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30章 筵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30章 筵席字體大小: A+
     

    傅庭筠也忍不住哭了起來。

    大堂姐比她年長十歲,又是做大姐的,對她們這些姐妹管教的時候多,和她們嬉戲的時候少,而二堂姐因爲是庶女,和大堂姐是一個房頭的,平日裏總是看大堂姐的眼色行事,姐妹雖然不說,卻不免對她少了三分親暱。只有三堂姐,幽默風趣,活潑開朗,常領了她們姐妹玩耍,若是姐妹們因經而闖了禍,在長輩面前她和人擔下,從不含糊,若是有姐妹們有難處,她有錢出錢,無錢出力,總能給姐妹們一個交待,姐妹們對她又是欽佩又是愛戴,比大堂姐還要敬重幾分。

    三堂的一席話,讓她彷彿回到了小時候。

    想到在傅五老爺那裏受到的委屈,她哭得更傷心了。

    五堂姐和七堂姐看了,也不由的在一旁抹着眼淚。還是陪着三堂姐進來的呂太太年長些,經歷的悲歡離合也多些,勸道:“你們姊妹重逢,是件大喜事,應該高高興興的纔是,怎麼反而落起淚來?”

    三堂姐聽着就推開了傅庭筠,強忍着淚水露出了個笑臉,道:“姨母說的對,我們姐妹重逢,應該高高興興纔是,這樣哭哭啼啼的,不免辜負了菩薩的好意。”

    “正是這個理。”呂太太呵呵地笑,道,“大家進屋去吧——三姨太太遠道而來,連口茶都還沒有喝上呢!”

    傅庭筠忙擦了眼淚,笑道:“看我,只知道自己傷心,倒忘了三姐姐一路勞頓……”然後想到雨微說起三堂姐還帶了兩個兒子來,伸了脖子朝她身後望去,“說是兩個外甥都帶着三姐姐來了,人呢?”

    她正問着,一大一小兩個穿着佛頭青長衫孩童上前幾步,恭敬地給她行禮。喊着“九姨母”,又給五堂姐和七堂姐行禮,喊着“五姨母”和“七姨母”。

    五堂姐和七堂姐不約而同地露出笑容,一個道:“不必多禮!”一個道:“幾天不見,你們越來越懂事了!”

    傅庭筠知道這是三堂姐的兩個兒子了,不禁仔細地打量了兩眼。

    春餅七歲,元宵四歲,雖然長得眉清目秀。卻並不像三堂姐,倒是個子比一般的孩子都要高大,眉宇間也少了些許他們這個年齡小孩子的活潑,多了幾分沉穩。

    她忙喊雨微。讓她把呦呦和曦哥兒帶出來見客,然後將早已準備好的見面禮——兩方前朝的端硯,兩匣子澄心紙賞了兩個孩子。

    兩個孩子恭聲道謝。

    雨微領着呦呦和曦哥兒出現在正屋的屋檐下。

    三堂姐看着兩個孩子不由睜大了眼睛:“怎麼兩個都長得和荃蕙小時候像一個模子裏印出來的?”

    五堂姐和七堂姐在一旁哈哈地笑。

    傅庭筠苦笑:“我也想兒子像他爹爹,可他就是像我,我有什麼辦法?”

    五堂姐聽了打趣道:“你肚子裏不是還有一個嗎?現在請教三姐姐還來得及,春餅和元宵可都像三姐夫!”

    “你又有了身孕?”三堂詫異地望着傅庭筠,隨後眼中流露出幾分的羨慕,“你這傢伙,還真是有福氣!”

    說話間。呦呦和曦哥兒走了過來。

    傅庭筠笑着指了三堂姐和春餅、元宵告訴兩個孩子認親。

    呦呦又經能有模有樣的行禮了,曦哥兒卻只能勉強地抱抱拳。

    三堂姐看了只覺得歡喜,一手抱了曦哥兒,一手牽了呦呦,吩咐身邊的人:“把我給表小姐和表少爺的見面拿進來。”

    那媽媽笑着應了一聲,不一會讓人擡了兩個箱籠進來。

    傅庭筠看着冒汗,忙道:“三姐姐。您這也太寵着這兩個孩子了!”

    三堂姐笑道:“不過是些玩的穿的,也不是什麼精貴的東西。”又開玩笑道,“我不過是做姨母的,討了外甥、外甥女兒的喜歡就行了。至於管教孩子,那是你們做父母的責任,與我何干?”

    一番話說的大家鬨然而笑。

    笑聲中,傅庭筠領着大家進了廳堂。

    雨微指揮着丫鬟上茶上點心,呂太太指揮着媳婦子給三堂姐收拾歇息的廂房。鄭三娘那邊已經整出一桌好菜來。

    三堂姐下去梳洗了一番,衆人分主次圍着廳堂的八仙桌坐下。

    珍珠進來稟道:“太太,傅家少奶奶來了!”

    大嫂!

    傅庭筠愕然,忙道:“快請進來!”回頭卻看見三個姐姐也都滿臉的驚訝。傅庭筠告了聲罪,道:“我去迎迎嫂嫂。”

    三堂姐、五堂姐和七堂姐也都站了起來:“我們一起去迎迎嫂子。”

    傅庭筠點頭,和三姐姐一起出了。在垂花門碰見了傅少奶奶。

    大家見面,少不得一陣契闊,回到廳堂,又重新按長幼坐下,傅庭筠這才知道,她請客的事已經傳遍了傅家。

    “……她們沒有接到帖子,不好冒然而來,卻是仗着相公和你是同胞的兄妹不請自來。”傅少奶奶笑着解釋道,“只可惜你兩個侄兒如今跟着他們的舅舅在讀書,一時半會趕不回來,要不然,我就帶着他們一起來了。”很是可惜的口吻。

    姑娘們出了嫁,就是別人家的人了,媳婦嫁了進來,卻是傅家的人。傅少奶奶的到來,也側面表明了傅家對傅庭筠這次重歸的態度。

    三堂姐、五堂姐和七堂姐也都是有嫂子、弟媳的人,聞言不由面露幾分愧色。三堂姐更是找了沒有旁人的機會和傅庭筠說着體己的話:“你還活着,就是我們知道了都大吃一驚,不免仔細地回想當年的事,更不要說幾位嫂嫂和弟妹了,她們畢竟從外面嫁進來的,你的事,多半是聽哥哥們、弟弟們說的,他們在外院,不像我們這些做姐妹的,是和你一起長大的,知道你的品性德行,你也要給她們一時間纔是。”

    “我並沒有怨懟。”傅庭筠笑着直言道,“姊妹間還有來和不來的,何況是嫂嫂和弟妹們?”

    三堂姐聽着微微頷首,露出欣慰的表情:“荃蕙,你長大了!”

    說得好像她經歷了很多的滄桑似的。

    傅庭筠哈哈大笑,調侃道:“等我五十歲的時候,姐姐不過五十六,我們都是鶴髮雞皮了,應該看不出什麼差別了吧?”

    三堂姐哭笑不得,道:“聽你這句話,倒還像當年那個莽莽撞撞的傅小九!”

    傅庭筠笑嘻嘻地挽了三堂姐的胳膊。

    好像又回到了從前……

    兩人都不露出會心的笑容。

    因爲三堂姐和傅少奶奶的到來,家裏顯得有些擁擠,但也非常的熱鬧。

    大家說說笑笑的,日子過得特別快,眨眼間的工夫就到了十月初二。

    六堂姐、十堂妹和十一堂妹連袂而來。

    院子裏立刻變得喧闐起來。

    大家互相打着招呼,問着彼此的近況,說着自家的丈夫孩子,嘰嘰喳喳的,讓趴在欄杆上張望春餅、元宵和呦呦張口結舌。

    元宵有些苦惱地道:“爹爹不說是‘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嗎?娘這樣,可不是君子哦!”

    “三姨母又不是男的!”呦呦立刻反駁道,“君子是男的。”

    元宵不知道呦呦的話對不對,他朝哥哥春餅望去。

    春餅覺得呦呦的話有道理,但又不想讓說錯話的弟弟在呦呦這個剛剛認識的漂亮表妹面前丟了顏面,爲難間學着父親的樣子輕輕地咳了兩聲,正色道:“你們還小,長大就知道了。”

    元宵聞言臉色大霽。

    呦呦則有些生氣地嘟了嘴,側過臉去,想到自己是主人,決定再也不和這兩個死板的表哥說體己話。

    春餅卻覺得有些對不住呦呦,流露出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討好表情低聲地對呦呦道:“趙家表妹,你喜不喜歡蘭花?我們家後院有個花房,我爹爹的蘭花都養在那裏。有綠雲、宋梅、雪素、永福、鳳尾……”

    呦呦不想理他,道:“我不喜歡蘭花。”

    春餅一愣,有些爲難地道:“那,那你喜歡什麼?”聲音越發的溫和輕柔。

    呦呦見他在自己面前姿態十分的低,不免覺得自己態度有些不好,表情漸漸緩和下來,道:“我喜歡鳳仙花,可以染指甲。”

    “哦!”春餅有些失望,“丫鬟們才喜歡鳳仙花……到處開的都是……”

    被用來和丫鬟比較,呦呦覺得這個表哥有點瞧不起自己,怒然道:“我就喜歡鳳仙花,還喜歡染指甲。”下頷不由揚了起來。

    春餅見她突然發起脾氣來,心裏不由一陣驚慌,好在他自出生之日起就被父親精心培育,很快鎮定下來,回憶着剛纔發生的一言一行,這才覺查到自己剛纔所說的話有些不妥。

    他很是後悔,忙道:“趙家表妹,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鳳仙花到處都有,不像蘭花,長在清雅之地……”

    不是說她像小丫鬟一樣沒見過世面是什麼?

    呦呦鼓了腮幫子。

    又說錯了。

    春餅懊悔地想再仔細地解釋一番,誰知道母親的貼身媽媽卻笑着走了過來:“大少爺,太太喊您呢!說是讓您和二少爺過去給幾位姨太太請安呢!”

    他只得打住話題,牽了弟弟和母親貼身的媽媽往正屋去。

    走了幾步,他忍不住回頭,呦呦卻不見了蹤影。

    只有槐樹黃色的枯葉,落了一滿地。

    春餅不由捏了捏拳頭。

    無論如何也要找個機會和表妹說清楚才行……否則她誤會了自己怎麼辦?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