得許多,不得不說了!”

    俞敬修訝然地睜大了眼睛。

    費氏已道:“我沒來之間就常聽大夫人說起大爺。說大爺待人是如何的溫和有禮。爲人如何的真誠坦率,我當時就想,大爺定是個好相處的人。可我來了這些日子,卻很少看見大爺開懷的笑,多數的時候都顯得有些冷淡。我就琢磨着,莫非大爺有什麼心事不成?不免就對大爺的事留心起來。這樣一來二去的,倒還真讓有些擔心起來……”

    先揚後抑?

    這個費氏倒是個人物。

    俞敬修挑了挑眉,雖然沒有開口說話,眉宇間閃過一絲的不屑。

    可也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他很知道費氏接下來會說些什麼。

    費氏好像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根本沒有注意到俞敬修的異樣,眼角眉梢都流露出些許的擔憂,道:“大爺膝下空膝,老爺和夫人都已是年過半百的人。不免心中焦灼。而大爺對大奶奶敬重有加,自然希望能誕下嫡子。大奶奶又是個溫良賢淑的性子,心裏眼裏只有大爺一個人,大爺既然有這樣的打算,大奶奶自然是要順着大爺的心意。這樣一來,不免就和夫人有了些許的嫌隙。大奶奶就算是在夫人面前怎樣的陪着小心,夫人心中都不快……”

    她一個小妾,竟然敢非議這些!

    俞敬修再也聽不下去,“啪”地一聲就拍在了炕桌上:“你好大的膽子!”臉色一沉,透出幾分殺氣來。

    費氏見狀,“撲通”一聲就跪在了俞敬修的面前,凝聲道:“我說了不該說的話,大爺要打要罵、要趕要攆,我全無怨言,只求大爺讓我把話說完。”接着也不待俞敬修開口,繼續道,“常言道,家和萬事興。在外人看來,這全是大奶奶的錯,可在妾身看來,這卻全是大爺的錯!”

    如石破驚天,俞敬修聞言半天沒有緩過氣來,待他緩過氣來,又不由氣得滿臉通紅,氣極而笑地指了費氏:“好,好,好!好一個危言聳聽!真是亂家的種子。我倒要聽聽,我錯在哪裏?”

    費氏看了,就重重地給俞敬修磕了個頭,道:“妾身惹得大爺不快,全是妾身的錯。可妾身既進了俞家的門,就是俞家的人,和俞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爲了俞家,爲了我自個兒,再逆耳的話,妾身覺得有道理,就不得不說。”說完,她大膽地問俞敬修:“夫人想含飴弄孫,想宗祠有後,這不爲錯吧?”

    俞敬修望着費氏因爲毅然決然的表情而顯得有些嚴肅的面孔,反而冷靜下來。

    範氏不得母親的歡心,若說之前是因爲範氏不是母親所中意的媳婦,可範氏既然進了門,又處處討好母親,甚至是生了珍姐兒,爲何母親骨子裏還是那麼的排斥範氏,他的確想不明白。

    他沒有說話,想聽聽費氏會怎麼說。

    費氏眼底飛快地閃過一絲讓人難以察覺的笑意。

    “大奶奶視大爺如天,萬事恭順,這也不爲錯吧?”

    俞敬修依然沒有做聲。

    費氏語氣就緩了下來:“嫡庶有別,這家族要興旺昌盛,就不能壞了規矩。大爺的顧忌連我都知道,何況是夫人和大奶奶?既然如此,爲何夫人卻把責怪到了大奶奶的頭上呢?”

    俞敬修不由屏神聆聽。

    費氏就慢悠悠地道:“說到底,還是因爲大爺用錯了法子!”

    不過一盞茶的工夫,這已經是費氏第二次指責他了!

    俞敬修饒有興趣地望着費氏。

    費氏不緊不慢地道:“別的事我不知道,也不好評論。就拿大爺納妾的事來說吧!長者賜,不可辭。大夫人和三夫人既送了和我陳家妹妹來,按理說,這是內宅的事,大爺就不應該插手,全權交給大奶奶就是了……”

    俞敬修欲言又止。

    若是全權交給範氏,母親那麼強勢的人,又佔着婆婆的大義,範氏哪裏拒絕得了!

    “若是大爺不願意,大可私底下和大奶奶商量——直接拒絕夫人,雖然是大爺的意思,可大奶奶不免要背上不孝、善妒的惡名,不如先把人收了,”說到這裏,費氏臉色一紅,“大爺在哪裏留宿,難道夫人還能管不成?退一步,就算是夫人問起來,大奶奶推說大爺不喜歡就是。然後趁機跟夫人商量,再給大爺挑幾個年輕漂亮、行事得體的大丫鬟放在屋裏,大爺若是看中了誰,就收了收了誰在屋裏。既不用大爺納妾,也可以安夫人的心。這樣一來,夫人自然就覺得大奶奶和她是一條心,有什麼事,也願意和大奶奶說,時間長了,大奶奶是什麼樣的人,夫人心中有數,大奶奶偶有和夫人意見相佐之時,夫人也能體諒大奶奶的難處了。

    “而不是像現在。大爺有什麼都衝在大奶奶的前面,夫人不知道,還以爲是大奶奶在大爺面前說了什麼,心中自然不喜,看大奶奶不免就會有些誤會。偏偏大奶奶又是個純善之人,夫人誤會了她,她又不能在大爺面前說一句抱怨的話,反倒讓大奶奶受了不少的委屈。”費氏說完,又委婉地道,“大爺,在這件事上,你的確是好心辦了壞事!”

    費氏的話讓俞敬修不由暗暗思量。

    還真就是這麼一回事。

    有時候他怕範氏在母親的強硬麪前受委屈,想幫着範氏解圍,誰知道卻越幫越忙,母親反而覺得是範氏在他面前告狀,他越是解釋,母親越是這麼認爲,時間一長,他也懶得解釋了,母親對範氏就越發的看不順眼了。

    可他若不擋着,範氏根本就不是母親的對手。

    費氏好像知道他的心思似的,溫聲道:“夫人是爲了大爺好,大奶奶也是爲了大爺好。說到底,夫人和大奶奶都是一樣的心思。既然如此,又有什麼話說不到一起的。大爺也該試着放手,讓大奶奶學着和夫人好好相處纔是。”

    真的能放手嗎?

    俞敬修很是猶豫。

    費氏卻道:“大爺若是不信,不如讓大奶奶當着夫人的面勸你到吳姨娘那裏去坐坐,我想,夫人聽了肯定會很高興的。至於你去還是不去,只要您拿定了主意,我想夫人肯定不會責怪您的。”說着,她笑盈盈地站了起來,溫聲道:“大爺,時候不早了,想必大奶奶正待着你用晚膳呢!妾身說的這些話雖然是片面之詞,可妾身卻是冷眼旁觀的人,大爺不妨回去和大奶奶商量商量,也許妾身的這法子有用呢!”

    俞敬修想試試。

    這幾年,他夾在母親和範氏的中間,只覺得氣苦難當,卻又沒個說話的地方,以至於他的心思不能全都放在仕途上。

    他理了理思路,回去就和範氏商量這事。

    範氏知道這是丈夫想幫着她修復婆婆和自己的關係,又想着丈夫不喜歡吳姨娘,就真的和吳姨娘怎樣了,吳姨娘小產傷了身子,也未必就能懷上,乍聽時還有些彆扭,想着想着也就釋懷了,和俞敬修低語了一陣子,抱着珍姐兒去了俞夫人那裏。

    誰知剛坐下來,俞夫人就提起了擡費氏爲姨娘的事。

    如果是往日,俞敬修肯定會一口拒絕,這一次,他卻朝着範氏使了個眼色。

    範氏也知道,婆婆是下了決心,加之剛纔和丈夫商量過這些事,就笑着應了,還問讓墨篆去拿了黃曆來,放低了姿態問俞夫人:“您看,哪個日子好?”

    還好不算太晚……o(n_n)o~



    上一頁 ←    → 下一頁

    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
    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無限之配角的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