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59章 奔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59章 奔喪字體大小: A+
     

    馬車停在史家衚衕趙府前面,三堂姐和兩個孩子下了馬車,直奔傅庭筠的內室。

    “兩個孩子就麻煩九妹妹了。”她行色匆匆地道,“我明天天一亮就出城。祖母過了七七就回來。”又叮囑兩個孩子,“你們要聽九姨母的話!”

    三堂姐的新宅子在帽子衚衕,離史家衚衕雖然不兩刻鐘的的路程,卻靠近城南,他們明天從城西的阜成門出城,待啓程前再將兩個孩子送過來勢必要繞很長的一段路,耽擱時間,中午之前可能沒法到達十里鋪,晚上亦難以在驛站過夜,這樣一來,路上的安全就成了一個大問題。

    春餅恭敬地對母親應“是”,元宵卻難掩雀躍:“娘,那我能不能和呦呦表妹玩?”

    兩個大人聞言失笑,沖淡了離別的傷感。

    三堂姐笑道:“玩可以,可不能欺負呦呦妹妹和曦哥兒、旭哥兒。要是讓我知道了,以後再也不帶你過來玩了。”

    元宵忙保證:“娘,我會讓送呦呦妹妹,不和她搶窩絲糖吃的。”

    三堂姐笑起來,摸了摸小兒子的頭,叮囑長子:“要照顧好弟弟,不要淘氣。”

    春餅忙恭聲應了。

    傅庭筠上前攬了兩個孩子的肩膀,笑着對三堂姐道:“兩個都是懂事的孩子,三姐姐放心好了。若是三堂姐想孩子,就過來看看。”又道,“三姐姐什麼時候啓程?到時候我去送送你。”

    “太早了。”三堂姐道,“你還是別顛簸了。我們姐妹,不用講這些虛禮。”

    傅庭筠想着家裏五個孩子,若她去給三堂姐送行。不到掌燈時分回不來,實在是放心不下。

    她想了想,笑道:“那好,到時候我讓雨微代我送送三姐姐。”然後問起她護衛的事來,“要不。就請了鏢局的隨行吧?”

    “我也是這麼想的。”三堂姐笑道,“不過,郝大人知道我要回華陰。跟五城兵馬司的人打了聲招呼,五城兵馬司派了十幾個人過來,到時候會護送我回華陰的。”

    “這就好。”傅庭筠聽着。忍不住八卦道。“郝大人,是不是那個在陝西任過參議的郝劍鋒郝大人?”當初二堂姐議親的時候,她還在家裏。“聽說他心裏有疙瘩,大伯父幾次想走他的門子都沒能成事,怎麼倒和三姐夫毫無芥蒂?”

    “我也不是很清楚。”三堂姐道,“不過聽你姐夫說,郝劍鋒這個人做事不僅有能力,而且還是很公允的。待人處事圓滑,若不是沈閣老這次出事,說不定田閣老年紀大了致仕時。他會有機會入閣。”

    郝劍鋒跟沈閣老同在吏部,一個正一個副

    。時間長了,而且兩人合作的很好,時間長了,不是一系也會被視爲一系。現在皇上不滿沈閣老,沈閣老被迫致仕,郝劍鋒作爲沈閣老一系,而且還是正二品的大員,重要的人物,以後的日子只怕不好過。

    傅庭筠笑道:“他的運氣也太不好了。”

    三堂姐頷首:“可見這能不能入閣,還得有幾分運氣。”語氣裏帶着幾分感慨。

    姐妹倆閒話了幾句,三堂姐想着家裏還有一堆的瑣事,起身告辭,趕回了帽子衚衕。

    在垂花門前,她和三姐夫碰了個正着。

    見丈夫是從南房的廳堂過來的,三堂姐笑着打了聲招呼:“老爺有客人啊!”

    三姐夫聞言表情卻微微有些異樣。

    三堂姐看着奇怪。

    三姐夫也沒有瞞她,道:“剛纔傅大人過來,問我們給沒給史家衚衕那邊報喪?還問你什麼時候啓程?想到時候結伴回華陰。”

    三堂姐目光眉頭微蹙。

    三姐夫已道:“我說我們得信你就去了史家衚衕報喪。至於說你什麼時候啓程回華陰,因我這幾天還有事,恐怕要等幾天,等定了具體的日子再和他商量什麼時候啓程。”

    三堂姐知道,丈夫這是不想讓自己和五叔父太過親近。

    這樣也好。免得到時候有個什麼事他們說不清楚。

    不過,這樣一來,她恐怕就會在五叔父之前到華陰。

    三堂姐沉吟道:“若到時候五叔父問起來,我們就說是郝大人好心跟五城兵馬司的打了招呼,那邊還以爲是明天啓程,諸事都安排好了,只好臨時改了日子。”然後囑咐三姐夫,“你等我出了城再派個人去跟四喜衚衕那邊說一聲——那邊是回鄉丁憂,一時半會不會回京都,東西或帶或送或典當或鎖到庫房,還要安排看宅子的人,就是算想和我們一起走,也沒那麼能走。”

    這倒是個好主意。

    也不得罪傅大人。

    三姐夫笑着應好,眉宇間卻閃過一絲擔憂。

    三堂姐笑道:“我嫁到了沈家,就是沈家的人了。老爺有話不妨直言。”

    三姐夫就和三堂姐去了書房。

    “之前太夫人和大太太有些罅隙,如今太夫人去了,華陰那邊,只怕會有些風波。”三姐夫委婉地囑咐妻子,“你回去,一是不要摻合這些事。二來呢,也勸勸岳父岳母,上有長輩,下有哥哥,就算是吃點虧,也不要爭什麼。平平安安、順順利利地出來爲上。再就是之前傅家向我們家借的錢,你全權交給岳父、岳母幫着處置,但你也要跟岳父、岳母交待清楚,讓岳父、岳母不要有什麼負擔,若是能讓岳父、岳母順利地脫身,這錢拿不拿回來都沒什麼關係

    。若是岳父、岳母覺得在這些瑣事上受了委屈,你直管跟岳父、岳母說,看他們覺得怎樣好,你拿出銀子來幫着岳父、岳母置辦齊全就是了。最緊的是不要爲錢財鬧紅了臉,讓鄉鄰們看笑話。”

    對於丈夫的話,三堂姐又驚又喜。

    驚的是丈夫會覺得自己孃家的幾房叔伯會爲了財產鬧糾紛,喜的是丈夫待自己一片真誠。那麼一筆銀子,說不要就不要了……

    她眼底閃過一絲不安,有些惶惑地道:“祖母這纔剛去……應該不會這麼快吧?”

    雖然知道丈夫對事情的洞察力沒有人比得上,可那是生她養她的地方,是她的眼。她心裏到底還存着幾分僥倖。

    三姐夫何嘗不知道妻子的心思。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妻子不願意相信自己的孃家會變成這樣,也是能理解的。

    可爲了大局。他卻不能提醒她:“就算現在不鬧騰,三年孝期過後,也不可避免。”

    三堂姐不由默然。

    次日。三姐夫和七姐夫送三堂姐出了阜成門。中午時分,他們在十里鋪的“陽關”落腳,用午膳。

    下樓的時候,卻碰到了郝劍鋒。

    他正和幾個穿着繭綢長裰,士子模樣的男子說說笑笑地從門外走進來。

    三姐夫忙上前給他行禮,又將七姐夫引薦給他。

    他笑着介紹身邊的人:“……這位是翰林院的周學士,這位是大理寺的鄭大人,這位是太僕寺王大人……”他特別介紹了一位三十來歲。方臉蠶眉的男子,“這位是蔣大人,山東布政使左參議。這次我們就是爲他送行。”

    三十來歲的從四品,而且在山東布政司任職……只怕不是個簡單的人物。

    三姐夫心中微緊。笑容卻依舊謙遜溫和地上前行禮。

    而其他幾個人聽說他就是吏部的那個左給事中沈大人,都笑着上前和他打着招呼,有兩個人還朝着三堂姐站的方向瞥了一眼。

    外面又有人走了進來。

    大家不由擡眼望去。

    就看見已換了孝服的傅五老爺氣喘吁吁地走了進來。

    三堂姐、三姐夫、七姐夫都不由的一愣。

    郝劍鋒更是沉着臉朝一邊望去,一副沒有看見傅五老爺的樣子

    這些人就算不到吏部辦事,每隔三年還得接受吏部的考功,沒有不認識傅大人的,也沒有人不知道郝劍鋒對此人不太熱乎的。

    如果是從前,這些人雖然不至於熱情地打招呼,但擡頭不見低頭見的,怎麼也會笑着和傅五老爺點個頭,可自從皇上說了傅五老爺“不堪用”之後,傅五老爺的仕途也就到了頂,現在他又丁憂回鄉,起復無望,又有誰會他而郝劍鋒不快呢?

    衆人都學着郝劍鋒的樣子,裝作沒有看見他,笑着和郝劍鋒、三姐夫說話。

    三姐夫和七姐夫不由交換了一個目光,都露出苦澀的笑容。

    別人可以不理傅五老爺,他們卻不能不理。

    兩人向郝劍鋒等人告了個罪,迎上前去給傅五老爺行了個禮。

    “您老人家怎麼趕了過來?”三姐夫笑道,“你是來給拙荊出送的吧?走得急,也沒來得及給您說一聲……”

    他解釋着,傅五老爺的臉卻陰得要下雨似的。

    郝劍鋒他們的舉動,他可是看得一清二楚,這些人想什麼,他心裏也明鏡似的。

    可如今形勢比他強,他又能怎樣?

    強忍着心頭的怒火,傅五老爺道:“你之前不是說要等幾天走嗎?我等不得。早上就派了個小廝去跟你們說一聲,誰知道你們一早就出了城。我正在想,我們兩家倒想到一塊去了,說不定還會在十里鋪碰到,沒想到還真的碰到了。”

    恐怕是聽說他們一早出了城,急急趕過來的吧?

    三姐夫笑着朝他身後望去:“怎麼不見節之兄?”

    節之,是傅庭筠哥哥傅庭筀的字。

    傅五老爺欲言又止。

    他知道傅庭筠不會和他同行,一直讓人盯着帽子衚衕的動靜。

    今天早上小廝跑回去一說,他就覺得這肯定是傅庭筠的主意。只好留了傅庭筀在家裏收拾東西,他先趕了過來。

    三姐夫一看,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而傅五老爺卻是朝他身後一張望,目光落在了三堂姐身上,道:“荃蕙呢?怎麼沒和你們一起?”

    今天趕回陪讀村,更新晚了一點。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