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61章 對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61章 對策字體大小: A+
     

    三姐夫一杯酒下肚,回頭不見了郝劍鋒,再一看,傅五老爺的座位也是空的。

    百密一疏!最終還是沒能攔着傅五老爺。

    三姐夫苦笑,主動喝了一杯,鬧哄哄中出了雅間,就看見郝劍鋒和傅五老爺正站在樓梯間上說話。

    郝劍鋒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傅五老爺則滿臉的怨懟的說個不停。

    三姐夫苦笑一聲,招了貼身的小廝:“你去跟太太說一聲,時候不早了,再不啓程就晚了,讓她催催傅大人。若是傅大人一時脫不了身,讓太太先走一步。”

    小廝應聲而去。

    三姐夫回了雅間。

    好不容易和郝劍鋒搭上了話,傅五老爺意猶未盡,當然不願意此刻離開。而郝劍鋒知道了自己想知道的,覺得理不理睬傅五老爺都不要緊了。

    進了雅間,喝了半杯酒,他就示意蔣大人這酒席該散了。蔣大人也不負他所望,很突兀地笑着站起身來:“……還要趕路,再晚就不能到驛站投宿了。幾位大人慢慢喝,我先走一步。哪天再來京都的時候,我請大家喝酒。”

    衆人是來給蔣大人送行的,主角要走了,酒自然不喝了。

    大夥兒將蔣大人送上了馬車。

    傅五老爺說了那麼多,想着還沒有得到郝劍鋒相幫的承諾,就覺得有必要和郝劍鋒正色的說幾句。待蔣大人的馬車走遠,他見周學士、鄭大人等紛紛作揖行禮互相辭行,他朝郝劍鋒身邊擠去。

    郝劍鋒卻一副醉意地朝着衆人拱手:“酒逢知己千杯少。今天卻喝得太多了些。我要躺會,就先走了。失禮之處還望各位大人海涵。昨天我在蓬萊閣擺酒謝罪。”說着,動作迅捷地上了自己的馬車。簾子一放,馬車“得得得”駛出了陽關。

    傅五老爺有些目瞪口呆。莫名就覺得有些忐忑不安起來。

    他仔細地回憶着剛纔郝劍鋒的一舉一動,那王大人卻過來行禮:“傅大人,一路順風。哪天回了京都,我們再好好聚一聚。”

    傅五老爺匆忙還禮,寒暄了幾句,讓傅五老爺沒有工夫細想,只能暫行將困惑壓在了心底。

    而郝劍鋒一見馬車駛出了十里鋪,立刻坐了起來,精神抖擻地吩咐車伕:“去史家衚衕吳大人那裏。”

    哪裏有半天的醉意。

    馬車伕高聲應喏,揮着馬鞭就去了史家衚衕。

    吳大人剛剛從衙門回來。兩人在門口碰了個正着。

    “我們書房說話。”郝劍鋒朝着吳大人使了個眼色。

    吳大人一聲沒問。帶着郝劍鋒直奔書房,待小廝上了茶,就把身邊服侍的全打發了出去,這才傾身道:“可有什麼要緊的事?”

    “你猜我今天遇到誰了?”郝劍鋒眉宇間浮現些許的興奮,道。“我今天去送山東參議蔣森,結果在十里鋪遇到傅郎中。”他把事情的經過跟吳大人講了一遍,“……原來是俞敬修和範大紳的女兒私相授予,然後要退婚,傅家迫於無奈,只能答應,對外說傅氏病逝了,實則安排傅氏到家廟裏修行。誰知道華陰遇災荒,流民衝撞了家廟。傅氏在丫鬟婆子的護送下慌亂逃竄,被趙凌所救,然後由皇上做主,請了太皇太后賜婚,嫁給了趙凌。

    “傅氏後來找到他,他不敢認女兒。女兒因此而生他生出隙嫌,寧願幫沈任思也不願意幫他!”

    吳大人聽着精神一振,露出幾分興致來。

    “‘傅家迫於無奈只能答應’,”他衝着郝劍鋒笑了笑,道,“這種鬼話你也相信?”

    郝劍鋒呵呵地笑,道:“誰對誰錯並不要緊,要緊的是我們知道了幾家人的關係,若有什麼事,可以早想對策。”

    這一點吳大人很是贊同。

    他笑着端起手邊的茶盅喝了一口,道:“那你有什麼打算?”

    郝劍鋒卻不答反問:“你說,我幫着傅郎中勸勸趙太太如何?”

    這樣的家務事是婆說婆有理,公說公有理,通常會越幫越忙,一不小心,還會把兩邊都得罪了。典型的吃力不討好的事。而郝劍鋒掌管吏部多年,乾的就是與人打交道的事,哪裏不清楚。他這樣做,不過是想找個自然的融入到趙家的契機罷了。

    吳大人何況不明白。

    “不好!”他想也沒想地道,“趙凌睚眥必報,我們還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就這樣冒冒然的闖進去,有些不妥。”

    “那天去給蔣大人送行,沈大人也在場,”郝劍鋒目光炯炯地道,“傅大人跟我說了些什麼,略遲一些,他肯定也會知道。我們從沈大人那裏下手如何?”

    吳大人聽着點頭,笑道:“這辦法倒不錯。不過我看沈任思這個人圓滑的很,未必好說話。”

    “這可是趙家的事,”郝劍鋒若有所指地道,“他姓沈,若攔着我們給人家父女說項,於情於理都有些說不過去吧!”

    吳大人朝着郝劍鋒投去讚賞的目光。

    郝劍鋒卻頗有感慨地嘆了口道:“我這也是沒有辦法了。等幾位閣老的態度明確下來,我們再靠過去,已是昨日黃花,錢東林和陳丹亭未必記得我們。”語氣裏透着濃濃的無奈。

    吳大人聞言跟着神色一黯。

    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

    他不由鎖眉。

    已有小廝隔着簾子稟道:“大人,夫人請您到正房說話。”

    吳夫人臉色一沉,道:“你沒有跟夫人說我這邊有客人嗎?”

    “說了!”小廝聲音有些發顫,卻不敢不應答,“夫人說,說吳姨娘來了,還給四小姐帶了,帶了很多東西過來……請您無論如此也過去跟吳姨娘說兩句話。”

    別說吳姨娘是俞敬修的妾室了,就是算是沈閣老的妾室帶了賀禮而來,他也不可能降尊紆貴地去花廳見客。

    吳夫人不可能犯這種常識性的錯。

    那就只有一種可能。

    吳姨娘帶來了俞家的消息。

    而且這個消息對他很重要。

    念頭一閃而過,吳大人站起身來,對郝劍鋒道:“我去看看就來!”

    郝劍鋒對吳家的一些關係瞭如指掌,自然知道這位吳姨娘是誰。而吳夫人明知道吳大人在會客還請吳大人立刻正屋,可見是俞家那邊得了很重要的消息。

    他也想知道俞家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郝劍鋒沒有客氣,道:“我在這裏等你就是。”

    現在趙、俞、傅三家的關係撲朔迷離,吳大人也需要一個頭腦清醒冷靜的人幫着分析分析。

    “我馬上就過來。”吳大人交待了兩句,隨着小廝去了正屋。

    正屋裏,滿臉的不安的吳姨娘有些焦慮地搓着手,喃喃地對着吳夫人道:“伯父那裏,還是您說好了……我該說的都說了,再說也不過是這些話……”

    吳夫人就拉了吳姨娘的手,笑容慈祥地安撫着吳姨娘:“你伯父高瞻遠矚,和我們這些內院婦人的目光又不一樣。我問你的,你伯父未必放在心上,我沒有問的,說不定正是你伯父想知道的。”又道,“你也別怪,你伯父是個和氣的人。到時候你該說什麼就說什麼,千萬不要藏着掖着,反而讓你伯父誤入歧途。”

    吳姨娘眼角的餘光落在吳夫人因保養得宜而顯得白皙如玉的手上,不由在心裏暗暗嘆了口氣。

    吳夫人嘴裏說的好聽,拉着她的手卻像鉗子似的,掙都掙不脫,分明是要把她強行留下,她又能說些什麼?

    吳家三奶奶生了位小姐,正經親戚自然要來道賀。她不過是個妾室,哪裏就有她站的地方?偏偏吳夫人過了孩子的滿月之後,讓貼身的媽媽去請她回府,還說什麼“平日裏就和三少奶奶最好,怎麼也要去看看”。俞夫人雖然不悅,想着不是正經走親戚的日子,還是幫她備下賀禮,讓她過來了。

    她當心裏就在犯嘀咕,不知道吳夫人找她有什麼事?結果一進府吳夫人就打聽起吳家這些日子發生的事來。

    也不知道俞夫人和大爺說了些什麼,前些日子,大爺給南京來的兩位表小姐都開了臉,如今在大奶奶屋裏服侍。可名義上到底是表親,大奶奶也不好支使,加上珍姐前些日子又犯了病,大奶奶心裏越發的煩躁,就想打發兩表小姐和她一起住在後罩房。大夫人費家那邊的過來的費小姐倒乖順,安安靜靜地就搬到了她的隔壁,三夫人那邊過來的陳小姐卻是個不省心的,人倒是搬過去了,卻向大爺哭訴,說大奶奶容不得人,還說大奶奶沒有當家主母的氣度。大爺聽着心煩,禁了陳小姐的足。陳小姐立刻找到了束媽媽那裏,要回南京去。

    氣得大奶奶倒仰,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來。

    大爺就由嚷着要把陳小姐送走。

    陳小姐也不知道是爲了將大爺還是真不想在俞家呆下去,轉身收拾好包袱就去了俞夫人那裏,給俞夫人磕頭辭行,請俞夫人高手貴手,將她陪過來的箱籠讓她一併帶走。

    俞夫人一句多的話也沒有說,讓人把陳小姐送回了南京。

    之後俞夫人就再也沒有和大爺說過一句話。

    不管大爺怎樣在俞夫人面前插科打諢,俞夫人就是不和大爺說一句話。

    結果吳夫人把她叫來,卻是細細的問俞家的這些瑣事……

    想到這裏,她不禁擡頭望向吳夫人。

    卻在吳夫人眼底看到了一絲擔憂和凝重。

    祝大家週末愉快!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
    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