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57章 報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57章 報喪字體大小: A+
     

    這廟堂和內宅都是一樣的,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

    計大人不以爲然地道:“這是別人家的事,我們管那麼多幹什麼?”

    計夫人先被俞夫人不以爲意了一回,現在又被丈夫說成是多管閒事,頓時火起,道:“千里之堤,潰於蟻穴。我這不是怕俞閣老識人不清嗎?你是沒有看見,吳夫人跟我說這些事的時候,全然一副幸災樂禍的嘴臉。京都內外,像她這樣子的人只怕不在少數。若是俞家還將那傅郎中當成座上賓,豈不惹人好笑?你看得下去,我可丟不能起這個臉!”

    計人大覺得妻子今天反應有些過激了,笑着安撫她道:“哪有你說的那麼嚴重?俞閣老什麼事沒有經歷過,什麼人沒有見過,這件事,他自有主張。”

    計夫人想着丈夫說的有道理,又是別人家的事,心情漸漸平靜下來,說起沈任思來:“……他是走的誰的路子?”

    計大人笑道:“貴州總兵趙凌的路子。”

    計夫人愕然:“怎麼可能?”

    “有什麼不可能的。”計大人笑道,“據說他和趙大人是連襟。趙太太親自幫沈大人遞的話,皇上發了話,錢東林赤膊上陣,司禮監的秉筆大太監蓮生從頭盯到尾……”

    計夫人聽着一愣,隨後不屑地撇了撇嘴:“是結拜的乾姊妹吧?”然後感嘆道,“現在的人,真是越來越不講究了,只要能升官發財,什麼事都做得出來。沈任思一個文官,竟然和一個武將結親戚。也不怪世風日下。不說別人,就說吳家吧,好歹也是正三品的侍郎,不出錯,熬上幾年。總有機會拜相入閣。可偏偏把家裏的親戚送到俞家做了妾室!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說到這裏,她表情突然一滯。靠在迎枕上的身子也霍然坐直,“老爺,這件事好奇怪啊!”說完,也沒等計大人開口。已徑直道,“趙太太我是認識的,做爲十分的低調,等閒連門都不出,真正大家千金的閨閣氣象。怎麼突然間像變了個人似的,管起沈大人的事來?而且趙大人還不在家?她一個婦道人,四處奔走,這是不是太,太出格了些?”她說着。滿臉的困惑。

    這朝廷上下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人計算着過日子,對於沈任思一個小小的從七品官員的出仕,計大人並沒有放在心上。計夫人擔心傅大人會連累俞家從而影響到他。他也沒有放在心上——不管怎麼說,傅大人是靠着俞閣老才上位的,他就是俞閣老的人,若是他想另歇高枝。改弦易轍,不說別的。就是士林讀書人的口水也要把他淹死。

    可此時聽了妻子的一席話,他也不由得心中一緊。

    是啊!這件事乍一看沒什麼,可仔細一想,卻處處透着怪異。

    如果沈任思和趙凌不過是結拜的連襟,沈任思奉承到了武將身上,還和那些太監攪和在一起,他就不怕被文官唾棄嗎?就算得了吏部左給事中的位置,孤立無援,他能坐得穩嗎?出仕的人不能升官,那還出什麼仕?不如好生生在家裏呆着做那田舍翁。他這般行事,就不怕被同僚們排擠?不怕被長官壓制?不斷自斷前程?

    難道沈任思真是這樣的一個草包?

    計大人思忖着,不由道:“難道他們真的是連襟?可我沒聽說傅家有這樣一位顯赫的親戚啊?皇上對趙凌一向寵愛有加,前幾年傅大人外放的事不就是因爲皇上的一句沒能成行的嗎?既然有這樣的關係,當初爲何不用?”越說他就越感覺自己好像掉進了一團迷霧裏。但他是個豁達之人,既然想不通,就暫時不要想了,他笑道,“我來找郝劍鋒問問,看他知不知道些什麼?”

    從前沈閣老雖然兼着吏部尚書的職,但精力多放在內閣之事上,吏部的事務反而都落在了郝劍鋒這個侍郎身上。現在錢東林雖然兼了吏部尚書的職,可一來他資歷淺,未必知道吏部的事,二來他剛到任,又點了首輔,除了陳丹亭,他是最年輕了,其他幾位閣老心裏要說沒有想法,那是不可能的,能不能在內閣站住腳,就要看他這三個月能不能讓多數的閣老認同了,他肯定會把注意力放在內閣,吏部的事,他根本沒有時間過問。三來計大人從前還真就沒將錢東林放在心上,和錢東林不過是點頭之交,現在錢東林升了首輔,這關係肯定是要拉一拉的,可在內閣幾位大人沒有表示的情況下,計大人卻不想第一個出頭,被誤會成“卑顏屈膝”之輩……最好就是找和他有幾分交情的郝劍鋒了。

    計夫人點頭,心裏卻總覺得有點不安。可要說是爲什麼,她又說不上來。

    而這邊吳夫人回到家裏把去計家的事跟吳大人一說,吳大人當場就發起火來:“你這樣隱隱晦晦的,別人怎麼知道你要說什麼?”

    吳夫人委屈道:“可我也不能亂說啊!要是趙家和沈家沒這回事,趙大人知道了,豈不是要記恨我們!”

    到是真的怕了趙凌。

    吳大人略一琢磨就有了主意,道:“你不如直接去趟趙家。就跟趙太太說,聽說沈太太和她是姊妹,兩家住隔壁住着,不看僧面看佛面,你怎麼也要儘儘地主之誼,請沈太太到家裏來吃頓飯,算是給沈太太洗塵。到時候你就打聽一下兩人到底是結拜的姐妹還真是姐妹。若真是姐妹,趙太太排行第幾?再回頭和計夫人求證也不遲。你也好趁機和沈太太親近親近。人無遠慮必要近憂。從前我看錢東林、陳丹亭離三品還遠着,沒把他們放在眼裏,可誰知道轉眼間他們就入了閣!這個時候反而不好貼上去了,白白浪費了從前的好光景。誰又敢保證那沈任思不是下一個錢東林或是陳丹亭呢?”唉聲嘆氣了半天。

    吳夫人聽着卻是大喜:“還是老爺心裏明白。”

    翌日就去了傅庭筠府上。

    聽說吳夫人要給三堂姐洗塵,傅庭筠十分詫異。

    吳夫人一向喜歡結交權貴,三姐夫不過是個小小的從七品……

    不知道吳夫人葫蘆裏又在賣什麼藥?

    她思忖着笑道:“還是不麻煩您了。這幾天我姐姐正忙着搬家,忙得焦頭爛額……”

    “那就更應該請沈太太來家裏吃頓飯了。”吳夫人忙不迭地打斷了傅庭筠的話,“我到時候也好名正言順地去恭賀沈太太喬遷之喜。”態度十分堅決。

    傅庭筠很是頭痛。

    這個吳夫人,到底要幹什麼?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誰都說服不了誰。

    正在這時候,月川跑了進來:“太太,三姨太太過來了!”

    得了。這還送上門了。

    傅庭筠無奈地吩咐月川:“請三姨太太內室說話吧!”

    月川應聲而去。

    吳太太就笑眯眯地湊了過去:“你看,我和沈太太也是有緣之人吧!”

    傅庭筠只能微微一笑。

    外面就傳來匆匆的腳步聲。

    “荃蕙!”三堂姐面色凝重撩簾而入。“祖母駕鶴仙去了……”她的話剛說出口,這才發現隔壁的吳太太竟然也有內室,忙將後面的話嚥了下去。

    傅庭筠卻是大驚失色:“三姐姐是怎麼知道的?去年回陝西的時候不都說好好的嗎?怎麼突然……”她說着,祖母那慈祥的目光浮現在她的腦海裏。眼眶不由的一紅。

    三堂姐見傅庭筠的樣子,也不由紅了眼睛,卻沒有做聲,而是上前給吳夫人行了個禮,打着招呼:“您也在這裏啊!”

    聽了半截話的吳夫人卻是精神一振。

    祖母駕鶴仙去了。沈太太還親自來向趙太太報喪,趙太太聽了,立刻傷心起來……也就是說,她們不是結拜的姊妹嘍?

    吳夫人有些興奮地給三堂姐還了禮,關切地道:“家裏有長輩辭世了?有沒有什麼我能幫得上忙的?喪事在哪裏辦?我也好送些祭品過去。”

    “不用了。”傅庭筠情緒低落。“離得太遠,不好勞煩大家。等喪儀定下來了,再麻煩諸位也不遲。”

    吳夫人自然不好再待下去。說了幾句“節哀順便”。“喪儀定下來了,一定要告訴我”之類的話,起身告辭了。

    三堂姐立刻拉了傅庭筠手:“是五叔父那邊報信喪,五叔父已經開始寫丁憂的摺子了。你三姐夫的意思。讓我回去一趟。我就來問問你,看你有什麼打算?”

    “三姐姐幫我按禮置辦幾桌祭品。送副輓聯吧!”傅庭筠低聲道,“從前她老人家待我的好,我記得……所以我不會回華陰去的。免得傅家的人解釋不清楚。至於服喪,雖然她老人家已經不把我當成孫女了,該守的禮儀我還是會守的。這也算是我對她老人家盡的孝了。”

    “這樣也好。”三堂姐聞言點了點頭,“祭品、輓聯什麼的,我會幫你辦妥的。”

    傅庭筠就問起春餅和元宵來:“……他們也跟着一起回去嗎?”

    “天氣太熱,我準備讓他們留在京都。”

    “那就讓他們到我這裏來住些日子吧?”傅庭筠道,“也免得三姐夫一心掛兩頭,又是要操心衙門裏的事,又是要照顧兩個孩子。”

    三堂姐想了想,道:“那我回去和你姐夫商量商量。”然後站起身來,“我還要趕着回去收拾箱籠,不和你多說了。有什麼事,我會讓人給你報信的。”

    傅庭筠頷首,送三堂姐出了門。

    謝謝大家的粉紅票,暫時排在了第二位……現在的粉紅票榜好激烈,有這樣的好成績,已很滿足了。

    雖然粉紅票翻番的活動結束了,希望還能得到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