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39章 試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39章 試探字體大小: A+
     

    傅庭筠和趙凌在路上的時候,吳姨娘已經回了夾道街。

    她換了衣裳,洗了手腳,先去給俞夫人請安。

    俞夫人正閉着眼睛靠在臨窗大炕的迎枕上,聽着貼身的大丫鬟給她讀《法華經》。

    聽說吳姨娘來了,她張開眼睛,先是輕輕地嘆了口氣,這才吩咐小丫鬟:“讓她進來。”

    小丫鬟應聲而去。

    貼身大丫鬟乖巧地放下了經書,轉身幫吳姨娘撩了簾子。

    吳姨娘輕聲向大丫鬟道了謝,上前給俞夫人磕了頭。

    “回來了!”俞夫人笑點了點頭。

    吳姨娘低聲應“是”,垂手站在一旁,恭敬地道:“多謝夫人讓我去潭柘寺上香。”多的話,卻一句也沒有——孩子的死既是她的痛,也是俞夫人的痛。

    俞夫人突然間意識到了這一點。

    她不由仔細地打量吳姨娘。

    消瘦而蒼白的面孔,低眉斂目的恭順模樣,再想到眼前的人差點就給她生下了盼望已久的俞家長孫,她心裏突然一軟,指了指炕邊的錦杌,示意吳姨娘坐下來說話。

    俞夫人貼身的大丫鬟心裏一突。

    姨娘們什麼時候能俞夫人這裏有個坐了?

    這吳姨娘卻是頭一份。

    她擡瞼飛快地睃了吳姨娘一眼,機敏地去沏了杯茶遞給了吳姨娘。

    吳姨娘忙起身接了茶,正要道謝,俞夫人已道:“這是他們送的桂林毛尖,和信陽毛塵不同,你喝喝看,喜不喜歡?”

    吳姨娘聽着,老老實實地道:“回夫人的話,奴婢不懂茶,只怕會辜負了夫人的美意。”

    俞夫人有些意外,眼中流露出些許的讚許之色。寬容地道:“那就解解渴吧!這一路顛簸,也夠人受的。”

    “多謝夫人關心。”吳姨娘道。“車又平又穩,倒沒覺得有什麼不適。”說完,這才喝了口茶。

    “那就好!”俞夫人笑着也端了茶,輕輕地呷了一口。然後問起她上香的事:“……師傅們可曾交待什麼禁忌?”

    今年七月,吳姨娘小產,當時範氏也在場。

    血淋淋的場面,讓她當場就昏了過去。

    或者是因此受了驚嚇,範氏動了兩次紅。好不容易纔胎保了下來。儘管如此,女兒生下來卻瘦小而羸弱,連吸奶的力氣都沒有,全靠着範氏的乳孃衣不解帶地日夜照顧,將奶擠了一銀勺一銀勺地喂。這才活了下來。儘管如此,卻如那風中殘燭,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滅了。讓人擔心吊膽的。就是滿月禮,也不過親戚和十分要好的朋友聚了聚,沒敢大操大辦。

    俞夫人看着心中就不安。總覺得孫女的單薄與那個無緣的孫子有些關係——那孩子連六道輪迴的機會都沒有,怎麼會沒有一點點的怨懟呢!就吩咐吳姨娘去潭柘寺給那孩子做趁法事。消消怨氣。

    “師傅只是交待每逢初一、十五最好吃齋。”吳姨娘聲音有些低落,“我跟師傅說。我現在吃長齋,師傅說,那樣更好。夫人就不用擔心了。”

    俞夫人一愣,道:“你吃了長齋?我怎麼不知道?”

    吳姨娘擡頭笑了笑,道:“些許小事,怎麼好打擾夫人。”

    俞夫人半晌未語。

    自從吳姨娘小產,兒子一心一意照顧着範氏,再也沒有踏進吳姨娘的門。

    她當時想着吳姨娘已經這樣了,無論如何也要保住範氏肚子裏的那個,也就睜一隻眼閉一眼了。可天還是不遂人願,範氏生下的,是個女兒。

    當初她就看範氏不是宜男之像,現在果就應了她的感覺。

    俞夫人不由安慰吳姨娘:“既然師傅說初一、十五吃齋就可以了,你也不必吃長齋,我還等你養好了身子骨爲俞家開枝散葉呢!”

    吳姨娘微笑着應“是”,並沒有多說什麼。

    俞夫人不禁在心裏嘆了口氣。

    這麼好的姑娘,德圃怎麼一點也不放在眼裏呢?

    那範氏到底給他吃了什麼迷藥,把他給迷得找不到東南西北的……

    想到這裏,她的臉就沉了下來。

    吳姨娘看着,心中微微一動。想了想,低聲道:“夫人,今天我在廟裏,遇見了趙太太……”

    俞夫人愕然。

    吳姨娘從不是個多話的人,怎麼今天……

    念頭一閃而過。

    她表情微滯。

    等等,她說什麼?

    趙太太?

    難道是傅庭筠?

    不會……吳姨娘怎麼可能認識傅庭筠!

    不知道爲什麼,她只要一想到傅庭筠若是知道了她家裏的事,腦海裏就會浮現出傅庭筠帶着嘲諷的臉,然後就會輾轉反側地睡不着覺。

    “趙太太?”她說話的聲音變得有些急促起來,“哪個趙太太?”

    “就是住在吳大人隔壁的趙太太,”吳姨娘眼角瞥過俞夫人,發現俞夫人平時穩若磐石的手竟然微微有些顫抖,莫名的,她的心就安定下來,語氣也越發顯得和緩,“從前我在吳家的時候,見過她一次。聽說她的相公是宣府副總兵,叫趙凌來着……”

    她並不知道趙凌已經升了官。

    果然是她!

    俞夫人急急地道:“她,她都跟你說了些什麼?”語氣裏透露着幾分緊張。

    看來自己猜得對了,是俞家做了對不起趙太太的事。

    要不然,俞夫人那麼強勢的一個人,不可能聽到自己碰見趙太太就會失態。

    俞夫人肯定是怕趙太太把兩家有罅隙的原因告訴她。

    吳姨娘想到傅庭筠因爲坦然而顯得特別澄淨的目光。

    因爲心如霽月,所以纔會有那樣一雙明亮的眼睛吧?

    她暗暗思忖着,表情卻一派恭敬地回答着俞夫人:“趙大人陪着趙太太一起去的,趙太太好像又懷了身孕,身邊不僅丫鬟、婆子一大堆,趙太太的姐姐也在旁邊照顧她。我就遠遠地避開了……”

    “她,她又懷了身孕?”俞夫人滿臉的錯愕。

    吳姨娘點頭:“都已經出懷了。”

    “怎麼這麼快!”俞夫人自語自語地道,“趙凌五月份纔回來……她已經生了一兒一女了……”

    她的聲音雖然小,但坐在她身旁的吳姨娘卻聽得清清楚楚。

    俞夫人的語氣除了震驚,好像還隱隱流露出些許的妒忌和不甘……

    吳姨娘覺得很奇怪。飛快擡瞼掃了俞夫人一眼,就看見俞夫人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緊握成了拳。

    趙太太爲人和善又寬厚。是什麼事竟然能讓趙太太沒有一點原諒俞家的意思呢?

    吳姨娘邊走邊想,回了院子。

    按規矩,她得去給範氏問安。

    可自從範氏的長女珍姐兒出生後,範氏全身心都撲在了女兒身上。又嫌棄她是失子之人,免了她的晨昏定省,這樣一來,她也不用服侍俞敬修了。

    吳姨娘直接穿過旁邊的羣房去了後罩房。

    小產後,俞敬修以“靜養”的名譽讓她搬到了這個角落裏。

    她的貼身丫鬟蓮心覺得她太小心謹慎了:“那次要不是少奶奶從你身邊擠過去。您也就不會摔倒,您要是不摔倒,也就不會小產了。現在連夫人都覺得您受了委屈,您又何必這樣畏手畏腳的——夫人不也說了嗎,她還等着您爲俞家開枝散葉呢!”

    單純簡單的連心。不過年餘的工夫,已經改變了很多。

    “胡說些什麼?”吳姨娘訓斥着蓮心,“夫人不過是說說而已。怎麼能當真?沒有了我。還有其他的人我。你以後還是少議論這些爲好。”

    蓮心還想說什麼,吳姨娘已轉身進了內室,吩咐她道:“快去廚房看看有沒有什麼吃的?我餓了。”

    這幾個月,吳姨娘幾乎是數着米粒在吃飯。蓮心聽着大喜過望。笑着應好,快步去了廚房。

    吳姨娘上了臨窗的炕。搭了牀薄被在膝上,尋思着要不要回吳府一趟,問問吳夫人。

    念頭剛起,又被她按了下去。

    她小產後,吳夫人來看她,沒說上兩句話,吳夫人就以她需要靜養爲名,起身告辭,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她如果是個可以依靠的人,當初就不會把她送進吳家了。

    吳姨娘想到這裏,高聲喊着“蓮心”。

    話音未落,她這才起蓮心去了廚房。

    正要躺下,外面卻有人應道:“吳姨娘,連心那丫鬟是不是不聽話?怎麼您喊她她也不應啊!”

    那聲音,軟綿綿的,不是束媽媽還有誰?

    吳姨娘一個靈激,下了炕:“我差蓮心去了廚房,自己反而把這件事給忘了。”

    說話間,束媽媽已撩簾而入。

    她身後,還跟着俞夫人屋裏一個叫澤蘭的三等丫鬟。

    吳姨娘有些不解,但還是強壓在心底給束媽媽去倒茶。

    澤蘭忙上前搶了茶盅:“姨娘儘管坐下來和媽媽說說話,我來幫着端茶倒水。”

    這又是唱得哪一齣啊?

    念頭從吳姨娘的腦海裏閃過,束媽媽已笑道:“夫人知道你屋裏只有蓮心一個使喚丫鬟,肯定多有不便,就把澤蘭撥過來服侍你。”說着,高聲叫了“澤蘭”,:“還不過來給吳姨娘磕個頭。”

    吳姨娘她望着磕了頭垂手候在旁邊等着她差遣的澤蘭,半天也沒有回過神來。

    她身邊只有一個丫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怎麼這個時候想起她差人手了呢?

    火石電光中,她突然想到了今天發生的事。

    難道,夫人是想知道她和趙太太之間到底說了些什麼嗎?

    可夫人爲什麼害怕趙太太在她面前說了些什麼呢?

    吳姨娘並不蠢,只是從前沒將精力放在這上面罷了。如今動起腦筋來,一些平常沒有留意的事也都就慢慢地浮上心頭。

    姊妹們,兄弟們,月底了,又粉紅票翻番,請求粉紅票支持!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
    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