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53章 溫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53章 溫言字體大小: A+
     

    “你不要聽風就是雨好不好?”吳大人瞪了吳夫人一眼,“俞家根基深厚,兩家鬥起來,俞家未必會輸。不過,再大大不過有道理。我們先打聽清楚了他們之間有什麼恩怨了再打算也不遲。”

    吳夫人心中大定。

    吳大人就囑咐吳夫人:“你也跟吳姨娘打個招呼,那邊要是有什麼事,記得讓人來報信信。”

    吳夫人應了,第二天就安排人去給吳姨娘傳話。

    吳姨娘聽了一陣發呆。

    “竟然真是這樣的!”她吶吶自語,連心蓮端了茶進來也沒有察覺。

    那邊三姐夫上了衙,三堂姐的心也跟着定了下來。

    她到史家衚衕和傅庭筠商量:“……這好東西,有本領的人,都往京都跑。不要說孩子們了,就是我,也長了不少見識。我和你姐夫商量了,家裏的事託給忠心的管事,我們在京都寓居幾年,若是孩子因此學問上能有所漸進,那就再好不過了。只是這樣一來,最好就是置辦個宅子安頓下來。九妹妹若是有相熟的牙人,不妨介紹給我。”

    夫妻分開了總是不好。

    傅庭筠十分贊同三堂姐的決定。找了陳石氏、陌夫人、王夫人等人幫着打聽有沒有合適的宅子。

    不幾日,陌夫人那邊就有了迴音:“在三元衚衕那邊。衚衕的位置不算最好,可宅子七成新,三間三進,主家等着用錢,比市面上便宜三成。”

    三堂姐就想去看看,拉了傅庭筠做伴:“這麼大的事。你姐夫天天忙的早出晚歸,我邊個商量的人都沒有人。我去幫我出出主意。”

    傅庭筠笑着應了,和三堂姐一起坐車去了三元衚衕。

    一下馬車,她就愣住了。

    趕情三元衚衕和四喜衚衕是挨在一起的。

    姐妹倆面面相覷。

    三堂姐就對那牙人道“這裏衚衕太窄,不好走馬車。我看算了。您另給我們找處合適的。”

    “別介,別介,”那家急着脫手。佣金給的高,牙人一心想做成這樁買賣,忙道。“兩位太太好歹進去看了再說……一溜青磚。廡柱都重新漆過,還有幾件大開門的物件,包您一見就喜歡……”說着,走過去用腳丈量着衚衕,“您看,別說走一輛馬車了,就是走兩馬車也綽綽有餘啊!要是您不信,把車駛進入看看……”

    “不了

    !”三堂姐態度很是堅決。“還是麻煩您給我們另找個地方吧!”執意要走。

    牙人沒有辦法,只得跟着他們出了三元衚衕。

    傅庭筠心中不免有幾分歉意,道:“要不三姐姐還是進去看看吧!總不能因爲我就對傅家的人避而不見吧!那是我和傅家的事。與你們無關。”

    只是這樣一來,九妹妹就不可能常到他們家來了。

    三堂姐思忖着。笑道:“話雖這樣說,可我若是住在了這裏,想想就覺得心中不安。何況這地方確實偏了些,你姐夫去衙門只怕要走大半個時辰。夏天還好,若是冬天,那可就受罪了。還是找個離兵馬衚衕近些的地方好。”

    傅庭筠知道這是三堂姐顧及自己的感覺,很是感激,道:“我倒不是怕見傅五老爺,而是怕我們兩人把你們家鬧騰的不安,讓三姐夫和春餅、元宵他們看見了,輕怠了傅家其他的人。”

    “他們敢!”三堂姐笑道,“不是我傅家的兩位妹夫幫忙,他能有今天嗎?若是他敢輕瞧我們傅家的那些女婿,我定和你姐夫沒完。”話雖這樣說,可心裏卻知道,萬一傅庭筠和傅五老爺有了衝突,總歸是傅家人臉上不好看。她決定轉移話題,不再說這些讓人糟心的事,傾身撩了簾子,問坐着騾子跟在馬車旁的牙人:“還有宅子看嗎?”

    牙人以爲這樁買賣十拿九穩,哪裏還會想到帶她們到其他的地方去看看。

    他思忖了半響,道:“還有幾個宅子也挺不錯,就是離這裏有點遠,只有等明天一早再去看了。”

    三堂姐點了點頭,和牙人約了時辰,這纔回馬車坐好,對傅庭筠道:“既然出來了,就去我哪裏喝杯茶吧?”

    傅庭筠想着自己有些日子沒有看見春餅和元宵了,笑着點頭,吩咐雨微趕到前面去買幾盒點心帶到三堂姐賃住的地方去。

    三堂姐就道:“每若是再這樣破費,我也不可邀你去我家了。”

    “這是給外甥的東西,三姐姐就不要囉嗦了。”傅庭筠開着玩笑道,“我現在對他們好一點,還指望着他們念着我的好,等我老了常來看看我呢!”

    “你不寵着他們,他們就不會去看您了?”三堂姐不以爲然地道,“這樣的孩子養大了還能有什麼出息。”

    兩人說着話,很快到了三堂姐賃住的地方。

    雨微早已到了,將提着的八色禮盒遞給了三姐夫貼身的媽媽,然後扶着傅庭筠下了車。

    春餅和元宵高高興興地上前給她行了禮,兩人異人同聲地問着呦呦:“……怎麼沒和九姨母一起來?”俱都朝她身後望去。

    傅庭筠微微一愣,笑道:“早知道這樣,就把她帶了來了。你們很想她嗎?”

    春餅紅着臉沒有做聲,元宵卻是連連點頭,道:“表妹會唱歌,還會翻繩

    。”

    傅庭筠和三堂姐不由大笑。

    有小丫鬟進來稟道:“太太,傅家五老太爺來了,說是要見我們家老爺。”

    父親?

    他來幹什麼?

    傅庭筠很是愕然。

    三堂姐也很意外,對傅庭筠道:“我去看看就回來。”並沒有要她去見的意思。

    傅庭筠頷首,和春餅、元宵說着話。

    不過半炷香的工夫,外面傳來了腳步聲。

    傅庭筠還以爲是三堂姐回來了,並沒有在意。誰知道簾子撩,進來的竟然是傅五老爺。

    他身後跟着神色有些尷尬的五堂姐。

    傅庭筠臉色微沉,剛剛站起來,傅五老爺已溫聲地道:“荃蕙也在這裏啊!真是巧。怎麼沒帶孩子們過來?你的長子今年應該有三歲了吧?我還沒有見過了?聽說你又生了個兒子?很好,很好。”他帶着長輩的矜持和傅庭筠寒暄着。

    這是唱得哪一齣啊?

    既然是關心她。怎麼連自己幾個孩子的名字都叫不齊全?

    傅庭筠在心裏冷笑,淡淡地笑了笑,算是打過招呼了。然後對三堂姐道:“時候不早了,孩子們還在家呢,我就先走了。必主再來拜訪三姐姐。”

    三堂姐就鬆了口氣。

    傅庭筠的脾氣她是知道的。若你有道理。她比誰都溫順,若你沒有道理,不管是誰,她的腰都會挺得直直的。五叔父畢竟是長輩,若是被他說上兩句,傅庭筠如果迴應,會有失恭敬,如果不迴應。豈不是白白受委屈?

    她只盼着傅庭筠快離開這是非之地。

    一句挽留的話也沒有說,起身就送傅庭筠出門,低聲解釋道:“他看見你的馬車了。執意要進來,我攔不住……”

    傅庭筠微微點頭。道:“我知道……畢竟是長輩。”

    五堂姐向她投來感激的目光。

    “等等!”她們身後傳來傅五老爺略帶幾分猶豫的聲音,“荃蕙,我有話要問你!”

    傅庭筠和五堂姐和不由交換了一個眼神。

    五堂姐輕輕地朝着她搖頭,示意她快走。

    傅庭筠卻思忖了片刻,轉身站定,望着追出來的傅五老爺笑道:“不知道傅大人有何指教?”

    女兒的稱呼讓傅五老爺眼底閃過一絲窘然,但他還是道:“聽說你三姐夫能謀了吏部的差事,都是你從中周旋的?”

    三堂姐不由蹙眉

    而傅庭筠莫名的只想大笑。

    真是江山難改本性難易。

    能讓傅五老爺低頭的,只有權勢。

    她展顏一笑,燦爛如花地道:“傅大人此言差矣!三姐能得了吏部的差事,那是他德才兼備,又有這資歷,與我何干?”

    傅五老爺聽着微微有些不悅,道:“你是否還記恨着我不認你的事?要知道,當初的事我也是不得已!我和你大伯父都受了俞敬修的矇蔽,這纔對外說你已病逝了。我們傅家家大業大,名聲在外,我和你大伯父總不能出爾反爾吧……”

    “傅大人,”傅庭筠笑道打斷了傅五老爺的話,“您到底要說什麼?我很愚笨,您不妨和我直說。”

    傅五老爺表情一滯,滔滔不絕的說辭頓時戛然而止,有些不自然地道:“也沒什麼……從前的事,都是一場誤會……如今你大伯父在金華也有四、五年了,尋思着想挪個地方……”

    傅庭筠大笑,眼淚都笑了出來:“只是大伯父想挪個地方?您就沒有什麼打算?”

    語氣裏掩也掩飾不住的輕蔑,讓傅五老爺頓時臉色發青。

    他想說些什麼,嘴角翕翕,幾次都嚥了下去。

    “若說我從前一點也不記恨您不認我的事,那有些口是心非。”傅庭筠平靜下來,微笑着望着傅五老爺,“不過,自從我知道你爲什麼不認我後,我對您的那一點點怨氣也就消了,可心底不免有些遺憾。但今天我站在這裏聽了您的一席話,我真的很慶幸您沒有認我。”她說着,露出嫌棄的表情,“爲了權勢,您可真是什麼都做得出來?我不僅自己感到慶幸,我還替母親感到慶幸——她老人還好走了,要是看您現在這副樣子,只怕也會和我一樣感覺到羞恥。”她的神色變成肅穆起來,“傅五老爺,我不認識您。我的父親,早就死了。在我的心裏,他是個學識淵博、和藹可親的人,會告訴我描紅,會給我講那些典籍,會告訴我怎樣做人……而不是像你這樣,只知道蠅營狗苟,爲了一點權勢連禮儀廉恥都不顧的人!”說完,她轉身大步朝外走去。

    我立志要在月票翻番期間每天加一更的,但事與願爲,瑣事總是很多,沒有時候寫文,今天這一章雖然晚了很多,但我還是決定把它做爲加更發出去,晚上再趕一章作爲今天的更新……所以今天的更新有點晚哦!

    我要加油!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