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花開錦繡 » 第212章 買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花開錦繡 - 第212章 買賣字體大小: A+
     

    傅庭筠微微一愣。

    葉三掌櫃笑道:“我倒認識幾戶好人家,要不要我幫着跑跑腿?”

    傅庭筠朝阿森望去,只見阿森面色微微有些發白。

    她不由在心裏長長地嘆了口氣。

    王夫人決定留長女靖潼在家,傅庭筠正猶豫着要不要透過中間人向王夫人遞個音,那邊卻傳來消息,說王大人想招了自己的外甥做女婿……從那以後,王家的二小姐倒常跟着王夫人來家裏串門,王家的大小姐卻留在家裏繡嫁妝。

    阿森見了,每當王氏母女來家裏的時候就找了藉口避開。

    傅庭筠不由在心裏揣測:難道王夫人知道阿森喜歡的是王家大小姐?因礙着兩家的情面怕她爲阿森求親的時候不好拒絕,有意放出風來的……

    說時遲,那時快,阿森強露出個笑臉,低聲道:“我,我年紀還小,馬上要參加府試了……”拒絕的意味十分明顯。

    葉三掌櫃倒不以爲意,笑道:“是我考慮不周……等我們二爺考上了秀才再議親也不遲!”

    傅庭筠見阿森這個樣子,不免有些心痛,笑着爲他解圍:“九爺的意思,也是慎重些的好。”

    阿森聽了,朝傅庭筠望過來。

    他不知道自己眼中已隱隱流露出些許的感激之色。

    傅庭筠更是唏噓,笑着轉移了話題:“您的三子也到了成親的年紀,可曾和親家定下成親的日子?”

    葉三掌櫃聞言苦笑着搖了搖頭:“我那親家母三月間突然病逝了!”

    傅庭筠“哎呀”一聲,道:“這可真是……”又道,“您那親家母應該沒多大的年紀吧?”

    “剛剛過了三十二歲的生辰。”葉三掌櫃嘆道,“最小的兒子才四歲,懵懵懂懂的,我去祭拜的時候,那孩子剛剛睡醒。揉着眼睛問乳孃,他娘去哪裏了……”

    說得傅庭筠眼淚都出來了:“孩子們有了經歷,就知道心痛人

    。過幾年成親更好。”

    “我也這麼想。”葉三掌櫃道。“囑咐我那小子沒事多往岳家去看看,有什麼事幫着跑跑腿,幾個舅弟也要看顧好了……”

    他們說着家常。把這事揭了過去。

    帳算下來。收了七千多兩銀子的賀禮,卻只落二百多兩銀子的禮金,再就是一些長命鎖之類的東西。

    葉三掌櫃望着傅庭筠,微微有些不自在:“多半用在了飯莊的開銷上……”

    飯莊的席面是葉三掌櫃幫着訂的。

    傅庭筠忙道:“來的都是客,太過寒酸不免折了九爺的面子。我看着今天亂糟糟的,還以爲要拿出銀子來倒貼,如今還有些落成,全仗三掌櫃在一旁幫襯……今天的事。真是多謝了!”

    葉三掌櫃見她說的真誠,不由得鬆了口氣,隱隱有些佩服傅庭筠的爽快。突然間有了個主意:“太太,您有沒有想過做個什麼買賣補貼一下家用?”

    傅庭筠有些驚訝。

    這是葉三掌櫃第二次建議她做買賣了。

    她推辭道:“九爺在外。我一個婦道人家,實在不好拋頭露面……”

    若是從前,葉三掌櫃也就一笑而過了,這他卻起心思,就笑道:“這樁買賣還真就不要您拋頭露面。”

    傅庭筠聽了笑道:“我不放印子錢的。”

    “九爺如今勢頭正好,我怎麼會介紹那樣的買賣給您?”葉三掌櫃道,“是我的一個朋友,想在京都開飯莊,因手頭沒那麼多錢,又不想借印子錢,就想着拉個人入夥。他原來是在江南開飯莊的,也是和人合夥,後來生意紅火起來,兩人常爲些小事磕磕碰碰的,最後散了夥。他就想找個只入股算帳不管店的……”

    傅庭筠想到玉鳴山的別院,就有些心動,道:“他們是爲什麼事磕磕碰碰的?”

    “不過是些採買、折扣的事,”葉三掌櫃笑道,“這人是我從前管銀樓時認識的,雖然在銀樓來往的帳目不大,卻十分的誠信。這次他到京都來開店,原本是找我幫他向銀樓借銀子的,只是銀樓的利錢太高,他有些吃不消……”

    傅庭筠道:“不知道他一共要多少股本?”

    “十萬兩!”葉掌櫃道,“一萬兩銀子一股,他要佔六股。”

    “這麼多?”傅庭筠吃驚道,“只是我沒有那麼多的銀子。”

    葉三掌櫃道:“我也看好這買賣,原來想吃下另四股,沒想到他的股本要這麼多,也有些吃力,所以想和太太一起接了另四股,我佔三股,太太佔一股,您看如何?”

    原來人家是想找葉三掌櫃參股,葉三掌櫃爲了照顧她,就拉了她入夥。

    既然是葉三掌櫃自己都看好的買賣,傅庭筠信心又足了一些。

    只是一下子得一萬兩銀子,拿出去她手裏就沒有現銀了。

    她不免有些猶豫:“這件事還得先和九爺商量商量才行

    !”

    “那好。”葉三掌櫃笑道,“等九爺回來,我再聽太太的準信了。”

    兩人說定,把餘下的一些瑣事安置好,葉三掌櫃起身告辭。

    傅庭筠吩咐阿森:“天色不早了,你陪着葉三掌櫃去宵個夜,然後送葉三掌櫃回去。”

    “不用了,不用了。”葉三掌櫃忙笑道,“我帶了馬車過來,回去店裏竈上有專門的婆子……”

    “這是我們的心意。”阿森已恢復了笑嘻嘻的模樣,拉了葉三掌櫃出門,“您放心,我不會爲了應付我嫂嫂把您領到那些旮旯去宵夜的……”

    葉三掌櫃推辭不脫,和阿森出了門。

    鄭三就道:“太太,我覺得葉三掌櫃說的這樁買賣還挺靠譜的,要不您仔細考慮考慮?”

    “等九爺回來了再說吧!”傅庭筠思忖道。

    鄭三看着,抱了算盤等物退了下去。

    晚上。傅庭筠輾轉反側睡不着,在心裏盤算着家裏的銀子,看能不能從哪裏挪點出來。

    外面傳來開門關門的聲音,還夾雜着蔻兒輕輕的說話聲。

    傅庭筠知道是阿森回來了。

    她披了衣裳推開了窗。

    就看見蔻兒扶着阿森往廂房去。

    阿森揮手推開了蔻兒,嘟嚷着“我能回去”。卻一個趔趄,差點跌倒。

    蔻兒忙上前又扶了阿森,小聲道:“太太剛剛纔睡下。您當心把太太吵醒了。”

    阿森這纔沒有掙扎,由着蔻兒把他扶進了廂房。

    傅庭筠望着西廂房的燈光,良久才關上了窗子。

    第二天一大早。阿森去上學。來給傅庭筠問安。

    傅庭筠見他眼睛裏佈滿了紅絲,沉吟道:“昨天喝多了?”

    阿森立刻點頭,解釋道:“葉三掌櫃拉着我不停地說他以前行商的事,不知不覺就喝多了點。”

    傅庭筠在心裏暗歎,想了想,和阿森去了西間的書房。

    “你是不是喜歡王家大小姐?”她開門見山地問。

    阿森大驚失色,直覺地否認:“沒,沒有!”擡頭看見傅庭筠關切的目光。又心生後悔,低了頭,悄聲道:“是……喜歡……不過人家是指揮使的女兒……”

    “那你知不知道。王家是要招贅的?”傅庭筠徑直地問。

    “知道。”阿森面露羞愧之色,聲音更小了。“我只是,只是心裏喜歡……悄悄地喜歡罷了……”

    “那你是怕王家的人嫌棄你?還是不想入贅?”傅庭筠的語言簡明扼要

    阿森擡起眼瞼悄悄地看了傅庭筠一眼,見她表情平和,咬了咬牙,低聲道:“我是怕王家的人……”

    “那好!”傅庭筠道,“我這就去拜訪陳石氏,請她幫着探探王夫人的口氣。”

    阿森驚愕地望着傅庭筠:“可王家,王家不是已經……”

    “男子漢大丈夫,‘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傅庭筠不悅道,“你既然喜歡,那就做自己應該做的,縱然以後沒有這緣分,想起來也不會後悔。”

    阿森眼睛一亮,身子挺得筆直,高聲應着“是”。

    傅庭筠嘴角微翹,眼底露出些許的滿意,道:“若是王家大小姐的親事已經定下來了,你要記得嫂嫂的話,你已經做了自己該做的,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不要後悔,也不要糾纏不休。”

    “是!”阿森的聲音更洪亮了,“九爺教過我,任何事都要提得起放得下。”

    傅庭筠微笑着頷首:“去上學去吧!我們都已經盡力了,安安心心地去參加府試吧。”

    阿森深深地點頭,大聲道:“嫂嫂,那我去學堂了。”身姿筆挺地出了廳堂。

    雨微遲疑道:“您還真的去王家求親啊?”

    “嗯。”傅庭筠道,“就算是讓阿森死心吧!”

    雨微沒有做聲,用過早膳,陪着傅庭筠去了陳指揮使家。

    陳指揮使的夫人聽說傅庭筠來了,帶了三個兒媳婦在垂花門前迎接。

    傅庭筠連聲稱着“不敢”,恭敬地和陳夫人應答,去了陳夫人住的上房。

    契闊了一番,她說明了來意。

    陳石氏很是意外。

    陳夫人卻是個爽快的,道:“不過是去說一說,成與不成那是他們的緣分。”

    陳石氏覺得有道理,次日就去了王夫人那裏。

    王夫人聽了十分的驚愕:“我還真不知道荃蕙有這樣的心思。”說着,她回過神來,語氣就不免有些慌亂起來,“我只道她讓阿森姓了趙,是覺得趙家太過單薄,想把阿森留在趙家……哪裏想到要招阿森入贅……我不知道……這件事還要和我們家大人商量……”又語帶埋怨地道,“她也是,既然有這心思,爲何不早和我說?如今我們家大人的話已出口,怎麼好收回來?”

    陳石氏只無可奈何地笑,去回了傅庭筠。

    傅庭筠急得直跳腳:“這都怪我!這可如何是好?”

    “你也別急,”陳石氏只好安慰她,“我聽王夫人那口氣,還是有轉圜之意。你不如耐心地等兩天,看王家怎樣決定。”

    月頭,姊妹們,兄弟們,求粉紅票……o(n_n)o~……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
    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