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29章 請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29章 請帖字體大小: A+
     

    第二天一大早,五堂姐揉着太陽穴去了廳堂。

    傅庭筠和五堂姐早已在桌前等她用早膳,兩個人正說着請客的事:“……三姐姐那裏,由我貼身的媽媽請自去送請帖,至於四姐姐、六姐姐、八姐姐那裏,就得麻煩五姐姐差了身邊的媽媽去送請帖——她們幾個住的近一些,常來常來,僕婦間相熟……”聽見動靜,見五堂姐走了進來,七堂姐笑嘻嘻地道,“我們還以爲你要日上三篙才能起來呢?”

    五堂姐神色怏怏地坐在了她們下首的繡墩上,先喊依桐幫她沏杯濃杯然後纔有力無力地道:“做了人家的媳婦,習慣了早起,有誰能安安穩穩地睡到日上三篙?”

    “那倒是。”七堂姐聽着微微有些感慨地道,“就算是做了婆婆,也未必就能睡到日上三篙——有時候也得給小輩做個榜樣啊!”

    “總之,嫁了人就別想安生了!”五堂姐接過雨微奉上的茶,連喝了好幾口,這才道,“請帖的事都安排妥當了?”

    七堂姐點頭,道:“九妹妹臨時回西安,又借居在姨母家裏,人手不足,就把我們兩家的隨從都安排出去了。”

    傅庭筠覺得過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並沒有向兩位姐姐解釋呂老爺的身份,五堂姐和七堂姐還以爲呂太太是趙凌正經的姨母。

    “這是自然。”五堂姐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問道,“正好給家裏也報個信。”

    七堂姐就若有所指地道:“我已經囑咐我貼身的媽媽回去給我們家爺報信了,只說是找到了九妹妹。要和她聚幾日,其他的事,等我回去再說。”

    “回去也得有個說詞啊!”五堂姐笑道,“華陰畢竟是我們的孃家,太過不堪。我們臉上也無光啊!我還好說,相公是家中的獨子,你還有妯娌。總不能讓人看笑話吧?”

    七堂姐笑道:“這有什麼好爲難的?就說當時流民進城,兵慌馬亂,九姐姐爲了避禍順流民逃難。和家裏人失去了聯繫。家裏人以爲九姐姐遇了害,怕壞了名聲,只說是病逝。九姐姐無意間被皇上所救……不就行了!”

    “還是你的腦筋轉得快。”五堂姐覺得這個說法好,笑着點頭道,“那等姊妹們聚會的時候,就這麼說好了。”

    шшш▪ ттκan▪ CO

    傅庭筠也覺得這樣比較好。

    說的多錯的多,化繁爲簡,也免得別人惡意的猜測。

    當下七堂姐磨墨。傅庭筠寫帖子,五堂姐指派人手,一個上午就把請帖給發了出去。

    曦哥兒還好。呦呦看着家裏突然多了兩位姨母,大家笑語殷殷很是熱鬧。也跟着在一旁湊趣,跑出跑進的,一會兒在童媽媽的照護下端了茶盅進來:“姨母喝茶!”一會兒向鄭三娘討了果子呈上:“姨母吃果果!”把個七堂姐看得眼熱,“我們家冉冉,在我婆婆屋裏長大的,又是女兒,被慣得無法無天,只怕我一個人,見了我就飛跑,”然後抱了呦呦,開玩笑道,“九妹妹,把呦呦給我做兒媳婦吧?兩個兒子隨你挑!”

    傅庭筠一愣,隨後失笑:“你家兩個小子都比呦呦年紀小,那可不成!”

    五堂姐哈哈大笑,道:“我們家大小子倒和呦呦同年,不過,我怕九妹夫未必捨得。”

    “你們兩個可是做姨母的,”傅庭筠嗔道,“有這樣在孩子面前開玩笑的嗎?”

    大家的目光就不由地落在了乖巧的依偎在七堂姐懷裏的呦呦身上。

    呦呦正睜張了眼睛好奇地望着屋裏的大人。見大家望向她,母親語氣模糊,她不由急道:“娘,你別把我給七姨母……”

    童言童語,把大家都逗得笑起來。

    傅庭筠一把抱過女兒,溫聲笑着安慰呦呦:“七姨娘是喜歡你,和你開玩笑呢!你是我們家的女兒,怎麼能送給別人家!”

    呦呦長長地鬆了口氣,一副安心的樣子。

    逗得五堂姐和七堂姐又是一陣笑。

    七堂姐就提議等會去廣仁寺遊玩:“難得出來一趟,又沒有孩子跟着,怎麼也要逛逛西安府!”

    五堂姐附和:“離十月初二還有十來天,閒着也是閒着。”

    傅庭筠想到小時候和祖母去廟裏進香,姊妹們早幾天就準備衣飾首飾,興奮的一夜睡不着,到了廟裏爭先恐後地去拜菩薩,嘰嘰喳喳地引得廟裏的小沙彌側目……嘴角不由翹了起來,也起了遊玩的興致:“好啊!我請呂姨父幫着安排安排。”

    五堂姐則道:“你最好讓呂姨父幫着買些西安有名的糕點,到時候姊妹們相聚,就當是土儀好了!”

    傅庭筠點頭,吩咐下去。

    下午她陪着五堂姐和七堂姐就在附近的廣仁寺上了上香,聽寺裏的大師傅講了講經就折了回來。

    呂掌櫃進來商量她們:“大慈恩寺,大興善寺、清涼寺……都是要去的,寶慶街的銀樓也應該去逛逛。”安排的十分妥貼。

    五堂姐和七堂姐一聽說還安排了逛寶慶街,立刻興奮起來。可興奮過後,又開始擔心傅庭筠的身體:“要不,我們就到寺裏逛逛,寶慶街就不去了。那裏太擠了。”

    “沒事,”傅庭筠笑道,“去寺裏逛還不是要走路,若是我覺得累了,就在一旁歇着。”

    “也行!”五堂姐笑道,“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你只別勉強就是。”

    傅庭筠笑着應了,陪着兩位姊妹到處閒逛。

    呂掌櫃這邊則很快準備了一些西安的土產。

    沒幾日,派去的人陸陸續續地回來了。

    其中派去給大堂姐送信的人道:“大姨太太說,她這幾天身體有些不爽利,每天還要用藥,就不來了。等哪天身體好一些了,再給看望九姨太太。二姨太太聽了好生爲難,思忖了半天,讓我帶了一個小孩的銀項圈,一個小孩的銀手鐲,說是給大小姐和大少爺的見面禮,她寡婦孀居,又有豆蔻年華的女兒在家,就不過來了。九姨太太若是空閒,還請去家裏做客。”說着,將二堂姐讓她帶的東西遞給了雨微。

    五堂姐聽着眉毛一豎,道:“我就知道,她一心向着大伯母,生怕來了於大伯母不利。”又埋怨道,“二姐姐也是,服侍大姐姐成了習慣,也不想想三姐姐這些年是怎樣待她的?”

    “話不能這麼說。”傅庭筠倒是很能理解二堂姐,“她孤兒寡母的,不願意沾惹是非罷了。若她只是一味的以大姐姐馬首是瞻,就不會特意讓人帶了見面禮給呦呦和曦哥兒了,”說着,接過了雨微手中的項圈和手鐲,嘴裏卻繼續道,“就像我,不想去找幾位姐姐,也是怕你們爲難。”

    大紅色的姑絨帕子打開,是做工簡單卻大氣的項圈和手鐲,只是那項圈和手鐲的一些花紋處已呈黑色,看得出來,是陳年的東西。

    她不由嘆了口氣,把東西給兩位姐姐看:“這說不定是當年侄女做週歲的時候華陰送過去的呢!二姐姐的日子也不好過。”

    兩人默然,心裏都有些酸楚。

    “只要找機會和二姐姐好好說道說道了。”七堂姐喃喃地道。

    傅庭筠和五堂姐點頭。

    去給六姐姐送信的人回來了:“……六姨太太說,把家裏的事安排穩妥了就趕過來。然後派了貼身的媽媽去了十姨太太那裏,聽說十姨太太過兩天趕過來,就留了給十姨太太來信的人,說是到時候讓她帶路,把我打發回來給幾位太太回話。”

    五堂姐聽了眉開眼笑,道:“六妹妹倒是個爽快人!”

    傅庭筠和七堂姐抿了嘴笑。

    之後四堂姐那邊說婆婆病了,和二堂姐一樣,送了長命鎖給呦呦和曦哥兒做見面禮;八堂姐那邊回話說自家的弟媳要生產了,十月初二她趕不來,讓傅庭筠等她兩天,十月初五之前她一定趕到。十一堂妹則說會和六堂姐、十堂妹一起來。

    呂掌櫃和呂太太一個忙着安排酒宴、請女先生來唱書,一個忙着打掃揚塵、陳設屋子,忙得不亦悅乎。

    五堂姐卻有些焦慮:“怎麼沒有三姐姐的消息?”

    七堂姐也開始有點拿不準:“或者是有什麼事耽擱了。”

    傅庭筠苦笑,半是自我開導半是安慰兩位堂姐:“急什麼,這不還沒到十月初二嗎?以三姐姐的性子,來不來都會給我們一個信的。”

    兩人點頭。

    雨微跑了進來:“太太,太太,”她臉因爲激動而脹得通紅,“三姨太太來了。還帶了兩位少爺。”

    “啊!”傅庭筠姊妹三人不由面面相覷,隨後又不約而同地站了起來。

    “快,快請她進來。”傅庭筠說着,整了整衣襟。

    五堂姐已笑道:“我就說,三姐姐怎麼可能不來?”然後一把拉了傅庭筠,“走,我也跟着你去迎迎三姐姐。”

    傅庭筠頷首,和五堂姐、七堂姐朝外走。

    迎面走來一個身材高佻的婦人,穿着湖色素面褙子,烏黑的頭髮一絲不苟地綰在腦後盤了個圓髻,通身沒有一件首物,舉手投足間卻透着大方和優雅,讓人過目不望。

    “三姐姐……”傅庭筠吶吶地喊着,眼睛一眼。

    三堂姐已三步並用兩步,上前就抱住了傅庭筠。

    “荃蕙,你怎麼這麼傻!爲什麼不來找我?”話還沒有說完,已放聲哭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