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40章 紛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40章 紛亂字體大小: A+
     

    吳姨娘想到幾次俞夫人見到傅庭筠時熱臉貼冷臉的情景。

    能讓俞夫人這樣低聲下氣,可見俞家不僅不佔道理,只怕還是那理虧的一方。

    思忖着,模樣兒不免就顯得有些呆滯。

    好在她平時就性情內向、寡言少語,束媽媽也不以爲意,囑咐了幾句,就去回了俞夫人。

    俞夫人微微點頭,還是有些不放心,又叮囑束媽媽:“你跟澤蘭交待清楚了沒有?”

    “交待清楚了。”束媽媽忙道,“吳姨娘在院子裏則罷,若是吳姨娘出了院子,不管她說了什麼,做了什麼,見了什麼人,都要一五一十地稟了我聽。”

    俞夫人聽着微微頷首。

    束媽媽鬆了口氣,安慰她道:“夫人,那吳姨娘一年也難得出趟門,就是出門,和傅氏碰到的機會也是微乎其微,她們畢竟不是一路人,這次不過是巧合罷了,您也不用太擔心。”

    “我這也是防微杜漸啊!”俞夫人嘆了口氣道:“這件事若是讓吳家的人知道了,對德圃的名聲不好。”

    說起大爺,束媽媽不由面露躊躇,沉吟道:“您看,大奶奶那邊,是不是要去打個招呼……畢竟是沒有經過大奶奶就將澤蘭賞了吳姨娘……”

    自從有了孩子,俞敬修和範氏一人被稱了大爺,一個被稱了大奶奶。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見俞夫人冷哼了一聲,道:“她不是想怎麼支使德圃就能怎麼支使德圃嗎?讓她找德圃哭去好了。我倒要看看,這次德圃又有什麼話說?”

    束媽媽心中一凜。

    吳姨娘是給大奶奶讓道的時候不小心滑了腳,這才小產的。

    孩子下來。是個男嬰。

    夫人當時就氣得昏了過去。就連一向沉得住氣的老爺都氣得臉色發青。大爺卻一心一意地惦記着大奶奶,生怕大奶奶受了公婆的責怪,還罵吳姨娘呆頭呆腦的,連個路都不會讓,害得俞家失了子嗣……

    夫人好不容易纔把這口氣給嚥下去。

    之後又看着大小姐身子羸弱。想着大奶奶天天以淚洗面,也不容易,對大奶奶倒和氣多了。怎麼轉眼間又記恨起大奶奶來?

    莫非是因爲那傅氏的緣故?

    從前只是氣大奶奶勾了大爺的魂,做出了那等不仁不義的事,可大奶奶到底是嫁了進來。是俞家的媳婦了。夫人不看僧面看佛面,不好給大爺難堪,有些事能忍就忍了。可現在那傅氏三年抱兩,開花又結果,如今又懷了身孕……不管是誰只怕都有些訕訕然,何況是夫人這樣好強性子的人?只怕又把這怒氣遷到了大***身上。

    束媽媽想着,正欲勸幾句,那俞夫人已道:“還有件事……吳姨娘說。傅氏的姐姐陪在傅氏的身邊,你去打聽打聽,看看傅氏身邊的那位姐姐到底是她的什麼人?”

    或是結交的乾姊妹。或是哪家的女眷,爲了親近喊了姐姐……

    束媽媽忙斂了心緒。恭聲應是,去了吳夫人那裏。

    沒兩天,吳夫人那邊就有迴音。說陪傅庭筠去潭柘寺的是傅庭筠的五堂姐,傅庭筠回陝西給公公婆婆立碑的時候跟着一起過來的。

    俞夫人當時就倒吸了口冷氣。

    忙找到了俞閣老,把這件事跟俞閣老說了:“……只怕是傅家的人都已經知道傅庭筠還活着的事了,你快去打聽打聽,看傅家的人都是怎麼說的?他們家可是華陰大族,姻親遍佈陝西,這要是傳出去,可就麻煩了。”

    俞閣老正心煩着。

    皇上抓住了太倉庫的銀兩短缺之事。

    沈世充這次怕是不行了!

    這件事雖然與沈世充無關,但在他治下出現了這種事,他罪責難逃。

    沈世充也知道,所以準備壯士斷腕——他主動致仕,想辦法從內閣大學士中推薦一個人接任首輔。

    俞閣老正在爭取沈世充的支持。

    若是成了,他將接替沈世充成爲首輔。

    想到這裏,他就朝着俞夫人揮了揮手:“這件事你看着辦吧!我這些日子公務繁忙。”

    俞夫人見丈夫憂心忡忡的樣子,擔心地挨着俞閣老坐下,關切地道:“到底出了什麼事?”

    這個時候,家裏千萬不能出什麼紕漏!

    俞閣老想了想,把這件事告訴了俞夫人。

    俞夫人聽着嚇了一大跳:“怎麼會這樣?”又道,“皇上怎麼查出太倉庫少了銀子的?這可是殺頭的大罪?”然後嘆道,“不知道會有多少大臣掉腦袋了!”

    俞閣老也很鬱悶,道:“皇上爲貴州之亂籌措軍餉、糧草。不過是一地之亂,戶部隨便從哪裏調些銀子就是了,結果皇上突然指了太倉庫爲貴州提供糧餉,沈閣老根本就沒有想到太倉庫會缺銀子,事情就發作了。”說着,他有些忿然地道,“皇上只怕早就盯上了,沈閣老卻是一點警覺也沒有。秦飛羽任了騰驥衛的總指揮使之後,騰驥衛不用監視藩王了,倒監視起羣臣來。只怕長此以往,朝廷會人心惶惶啊!”

    “那是以後的事。”俞夫人只關心眼前,“那現在老爺有什麼打算?”

    “皇上既然要收拾瀋閣老,沈閣老肯定不能直接推薦誰接他的手。”俞閣老冷靜地道,“但皇上也不可能讓莫英伯接手——他當年可是莊王的人。好在我和沈閣老、莫英伯的關係都很好,只能審時度勢,看有沒有這個運氣了。”

    俞夫人鼓勵丈夫:“天一教的張天師不是說了嗎?您這幾年正是鴻運當頭的時候,我看老爺這次定能心想事成?”

    說得俞閣老又多了幾分信心:“但願如夫人所言!到時候了一定來謝夫人吉言。”

    俞夫人笑了起來。

    夫妻倆說了會體己話,俞夫人看着俞閣老還要寫奏摺,親自給俞閣老沏了杯茶,回了正屋。第二天叫了俞槐安來,悄悄地囑咐了一番,俞槐安把家裏的事交給了二總管,自己去了華陰。

    而範氏過了七、八天才知道俞夫人賞了個丫鬟給吳姨娘。

    她當時就發作了:“……大姐兒朝不保夕,大家都爲大姐兒擔心。她還有心思賞個丫鬟給姨娘,是說我照顧姨娘不周呢?還是覺得大爺不進吳姨娘的屋了,得另找個新鮮的助那吳姨娘一臂之力呢?”

    範氏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她的乳孃捂了嘴:“我的好小姐,您就忍一忍吧!嚇着大姐兒了怎麼辦?這喜歡不喜歡,還不全看大爺的?要不然。您屋裏早就小妾成羣了。還給等到今日!您有這工夫生婆婆的氣,還不如下些工夫把大爺的心攏在懷裏纔是正經。”又道,“這女子就怕懷不上,既懷上了,就會一個接着一個。大奶奶且放寬心,只要您再生下兒子,夫人就算是主意再多,也是沒有用的。”

    範氏狠狠地跺了跺腳。只當沒有看見澤蘭,可心裏卻總覺得有口鬱氣驅之不散,特別是看見俞敬修的目光在澤蘭的身上打了幾個轉之後。她再也忍不住了,笑道:“怎麼?我們的大爺如今也有看得上眼的人了?雖說她是服侍過孃的。可娘既然把她放到我的院子裏,就是我的人了。我也可以給你當家作主的!”說着,掩袖而笑,可眉宇間卻不見半點的歡喜,反而帶着幾分做作的譏諷。

    俞敬修不由皺了眉:“又胡說些什麼?”沒有理睬她,問道:“珍姐兒今天可好?”

    孩子的病,讓兩個人都倍受煎熬,脾氣也沒有從前好了。

    若是往日,他就會摟了自己又是保證又是發誓的,今日卻連句解釋的話也沒有。

    範氏看那澤蘭越發的不順眼。

    澤蘭只當是因爲自己服侍吳姨娘的緣故,不免在心底暗暗笑範氏心胸狹窄,沒有主婦的氣度。

    可她也沒有其他辦法。只好儘量的少出現在範氏的面前,和悶頭悶腦的吳姨娘天天呆在屋裏做針線活。

    蓮心不免擔心起來。

    自己雖然是吳夫人送的,可吳姨娘不得寵,如今又死了孩子,在俞家沒有根基,怎比得上澤蘭,不僅服侍過夫人,而且是家生子……她唯有和吳姨娘一條心,纔可能有個活路。

    誰知道沒等她找到機會向吳姨娘表忠心,吳姨娘反而找上了她:“……你且安心跟着我,就算我不成了,你的賣身契還在吳家,我到時候也會把你送回去。”

    平日裏對什麼事都不聞不問的吳姨娘竟然跟她說了這樣一番話,可見吳姨娘雖然面冷,她服侍了吳姨娘這幾年,吳姨娘還知道她的好的。

    她頓時激動起來,覺得怎麼也要好好報答吳姨娘纔是。看着澤蘭天天在吳姨娘身邊打轉,她就常常跑到廚房裏去幫竈上的婆子們淘米洗菜,還不時帶些消息給吳姨娘:“……沈媽媽說,石頭跟着俞大總管出門了,家裏的事都交給了二總管,說過完了年才能回來!”

    “李媽媽說,大奶奶和大爺肯定在置氣——兩個人都沒有吃飯。晚上,大奶奶親自去廚房整了幾個小菜,還讓拿了小壇金華酒,據說是送到了大爺的屋裏。”

    吳姨娘聽了啐她:“少嚼舌根了。小心別人聽見了。”

    卻沒有像以前那樣有些厭倦地側過頭去。

    蓮心嘻嘻地笑。

    到了大年初一那天早上,吳姨娘還賞了她兩個小銀錁子做壓歲錢。

    蓮心喜得合不攏嘴,晚上睡覺的時候常拿出來看。

    吳姨娘就囑咐她:“若是俞大總管回來了,就跟我說一聲。”

    蓮心張大了眼睛,稀奇地望着吳姨娘:“姨娘找俞大總管有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
    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