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22章 出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22章 出京字體大小: A+
     

    因爲有了這個插曲,傅庭筠給吳夫人回話的時候只說了趙凌即將啓程回淞江祭祖。

    吳夫人聽不出傅庭筠的語氣,心裏不免忐忑難安,把傅庭筠的話原封不動地傳敘給吳大人聽,向丈夫討主意:“……你說,她這是什麼意思?是原諒我們了還是心裏依舊有些嗔怪?”

    吳大人也有些拿不定主意,想了想,無奈地道:“現在只能看趙大人回淞江後如何行事了?”又道,“總之,你和趙太太走近些總不爲錯?這遠親還不如近鄰呢!”

    吳夫人想想有道理。

    待趙凌出去了淞江,她隔三岔五地去趙家串門。

    傅庭筠不勝其擾,只得含蓄地道:“皇上只給了我們家大人兩個月的假,我過些日子就要回長安了,年前會趕回來,不知道吳夫人有沒有什麼喜歡的土儀,到時候我捎些過來。”

    “不用,不用。”吳夫人笑眯眯地擺手,“陝西有的,我們江南都有。我們江南有的,陝西未必就有。”說完,又覺得這話說的不對,忙道,“你們什麼時候動身?到時候我去送你。”

    “這兩天秋老虎還厲害着,”傅庭筠只知道她知趣不要再來了,笑着把日期告訴了她,“過了八月十五我們就啓程。”

    吳夫人記在心裏,八月初十送了三百兩銀子的儀程。

    因和王家的親事說定了,兩家也算是親戚了,趙凌雖然不在家,但王夫人還是請了傅庭筠和阿森到家裏過中秋節,阿森做爲新女婿。第一次正式拜訪王家,傅庭筠正忙着給他收拾捯飭,見大紅漆金的匣子裏鋪了猩猩紅的絨毯,明晃晃地擺着六個大元寶,閃得她眼睛眯了一下。愣了愣才笑道:“銀子你們拿回去。跟你們家夫人說,若真是有心,不如把江南的特產魚鯗送些我拿回長安做土儀。”說着。端了茶盅,和鄭三說起去王家過中秋節的事來:“我只帶了雨微和珍珠兩個人去,家裏的事就由你和鄭三安排……”

    吳夫人貼身的媽媽站在那裏。滿臉的尷尬。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雨微看着,笑着抱了匣子塞進了吳夫人貼身媽媽的懷裏,道:“千里送鵝毛,禮輕情意重。吳夫人這樣,反顯得生分。你回去這麼跟吳夫人,想必吳夫人也不會責怪你。”

    那媽媽也覺得吳夫人這禮送得太重了些——若是吳家有什麼事,趙家得照着這還禮。兩家非親非故,也不怪趙太太不願意接手。

    她略一沉思,抱了匣子。笑着低聲向雨微道謝:“多謝姑娘教我怎麼說話。【蝦米文學 然後恭敬地給傅庭筠行禮,退了下去。

    傅庭筠打住了話題。眉頭微蹙,道:“這個吳夫人,我先前瞧着還是個八面玲瓏的,怎麼如今行事卻越來越沒有個章法了?”

    只將吳夫人貼身媽媽送出廳堂就交由小丫鬟陪着送出門的雨微正好折了回來,聽到傅庭筠的話笑道:“關心則亂嘛!吳夫人現在心裏還不知道怎樣後悔呢!”

    傅庭筠想想覺得這話也有道理,不再理會,問雨微:“寶慶樓的頭面什麼時候可以送來?”

    趙凌現在是正三品,她又代表阿森的家裏有去王府做客,就在寶慶樓定了些赤金鑲寶石的頭面。只是日子有些趕,請葉三掌櫃幫着打了聲招呼。

    “說着是最遲後天下午送過來的,”雨微笑着應道,“要不要我去趟寶慶樓?”

    “不用了。”傅庭筠笑道,“你幫我看看衣裳。”

    這種事情只要是女子就會感興趣。

    雨微笑盈盈的應“是”,和傅庭筠去翻箱倒櫃去了。

    吳夫人這邊卻受了吳大人的一通訓斥:“送什麼白銀,你不會買副字畫送過去!現在好了,人家讓你送些魚鯗過去。這是什麼季節,我看你到哪裏去弄魚鯗?”

    字畫哪有白銀那樣直觀又惹人愛。

    可這樣的話此刻吳夫人卻不敢說,在一旁唯唯諾諾地應了,轉身不免也埋怨起傅庭筠來:“……要什麼不好,要魚鯗,這可怎麼辦好?”

    魚鯗通常是過了臘八纔開始做,開春纔有,保存時間長的,初夏還有些,保存時間短的,春末就沒有了。

    她貼身的媽媽只得給她出主意:“要不,您看看計夫人那裏還有沒有?聽說計家的二公子小時候長疔,吃了大半個月的藥都不見好,後來聽了計公子乳孃的話,用臘肉敷在疔上,幾日就好了,從那以後他們家就會想辦法留些臘肉魚鯗過夏。”

    臘肉魚鯗有清熱消毒的功效。

    吳夫人只得讓貼身的媽媽去計家討要。

    結果計家來回道:“前些日子俞夫人上了火,嘴裏全是泡子,連口都不能張了。全送到俞夫人府上去了。”

    吳夫人氣餒,連着聯繫了幾家江南籍在京做官的人家,都說沒有。眼看着就了八月十四,魚鯗沒有湊到,她自己着急上了火,嗓子都啞了。

    貼身的媽媽急着問她:“怎麼辦?”

    吳夫人一咬牙:“去庫房裏找幾匹江南織造出的尺頭,再把前些日子浙江布司使送老爺的雨前龍井拿幾包來,我去送給趙太太。”

    貼身的媽媽應聲而去。

    傅庭筠則正和雨微說着悄悄話:“……還好給吳夫人出了個難題,不然她這樣隔三差五的就往家裏跑一趟,我天天陪着她家長裏短,什麼事也做不成了。”又道,“等我們從長安回來,淞江的事多半也傳到京都,她應該不會再纏着我了吧?”

    雨微直笑。

    曦哥兒蹣跚着走了進來:“微微,吃果果!”

    他和呦呦恰恰相反,呦呦說話晚,但一開始說話就是一句一句的。曦說話早,開始說話就是一句句的,可到了一歲多還說的不太清楚。呦呦從小就不欠食,曦卻是睜開眼睛就惦記着吃,或許是因爲這樣。曦哥兒的身體非常的好,長這麼大連個噴嚏都沒有打過,更不要說生病了。

    因天氣冷。傅庭筠不敢讓曦哥兒敞開了肚子吃水果,曦哥兒就在十分寵溺他的雨微面前撒嬌。

    雨微也不敢給生冷的東西曦哥兒吃,但看着曦哥兒滿臉的饞相。很是心痛。想了想,道:“太太,前些日子陌夫人送了些甘蔗過來,要不,榨了汁,在鍋裏燉熱了給大少爺喝?”

    “難道他什麼人都不找,只找你了。”傅庭筠聽了笑道,“你也太寵着他了。”並沒有反對。

    雨微就笑道:“太太又要忙家裏的事。又要操心外面的心,每日裏丟了這件事還有那件事,我卻只要跟着太太轉就成了。不操心,這閒暇的時候就多。理應多看照些大少爺……”

    “好了,好了,”傅庭筠聽着笑道,“你不用給我講這麼多理由。只是別把他寵成了個紈絝子弟就行了。”說着,想起肚子裏的這個來,“也不知道是閨女還是小子?從長安回來得不僅要找乳母還得買兩個丫頭進來纔好。”

    “還有買兩個小廝來才行。”雨微笑道,“硯青跟着二爺去了王家,我們這邊可就少了個使喚的人。”

    “這件事我已經和九爺商量過了,”傅庭筠笑道,“九爺說在邊關收了兩個孤兒,兄弟倆,不過八、九歲,正好在家裏養些日子,等大些了,他帶到軍營裏去。既可以謀個出身,也可以學學規矩。”

    還有一句話她沒有跟雨微說。

    這樣的孩子以後去了軍營,成了氣候,將是趙凌的左臂右膀,不成氣候,卻也能換個忠心耿耿。

    那些軍中世家,就是這樣慢慢形成壯大起來的。

    阿森就是趙凌收養的孤兒。

    雨微不以爲意,只是笑着問人什麼時候可以到,要不要把從前金元寶歇息的地方重新隔成兩個廂房,一個用來做客房,一個給他們住。

    “那你跟鄭三說一聲吧!”傅庭筠笑道,“正好趁着我們去長安的時候把廂房隔出來——兩個孩子立冬之前應該可以到。”

    雨微抱了曦哥兒去幫他燉甘蔗汁,順便和鄭三商量這件事,傅庭筠則和珍珠重新把箱籠清點了一遍,然後帶着一對兒女早早就上牀歇了,第二天一大早就起了牀,梳洗過後,想到要車馬勞頓,簡單的捯飭了一下,就領着孩子們出了門。

    這次出門除了鄭三趕了輛趙家的馬車坐了傅庭筠、呦呦、曦哥兒和雨微外,還向葉三掌櫃借了三輛大通號的馬車,一輛坐着阿森和硯青,一輛坐着珍珠、蔻兒、童氏等人,還有一輛拉着些箱籠和土儀,爲此還請了鏢局的人護送之外,趙凌還從秦飛羽那裏借了十個騰驥衛隨行。

    鄭三趕的馬車好說,早早就準備好了,傅庭筠帶着孩子在垂花門前上了車。大通號的馬車天沒亮就等在了門口,葉三掌櫃考慮周到,還派了幾個手腳伶俐的夥計來,這時纔開始幫着搬箱籠。雖然井井有條,但進進出出的,還是不免有些響動。至於騰驥衛的,由一個小旗領着,他們平日雖然趾高氣揚,可領的是秦飛羽的差事,護送的又是趙凌的家眷,不免要低眉順眼地幫着趙家搬東西。一時間史家衚衕倒也十分的熱鬧。

    吳夫人看着這番情景不禁呆滯了片刻,這才笑着上前去見了傅庭筠:“……時節不好,魚鯗還沒有開始做,等過了立冬我就讓捎話回去給你帶些來。”接着轉身將貼身媽媽手裏捧着的茶葉抱過來遞給了傅庭筠,“這是幾斤茶葉和幾匹尺頭,勉強算得上是江南的土儀,趙太太帶回去給親戚們嚐個鮮。”

    傅庭筠見不過五、六匹尺頭,二、三斤茶葉,吳夫人又是一大清早送來的,笑着讓雨微收了,然後一面和吳夫人寒暄着,一面等大通號的馬車收拾停當。

    衚衕口就傳來“得得得”的馬蹄聲。

    大家不由循聲望去。

    就看見一輛黑漆平頂齊頭掛着官綠色帷帳的馬車駛了進來。

    見前面嘈雜喧譁一副搬家的樣子,馬車裏的人探出頭來:“這是怎麼了?”

    傅庭筠定晴一看,竟然是俞夫人身邊服侍的束媽媽。

    九月份了,按照起點的舊例,月底會粉紅票翻番吧,還請姊妹們、兄弟們幫着留幾張粉紅票。

    謝謝大家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