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18章 妾室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18章 妾室字體大小: A+
     

    送走了吳夫人,陳石氏和傅庭筠一面往正屋走,一面低道“我記得那吳大人也是坐四望五的年紀了,如今都是有孫子的人了,怎麼臨老卻入花叢,家裏竟然還有懷了身孕的姨娘?”說着,嘴角微癟,眉宇就帶了幾分不屑,“你看那些文臣,三言兩句不合就彈劾這個彈劾那個的,說實在的,我們這些武臣家裏可比那些文臣家裏要清靜多了—要不是因爲駐守邊關夫妻常年分居沒有子嗣,還真沒幾個到了這樣的年紀,有兒有女還納妾的!”又道,“看吳夫人那樣子,那媽媽聽說妾室小產了竟然不顧禮儀就衝了進來,而吳夫人呢,聞言臉色大變,起身就要走……誰知道這中間有什麼蹊蹺?”

    傅庭筠卻笑道:“應該不是吳大人的妾室吧?要不然怎麼稱了‘吳姨娘,。.就算是吳大人再荒唐,也不可能納個同姓的女子做姨娘吧?吳大人也沒這樣糊塗。

    或許是······”話說到這裏,她突然想起在潭柘寺碰到了那位吳小姐,“難道是······”她不由喃喃地道,“給人家做了妾室?”話一出口,又搖了搖頭,“不可能啊!吳家好歹也是耕讀傳世的官宦人家,若是做了別人家的妾室,以吳夫人的稟性,怎麼可能陪着吳小姐到潭枯寺裏去上香啊?或者是那吳小姐去的人家門庭顯赫,能在仕途上幫吳大人的忙?”想想也覺得不對。不管怎麼說,畢竟是別人家的妾室算不得正經的親戚,就算是相幫,也是有限的…···不過,若是吳小姐服侍的是諸如沈閣老這樣的人,又能得了寵幸,也說不定······再想到那位吳小姐竟然能懷了身孕······她覺得自己說不定還真就猜對了······

    旁邊陳石氏聽着她嘀裏咕嘟的不知道說些什麼,忙道:“怎麼?你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快說給我聽聽!”滿臉的急切。

    這畢竟是別人家的事,傅庭筠本就不想說,隨即想到那天吳小姐含羞帶怯的神色不免覺得唏噓,就更不願意談論這件事了,笑道:“我哪裏知道什麼?不過是覺得奇怪罷了。”

    陳石氏卻是不信:“你們可是住隔壁?”

    “住隔壁又如何?”傅庭筠笑道,“現在哪個不是‘自掃門前雪,?何況我家和吳家文武殊途,那吳夫人又是個八面玲瓏誰都搭得上話,哪裏都走得進去的人,我們家大人又駐守邊關,防患未然,我躲還來不及,怎麼敢主動和她搭話?”說着轉移了話題,“倒是我看着你說對,那吳夫人那像找我有事的樣子……”她說着,沉吟道,“也不知道是什麼事?”

    “管她是什麼事!”陳石氏笑道,“她這個人,最喜歡相幫,好顯得她有本事,未必就是她自己的事。*非常文學*她這次沒能得逞,總會找了機會再和你說的。”說着壓低了聲音和她耳語,“我聽人說,吳夫人幫人辦事都是要收銀子的……”

    傅庭筠嚇了一大跳。

    這種事她也曾聽長輩們說過。

    這就是所謂的夫人交際了。

    有些事太敏感,就由夫人們出面幫着遞音,然後酬勞也交由夫人,若是事發,不過是治家不嚴,可以推得乾乾淨淨。

    “若是這樣,那就更不能和她摻合到一起去了。”傅庭筠肅然道,“爲着親戚朋友相幫那是礙情面不過因爲銀子,爲不相干的人出頭……趕情她賺銀子我稀裏糊塗地幫她跑前跑後,那我不成了傻子?況且這要用銀子打點的事又有哪幾樁是能青天白日說清楚的?若是因此而被拖累!”

    “正是這個理。”陳石氏連連點頭。

    兩人坐下來喝了盅茶,吃了幾塊點心,逗着呦呦和曦哥兒玩了一會,硯青進來回來:“太太,九爺說,一切由您拿主意。”又道,“九爺說,等會要和何大人去秦大人那裏,就回來用晚膳了!”

    傅庭筠點頭,笑着對陳石氏道:“這下你安心的吧!我讓廚房做幾道好菜,等會你留下來用晚膳,我們好好說說話。”

    陳石氏笑道:“我安心了,王夫人心裏正心上八下的呢!我去那邊回了話還是要過來和你商量下小定的日子,你還怕我們沒工夫說話啊!”婉言拒絕了她的挽留。

    傅庭筠想想也有道理,送陳石氏到了大門口,卻看見吳夫人帶着幾個丫鬟、媳婦子匆匆上了門前的馬車,頭也不回地駛出了史家衚衕。

    “吳夫人這是去哪呢?”陳石氏嘀咕了兩句,上了馬車。

    傅庭筠卻若有所思。

    難道那吳小姐做了哪位閣老的妾室不成?

    心裏就有點爲吳小姐可惜。

    她不由長長地嘆了口氣。

    旁邊的雨微聽了就笑道:“您可是捨不得二爺?”又打趣道,“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我是想後悔,”傅庭筠笑道,“就怕我後悔了,有人要惱羞成怒了!”

    兩人說着說笑着,進了屋。

    到了晚上,趙凌回來,傅庭筠問起他去見秦飛羽的情景。

    趙凌笑道:“現在走秦飛羽路子的人多,尋常的人秦飛羽根本不搭理,而何秀林僅憑着我的一張飴就得秦飛羽相助,覺得秦飛羽十分看重我。就尋思着拉我一起去見秦飛羽,想着那秦飛羽看到我親自帶了他去,對他另眼想看罷了。”

    傅庭筠笑道:“莫非那秦飛羽就立刻待他親暱起來了不成?”

    趙凌笑道:“是否真的親暱起來了我不知道,不過他得了秦飛羽的一張名帖,有什麼事可以拿着名帖直接求見秦飛羽。”

    傅庭筠想到在臨春那座破舊的城隍廟裏的爽朗漢子,咋舌道:“沒想到現在秦飛羽的架子也這樣大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趙凌倒挺理解的·“要不這麼攔一下,他恐怕只能天天和那些人胡攪蠻纏了。”說着,問起阿森的事來,“到底怎麼說了?”

    “我請王夫人定個日子。”傅庭筠笑道,“王夫人年長,這些事比我們有經驗。”

    趙凌頷首,傅庭筠見他#喝得不少,服侍他去梳洗。

    “讓珍珠他們來吧!”趙凌柔聲道,輕輕地摸了摸她的小腹·“你可還好?”

    “好得不能再好了。”傅庭筠有些鬱悶,“只能等三個月以後確診了。”

    別人懷孕不是吐得昏天暗地,就是懶洋洋沒精神,她倒好,非得脈像明顯了才能確定。

    “可見我這孩兒又懂事又體貼,”趙凌說着,又摸了摸她的小腹,“知道爹爹不在家,不能照顧孃親,就乖乖的不吵也不鬧。”

    “還不知道呢!”懷了身孕·傅庭筠也高興,但更怕讓趙凌空歡喜一場。

    “肯定是。”趙凌卻信心百倍,“我明天陪你去潭柘寺拜拜菩薩吧!也好讓菩薩保佑你平安順利。”

    “你明天有空嗎?”傅庭筠奇道,“你不是要幫着禮部打理韃子來降之事嗎?”

    “事情都準備的差不多了,還有點瑣碎的小事,交給禮部的那些吏胥就行了。”趙凌道,“過了明天,又要忙起來了。”

    “哦!”傅庭筠應着,突然想起吳大人就在禮部任職,說起吳夫人來·“······你說,會不會是我太敏感了?或者真是有什麼事要求你?”

    “應該沒什麼事要求我吧?”趙凌思忖着,“吳大人是禮部右侍郎·這次和我一起當差的卻是左侍郎白大人…···”見傅庭筠十分擔心的樣子,又笑着安慰她,“你別擔心,若是有什麼事,你直管推到我這裏來。”然後把她抱到了牀上,“早點歇了,我盥洗後就來陪你。”

    傅庭筠心不在焉地“嗯”了一聲,想着今天的事·總覺得有些奇怪·可想來想去又想不出來是爲什麼。

    趙凌梳洗出來見她還在那裏發愣,坐到牀邊握了她的手·溫聲道:“又在胡思亂想些什麼呢?”

    傅庭筠想了想,就把吳小姐的事說給了趙凌聽:“······吳大人好歹也是正三品的大員·能走到今天,應該也有幾分手段纔是。

    如果以爲這樣就能得到閣老的支持,入閣拜相,他是不是想的太簡單了些?”

    趙凌見她念念不忘的全是這些,笑着幫她打着扇子:“快睡吧!我明天幫你去打聽打聽好了。”

    傅庭筠聞言眉開眼笑。

    倒不是因爲趙凌願意幫她打聽,而是趙凌對她的什麼事都很上心,讓她有種倍受寵愛的感覺。

    趙凌不禁哂笑:“快睡吧!看你那樣,像個孩子似的,一鬨就高興了。”

    傅庭筠就和他甜言蜜語:“還不是因爲哄我的人是你。要是別人,我纔不稀罕呢!”

    趙凌一聽,眉眼間全是笑,嘴上卻不依不饒地道:“喲,看不出來,除了我還有別人哄你啊!”

    “你這傢伙!”傅庭筠佯裝氣惱地輕輕擰了擰他的胳膊,“再胡說八道,不理你了!”

    “你不理我,”趙凌不以爲然,“我理你就行了!”

    夫妻倆耍着花槍,笑嘻嘻地歇下。

    第二天,去潭柘寺的車馬都準備好了,呦呦和曦哥兒也都穿戴整齊了,趙凌卻被臨時拉去了禮部。

    “阿筠,”他神色間半是懊惱半是煩燥,“真是對不住······”

    “哪裏話,”傅庭筠也有些失望,但她儘量讓自己看上去輕快明亮,“正事要緊。何況我這還不到三個月,去潭枯寺有二十幾裏的路……”然後打趣道,“你不是要去拜菩薩,讓菩薩保佑我平安順利嗎?說不定這就是菩薩的意思呢!”

    趙凌更是不安。

    傅庭筠已讓兩個孩子和他辭別:“……爹爹去官衙,我們去金叔叔家裏串門!”

    孩子們的情緒很快就被安撫了。

    呦呦高興地歡呼,曦哥兒嘿嘿學舌:“去金叔叔家!”

    趙凌眉宇間透着幾分內疚去了禮部,半路上就吩咐安心去打聽吳小姐的事。

    下午安心那裏就有信回過來:“……是吳大人的遠親,去年十二月做了俞敬修的妾室。”

    趙凌一時愣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