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32章 順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32章 順利字體大小: A+
     

    趙凌聽了很是詫異,隨後又露出幾分欣喜來。

    人有五倫,若少了其中一樣,就會生出幾分遺憾來。

    現在傅庭筠有了親戚走動,這日子就會多了幾分踏實和熱鬧來。

    他從心底爲傅庭筠高興,更感激五堂姐和五姐夫能不顧傅家的態度認下這門親戚,待五姐夫也就比平常待人更多了些許的熱情,笑着給五姐夫作揖行禮。

    妻子對這個死而復生的九妹經歷含含糊糊,五姐夫知道這樣其中多半有些蹊蹺,但在婆家爭婆家的氣,在孃家爭孃家的氣,妻子既然不說,他也不好多問。只是想着既然妻子看重這個九姨妹,雖然知道這個九姨妹不被傅家的人接受,他做爲丈夫,應該和妻子站在一起纔是。自己若是能在趙家的祭祀禮上出現,也算是爲妻子撐腰,傅家的人縱然知道了,看在他的面子上,也不好過多的責怪。

    待真的來了西安府,看到那些平日趾高氣揚的騰驥衛卻低眉順目地充當着趙家的門房,他這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孃的這個九妹,嫁的是當朝正三品的武將,是天子的寵臣,朝中的顯貴。

    五姐夫不免心中忐忑。

    若那趙凌是個驕橫跋扈之人他又該怎麼是好?

    妻子卻想的簡單:“他就是再驕橫,也是你的妹夫,你怕什麼?”又道,“若是如此,我們有做姐姐、姐夫的尊嚴纔是——傅家已經不認九妹妹,我們若是看着九妹是做官的就畏畏縮縮的,豈不是讓人更瞧不起九妹?你直管當好你的姐夫就行了!”

    他卻不是這樣想的:“九姨妹畢竟是人和九妹夫過日子,只要他們好。我們忍着點也無妨!”

    這個道理五堂姐也明白,不過是怕自己的丈夫受委屈,點了點頭,含糊其辭地說了句“到時候再說”。

    此時五姐夫見趙凌待他尊重有禮,不由長長地鬆了口氣。更加謙遜地給趙凌還了禮,溫聲問着趙凌這一路上的行程。

    趙凌很簡短的答了幾句,傅庭筠向趙凌介紹三堂姐和春餅、元宵。

    三堂姐匆匆行了個福禮就退到了一旁。春餅和元宵則恭恭敬敬地跪下去給趙凌行了大禮。

    誰知道他趙凌是誰?三堂姐的兩個兒子如此禮遇他,不過是因爲傅庭筠罷了。

    趙凌對三堂姐和五堂姐都充滿了好感。

    他親手攜了兩個孩子起來,和藹可親地問着他們的名字。幾歲了。都喜歡些什麼。

    兩個孩子老成地一一回答着趙凌了問題,並沒有因爲長輩特別的親切就露出雀躍的表情來。

    趙凌不免有幾分訕訕然。

    傅庭筠不由抿了嘴笑。

    趙凌就朝着傅庭筠招手:“我來給你引薦一個人……”他的話還沒有落音,他身後的人羣裏已走出來一個穿着讀書人才能穿的襴衫,年約三旬,舉止文雅的陌生男子。

    他沒等趙凌介紹,已恭敬地微笑着給傅庭筠行禮:“侄兒趙棋,見過九嬸嬸。”

    傅庭筠大吃一驚。

    趙凌笑道:“這是外六房的縝之。八爺身體微恙,不能再擔任淞江趙氏的族長。大家公選縝之接任。我們雖然另立宗祠,但源出淞江,縝之這次助我千里迢迢地保送爹孃的棺槨北上。就是爲我們開宗立祠正名。”

    這麼說來,淞江的事。已經按計劃辦妥了。

    傅庭筠忍不住嘴角溢出一個笑意來。

    她曲膝給趙棋行了個福禮,客氣地道:“多謝族長!”

    趙棋忙躬身給傅庭筠還禮:“不敢當九嬸嬸如此大禮。”又道,“我在家排行第十七,若是九嬸嬸不嫌棄,喊我一聲十七就是。”

    “那我就不客氣了。”傅庭筠笑着,和那趙棋應酬了一番。

    因傅庭筠在給公公婆婆選墳塋的時候,考慮到趙家的產業以東姜村爲最多,最終選中了自家田莊旁的一塊有百畝的下田,他們還要立刻趕往東姜村,趙凌待他們話告一段落,笑着:“縝之之後會和我們一起進京,來日方長,有什麼話以後再說。我們先去東姜村吧?再不啓程,怕是要耽擱了吉時。”又請了三堂姐和傅庭筠同車:“……您比阿筠年長,阿筠如今懷着身孕,最怕顛簸。要不是這次是父母遷墳,我無論如此也不會讓她長途跋涉的。去東姜村還有半天的路程,路上還請您多多照顧。”

    三堂姐聽了欣然應允。

    童媽媽抱着呦呦上了三堂姐的馬車。

    呦呦嘟着嘴,雖然心裏老大不願意,可知道三姨母是爲了照顧母親,還是溫順地坐在了元宵的身邊。

    元宵和她說着話:“我祖母去世的時候,我也去了祖墳,有好多墓碑,還有好多的樹。我叔叔說,我們以後死了,也都要埋在那裏。趙家表妹,你以後也要埋在東姜村嗎?你害不害怕。我覺得有點害怕……”

    呦呦聽着毛骨悚然。但她見春餅正襟危坐在那裏,明明支了耳朵聽他們說話,卻做出一副很隨意的樣子,她就不想讓元宵得意。道:“這有什麼好怕的。我爹爹可厲害了,他連韃子的首領都能抓住,皇上還賞了我好幾匹尺頭,娘說,過年的時候給我做了衣飾,我們進宮去給太皇太后謝恩。”

    趙凌長期不在家,傅庭筠怕孩子對他生疏,常講些趙凌的事給孩子們聽。

    元宵就露出豔羨的目光:“你還進過皇宮見過皇上,你可真厲害。”又道,“皇宮好玩嗎?皇上是不是很威風,誰不聽話就砍誰的腦袋……”

    呦呦也沒有見過皇上,在那裏胡亂猜測:“那是當然了,皇上可是天子啊……”

    元宵聽着託了腮,羨慕地道:“當皇上可真是好了……”

    兩個小孩子胡說八道的,越扯越遠。

    春餅不由着起急來。

    爹爹曾說過。天地君親師,都不是可以非議的。

    他不由得輕輕咳了一聲,道:“胡說些什麼!爹爹是怎麼教導我們的?小心我回去後告訴爹爹!”

    元宵一聽,忙乖乖地坐好,不敢再問。

    呦呦頓時顯得有些無聊。想到剛纔元宵捱了春餅的訓斥,怕自己主動搭訕連累到元宵,不禁對春餅更爲不滿。就悄悄地瞪了春餅一眼。

    誰知道春餅正朝她望過來,把她的表情看了個正着。

    非禮毋視,非禮毋言。

    這是孃親前兩天剛剛教她的。

    她這樣瞪春餅。自然是不對的。

    可春餅爲何偏偏這個時候望過來。把她逮了個正着。

    呦呦惱羞成怒。

    覺得春餅鬼鬼祟祟的,果然不是什麼好人!

    她輕輕地“哼”了一聲,側過臉去。

    春餅只覺得莫明其妙。

    他不過是想和呦呦解釋一下那天的事,怎麼自己還沒有開口,她就又生氣了!

    那到底還要不要解釋給她聽呢?

    直覺告訴他這不是什麼好時候,可心底的不安卻又讓他覺得非說不可。

    思忖了半天,春餅還是決得這個誤會越早解開越好,這樣一來。呦呦也就不會生氣了,也會待他如元宵似的,有什麼好吃的、好玩的都會拿出來了。

    “趙家表妹。”他有些急切地道,“我聽娘說。鳳仙花又叫透骨草、金鳳花,有很多種顏色,它還可以祛風止痛,活血消腫,是種很好的藥材……”

    呦呦暗暗鄙視這個表哥。

    他竟然把這件事告訴了姨娘……剛纔元宵不過是話多了些,他還威脅元宵要告訴三姨父……

    她再也不想和他說話了。

    呦呦喊着“童媽媽”,問:“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到長安?”

    童媽媽一直笑盈盈地坐在旁邊聽着孩子們說話,聞言笑道:“媽媽也沒有去過長安。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到長安。要不,我問問趕車的?”

    “好啊!”呦呦爬過去撩了馬車的簾子,探出頭去問車伕:“大叔,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到長安?”

    趕車的是沈家的一個下人,最是沉穩,所以三堂姐出門才帶了他。

    他聽着笑道:“大小姐快到馬車裏去,外面風大,小心着了涼。”又道,“最多還有半個時辰我們就可以到長安了。”

    呦呦縮回馬車裏。

    童媽媽忙抱了她:“好小姐,媽媽幫你問就是了,你怎麼自己跑出去了。”

    呦呦笑嘻嘻地窩在童媽媽懷裏不想起來。

    童媽媽就抱着她哼着曲兒。

    呦呦迷迷糊糊的,竟然睡着了。

    春餅大爲後悔。

    直到到了姜東村趙家的墓地,他的精神還是怏怏的。

    三堂姐還以爲長子是是坐車着累了,摟了摟他,柔聲道:“還支持的住嗎?”

    春餅忙搖了搖頭:“孃親,我沒事。”

    三堂姐還想安慰兒子幾句,那邊趙家請來的道士、和尚已經開始做法事,咚咚咚的木魚聲,嗡嗡嗡的誦經聲一陣陣地壓了過來。

    遷墳儀式正式開始了。

    三堂姐只好放開兒子,走到了傅庭筠聲邊。

    “你要是不舒服就不要勉強,”那些道士、和尚的響動太大,她只得對着傅庭筠的耳朵大聲說話,“孩子最要緊。”

    這個時候說話,只能用吼,讓人看了不免覺得她不敬先人。

    傅庭筠點了點頭,示意她知道了。

    三堂姐不再多說什麼。

    開墳、下棺、念悼文,立碑……一番工夫下來,已是黃昏時分。

    傅庭筠等人重新上車,前往她在長安/縣城的家中安歇。

    三堂姐就低聲問傅庭筠:“那個趙棋,是怎麼一回事?”

    “他們趙家的事,我怎麼知道?”傅庭筠說着,朝三堂姐眨了眨眼睛。

    “鬼機靈。”三堂姐不由失笑,隨後又感嘆道,“這件大的一件事都被趙凌不動聲色地處置好了,難怪你對那趙凌心服口服,可見他是真有些本事。”

    傅庭筠卻是不依:“我敬他,卻是因他待我好。”

    這樣的維護趙凌……三堂姐瞅着傅庭筠直笑。

    傅庭筠羞紅了臉。

    大家週末愉快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