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56章 風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56章 風波字體大小: A+
     

    吳夫人笑盈盈地點頭,捯飭一番,去了計夫人那裏。

    計夫人那裏還有位女客。花信的年紀,一張宜喜宜嗔的面孔,十分的標緻。

    “這位是隔壁本司衚衕的厲大人的家眷,”計夫人向吳夫人介紹那位女客,“兒子來國子監讀書,不放心,就跟了過來。”

    吳夫人忙笑着上前行禮。

    那厲大人是熙平三十二的進士,今年也有四十歲了,怎麼這位厲夫人卻是這樣的年輕漂亮?不知道是因爲保養的好還是因爲是續絃?

    心裏琢磨着,臉上卻笑意盎然地應酬着厲夫人:“聽說厲大人開春調任湖廣佈政使?那可是皇上潛龍之處,可見厲大人深得聖眷。厲夫人又這麼年輕漂亮,可真讓我等羨慕啊!”

    那位厲夫人顯然也是個八面玲瓏的主,聞言笑道:“不過是平調罷了,有什麼可羨慕的?反到是吳大人,在京都任堂官,又清閒又清貴,正是我們家老爺夢寐以求的事。”然後又說了幾句恭維話,就有眼色的起身告辭了。

    計夫人把厲夫人送到了垂花門才折回來。

    吳夫人就問她:“厲夫人怎麼跑到你這裏來串門了?”

    論丈夫的官職,計大人是京官,厲大人外放;論鄉情,計大人是南邊人,厲大人是北邊人。而且還是前後衚衕住着。

    計夫人就笑道:“厲夫人聽說我們家老二中進士之前跟着陳老翰林讀了幾年的書,就想把兒子也送過去,讓我來幫着從中遞個話。”這本是尋常小說,計夫人說過就丟在了腦後,問起吳夫人來:“倒是你,不是說三兒媳要生了嗎?怎麼還有空到我這裏來串門?”

    “這還有十來天呢!”吳夫人笑道,“這不是天天在家裏悶得慌嗎?就藉口到你這裏來坐坐,說說話。等她生了,我就更沒空暇了。”然後道,“我沒有打擾你吧?”

    “你這話就見外了。”計夫人笑道。“你來了我歡喜還來不及,何來的打攏。”說着。親自剝了個李子遞給了吳夫人。

    吳夫人也不客氣,一邊吃着李子一邊和計夫人聊着天:“你們家老爺這次升了大理寺正卿,應酬更多了吧?”

    計大人原來是大理寺少卿。

    計夫人笑道:“恰恰相反,比從前清閒了不少——從前他要圍着別人轉。什麼事都得隨別人,現在別人圍着他轉,他想怎樣就怎樣,自然就清閒了不少。”

    吳夫人想了想,道:“你這話說的也有道理。”接着把話題轉到了沈任思身上:“你聽說了沒有。吏部左給事中沈大人,把俞閣老家的大公子給擠掉了……”

    這已經是近日京都官場人人議論的話題,計夫人又怎麼會不知道。只是考慮到吳夫人和俞家的關係,她不好多說罷了。可聽吳夫人的口氣,卻沒有一絲的怨懟。她不由覺得奇怪。

    “那個沈大人,也太不講情面了。”計夫人含糊其辭地道,“俞公子還年輕。以後有的是機會。也不急在這一時。”

    吳夫人知道她這是在顧忌自己,笑着點了點頭,道:“我也是這麼對俞夫人說的。不過,那沈大人行事。也的確是太急切了些。說起來,他還俞家有些淵源。不看僧面看佛面,他退了一步,俞家自然會領他的情,以後他有什麼事,俞閣老念着這些情誼,總不能袖手旁觀,他因此能得俞閣老相助,由不比這樣爭來鬥去讓旁邊的人看笑話的好!”

    計夫人聽着有些冒火。

    這個吳夫人,長着一雙勢利眼,看見哪家顯赫就會攀上去。不止一次的拉着自己交際應酬,讓別人誤會她和俞家是姻親。

    她是不是謊話說多了,以爲是真的了。

    沈任思和俞家有故,自己這個正經的姻親都不知道,她怎麼就知道了?

    她雙是從哪聽到了支言片語就在這裏信口開河!

    想到這裏,計夫人就淡然地笑了笑,道:“沈大人和俞家有些淵源,我怎麼不知道?”

    吳夫人正等着她這句話了,聞言笑道:“你可能還不知道吧?沈大人,是華陰傅家的女婿!俞公子不是和傅家的九小姐訂過親嗎?如今俞傅兩家還像親戚般的走動呢!”

    計夫人一愣。

    俞公子是所有太母娘眼中的得意女婿,當時不知道有多少人家打過他的主意。他和傅家的親事在親戚間是人皆盡知。

    “沈大人竟然是傅家的女婿!”她喃喃地說着,眉頭蹙了起來,“那這件事的確做的有些過分。”

    吳夫人就笑道:“我看沈大人倒情有可願——事關自己的前程,他和俞家又沒有什麼接觸,爲自己爭取一下,也無可厚非。不過傅大人卻做得有失公允——他可是長輩,這些年俞閣老對傅家照顧有加,晚輩們遠在家鄉,不知道這其中的事,他怎麼也聽之任之,由着那沈大人胡來呢!沒有謀得那個差事是小事,可讓自己人給搶了去,這好比是大庭廣衆之下一巴掌打在臉上……虧得俞閣老涵養好,要是我們家老爺,只怕就要跳起來罵娘了。”

    這件事,計夫人還是第一次聽說。她不禁問:“這件事,俞夫人知道嗎?”

    “我也不清楚她是不是知道。”吳夫人露出副頗有些無可奈何的表情,“我也不常去俞夫人那裏,怕被她誤會是在搬弄是非。”然後聲音一高,急急地解釋道,“計夫人,我雖喜歡說些家長裏短的,可也不是那不分場合的人,什麼話當講,什麼話不當講,我心裏明白着。只是聽着外面議論紛紛的,想着俞家受了這樣的委屈還受這樣的非議,實在是替他們委屈,又是在你面前,這纔多嘮叨了幾句。”

    “吳夫人不要誤會。”計夫人忙笑道,“我也是好奇。”話雖然這樣說,到底把這件事放在了心上,之後和吳夫人說話都有些走神起來,待吳夫人走後,她就匆匆去了俞家。

    俞夫人正氣得全身的抖,聽說計夫人來了。喝了幾口涼茶,這才穩住了心神。去了會客的花廳。

    計夫人見她臉色不好,到了嘴邊的話就緩了緩,笑着問起了珍姐兒。

    “能自己吃糊糊了。”提到唯一的孫女,俞夫人還是很高興的。“媽媽們照顧的也很盡心,想必會越來越好。”

    “那就好!”計夫人笑着,思忖着該怎麼跟俞夫人提起吳夫人說的那些話,束媽媽突然急急地走了進來。

    她神色有些凝重,但還是勉強露出笑容和計夫人打了個招呼。這纔在俞夫人耳邊低低地說了幾句。

    俞夫人的臉色立刻變得鐵青,她低低地吩咐了束媽媽幾句,雖然聽不見說了些什麼,可那語調裏流露出來的帶着幾分壓抑着的怒火計夫人卻聽得清清楚楚。

    到底出了什麼事,竟然能讓俞夫人這樣生氣?

    計夫人有些奇怪。束媽媽已匆匆而去。

    俞夫人就深深地吸了口氣,表情微緩地溫聲問計夫人:“你今天怎麼有空過來?是不是有什麼事?”開門見山的,完全沒有了平日的委婉。

    火石電光中。計夫人一下子明白過來。

    俞夫人還有事。所以想快點打發了她。

    她微一猶豫,想到事關重大,還是把吳夫人所說的話一五一十地告訴了俞夫人。

    計夫人以爲,俞夫人聽說了如果不大吃一驚也會因爲早就知道而對她解釋一番。誰知道俞夫人只是“哦”了一聲。輕描淡寫地說了句“這件事老爺早就知道了,沈大人也是因爲不知道兩家的關係”。

    看樣子。俞夫人並不想和她說這件事。

    或者,這其中還有什麼蹊蹺?

    計夫人尋思着,就覺得自己這樣急巴巴的趕過來很沒意思。和俞夫人說了幾句話,就起身告辭了。

    “有空的時候就過來陪我坐坐!”俞夫人和她說着場面上的話,送她到了門口。

    計夫人停下腳步,推辭道:“哪能讓您再送,您快回屋去歇了吧!有這位媽媽陪着我就行了。”

    俞夫人沒堅持,客氣了幾句,吩咐送計夫人媽媽小心把計夫人送到垂花門去,就回了屋。

    路上,計夫人問代俞夫人送客那位媽媽:“怎麼今天夫人的臉色不大好?”

    那位媽媽雖然在俞夫人屋裏服侍,卻不是貼心的人,看見計夫人是俞家的常客,又沾親帶故,俞夫人待她也十分的熱情,說話也就沒什麼設防,低聲道:“大夫人和三夫人各送了位表小姐過來,說是服侍大爺的。夫人就安在了大爺的屋裏。”說到這裏,她朝着四朝望了望,見沒有旁人,這才道,“也不知道怎地,兩位表小姐還不如吳姨娘,大爺很不喜歡,把夫人氣得好幾天都沒有睡個安穩覺了。”

    吳夫人很是驚訝。

    俞夫人最怕大夫人和三夫人寵着俞敬修亂了家。

    她就悄聲問那媽媽:“是大奶奶……”

    “不知道。”那媽媽搖了搖頭,誠實地道,“聽說大奶奶這兩天身子骨不利索,大家都說,大奶奶是被兩位表小姐給氣的……”

    計夫人鎖着眉頭回了家。

    晚上計大人回來,她和計大人說起這件事:“……難道俞閣老已經落魄如此?”

    “胡說些什麼呢?”計大人笑道,“不管怎麼說,他還是閣老,怎麼就稱得上‘落魄’?”

    計夫人別道:“我思來想去,俞夫人讓大夫人和三夫人送來的人服侍兒子,只有一種可能——此消彼漲。俞閣老失勢,大夫人和三夫人趁機要插手俞家的庶務了!”

    雖然有點晚,但終於完成了今天的更新計劃……O(n_n)O~

    PS:姊妹們,兄弟們,最後半小時,求粉紅票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